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恶魔的传统

第四十章:恶魔的传统

        心中的不快,伴随着不断的厮杀快速消散。

        沐浴在对手的鲜血之中,奥尔蕯迦身为恶魔的本性,让他感受到了愉悦。

        哪怕是自身也同样在遭受到伤害,也丝毫无法影响他的心情正在变好。

        身为恶魔,本身就拥有极强的生命力,而且只要不是致命性的伤势,大量的血肉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而现在的这个地方。

        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各种尸体,配合上他所拥有的血肉汲取天赋,无数的生命能量不断涌入他以内。

        很多伤口看起来虽然不轻,但是瞬间就能恢复如初,就如同拥有低配版的不死之身一样。

        不仅仅是他如此,其他的恶魔大多也与他类似,只不过他们的恢复效率想对于奥尔蕯迦无疑要低上许多,掠夺生命能量的方式大多靠吃。

        本质上这就和养蛊没有任何差别,都是优胜劣汰败者食尘罢了。

        胜利者得到所有,失败者失去一切!

        只有强者才配活下来,弱者最大的作用便是贡献一切成为强者的踏脚石。

        厮杀,掠夺,变强。

        这三个环节在无底深渊内属于永恒不变的真理,永不停滞的循环。

        不断的杀戮,不断的掠夺,不断的变强,这三种最基本的渴望,死死地刻在每一名深渊生物的灵魂中,对他们而言这就是最大的道理,也是唯一鉴定自己是否成功的标准,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次要因素。

        相较于哀嚎森林里的这些小场面,无底深渊那自从秩序与混乱被划分出阵营后,就从未停止过的血战,才是这一真理的最大体现。

        在奥尔蕯迦的传承记忆中,任何生物都有参与血战的资格,在那里不管你用任何的方式,只要你杀掉了其余的存在,就能获得对方的一部分力量,不需要任何的前置条件,只要一直杀下去就能一直变强,没有任何的限制。

        捡了漏,越级杀人,一步登天也很正常!

        人类也好,恶魔也罢,甚至是天使,神灵,星灵,机器人之类的东西,没有任何出身的限制,全都一视同仁。

        甚至,不管你是提着刀剑来砍杀,还是直接开着宇宙战舰入场,都完全无所谓。

        起因与过程都可以无视,只要进了场,杀掉周围所有的一切便是你唯一目的。

        在那里生命数以亿万兆的死去,然后又数以亿万兆的不断填补,永不停息!

        那就是整个多元宇宙中最大的绞肉场!

        可以说,相较于那里,哀嚎森林完全就是游乐园。这点厮杀烈度,连热身都不算。

        虽然现在暂时不打算去血战之地找死。

        可奥尔蕯迦身为一名恶魔,还是依旧不可避免的向往着那里。

        对于恶魔而言,血战便代表理想之地,整个多元宇宙最大的战场,光是想一想都有点小期待。

        就在他一边厮杀一边胡思乱想时,天空中的云层传来了一阵隐晦的波动,奥尔蕯迦对此感到很熟悉。

        因为那就是【魂之恩赐】降临的前兆,这代表战斗即将进入白热化。

        大量的飞行魔物,开始拉高自己的飞行高度,试图最快的将【魂之恩赐】抢到手。

        而地上不会飞的魔物们,则开始对天上漫无目的地攻击,就和上一次奥尔蕯迦所见到的情况一样。

        天空之中的魔物,地面的魔物,开始放弃之前的对手,对着天空或对着地面无差别的攻击,如同上次的复刻版,没有任何的差别。

        只不过,上次奥尔蕯迦是站在地面上,勉强属于地面阵营,而这次奥尔蕯迦飞到了天空之中,属于天空阵营。

        在他看来这种分类方式毫无意义,大家依然是各打各的,没什么敌友之分。

        身体移动几米,躲过差点命中自己的攻击,奥尔蕯迦摸了摸下巴,看着已经变得更加混乱的战场,自言自语地感叹道:“既然火气已经发的差不多,那么该做点正事了……”

        身上自动燃起猩红色的血炎,然后聚集于他的头顶,形成了一颗直径数百米的巨大火球。

        看着其中不断翻滚的火焰,奥尔蕯迦高举双手用力一攥,火球当即爆炸开来。

        一阵血色的火焰浪潮从中蔓延出,如同一片流淌着的火焰云一样,从天空之中坠下!

        看着地面上正在争抢【魂之恩赐】的那些魔物们,奥尔蕯迦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狞笑。

        相对于所谓的【魂之恩赐】,这些聚集起来的魔物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他在哀嚎森林待的时间已经快要抵达上限,再过不久就会被驱逐到其它层深渊,以后想要再找到这么多实力最多与自己差不多的魔物,可就不怎么好找了,所以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收割一遍,尽量的掠夺进化点。

        面对他的攻击,地面的那些魔物,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各种各样的法术被使出,攻击向奥尔蕯迦以及那朵快要降下的火云。

        看着那成千上万道,快速接近自己的攻击,奥尔蕯迦脸上没有任何慌乱,大脑自动就判断出了最好的躲避路线,没费什么功夫就将它们纷纷地避开。

        然后,透过那些攻击的能量强度,他开始分析哪片区域给予的反击最弱。

        那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那片区域最弱,而那里也将会是他的下手目标。

        没过多久,他得出了结果!

        双翼用力一扇,他开始了快速俯冲。

        带着无与伦比的声势。如同一支从天而降的火焰长矛。

        目标是一只【下位恶魔】,这是附近区域最强的恶魔,优先淘汰掉!

        原本正在与身旁恶魔厮杀的对方,在察觉到奥尔蕯迦那毫不遮掩的敌意与快速接近的声势后,面色当即一变。

        头颅冒出一颗冰晶,立于身前。

        一块厚实的冰盾,以其为基础延伸了出来,悬浮于头顶。

        砰!

        只是瞬间,严重超标的撞击力就击破了冰盾的悬浮能力,让冰盾如同一块巨大的墓碑一样,直接携带着冲击力压向对方。

        面对如此情形,对方立马举起双手试图强行顶住。

        但手臂与冰盾接触的那一刻,他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中溢出。

        自己试图抵住对方攻势的双臂,在那股力量之下,连一丝有效的反抗都还未做出便被震断掉。

        绝望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

        轰!

        伴随着一阵被激起的尘土,对方原本站着的位置,当即被撞出一个深达十多米的碗状凹坑,而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十米,所有的魔物则都被震飞。

        踩在破碎的冰盾之上,看着冰盾下方不断溢出的鲜血,奥尔蕯迦的尾巴燃起一阵火光直接刺了进去,将对方稀烂的残骸内所有精华的抽取干净。

        站在深坑之中,感受着四周缓缓靠过来的能量波动,奥尔蕯迦清楚他们是试图来捡漏。

        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屑:‘天空中的那帮家伙灵活性太高,还是地面上的这帮家伙,一个挤一个的好收拾一点……’

        下一刻,手中火焰暴涨,延伸出一根长达四五米的火焰长矛。

        腰身微偏,伴随着肩部发力,长矛直接被投掷出。

        它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接刺入奥尔蕯迦身前的泥土之中。

        前进了一段距离后,它正中了目标!

        轰!

        泥土伴随着碎尸四溅,数只试图钻土过来的魔物当即被炸死。

        轻轻一跃,跳出土坑。

        奥尔蕯迦对着最近的【小恶魔】甩手就是一颗火球,干净利落的将对方击毙。

        下一刻,一阵阵火焰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扩张而去,形成一个笼罩着周围数十米的火焰领域。

        在这个范围之内,不管是各种魔物,还是泥土与植物,所有接触到血炎的一切,都在这股力量之下开始剧烈燃烧。

        不管他们如何的鼓动自己体内的魔力,也无法将那燃烧自己生命的火焰给熄灭掉。

        在这个时候,那些火焰已经化为了奥尔蕯迦的触须,使他能够随意的将力量传递出去,暴力压制目标的反抗,

        不同于异世界那些普通生物,只需要把血炎放出就能轻而易举的将对方烧成灰烬!

        无底深渊的魔物们,大都拥有很高的能量抗性以及极高的生命力,过于分散的力量根本杀不死他们。

        所以奥尔蕯迦选择把力量限定在一定范围内,不断的在那基础上提高血炎的强度。

        不说能够直接就烧死【下位恶魔】等级的魔物,像【小恶魔】之流的魔物,只要沾上了这种强度的血炎,几秒就能被烧成骨灰,成为奥尔蕯迦的进化点。

        屠幼行为。

        差不多指的就是奥尔蕯迦现在的做法。

        专挑软柿子捏!

        按照一只小恶魔至少值三位数的进化点来计算,眼下这漫山遍野的数量,令奥尔蕯迦着实有些心动。

        相对于那些智力不错,懂得思考得失的【下位恶魔】,这些智力还有点类式于野兽的【小恶魔】,无疑要好收拾得多。

        至于欺负弱智儿童会不会感到丢脸,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毕竟恶魔不存在羞耻这种情绪。

        屠杀弱小,背刺强者,本就是他们的良好传统,

        当自身的领域构建完成后,奥尔蕯迦立马开始了不断移动,向着附近的魔物们冲去。

        面对他的移动火葬场式攻击!

        那些魔物自然也不会在那里束手待毙,试图反击的反击,试图逃跑的逃跑。

        虽然无法给他照成太大的麻烦,但也算是大幅度地延缓了他的效率,令他心头有些不满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于是开始了你追我赶,我追到你就让你当场去世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