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巫师

第四十六章:巫师

        今天是查尔的六岁生日。

        虽然只能在飞行器内渡过,周围也没有任何人向他道贺,但是他依旧很高兴。

        因为相较于以往的生活,现在的日子对他而言已经算得上梦幻。

        出身贫苦家庭的他,由于兄弟姐妹众多,很多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

        一天一顿饭属于常态!

        直接导致了他有些发育不良。

        骨瘦嶙峋的同时,身高也远在正常生长的同龄人之下,有点像只瘦猴子。

        而这次被检测出巫师天赋,直接改善了他的家庭状况。

        虽然只是三级天赋,据说也就不好不坏的中等水平,但这对于普通人而言,照样是梦寐以求的东西。

        巫师作为这个世界的绝对统治者,在这个世界拥有最高贵的地位。

        任何凡人国家都只是他们的培育基地,所谓的王室也只不过他们用来管理凡人的工具罢了。

        在巫师们的宣传洗脑中,为他们繁衍出拥有巫师潜力的后代,便是所有凡人们的最大荣誉!

        此刻,查尔虽然仅仅是巫师学徒预备役。

        但这一身份带来的待遇,当场就令他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们成为了人上人。

        而他们一家所在城市的城主,更是直接就给予了他们数套房产以及上百枚金币,这是完全足够他们过上两辈子的财富,往后再也不需要为生活而苦恼!

        -------

        再次细心地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查尔还是对穿着这身华贵的衣服感到不适。

        这么好的面料,往日他只在那些贵族身上见识过。

        连多看几眼都不敢,也就更别提亲手触摸了。

        自从成为学徒预备役,城主就命人加班加点的替他们这帮学徒,每人制作了数套服装用作日常穿着。

        查尔一想起那名白白胖胖的城主,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亲手把服装递到自己手上,心中就觉得很是感动。

        他如此想道:‘以后一定要报答回去!’

        此时,把这昂贵的衣服穿在身上,他虽然觉得很舒服,但是心头还是略微的感到一丝丝别扭。

        能够穿上这么好的衣服,在以往的日子里是他从未幻想过的事情,连梦里也未曾有过这种想法。

        他觉得自己就是披上了天鹅羽毛的癞蛤蟆,认为别人眼里的自己就像是个小丑,所以他也不敢和别人交流什么,上船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房间,害怕看见别人眼里的嘲讽。

        不过在发现门外的惊呼声后,已经待了几天的他,还是忍不住的走了出房门。

        跟着其他人的脚步,来到了巨型飞行器的顶端。

        透过大鲸鱼透明的双眼,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地面出现了一片密集的建筑区。

        它们处于一片浓雾环绕的茂密森林中,哪怕身处于天空之上,也只能隐约的看到一个大概轮廓。

        但是光凭一个简单的轮廓,查尔便知晓这片建筑区域的庞大远超自己想象。

        自己之前所居住的那个城市,在它面前简直不值一提,犹如一个幼儿一样。

        就在这时,一道虽然稚嫩,但是语气却显得很沉稳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边:“真是庞大啊,王都与它比起来都显得渺小。”

        查尔回头看去,发现一名年龄和自己看起来差不多大,但是不管外貌还是穿着都透露着股贵气的男孩正站在自己旁边,脸上带着笑意的注视着自己。

        面对查尔看向自己的目光,对方伸出手,神色友好的说道:“你好,我叫撒亚.格伦斯,道尔特王国的第17王子,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上面看见你。”

        面对对方伸出来的手,查尔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够和一名王子接触,更从未想过对方这么高贵的身份会主动的与自己握手。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查尔有些犹豫的伸出了手,与对方握在一起:“很、很...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查尔。”

        不同于拥有姓氏的对方,查尔身为一名平民只拥有自己的名,却没有姓。

        没有嘲笑对方畏缩的举动,撒亚.格伦斯脸上带着微笑道:“查尔是吗?不错的名字,我会记住的。”

        向前走了一步,与查尔并排着站在一起,看着下方的景象。

        撒亚很平和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你完全不必如此紧张,你应该要拿出自己的自信,不管以前是怎么样的情况,身为一名拥有巫师资质的优秀之人,你完全不需要再用过往的人生来束缚自己。现在你拥有了更加广大的未来,那些东西已经在无意义,”

        “相信我,查尔,你可以活得更加自信一点。”

        听到对方柔和的话语,查尔的内心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感触。

        从对方蔚蓝色的双眼中看着自己瘦弱的倒影,查尔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想法。

        在这一刻,他清楚地认真到,人与人之间确实有着本质上的差距,眼前的撒亚有着一股令自己折服的魅力。

        ‘或许,自己确实需要改变一下了……’

        他这辈子还是首次如此想到。

        看着对方被自己震住了的模样,撒亚.格伦斯面色不动,心中却微喜。

        天资聪慧自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他,很清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拉帮结派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而查尔这种平民出身不说还畏头畏脑,一看就没什么见识也没有什么心机的人最为适合拉拢。

        所以身为一名王子的撒亚,才会屈尊降贵的主动与对方接触。

        哦,不对,对方身为一名巫师学徒,自己的行为倒不算什么屈尊降贵,正好无比合适。

        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撒亚.格伦斯替自己默默地打了个100分。

        这倒也不能说他阴险狡诈。

        比起他的那些长辈,此时还有些稚嫩的撒亚,暂时还没有多少坏心思可言。

        最大的问题仅仅是双方自小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两人看待事情的角度有所不同。

        相较于有些逆来顺受的查尔,撒亚更喜欢直接由自己来掌握局势。

        ---------

        一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摆摆手,制止了众多学生的嘈杂声。

        虽然查尔不清楚对方的称呼,但是却知道对方正是这支招生队伍的领头人。

        只见那名男子对着在场的新生们冷淡的吩咐道:“学院马上抵达,飞行器准备下降了,你们各自准备一下。”

        “是!”

        站在人群中,看着对方额头处的第三只眼睛,查尔缩了缩头与其他人一起附声应道。

        不久后,房间中。

        回想起对方以及其他导师的模样,查尔有些好奇的想道:‘在各种传说中,这些巫师或多或少的都拥有一些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也是如此……’

        -----------

        “唔……”

        看着学院上方的迷雾被打开了一道口子,查尔、撒亚以及其他的新生,都不由自主的惊呼出了声。

        他们都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场景。

        连撒亚都不由的感叹道:“原来人还能操纵气象……”

        穿过那道口子之后,飞行器以缓慢的速度降落到了一片红色的花海旁。

        打开舱门梯子的前一刻,领头的教师神色严肃的对身后的学员们说道:“不想死的话,不要碰那些红色的花。”

        身后的学员们虽然有些不解,但是看见对方郑重其事的表情还是纷纷应声附和。

        走下阶梯,看着那一望无际的红色花海,伴随微风的吹拂不断发出如同浪潮一样的声音,查尔感觉自己仿佛正置身于花的海洋,神色有些震撼的低呼道:“好美……”

        隐隐约约的,查尔仿佛看见了那些花朵正在缓缓释放红色的雾气。

        当那些雾气被微风吹过后,却没有任何被吹散的征兆,反而依旧死死地围绕着那些花朵,如同在上面缠绕上了一层红色薄纱一样,令它们看起来更是美丽动人。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闻着那些花朵飘过来的芳香,查尔觉得自己有种莫名的舒适感,有点想要驻足停留多闻一会儿的冲动。

        他不知道的是,不只他如此,其他的新生也都是这么个想法,脸上纷纷露出了痴迷的神色……

        看着这幅诡异的情形,领头的教师畏头微微一皱,却也没有意外什么。

        因为每年都是这幅景象。

        不同于那些新生,他的感知力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操纵这些花朵,将它们的力量给抑制住了绝大部分。

        如若不然,光凭这些普通人等级的新生,根本无法抵抗住对方的力量,立马就得陷入疯狂之中。

        就在他想直接带着新生走人时,他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树木上,有一个人影正随意地坐在树枝之上。

        看着那猩红色的长发,他立马明白了对方的身份,赶紧向对方问好。

        他的老师,曾经隐晦的和他说过,这名守护者与学院内别的守护者完全不同,是由学院长亲自通过某种召唤仪式,从遥远的其他世界召唤而来。虽然人类形态看起来很平和,交流起来也很理智,但据说实质上是一种极其危险的物种,没有必要的话最好别接触,所以他选择从心。

        --------

        当他们离去之后,奥尔蕯迦对着身旁的空地问道:“你们这帮巫师,为什么一个个都喜欢搞血脉实验,比我这个恶魔还像怪物。”

        没有被奥尔蕯迦有些冒失的问题所激怒,霍索恩平静的声音从那传出,回答道:“对于我等而言,种族与血脉这种狭义的东西并无什么意义,重要的只有自身的巫师身份。”

        奥尔蕯迦笑了笑感叹道:“原来如此,巫师身份的认同感大过一切吗?真是种奇怪的施法职业,虽然疯狂但确实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