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死劫花

第三十八章:死劫花

        一个月后。

        王宫,加冕仪式的前一个夜晚。

        坐在椅子上,杰姆很好奇的对身旁坐着的夏尔问道:“那东西有研究出什么结果吗?”

        自从一个月前将卡尔拉击杀后,杰姆.沃兹便与萨菲代表两方势力,平分了对方的尸体。

        对此,萨菲还以为杰姆.沃兹是对恶魔的力量感兴趣,所以专门对他警告了很多次,让他不要被眼前的东西所诱惑,害怕他被恶魔的力量所污染。

        历史上就不乏类似的事情!

        剿灭邪恶后,勇者却又被对方的力量所吸引,成为了新的邪恶。

        杰姆.沃兹只能无奈的表示,自己其实是把恶魔的尸体当成魔法材料,并不是说要研究什么恶魔力量。

        这个说法,不管对方信不信,他自己是信了。

        然后,转手就把卡尔拉的那半具尸体交给了夏尔,让对方来研究。

        此刻面对他的询问,夏尔露出了一个笑容,答道:“经过我一个月的研究。我发现恶魔的身体结构与这个世界的生物完全不同,比起血肉生物他们更像是能量生物。每一滴血都有着强烈的侵蚀性,任何沾到的生物都有可能被侵袭,轻则受创,重则直接被魔化或者丧命。”

        听到这里,发现夏尔的话没了下文,杰姆以为他在卖关子,于是追问道:“额……然后呢?”

        依旧是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容,夏尔笑着摇头道::“然后就没了,其余的还没有研究出来……”

        杰姆大惊:“这些东西就是你一个月的成果??”

        他虽然早就知道可能研究不出什么,但是夏尔的表现着实还是太捞了一点。

        他所说的那些东西,历史书上就记载得有,还需要他重复一遍?

        看着对方一副被耍了的表情,夏尔只能无奈的摆摆手,迫不得已的说出了实话:“我就一个邪术师。你让我研究法术我还能想想办法,但是你让我搞生物研究,那就确实不在我的领域范围内了。”

        杰姆有些无言以对,只能叹气道:“……好像也是这个道理,既然如此,那么那具尸体,就拿去做成魔法道具算了,总比让你浪费了强。”

        夏尔却急忙摇头道:“暂时不用那样,我已经和一名专门研究超凡生物的学者取得了联络,或许他可以研究出什么。”

        杰姆一听这话顿时双眼一亮,来了兴趣,问道:“那个人可靠吗?”,

        “那个人能力虽然很强,但是性格极为孤僻,属于那种一心研究学问的人,我能够和他有交情都是因为一些陈年旧事,能成功把对方请过来连我也有些意外,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满意的点了点头,能被夏尔给描述成能力很强,那么对方多少也有一些能使人认同的本事。

        于是杰姆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按照那样来做吧。”

        看着已经做了决定的杰姆,夏尔很无所谓的说道:“行。但我觉得奥尔蕯迦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些事情,也从来不曾理会过我们的行为,连有恶魔降临王都这种事情,他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关心,甚至于我上次和他见面时,故意和他说我们剿灭了一只恶魔,想要试探一下他的反应,他却连表情都没有变化过。”

        “我也无法理解他那漠视的态度,不管是谁也好,都有着他各自的需求。”

        摸了摸下巴,杰姆神色间很是不解的说道:“我在奥尔蕯迦那里,从未看清他究竟在追求着什么。他虽然渴望着灵魂,也拥有大肆掠夺的能力,却一直安分的待着,究竟是什么原因在抑制着他?我觉得当我们找出那个原因后,就是脱离他控制的时候……”

        “或许吧。”

        在脱离奥尔蕯迦控制这一点上,他和杰姆的立场完全一致。

        哪怕现在试图改邪归正,但过往的骄傲依然不容许自己被人捏在手心里。

        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甩出去后,他从身前拿起酒杯,笑着道:“话说回来,明天你就要加冕了,我先提前敬你一杯。”

        “感谢!”

        杰姆抬起酒杯,回敬道。

        ------

        万众瞩目中。

        带着一队身着华丽铠甲的士兵。

        走过民众高举鲜花与旗帜拥簇着的街道,站在王宫大门的面前。

        看着屹立于那里的先祖雕像,杰姆.沃兹单膝跪地,神色肃穆的闭上了眼睛。

        “我,杰姆.沃兹,将会继承沃兹家族的荣光,遵照自古以来的传统,统帅国家,庇护臣民!”

        “不管任何困难都无法使我低头,我将会把荣耀继续传承下去,让玛顿的旗帜永远屹立于这片土地!”

        “愿世界庇佑我等!”

        伴随着他的宣誓。

        一男一女,两名衣着华丽的幼童,一个抬着王冠,一个抬着权杖,走到他面前。

        将王冠戴于杰姆.沃兹的头上,将权杖递于他的手边。

        而杰姆.沃兹也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

        站起身体,转过头,看向那些屏着呼吸,正注视着自己的臣民。

        他神色肃穆的高举权杖:“我,杰姆.沃兹,你们的国王,将会继承往昔的一切荣耀,把玛顿公国带往巅峰!”

        欢呼在这一刻响起,无数的鲜花与烟火从天空之上散落!

        从他们的欣喜之中,杰姆.沃兹仿佛真的感受到了,民众的期望化为重量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令他的心态不由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

        一年多后。

        天空之中的太阳,此时正处于鼎盛时期。

        自从杰姆继位以来,玛顿公国的国力一直蒸蒸日上,连王都都比往日繁荣了许多,就如头顶正处于巅峰的星体一样。

        坐在书房之中的椅子上,奥尔蕯迦神色平静地从特琳娜手中接过茶水,鼻子微微地抽动了一下,嗅着其中的清香,像往昔一样夸奖道:“很不错的茶艺。”

        看着面前神色虽然一如既往面带微笑,但是心脏还是不自由自主跳得快了几分的对方,奥尔蕯迦面上带着笑容,微微地饮下了几口茶水,然后端着茶杯评价道:“还是熟悉的那股味道。”

        特琳娜神色勉强的笑着道:“……希望您喜欢。”

        满不在意的笑了笑后,奥尔蕯迦伸出一只手,摸着她的脸颊,感受到她正在微微颤抖的身体。

        眉宇之间,此生第一次流露出可惜的神色:“真是可惜,我确实很喜欢你,或许称不上爱,但你确实是截至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一个了,让我真心实意的想把你带在身旁。”

        “或许这就是生物渴望着同伴的天性吧……”

        “明明我是个恶魔来着,本不应该产生这种情绪才对……”

        轻轻吸了口气,特琳娜脸上虚伪的假笑尽褪,直视着奥尔蕯迦的眼睛,问道:“您当初为什么要主动告诉我实情?您明明可以骗我,要是您一直选择骗我,或许我会一直被您骗着也说不定?”

        听到这个问题,奥尔蕯迦回想了一下后,笑着说道:“我虽然是恶魔,但并不怎么喜欢撒谎,特别是对于重要的人更是如此,所以我才选择直接把真相告诉你。”

        听完奥尔蕯迦的话,特琳娜的脸上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笑容。

        轻轻的在他嘴角吻了一下:“大人,感谢您的喜爱!”

        感受着那稍纵即逝的温软,奥尔蕯迦愣了愣才笑着道:“再见,特琳娜。”

        下一瞬间,一丝猩红色的光辉闪过,特琳娜的心跳彻底停止,脸上带着笑意向着奥尔蕯迦倒去。

        只是,身体还未接触到他便化为了无数微不可见的微粒,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缓缓收回那只刚刚还在抚摸着特琳娜脸颊的手,奥尔蕯迦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双手端着手中的茶杯神色略显一些呆滞。

        自己是只恶魔,应该习惯了背叛才对。

        既然不舍那留下便是,为什么会直接出手?

        难道是因为她很重要,所以才无法原谅吗?

        他很不解自己心中的想法。

        不久之后,门外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杰姆.沃兹身穿盔甲,带着一队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杰姆.沃兹、杜克、夏尔、萨菲以及一些虽然叫不出名字,实力却也很不错的人。

        除此之外,门口还站着数千名全副武装并配备着驱魔道具的人手,他们已然把整个房间死死围住。

        看着眼前没什么反应,连看都没有看自己等人的奥尔蕯迦,杰姆.沃兹脸上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诧异后,才神色肃穆的说道:“恶魔,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听到对方的话,奥尔蕯迦这才慢悠悠的把目光看向杰姆。

        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淡淡的冷漠。

        对他而言,杰姆等人的背叛,本就是最初便已预料的事情。

        不管他们想也好,不想也罢!

        在世界意识的影响下,他们这些土著都会潜意识的排斥着奥尔蕯迦。

        如同群牵线木偶一般。

        在奥尔蕯迦心中,当他们背叛的时候,便代表世界意识对自己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需要立马找机会捞一笔走人。

        就如同一次性的警报器一样,属于消耗品,所以奥尔蕯迦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关心过他们的想法。

        至于特琳娜则完全不同,她是更加重要的人。

        奥尔蕯迦的力量时刻在保护着她。

        拒绝着世界意识的力量在她身上发挥影响。

        所以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她自身的真实想法。

        抬起手中的茶杯,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之后,奥尔蕯迦平静地看着杰姆.沃兹道:“你不用担心特琳娜没有完成她的任务,药确实被我喝下去了,毕竟这是她给我泡的最后一杯茶,我可不能浪费掉。”

        看着对方平静的放下手中茶杯,杰姆一如既往地搞不清奥尔蕯迦的想法,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直接就下令道:“攻击!”

        窗外瞬间飞入大量涂满圣药的箭矢,而大量士兵也抽出武器,就要向着坐在椅子上的奥尔蕯迦砍去。

        只见奥尔蕯迦,随手弹了一下最近的箭矢,

        将它的方向弹偏向旁边其余的箭矢,引得它们互相撞击。

        一阵连环碰撞后,所有的箭矢尽数掉落于他身旁,无一支命中。

        看得不远处,举着剑就要向奥尔蕯迦砍来的士兵们瞠目结舌,连步伐都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当看见奥尔蕯迦离开座椅站起身时,他们更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没有管杰姆难看的表情,奥尔随手一抓,一名士兵便被他从远处吸入手中。

        他捏着对方的脖子向杰姆.沃兹说道:“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死亡的来临不可避免,那么能否至少让祂看起来更加美丽夺目一些?”

        下一瞬间,手中的士兵便爆成无数血雾,只有一支娇艳欲滴的鲜红色花朵留在了他的手中。

        花朵分为七层,每层长着六瓣花瓣,那些花瓣紧紧地挨在一起,使它看起来有些类似于玫瑰与山茶花,却更加的纤细,花瓣上面环绕着一阵阵经久不散的血色雾气,有种朦胧的美感。

        奥尔蕯迦很满意地拿着花朵打量了一阵,才向杰姆.沃兹问道:“你看,是不是很美丽?或许可以将它称为死劫花?”

        杰姆还未曾开口,一旁的萨菲看着眼前的景象,便脸色万分难看的忍不住斥责道:“恶魔,你居然还敢如此狂妄,今天我们必定要将你斩杀!”

        猩红的双眼,微微扫过对方,没有理会他的斥责,奥尔蕯迦脸上带着笑容,轻轻地将手中花朵抛开:“我很期待,你们能否做到,毕竟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怎么样。”

        语毕,奥尔蕯迦的外貌便开始有了变化,弯曲地双角从头顶长出,双翼从背后伸出,鳞甲与外骨骼不断的浮现,连身高也从一米八涨到了三米七左右。

        双翼微微地扇动了一下,一阵狂风便涌起!

        将房屋的墙壁与屋顶连同为数不少的士兵彻底掀飞。

        没有在乎他们的乱象,奥尔蕯迦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符文武装-猩红】,他突然觉得这些图案有些不好看!

        随着他的想法,那些符文的模样开始了变化,纷纷化为死劫花的模样铭刻于他的外骨骼上。

        他笑着道:“这样好多了。”

        下一刻,猩红色的冲天火柱以他为中心刺入天空,然后在天上数百米处散开,如同一把被打开的巨大雨伞一样,将天空之中的太阳遮掩,笼罩住整个王都的天空。

        无可计数地流星,仿佛火雨一样开始落下。

        如同末日降临了一般,绝望被带给了所有人。

        面对这种情景,刚刚从地上站起的杰姆.沃兹,双目失神犹如失去了灵魂。

        最终神色疯狂的提着武器,冲入了冲天火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