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哈特

第六十四章:哈特

        抬起头,看着头上的招牌以及招牌后的花海。

        哈特微微吸了口气,有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

        巫师的资质按照1、2、3、4、5,五个等级来划分,一等最好,五等最次。

        身为一个已经来到寂静之心将近一年的学徒,他很清楚自己这五等的巫师资质,基本上这辈子也就和正式巫师无缘了,哪怕幸运的强行突破等级,也只能算是进去帮人垫底的货色。

        突出的就是一个废柴!

        所以在学院中,待遇也就比无资质的普通人稍微强上一点。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而言,属实是有些无法接受!

        说好了的大家都是天之骄子,为什么我就成充数的了?

        此刻看着头顶的招牌,他很清楚里面就是寂静之心学院的禁区之一,外界称为死亡花海的地方。

        里面居住着的存在是寂静之心最强守护者之一,据说连学院长都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实力保底也是五级巫师的程度。

        他虽然理解不了五级巫师的概念,但是却不妨碍他知晓对方相较于自己绝对是神通广大。

        这个地方基本上除了寂静之心的成员,哪怕一只老鼠也无法从里面走出来,甚至是天空之中飞过的飞鸟,如果飞的高度不够高也会被强行拽下来。而哪怕是寂静之心的成员进去后,基本上也得半死不活的出来,除了少数实力极强的导师以外,不存在什么完好无损的情况。

        想了想同期的新生们那隐隐约约鄙视着自己的目光,哈特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迈出了步伐,走进了花海之中。

        踏进去后,他什么感觉都没有感受到,就和走进普通的花丛中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香味更加的浓郁了,相较于站在外边时,闻着有些清淡的花香,身处于其中后他感觉花香就是这里面唯一的味道。

        嗅了嗅空气中的芬芳,他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摘下一朵花。

        只不过看着那些缠绕着红雾的花朵,他内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阵不安,觉得自己不要作死,尽量少碰它们为妙。

        而且除此之外,一走进来后,他就感觉到一种莫名的预感,仿佛下意识地知道了该怎么走才能见到这片花海的主人。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脑袋被人塞了东西进来!

        他心中明白这便是那名守护者的手段,同时心中也微微的松了口气,知道外面的招牌并非什么耍人的东西,要不然自己应该已经躺下了。

        --------

        在一望无际的鲜红色花海中,前进一段时间后,他终于看到了花之外的东西,或者说那玩意依旧是朵花,只不过那朵花比较大罢了。

        那是这片花海中的红色花朵放大几千倍后的样子,它正随着微风的吹拂而微微的摇动着身躯。

        哈特根据心中的感应,明白自己所要寻找的存在就在上面。

        没等他主动开口,那株巨大的花朵就绽放开来,一道正倚坐在花蕊上面的修长人影从中浮现:

        “你的来意是什么?”

        看着对方金色的竖瞳,哈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如同被人紧紧抓住了一样,视线突然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涌上心头,连额头上也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

        看见对方的渣渣表现,奥尔蕯迦也是无奈的砸吧了嘴,心中对于这一届的巫师学徒打了个零分,连脸都还没看清就一副要晕死过去的模样,属实是弱鸡中的弱鸡。

        这些年的垃圾佬生活,他每天都能白捡到数千只魔兽灵魂,二十五年下来他虽然没有进阶,但是体内的血脉在系统的强化下还是不由自主的蜕变了两次,从而令身体开始浮现出一些更高等级特征,

        其中一样就是实力弱小者如果直视他的容貌,灵魂就会发生过敏反应,产生头晕目眩之类的状况。

        奥尔蕯迦给它取了个比较简单易懂的名字【弱者退散】。

        正常而言,如果他没有特意加强,那么只要灵魂比常人强一点,应该就能大幅度的免疫这一状态施加的影响。

        基本上混个低等学徒的实力,就能够直视他的容颜。

        而眼前的渣渣,显然完全和普通人一个等级,连低等学徒都没有混上去,光是看到他的眼睛就要陷入晕厥。

        不得不说,属实是个废柴。

        看着马上就要倒地了的对方,奥尔蕯迦翘着腿无奈的叹了口气。

        ‘再渣渣好歹也是自己的第一头肥羊,暂且先给点面子……’

        于是默默将自己的【弱者退散】能力给暂时的关闭了。

        不得不说对于这种纯被动能力而言,把它开着还不需要任何的消耗,将它关闭反而得要投入一定的力量进行压制。

        看着神色轻松了不少的对方,奥尔蕯迦平静地说道:

        “垃圾,抬起你的脑袋,直视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看着奥尔蕯迦的双眼。

        犹豫一番后。

        虽然对于那段话的前两个字,哈特觉得自己很不满,想要申诉一下!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还是跨越了世界与种族的隔阂自动被他所领会,使他直接忽略掉了心中的不满,张了张嘴颤巍巍的说道:“我、我...想成为一名强大的巫师,所以...希望能够拥有更好的巫师资质……”

        话语中流露出的全是底气不足,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他既不知道对方是否有这个能力改变自己的资质,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价值,值得对方出手帮忙。

        那么问题来了,眼前的废物有这个价值吗?

        正常情况下,替他更换器官赋予其更高等的资质,虽然说不上很困难、很不可能,但也绝对说不上简单,起码普通的巫师绝对做不到。

        要不然,巫师世界的巫师也就不会那么少了。

        但是术业有专攻,这种事情对于奥尔蕯迦却并没有什么难度,因为早在上一个世界,他的死疫之源就能把丧尸、憎恶之类的玩意给造出来,而到了现在改造一个普通人的血肉器官,替对方制造出魔力经脉之流的小玩意,对他来说也就是随手之举罢了。

        但他是那种做好事,成全他人的恶魔吗?

        当然是!

        善于学习,诚信守约,度化群众,乐于助人,医学鬼才,回收垃圾,他奥尔蕯迦岂是浪得虚名!

        在对方紧张的目光之中,奥尔蕯迦平淡的回答道:“你的愿望,我可以满足,那么我们来谈一下收费情况吧。”

        咽了咽口水,哈特突然觉得情况很是不妙,自己好像要挨宰!

        有点想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