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消除怀疑

第三百五十三章:消除怀疑

        没有鸟校车之中,那些正缩成一团的家伙。

        奥尔蕯迦看了一眼那个被打烂的通讯器后。

        根据上面的痕迹,直接了当的判断出了攻击来自于何方。

        当即将目光直接移了过去。

        在距离校车有数十米远的某片麦地之中,他发现了对方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黑色沿边帽的家伙。

        似乎是做为唯一一个没有将自己藏起来的家伙,看起来有些招摇的缘故。

        那家伙正在用满是血丝的眼睛注视着奥尔蕯迦。

        目光之中全是杀意!

        除此之外,对方身上还有一点格外的引人注意。

        那就是他的脸部,虽然大体上保持着人类男性的面貌,但是却长着类似于鳞片的东西,看起来格外的丑陋。

        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人。

        迎着对方那凶狠的目光与其对视了几秒后,奥尔蕯迦忍不住叹道:

        “这个世界的妖魔鬼怪们,看来有点豪放呀……

        长得丑就算了,现在还是烈日高照的大白天,就跑出来晒日光浴……”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话声。

        那个黑衣怪人,神色恼怒的张大嘴巴,咆哮了一声。

        然后从腰间的真皮腰包里面,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全力掷出!

        “嘭!”

        奥尔蕯迦没事,毕竟对方瞄准的目标也不是他。

        而是校车的轮胎!

        在又爆了一个轮胎之后。

        校车的车身,立刻随之晃动了两下。

        里面的普通人们,开始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

        那个怪人听到尖叫后,狠狠的抽动了几下鼻子,深吸了几口气,仿佛是在嗅着什么东西。

        几秒后,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随即,没有再理会奥尔蕯迦的注视,渐渐的退到了麦田深处,不见了踪影。

        目睹对方的离去,奥尔蕯迦有点不明所以的挠了下脑袋:

        “……这是什么虎头蛇尾的出场方式,我还以为要动手来着……”

        想了想后,他用脚尖踢了踢旁边某个正在哭爹喊娘的黑鬼,提醒道:“你哭的真难听,对方都走了。”

        听到这话,那个黑人当即不喊不哭了,神色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

        “……”

        -------

        几分钟后,车内的众人一脸惊魂未定的围坐着。

        阿克索向奥尔蕯迦询问道:“狙击我们的人是谁?”

        做为趴下趴得最快的人,他完全没有看到敌人是谁。

        所以,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

        至于对方那道击破了校车的钢化玻璃后,又强行打烂了通讯器的攻击,则是直接被阿克索当成了狙击。

        奥尔蕯迦如实答道:“那玩意并不像人。”

        “?”

        阿克索疑惑道:“难道是你的职业对手?可是现在白天呀?”

        驱魔人的职业对手,也就只剩下那帮妖魔鬼怪了。

        对于他的质疑,奥尔蕯迦满不在乎的摊了下手:“恐怕还真是。”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妖魔鬼怪在大白天就开始作乱,属实有些张狂。

        说着话的同时,奥尔蕯迦随手从眼镜仔的手里抢过了自己的手抄版圣经,用钢笔在另一页纸上快速的绘画了起来。

        不久后。

        一副近乎于百分百还原场景的写实画诞生了。

        上面画的事物,不是别的,正是刚刚那个怪人的模样。

        将自己的大作递给阿克索,奥尔蕯迦说道:

        “那个家伙,大概就长成这幅模样。”

        接过东西后,看着手中除了颜色部分,因为墨水的缘故有些不大对劲以外,写实程度近乎于高清级照片的绘画,阿克索陷入了沉默。

        上面画的怪人,固然很可怕。

        但是奥尔蕯迦这份惊世骇俗的绘画技术,也是丝毫不差的吓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阿克索也想不出来,有人居然能够用钢笔画出这种等级的大作。

        他属实想不明白,奥尔蕯迦怎么会说自己是个驱魔人?

        这种绘画能力,随随便便的炒作一下,就能够混个世界级绘画大师的名头。

        这难道不比当一个驱魔人强?

        ————

        经过一番互相传阅后,众人在惊叹于奥尔蕯迦绘画技巧的同时,纷纷知道了敌人的模样。

        而奥尔蕯迦抱着回收点武器,将就着用的态度,从破碎的通讯器之中再次找到了一个飞镖。

        在某个爆掉的轮胎处,捡到了一把雕刻着人类的哀嚎脸庞的骨质匕首。

        他刚刚上车,便听到一个男性学生正在大声说道:

        “我懂了!

        这一切,都是那个半路上车者的阴谋!

        他在和别人联手下套!

        那个叫奥尔蕯迦的家伙,肯定是有着什么企图!

        校车收不到的信号,读一读圣经就能连接上?

        这也太假了吧!

        肯定是他的同伙在附近安放了信号干扰器之类的设备……”

        听着他的言论,很多人都觉得这种说法远比怪物袭击更靠谱!

        于是,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毕竟奥尔蕯迦莫名其妙的孤身一人出现在公路上,本身就已经很可疑了,再加上他才上车不久,这里就出了事情。

        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他怎么看也颇有嫌疑。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刚刚返回车上的奥尔蕯迦!

        有了那些人的支持,发言的学生胆气大增,携带着人多势众的感觉,看着奥尔蕯迦说道:

        “我已经看穿了一切!

        你刚刚走下车,其实是为了给自己的同伙传递信号,对不对?

        现在,你最好乖乖的说出事情的实情,要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对你采取非常手段!”

        此时此刻。

        奥尔蕯迦虽然明白这群家伙之所以会怀疑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合理的情况。

        但面对这群没什么卵用,正在给自己添乱的队友,他还是想叹气。

        如果不是力量受限制,暂时需要一些肉盾,他哪里会鸟对方?

        就在那个学生想要更进一步逼问的时候,奥尔蕯迦随手将刚刚取下来的匕首放好。

        然后,轻轻地搓了两下手掌。

        神色平静的向着那群家伙就走了过去。

        面对这个情况,那个领头的学生瞬间笑着说道:“你是要一个人打我们全部吗?

        那么就让我来看看,你能够打几个人!”

        —————

        半分钟后。

        经过一番无用的挣扎后。

        校车上面的反抗势力,已经全部躺下了。

        现在,一个个的都跟死狗一样。

        至于那个领头的学生,则满脸泪水的抱住了奥尔蕯迦的白皮鞋,苦苦哀求道:

        “别打了、别打了……求你了……我们认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高估了自己的强度,也低估了对方的强度。

        作为一名优秀的老专家,奥尔蕯迦很清楚打在哪里能够让人哭爹喊娘,打在哪里能够让人后悔出生。

        在他那堪称是拳拳破甲、招招暴击的攻势下,别说是区区一群普通人了!

        即便来上一个铁血无情、毅力惊人、流血不流泪的硬汉,三五拳的功夫之后,也得泪流满面!

        从头到尾,所有的人都是一拳就倒,没有谁能够撑到第二拳。

        面对他的求饶,奥尔蕯迦一脚将他踢开之后,神色平静地擦了擦手:

        “早这样不就行了?”

        然后,才扭头向剩余的乘客们说道:

        “你们看见了吧?

        我想要做什么坏事的话,根本不需要绕那么多弯……”

        阿克索当即陪笑道:

        “懂了、懂了,眼下的困境,一定和您没什么关系!!

        都是学生们不懂事!

        还请您,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