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七章:强,会是注定的事实!

第三百七十七章:强,会是注定的事实!

        数天后。

        在不断的死亡与复生之中。

        麻诸灵那随意一眼所带来的伤害,开始了削弱。

        两个月后。

        奥尔蕯迦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为十五万公里、深度为八十多万公里的巨大火焰坑洞。

        无数不断冒出气泡的岩浆状物体,正在其中不断的翻滚、沸腾。

        猩红色的血炎,则在上面剧烈燃烧着,火势之强甚至冲入了数万米高的天空之中。

        这副景象是奥尔蕯迦在身死之时,体内流淌出来的能量,自动灼烧而成的。

        站在那熊熊燃烧的血炎之中,仰头看着头顶地天空。

        奥尔蕯迦缓缓地吸了口气。

        随着这一举动,一层又一层的碎肉残甲,自动从他体表脱落,显露出其中新生的血肉组织。

        两个月之内,他总共死亡了三千多次。

        从最初的瞬间死亡,到后面的逐渐有了反应时间,再到只是身躯与灵魂被缓慢的消融。

        他的力量在死亡面前,犹如打破了限制的容器,逐渐的又有了一些提升。

        此刻,清理完体内剩余的有害能量,又确认了没有更多的攻击来袭之后。

        奥尔蕯迦的身躯,缓缓沉进了脚下那堆外形类似于岩浆,温度却高达数百万摄氏度的物质之中:

        ‘看来,我的命,还是比较硬,那么就开始进阶吧……’

        伴随着他的想法,身后的八只翅膀慢慢合拢,如同护盾一般将他给完全裹住,使其化做一颗巨大的卵状物体。

        一直被他压制住的进阶冲动,也彻底得到释放!

        无底深渊的意志,也随之跨越时空投下了嘉奖,用以帮助他完成进阶。

        这股嘉奖的来源,便是他做为深渊恶魔的功绩。

        杀戮、掠夺、毁灭……

        只要是做这些事情,那么在深渊意志看来就都属于功绩,即便杀的是自己人也无所谓,反正祂不在乎这种问题。

        而在杀人放火这个业务上,一直算是兢兢业业的奥尔蕯迦,他所得到的嘉奖,是大部分【上位恶魔】进阶时不能想像的。

        虽说,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能够让【恶魔领主】看了直摇头,让【恶魔王子】看了默默流泪。

        但也绝对属于是最为顶尖的那一批。

        最起码,以坐在宫殿里面围观的卡尔托的眼光来看。

        奥尔蕯迦此刻得到的嘉奖,应该是【熔岩荒原】最近一百万年时间中,最多的那一个了。

        ‘看来是一个坏事做绝的人才,可以拉拢一下……’

        摸了摸下巴后,卡尔托有了这样一个主意。

        然后,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他的兴趣,大部分是集中在奥尔蕯迦到底能不能在那道攻击之下存活。

        至于奥尔蕯迦本身,他倒不是很看重。

        作为已经晋级【恶魔领主】数百亿年的炎魔。

        一个【大恶魔】,对他而言,虽然不能说没用,但也不能说是多珍贵。

        他的麾下,随便凑一凑,几万个还是凑得出来的。

        而整个【熔岩荒原】,大概有着四十多万名【大恶魔】等级的生物。

        只不过是由于【熔岩荒原】面积太大的缘故,数量才会看起来极为稀少而已。

        毕竟,这【熔岩荒原】可是卡尔托毁灭数以万计的位面,屠杀了无数生灵之后,才慢慢堆彻出来的家底。

        真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的话,岂不是要活活笑死其他恶魔?

        在奥尔蕯迦开始进阶,卡尔托收回目光的时候。

        黑暗塔位面。

        麻诸灵也感知到了自己没有杀掉奥尔蕯迦。

        但祂却懒得理会。

        对祂而言,刚刚的行为,充其量也就只是一点敌意罢了。

        至于对奥尔蕯迦造成的所谓伤害?

        那只是祂对于异位面邪恶生物,本能产生的些许厌恶感而已。

        连随手一击都算不上。

        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念头罢了。

        在祂那已经渡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生命中,刚刚发生的事情,连小插曲都不是。

        所以,祂自然懒得在乎什么。

        而不同于麻诸灵的无所谓与漠视。

        某个世界之中。

        潘尼怀斯则是在狂笑着。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真的活下来了……”

        在见到奥尔蕯迦的第一瞬间,祂就发现了对方的身上,有着某种奇特的命运或者因果,关联着整个黑暗塔位面。

        而这也代表了一件事情。

        对方在未来,有极大概率会与这个位面产生某种重大联系。

        所以,潘尼怀斯才会在随手解决掉主神空间后,特意的留下奥尔蕯迦,将其引导到自己身前。

        祂所为的,就是想趁机观察一下对方!

        然后以此来判断,对方在未来会为这个位面带来什么类型的影响。

        血与火?前进?倒退?

        这令祂很是好奇!

        而刚刚的小游戏,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测试环节,用以测试奥尔蕯迦到底有没有未来。

        毕竟命不够硬的家伙,没有未来可言。

        “还是有点好奇……

        干脆去未来看一看……”

        站在草地上嘀咕了两句后,潘尼怀斯随意的挥动了一下手指。

        整个德里镇,随着祂的动作,连同其中的居民们,快速收缩成了一个小肉团。

        这里本身就是祂的延伸。

        作为一名超脱命运、时空、因果的存在。

        祂的分身遍布黑暗塔位面的各个世界,以各种各样的身份生活着。

        在这个世界之中。

        祂的这个分身,便是某种来自于外星的怪物。

        于数百万年前降临,然后就一直待在此处。

        至于德里镇的居民们,本身就是祂所饲养的食物。

        每隔一段时间就吃掉一部分,然后再洗掉剩余者的记忆,任由他们在这里安心繁衍,好方便自己的下一次猎食。

        而随着【主神空间】出现在这个世界,潘尼怀斯的本体,瞬间透过分身察觉到了不对。

        所以,祂的本体就直接远程接管了这具分身。

        在将本体的一部分力量,成功牵引过来后,潘尼怀斯手中的肉球开始了膨胀与拉伸。

        就如同一坨会自动变形的橡皮泥一样。

        虽然……这团橡皮泥的颜色有些恶心,并且上面布满了各种类似于血管的物体,看起来就有些不可名状的感觉。

        最终,一个环形的门扉,出现在了潘尼怀斯的面前。

        ‘先随便挑一个未来吧……’

        对于祂们这些超脱了凡世规则的存在而言,过去有无限个,而未来也有无限个。

        所以,祂准备先随便看一看奥尔蕯迦的某个未来,观察一下他到底能混成个什么样子。

        就在他走到门扉前面,刚刚想要抬步迈进去的时候。

        一只布满了死劫花纹路的修长手臂,带着数量达至葛立恒数的光轮,从门扉之中冲出,一拳头砸在了潘尼怀斯那张写满了不敢置信的脸上。

        一瞬间而已,这堪称强到极巅的力量,就同时传递到了这个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在终极的暴力下,整个宇宙的物理规则,立刻随之崩解破碎。

        电磁力、万有引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不管它们原本是什么模样,这一刻都被全部强制归零。

        连爆炸都没有。

        整个宇宙便彻底烟消云散,仿佛是被吹灭的烛火一样。

        但是这一拳头的力量,还远远不止如此。

        潘尼怀斯这具外星怪物分身,所存在的时间线。

        自公元2001年6月8日22分33秒……

        往前推,一直推到数百万年前,这具分身刚刚诞生的时间点!

        在这期间的每一微秒,每一纳秒……

        每一个小到几乎不可查的时间计量单位中,潘尼怀斯都挨了相同力度的一拳头!

        不可计量的宇宙,同时破碎!

        潘尼怀斯的这条时间线,完全被摧毁殆尽!

        强到极点的痛苦权能下,那无数分身同时死去的无量大剧痛,直接延续到了潘尼怀斯的本体。

        一声尖锐刺耳的怒吼,瞬间回荡在整个黑暗塔位面。

        无数个世界,在这道声浪掀起的能量潮汐之中破碎。

        而潘尼怀斯的本体,一颗闪烁着诡异光辉的莫名核状光团,直接自虚空之中显化,冲入了那道连通着未来某条时间线的血肉之门。

        然后在下一瞬间,被一拳头打出血肉之门。

        随着祂被击飞,一个笼罩在无数光轮之中的红色身影,从血肉门扉内部走出,越过时间的阻挠,从未来抵达了现在。

        只见,祂直接强行将潘尼怀斯拖拽进了时间的河流之中,将其迎面按在了某个世界数百亿年前宇宙大爆炸时产生的奇点上,然后把那个奇点狠狠撞碎……

        看着黑暗塔之中发生的一切,负责背负黑暗塔的麻诸灵,顿时心中大怒!

        直接将动手的两个家伙,从其中丢了出去。

        然后便快速游开,避免被交战的两者扯进去……

        与此同时,祂心中也是微惊,未曾想到自己刚刚遇到的家伙,在未来会这么强,能够与自己的死对头正面互掐。

        至于,后悔刚刚没有将对方的弄死?

        这样的想法倒是没有。

        对于祂们而言,时间线本身就是触手可及的事物。

        未来的强者,就是现在的强者,就是过去的强者。

        只要对方在任意时间点成势,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将其掐死在萌芽的可能性。

        强,会是注定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