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七章:你应该不会当真了吧?

第三百六十七章:你应该不会当真了吧?

        又过了十分钟。

        看着还在那里夸夸其谈的奥尔蕯迦,弗莱迪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被烧焦的脸上,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

        “内个……你可不可以稍微的停一下,我想要杀人了。”

        闻言,课题才讲了一半的奥尔蕯迦,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停什么停?”

        梦境卓别林——弗莱迪有些不满的嘀咕道:

        “我要杀人呀,很赶时间的!”

        奥尔蕯迦神色一震:“杀人?”

        如果是别的理由,他或许会很不满。

        但这个理由,身为一个深渊恶魔他显然不会不满。

        于是,颇为高兴的点了点头,十分认同的说道:

        “那整挺好!

        杀人放火从来都是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确实不该耽误!”

        “???”

        听到这些对话,警长感觉自己掺和进了外星人的座谈会议,那是满脑子的问号。

        这两个家伙的交流方式,令他完全没有看懂。

        他们说的明明是英语,但他就是没听懂。

        “那好!”

        下一刻,得到奥尔蕯迦的答复,弗莱迪随即兴奋了起来。

        眼中的凶光大盛。

        目光在奥尔蕯迦与警长之间,来回的看了几眼后,他的嘴巴咧出了一个笑容。

        脖子就跟会伸缩一样,演变出无数的血肉弹簧。

        脑袋直接越过了数米的距离,张开自己布满尖牙的大嘴,一口咬在了警长的耳朵上。

        用力一扯!

        伴随着惨叫声,鲜红色的血色喷了出来。

        缩回自己的长脖子,随口吐出嘴中还带着血沫的耳朵。

        弗莱迪感受着警长那发自内心的恐惧,心中兴奋得简直不能自己,带着金属利爪的双手,开心的摩擦了起来:

        “好几年没有动手了……

        这种美味的恐惧香味,真是让我感到开心……”

        自从数年前,他被【国际驱魔人协会】与榆树街的居民联手封印、削弱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属于自己的恐惧了。

        现在能够彻底复苏,都是靠着吞噬属于杰森的恐惧。

        所以,一时间,他也是有些饥不择食。

        往日只会挑年轻人下手的他,现在即便警长只是个油腻的中年人罢了,他也觉得看起来颇为顺眼!

        或许这就是饥饿效应产生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他馋了。

        这时,他注意到了一件让自己颇为不爽的事情。

        奥尔蕯迦的眼神,依旧没什么波动,完全没有被发生的事情所影响。

        他看着自己吐出的耳朵,就跟看到有人吐了口水一样的平静。

        这让弗莱迪觉得自己没什么面子。

        借用杰森带来的恐惧成功复苏后,他就一直想要给自己搞个不错的出场仪式。

        而现在的情况。

        演员显然是不怎么配合。

        弗莱迪立刻再次伸长了脖子,如同蟒蛇一样围着奥尔蕯迦转了起来,嘴中有些恼怒的警告道:

        “小伙子,你讲课归讲课,但是要害怕弗莱迪叔叔!

        你懂不懂榆树街的规矩?”

        奥尔蕯迦看着变换了模样的弗莱迪,平静地摇了下脑袋:

        “害怕?

        我这辈子还没有害怕过。”

        看着交谈的两人,原本正在惨叫的警长,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耳朵,暗自缓缓向后退了两步。

        身为一个普通人类,他觉得自己要是被这两个家伙的争斗扯了进去,恐怕会死的很难看。

        但是弗莱迪又岂会如他所愿?

        身为梦魇。

        在将奥尔蕯迦与警长他们两个人拉进来后,这个梦境之中的一切事宜都瞒不过弗莱迪。

        警长的动作,在他看来就和手掌之中的蚂蚁试图悄悄逃走一样可笑。

        简直毫无意义!

        在弗莱迪怪笑了一声后,四周的空间开始颠倒。

        上变下、左变右、前变后。

        原本正在试图逃走的警长,立刻惊骇的发觉,对方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想要加快自己的脚步,快速逃离这里。

        但是在弗莱迪那满是嘲讽意味的笑容之下,他自己就跑到了弗莱德的身前!

        犹如掉进陷阱后,慌不择路的老鼠一样。

        他原本只需要稍微冷静一点,就能发现不对。

        但此刻在恐惧的情绪下,他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在本能的试图逃避。

        然后陷入绝望。

        随着弗莱德的怪笑声,地上冲出了一根数米长的锐利尖刺。

        试图往后退的警长,却由于方向的变换,自己迎头撞了上去。

        并且随着尖刺成功的刺入了自己体内。

        疼痛,刺激得他更加疯狂地试图后退。

        但方向早已经被调换……

        就这样,他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完全的贯穿进了尖刺中。

        看着这幅情景,弗莱迪笑得格外的开心,满目讥讽的向奥尔蕯迦询问道:

        “这真是愚蠢至极的家伙,你觉得对不对?”

        站在原地,端详了一会儿,自己把自己串起来的警长后,奥尔蕯迦颇为认同的笑着应道:

        “确实。

        但凡冷静一点,他都不会就这样死掉。”

        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死去,而受到影响。

        毕竟只是一个聊过几句的熟人罢了,死了也就死了。

        不需要在乎。

        目光直视着奥尔蕯迦那依旧毫无恐惧的眼睛,弗莱迪心中虽然微微恼怒,但脸上依旧是格外的开心。

        就仿佛是由于奥尔蕯迦认同了他的说法一样。

        “哈哈哈!!”

        在怪笑之中,弗莱迪眼睛一转,有了个注意!

        他开口向奥尔蕯迦询问道:

        “那么你觉得怎么样的死法才比较聪明,我可以让你自己选。”

        说完,他的双目已经全是敌意,他想看一看对方的脸色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心中固然有些警惕,奥尔蕯迦这个驱魔人会藏有什么后手。

        但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在老家.榆树街之中,还有很多的小可爱在等着他。

        他可没有多少心思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

        没有在乎对方那扑面而来的恶意,奥尔蕯迦将手揣在兜里,平静地答道:

        “死?

        其实什么方式都可以。

        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这种话题,在他看来还称不上冒犯,就跟有人在问今天吃什么一样。

        “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一个最惨的方式吧,切成碎片在打成肉酱!!”

        狂笑中,弗莱迪将自己的脖子缩了回去,然后快速的挥动着手中的金属利爪,想要先把奥尔蕯迦切成血肉模糊的样子,在慢慢的炮制一番。

        对方这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属实的令他深感厌恶。

        当年,他要是有这副外表与气质,哪里会混成那副鸟样?

        当人上人不好吗!

        在他的满腔愤怒之中,双手也是挥舞得越发快速。

        有种要将对方当场撕成碎片的意思。

        而奥尔蕯迦做为被攻击的目标,却什么也没做。

        就揣着手,笔直的站在那里,任由对方的攻击来袭。

        “……”

        攻击了一阵后。

        看着身上毫发无伤,连衣服都没破。正站在那里,平静地打量着自己的奥尔蕯迦。

        又看了一眼,被串起来的不知名警长,那死不瞑目的表情。

        弗莱迪知道,决定命运的时候已经到了。

        小小的思索了一会儿后,他十分礼貌的说道:

        “其实……我刚刚只是在开个玩笑而已,你应该不会当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