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分支线在线阅读 - 第713章 单彩的成绩

第713章 单彩的成绩

        夏文卓在还没有到复大的时候,就下了出租车。

        她先到银行取了一点钱,这次旅游她花得甚至比赵长安还多,甚至绿园那边的房子定金都是她拿的;这一路奢侈,她手里面的现金已经不多。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的钱都砸进了一纳米,还要勒紧裤腰带为天悦未来注资,口袋比较瘪。

        “真应该将你的手机也扔进伊河。”

        夏文卓自言自语的笑了:“这样你一定很肉疼吧?”

        她进了不远的一个公用卫生间,在里面拧开了手电(高压瞬发电流),露出一张用透明胶布粘贴的电话卡。

        夏文卓俏丽的小脸上,露出得意狡诈的笑容。

        女孩子么,天生就携带骗人的技能,尤其是越漂亮的女孩子,这项技能就越发的娴熟!

        事实上在她在景区上厕所的时候,就已经取下了电话卡。

        在明珠她没有什么朋友,想补办一张同样号码的电话卡,也肯定比赵长安难得多。

        她向来喜欢做一个简单的人,完全没有必要真把自己的电话卡给扔了,凭添不必要的麻烦。

        随后,夏文卓在路边闲逛,目的地复大校园。

        夏日的浓阴透过香樟树的叶片间隙,洒下来斑斑点点,落在她身上。

        是那么的青春,无邪,美丽。

        即使相爱,然而为了两人共同的未来,还得相杀!

        ——

        赵长安和覃有源约了一个地点汇合,见面以后没少被埋怨,说没事儿玩什么失踪,不是文烨说了他差点都准备报案。

        补办了电话卡,赵长安先不急着把卡上上去,而是和覃有源一起找了一个小酒馆,小饮怡情。

        喝完酒,两人各坐出租车离开,覃有源去女朋友那里,赵长安去一纳米新总部。

        在出租车上,赵长安装上了电话卡,就直接给单嫱拨号。

        电话响了好几下,才接通。

        “喂?”

        单嫱的声音慵懒,带着很迷人女人的风情,听得赵长安都身体一颤,——这是还在梦游呢?

        “姐,是我;小彩考得怎么样?”

        “哦,哦,你的手机卡补办啦?我昨晚天和聂丹琪方萧还有小彩她们闹腾到凌晨四五点,在宾馆里面呢。”

        “姐,这个你向我汇报我感到很高兴,可我问得是小彩考得怎么样;你跑题了。”

        赵长安笑着问,不过昨晚既然是庆祝,那么单彩考得一定很不错。

        “啊?我没说么,哪个跑题啦;你还想调戏你姐么?”

        女人,女人,女人,——原来都一个样啊!

        这边的赵长安拿着手机,心里直叹息。——不过也挺可爱的。

        “姐我哪敢啊,我这16号新总部仪式,你可得过来。”

        “谅你也不敢,小彩考了全省第一,不过今年是双第一。”

        在电话那边,单嫱这才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我和小彩都去,还有一千山城那边给小彩做饭的阿姨,文凤芝,对了,少威离开安居了,我让他到明珠来陪小彩。”

        “恭喜,恭喜。”

        虽然心里面有所预料,然而得到确切的回答证实,赵长安还是为单彩高兴,也为一高高兴:“姐你们是什么时候办升学宴,得和16号错开,我去郑市给小彩道贺。”

        “这事儿还没说,我和小彩的意思是算了。”

        赵长安明白了单嫱的意思,假如宴客,那么牛蒙恩出面不出面?而且单嫱是公众人物,大摆宴席,肯定不合适,而且单家现在还真看不上这点毛毛雨的礼金。

        一句话,何必自找麻烦的多事儿。

        “那行,等到了明珠我给小彩摆。姐,咱们一纳米庙小,可供不起单少这个大神。”

        在一纳米现在的气氛里,赵长安可不想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

        “没说让他进来,他就在明珠先呆着;而且他单少威在你眼里其实就是一只小毛毛虫,啥时候成大神了。”

        单嫱说得有点言不由衷,感觉自己的嫩脸都有点红;没事儿他一个三十出头的大男人,跑到明珠干呆着,闲得慌?

        “呃~”

        赵长安被单嫱的狡辩说得没话可说,心里面苦笑着想着为了自己这个弟弟,竟如蔷薇姐这样的神仙女人,也开始和自己玩不尽不实。

        不过这显然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目了然的事情,不是语言否认就能证明不是这样的事情。

        “那我可对他不客气,当一个苦力使用了;干不了可别怨我。”

        就是看到单嫱的面子上,赵长安也得接纳单小狗;不过要是他自己干不了,那赵长安也没有办法。

        等到开学就要重启侏罗纪的明珠苏南高校试机展,正好给唐霜他们找一个苦力。

        “咯咯,我就知道。”

        单嫱在那边笑着说道:“你们只管往苦里面练他,千万可别手软。”

        “对了姐,我给你说一个地址,我在那里买了一只银渐层小猫,你要想要就养着,不想要就随便帮我送人。”

        ——

        出租车在上外东北门停下来,赵长安走过几排楼,就到了新总部大楼。

        这才离开二十来天,整栋大楼都完全变了模样,一二层的店铺不但全部关闭了,而且外墙的粉涂和铝合金窗户都已经完工,搞得像模像样。

        这时候,从二楼一间打开的窗户口伸出来一个脑袋,是唐霜。

        她有点发愣的和赵长安隔空对视,又回头说了一句话。

        然后文烨,钟连伟,也出现在窗口。

        紧接着,是莫彤彤;不过这个老阿姨现在头上包着蓝质白点碎花头巾,扎着一对大辫子,打扮得嫩得不得了。

        均是喜形于色。

        看到两兄弟出现,赵长安心生温馨,笑得阳光的朝着他们挥手。

        “哥!”

        钟连伟首先一声大叫,消失在窗口。

        赵长安笑着知道,今晚得一醉方休。

        ——

        夏文卓回到东楼,就看到裴学哲一脸惊喜的下楼迎接。

        “文卓,我得向你道歉,夏叔叔太厉害了,——”

        “没事儿,我正好也要和他打电话,在登封的时候我见到了曲菲,就是原来纪连云的秘书;学哲,我先去洗洗,换件衣服,中午一起出去吃点东西。”

        夏文卓当然知道裴学哲要说得是什么,不过这时候都不重要了。

        清洗完毕,又换了衣服,夏文卓在她的办公室里上了手机卡,开机。

        拨打父亲的电话。

        “嘟,嘟,~”

        响了两下,就被掐断,估计那边有事情。

        夏文卓打开电脑,结果漫长的开机还没完成,电话就回了过来。

        “文卓,你爸在开会,绿园的邢大立和牛蒙恩。”

        电话那边邱金慧一语概括。

        “邢大立想怎么做?”

        夏文卓心里重重一跳,按道理邢大立现在应该是在安居,逼迫牛蒙恩投降,就是牛蒙恩毫不抵抗就投降了,绿园也得花一点时间来理顺新公司的关系。

        “牛蒙恩已经向邢大立表示了可以出售他手里50%的股份,邢大立给你爸打电话,提议联合持股。”

        “嘶~”

        夏文卓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