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我可是仙民的儿子

第一章 我可是仙民的儿子

        仙界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仙界。

        猴子取经归来,也就900年后,七界经历了一场三枯五衰的浩劫。

        仙帝逝去。

        仙官星宿,纷纷逝去。

        妖圣、地仙、魔头,也相继逝去。

        那是波及整个世界的浩劫。

        一些实力弱小的修士,却偏偏在浩劫中存活下来。

        如今又是几千年过去,七界已经恢复秩序,曾经那些弱小修士,已经成为新的巨擘。

        日升日落,世界依然在运转,被影响的只有人……哪怕你是仙。

        ……

        仙兽山。

        山脚的一个饲养院内,邵北一脸木然。

        我穿越了。

        我特么直接就位列仙班。

        欧皇气运,舍我其谁。

        可还不等邵北乐极,就直接生悲了。

        弼马温?

        这……原来仙界最基层的岗位。

        算了。

        基层锻炼人,好歹是大圣爷的同事,体制内还挑什么,都是仙民的儿子,不忘初心,为仙民服务。

        等等……

        再得不到仙轮认可,我这身芝麻官的官袍都不能穿了?

        我特么要被贬入轮回?

        “原来和我想象中的仙界不一样了。”

        脑海里记忆越来越多,邵北有被震撼到。

        玉皇大帝不存在了,大圣爷也被五衰了,这是一个秩序重新被塑造的仙界。

        主宰天条天律的人,并不是玉帝,而是墓谷内的一只仙轮。

        天庭不养闲人,每个仙人都有各自职责。

        仙轮就像是监察整个仙界的一段智能程序,可以精确的考核每个仙人的仙业。

        不管是浑浑噩噩,还是作奸犯科的仙人,都逃不过仙轮监察。

        入六道轮回,就算是开除了仙籍。

        以后不管投胎成什么,但永世不可能再上仙界了。

        “我靠,原主这是闯祸了。”

        又接收了一堆记忆,邵北崩溃。

        弼马温的工作没有想象中简单。

        仙界的仙人有强制任务,需要经常去魔界厮杀,且伤亡率极大,每个仙人都有辅助自己的坐骑。

        弼马温要负责给坐骑疗伤。

        仙人归来修整的时候,仙兽山负责喂养坐骑,疏导坐骑的情绪。

        妖族和坐骑,截然不同。

        野兽开启了智慧之后,便成了妖,智力和人无异,甚至更加强大。

        坐骑不一样。

        虽然也超越了普通兽的范畴,但仅仅是肉身蛮横强大,智力却依然是两三岁孩童的水平,所以能被驯服,可情绪不稳定,弼马温有特殊能力,可以安抚坐骑的暴躁。

        总得来说,仙兽山负责医疗,心理疏导,膳食营养等等……

        只要涉及到坐骑的内容,包罗万象。

        弼马温虽然是小官,但在仙兽山的山顶,也有掌握兽山的兽统大元帅,权柄滔天。

        弼马温有完整的升职途径,这个岗位的仙人很多。

        但现在邵北没时间考虑升职加薪,原主是仙兽山最垃圾的弼马温,常年都没人找他疗养坐骑。

        好不容易有了生意,可三天内,他连续治死了4头坐骑。

        每一头都死得很安详。

        一战成名,臭名昭著。

        邵北的饲养院被公认有毒。

        消极怠工只是发配魔界参战,因为连续医疗事故,他的罪名直接就加重了。

        弼马温其实很爽。

        即便需要去魔界历练,但官职在身,其实是走个过场,很多仙人都想当弼马温。

        不少仙人盯着这个位置啊。

        “妈卖批……仙轮还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能让一头坐骑恢复元气,我就能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咋办……我对养宠一无所知啊。”

        邵北火急火燎。

        ……

        【饲养位开启】

        突然,邵北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大院子投影,其实和他目前的饲养院差不多。

        唯一的不同,就是这座院子的上空,有漂浮着一些光球。

        光球里有字。

        【医疗】【安抚】【激发】【喂养】【忠诚】……

        有些光球里的字看不清楚。

        目前饲养位:1(空)

        价格:10万仙元(坐骑主人支付)。

        ……

        金手指。

        我的穿越大礼包来了。

        邵北心脏狂跳,同时很快搞清楚了饲养院的作用。

        假如有坐骑过来,饲养院可以全方位的让坐骑恢复元气,只要有一口气,都能救。

        甚至还能激活一些特殊能力。

        可高兴了不到一秒,他嘴角开始发抖。

        饲养位使用一次,竟然要消耗10万仙元?

        邵北看着口袋里的109仙元,头皮都在颤抖,要怂恿劳资打劫吗?

        仙元是仙界的交易货币,可以用来修炼。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10万仙元是什么概念。

        如果放在曾经的地球,10万仙元,就是大病的一次治疗费。

        平民阶层一夜赤贫,富人家庭都肉疼的钱。

        仙人们常年魔界厮杀,虽然回报不菲,但买丹药用钱,疗伤用钱,修炼也用钱,平均花费在坐骑身上的钱,一年也就1万到3万仙元之间。

        仙兽山最昂贵的医疗费记录,也就10万仙元。

        坐骑死了,是可以更换的,虽然重要,但远远达不到侵家荡产的地步。

        和地球的宠物医院道理一样,小病比人贵,[笔趣阁    www.biquga.vip]但宠物大病,就没人看了,人永远比宠物重要。

        “等等……10万。

        “我靠,饲养院的定价,难道是平齐仙兽山最贵医疗费?”

        邵北突然意识到了问题。

        ……

        【是的!】

        ……

        脑海里有回音了。

        淦。

        果然如此。

        邵北第一次这么恨兽医的费用。

        等以后劳资流弊了,一定要把疗养的价格打下来。

        医疗费确实虚高,但也没办法,仙兽山的仙人掌握了核心科技。

        10万仙元。

        找一个医死4头坐骑,臭名昭著,马上要被贬入轮回的弼马温?

        嫌坐骑命长?

        “还有三天,我就滚了,这可咋办。”

        邵北打开饲养院的门。

        他抬头看着天空,脚下踩着仙土,陷入惆怅。

        ……

        “杨断,你的四翼妖狮毒入经脉,除非师尊出关,否者仙兽山无人能医。

        “师尊出关在一年后,你的坐骑最多还能活三个月,而且师尊也没时间耗费仙灵,去治疗一头低阶坐骑。

        “10万仙元拿着修炼去吧,没必要浪费,你可以再选择一头坐骑。

        “可惜了,一会四翼妖狮苏醒,它还要承受三个月的毒性折磨,生不如死。生命力旺盛,也不是什么好事。”

        仙兽山山腰,杨断从一个富丽堂皇的院子里走出来。

        他神色悲痛,肩上扛着一头巨大的青色雄狮。

        这是兽师李海任给他的最终诊断。

        侵家荡产凑了10万仙元,找名声最显赫的李海任兽师,没想到还是没能把老朋友救回来。

        吼!

        没走出几步,四翼妖狮发出一声悲吼,仿佛在说:让我死吧,我很痛苦。

        “对不起,都是因为救我,才让你中毒。”

        杨断眼圈顿时就红了。

        “我想办法,一定让你减轻痛苦。”

        杨断开始语无伦次。

        如果是其他坐骑,早就被毒死了。

        但四翼妖狮生命力顽强,这才能活着回来,但病入膏肓之后,活着其实是受罪。

        “我院子里有麻沸散,可以让你的坐骑昏迷一会。”

        没走几步,周九从走到杨断身旁说道。

        周九从也是兽师,在找李海任之前,他就找过周九从,所以也认识。

        “多谢!”

        四翼妖狮越来越痛苦,口吐黑血,杨断仿佛遇到了救星。

        “睡着了,但毒性太强,最多昏迷一个小时,之后麻沸散就无效了。”

        一番折腾之后,坐骑终于昏迷过去。

        周九从有些疲倦。

        “我该怎么办。”

        杨断现在是欲哭无泪。

        “与其再痛苦三个月,不如给它个痛快吧,放手也是一种解脱。”

        周九从摇摇头。

        “唉……有没有什么,那个,毫无痛苦的死法。”

        杨断沉默了很久,终于是一声长叹。

        他已经找了很多兽师,继续坚持下去,只会让坐骑越来越痛苦。

        山穷水尽了。

        “你直接斩了就行。”

        周九从道。

        “我做不到。”

        杨断摇摇头。

        “让你朋友斩它。”

        周九从又道。

        “斩坐骑,要承受仙轮监察,没有人愿意,而且我也没什么朋友。

        “兽师,您可以吗?”

        杨断转头问道。

        “我是兽师,坐骑死在这里,要砸招牌的,爱莫能助。

        “不过,在山脚下有个弼马温,他连续医死4头坐骑,每一头都当场死亡,而且走得很安详。”

        周九从望着山下,给出一个建议。

        “我好像听说过。”

        杨断一愣。

        “他连生命力更强的黑肤妖豹都能医死,走得特别安详,你的坐骑不在话下,去试试吧。”

        周九从又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