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七章:一个怨灵也够用了

第五百零七章:一个怨灵也够用了

        忠不可言的艾瑞巴斯正在执行自身计划,准备着背刺罗嘉与帝皇的时候。

        身处远征前线的帝皇,也来到了一颗新的人类星球。

        在距离越发的接近后,他已经能够非常清楚地感受得到,在这颗星球之中,有着一名基因原体存在。

        随意的用灵能感知一下,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但是很快,发觉到对方状态不太对的他,眉头就皱了起来。

        尽管只是初略的观察,他便已经发现了对方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些许的疑惑中,他带着一小队禁军就直接通过灵能传送了过去……

        ------

        【努科里亚】

        这是一颗科技水平很不错的星球。

        最起码,在诸多的人类星球之中也算得上是中上水平。

        照理来说,这里的居民们生活水平应该很不错才对。

        但这里的上层统治者,性格却都很乖张暴戾。

        他们最为喜欢的娱乐方式,就是看着角斗士们互相厮杀或者与怪物厮杀的场景。

        各个角斗士的痛苦和挣扎,便是他们最好的戏剧。

        【安格朗.塔尔克】,这个名字是安格朗幼年时期被迫杀掉别人后,由上层权贵所赐予的。

        前一个单词代表着【山之子】,后一个单词则带着他是塔尔克家族的所有物。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具体身份。

        自他爬出装着自己的金属物体,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意识起,他所遭遇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遍布积雪的深山之中与一群异星种族的作战。

        那是一群长着长耳朵的家伙。

        他们身手矫健,很难对付。

        至于对方会袭击自己的原因,安格朗并不知晓。

        只知晓自己的第一次战斗打得格外的艰辛,他只差一点就死于那些异星种族之手。

        而厄运也并没有就此放过他,当时重伤垂死的他,十分倒霉的就被人捡到了角斗场之中,成为了一名角斗士。

        也至此开始了不幸的一生。

        想到这里,安格朗的双目微微一红。

        那并非是源于伤感,更多的是来源躯体上的痛苦。

        当年,自从他被动的成为了一名角斗士以后,随着他在一场场充满血腥意味的决斗中胜出。

        他被称为【不败者】。

        在那段时间中,一直都有一个名为欧诺茅斯的年老角斗士在照顾着他。

        对方教会了他许多东西,而他也当对方是自己的养父。

        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那就像是寒冷极夜的篝火,令他的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但是随着他在某场决斗之中的又一次胜出后。

        上层权贵们为了趣味性,他们在恶意的嘲弄中,强行安排了安格朗与欧诺茅斯的生死决斗。

        对于这种事情,安格朗自然是无比愤怒的当场拒绝!

        而被惹恼的上层权贵们,为了惩罚安格朗的拒绝,强行替他实施了一种名为【屠夫之钉】的神经手术。

        这种残忍地灵能植入物手术,会在穿过受害者的颅骨,切掉他们大量的脑组织。

        然后在他们的大脑、脊椎、中枢神经之中,植入大量类似于绳索的特殊线缆型钉状物。

        那些畸形且残忍的物体,就如同厉鬼的头发,会取代受害者的一部分大脑,从神经上源源不断的刺痛着受害者,令其沉浸在愤怒与疯狂的情绪中!

        并且,只要受害者的大脑之中产生了其他的情绪,那种刺痛还会持续的加强。

        那种感觉。

        就跟有无数根带着高温与电流的倒刺,自身的在神经之中肆意穿动着一样!

        可谓是极致的痛楚!

        甚至,即使不去刺激【屠夫之钉】,随着时间的流逝。

        那些越来越深入躯体内部的【屠夫之钉】,也会无限的放大刺痛感,然后一点一点的杀死受害者……

        而当初在被强行实施了【屠夫之钉】手术后。

        正陷入疯狂状态的安格朗,就被他们丢到了欧诺茅斯的房间里。

        等他勉强的恢复了一些清醒意识以后,便只看到了浑身上下全是鲜血的自己以及支离破碎的欧诺茅斯……

        那副景象,纵然时隔多年,安格朗每次回想起来,都会一遍又一遍的刺激着体内的【屠夫之钉】,令他在心灵与躯体的双重折磨下感到痛不欲生。

        时至今日。

        安格朗早已经逃出了那个犹如地狱的决斗场,并成为了一支起义军的首领。

        虽然这支起义军在全盛时期也只有几千人罢了。

        而且现在已经处于被围剿的最后阶段,仅剩下十多号残兵败将在苟延残喘。

        但安格朗依旧没有后悔过,甚至觉得这样带着战士的荣耀死去也很不错。

        当然,要是能够再杀掉一些塔尔克家族的人,也就更好了……

        这时,他看着身旁那些身受重伤不说,甚至还已经饿得举不动武器了的属下们。

        安格朗强忍着【屠夫之钉】所带来的剧痛感,思索一会儿后。

        便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自己手臂上面剜下一块不小的肉,然后将其切成肉泥,挨个喂给了他们。

        面对那些不愿吃的属下,安格朗就厉声喝道:

        “吃下去!

        这样子,过一会儿才有力气继续战斗,然后带着荣誉死去!

        而不是像一个可怜无比的软脚虾一样,手脚无力地悲惨死去!!”

        就这样,让他们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力量以后,安格朗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这时,依靠着战士的直觉与无数次死里逃生带来的本能,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周围的气流有变化!

        没有丝毫的迟疑,安格朗举着手中还带有鲜血的武器,就向着旁边的某个位置刺去!

        下一刻!

        未等他将自己的那只手伸直,把武器彻底捅过去。

        一只包裹着金色盔甲的手臂便强行握住了他的手腕。

        那种巨大的力量,就和重型机械一样,令安格朗手中的利刃,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很显然,对方的力气远在他之上。

        但未等安格朗做出下一步动作,一道平静的声音,就出现在了他的耳中:

        “十二号,虽然不知道该叫你什么,但你应该可以感觉得到我和你之间的联系才对。”

        那声音虽然很陌生,但诡异的是,在聆听到的那一瞬间,安格朗就下意识的涌现出了一种自己应该听对方的话的奇怪想法。

        如此感觉下,他这才把自身的目光,看向了那条手臂的主人的面容。

        威严、神圣。

        这是安格朗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后,内心之中所涌现的感觉。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对方的身上,他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个完美版的自己。

        这种感觉,令安格朗感觉极为的不适。

        他忍不住询问道:“你是谁?”

        “我是你的创造者,你我之间的特殊感觉就是证明。”

        面对帝皇的回答,虽然没有看到什么实际的依据,安格朗却本能的觉得对方所言应该属实。

        “那么你来是想做什么?”

        帝皇松开了自己紧握着对方手腕的手掌,神色郑重的答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替我征服各个星球。

        作为回报,我许诺你可以得到一支按照你的形象来创建的强大军团,你们将会掌控无尽的力量与荣耀。”

        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回答,安格朗的神色当即愣住。

        然后,立刻夸张的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后,才颇为不屑的看着帝皇道:

        “那种事情,我完全没有兴趣。我自小就生活在这颗星球。

        今天,我也将和自己的同伴们,战死在这个星球。”

        面对这个回答,帝皇脸上的神色微微的流露出了些许的不喜。

        他能够感觉得到,面前的十二号基因原体,对自己有着一股厌恶的情绪,而且对方的体内有着一种奇怪的东西,令本来应该极为完美的对方,呈现出了一种残次品的质量……

        又过了十多分钟。

        多番交谈始终未果的帝皇,带着不高兴的情绪,返回了自己的战舰。

        安格朗则强忍着【屠夫之钉】所带来的刺痛,看着不远处满脸疑惑不解的同伴们低声说道:

        “做好准备,战斗即将开始!”

        他能够感受得到,上层权贵们所派来的部队正在快速接近,而自己也远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一刻,或许是觉得自己死期将近的缘故。

        安格朗突然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放松。

        ------

        外太空的战舰中。

        看着屏幕上,人员数量比安格朗他们多上数千倍的士兵,穿着动力甲,举着动力武器,即将与其正面接触。

        终究是无法忍受自己的重要造物,就这般毫无意义的彻底损毁的帝皇。

        凝聚着自己的灵能。

        强行将,率领诸位同伴正准备与敌人作战的安格朗,给传送到了飞船内部。

        而上一秒还和自己的同伴们身处一地,下一秒就来到了陌生地方的安格朗,在面对这个情况时,也是显得诧异无比!

        直到看见了帝皇,他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刻,暴怒的情绪,无可抑制的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安格朗发狂的怒吼道:“你都做了什么!他们需要我!我的同伴们需要我!”

        腰间的利刃,被他直接就拔了出来,指向帝皇!

        他厉声道:“快让我回去!!”

        说话时,他眼角的余光,则在战舰的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同伴们正在失去了领导者的手足无措情况下,被凶狠的敌人肆意砍杀着!

        青筋,瞬间从他额头处暴起!

        周围的禁军们,看着胆敢向帝皇举起利刃的安格朗,不做任何的犹豫。

        直接就试图联手将其擒住!

        暴怒中的安格朗,面对着那些胆敢扑过来的禁军,全力的挥动了利刃:

        “快!!让我回去!!”

        只是短短的十多秒。

        依靠着基因原体所带来的强大身体素质,周围的禁军们就有了伤亡。

        但下一瞬间,一股极其庞大的灵能就被施加到了安格朗的身上,令他再也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作。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在安格朗的狰目怒视下,屏幕之中的最后一名起义军,也满脸错愕的惨死在了敌人的屠刀下!

        他那种迷茫的眼神,就和烙印一样,深深地印在了安格朗的心中。

        他仿佛聆听到了对方在质问自己怎么会突然消失。

        “为什么!!你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救下他们,为什么要一脸平淡的选择旁观??”

        “我是帝皇,我的任务是拯救人类文明!

        一颗星球上,数量少到可怜的起义军们反抗奴隶主的举动,根本不值得我进行多余的关注,我希望你要懂得取舍……”

        面对这种充满了蔑视意味的直接回答,巨大的屈辱感,瞬间填满了安格朗的内心:

        “我应当死在努科里亚,你却毁了我的荣耀!!现在所剩下的安格朗,仅仅是一个怨灵!!”

        帝皇用自身灵能将他束缚住,随手丢进疗养仓,答道:

        “那又如何?对于我为你制定的计划而言,一个怨灵也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