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夏尔

第二十八章:夏尔

        “笃笃笃~”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随手一挥,半空中的【远光镜】自动消散。

        “进来吧。”

        一道妙丽的身影端着东西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

        身为冥河河岸幼儿园优质毕业生。

        一名既杀人放火,又搞生化实验,符合无底深渊优良美德的新生代恶魔。

        奥尔蕯迦一直深明,稳住不要浪这个道理!

        虽然偶尔思维还是会因为恶魔的本性而不由自主有些混乱,但是大体上还是相对理智,没有乱搞事情。

        不过他也偶尔会有一些苦恼,比如说现在就有那么一点。

        看着眼前神色有些拘谨的女管家特琳娜,奥尔蕯迦歪了歪头,有点疑惑的问道:“你的态度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改变,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份吗?”

        特琳娜犹豫了一下后,脸色有些为难地说道:“……只是有些别扭而已。”

        “对于我自己的性格,我从未有过遮掩,你应该知道我不会伤害你才对,相较于很多人类,我这名恶魔对于你而言应该是更加安全的存在。”

        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摸一下她的脸颊,但是特琳娜却如同被针刺了一样迅速躲开。

        “抱歉……”

        躲开之后,看着奥尔蕯迦伸到半空之中的手,特琳娜微微的低下头。

        “没什么。”

        将手收回,奥尔蕯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我先出去了……”

        “好,出去吧。”

        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奥尔蕯迦轻轻撩开自己上半身的衣服,锋利的指甲沿着胸膛的位置划开一道细长的口子,显露出其中的心脏,轻轻伸手握住还在跳动的心脏。

        微微一用力便将其给取了下来,一点鲜血也未曾留下,而伤口也随之自动愈合。

        捏了捏自己还在正常跳动的心脏,奥尔蕯迦脸色不变的摸着下巴,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身为一名纯血地恶魔,我会产生出普通人类的男女情感。

        难道是上一世残留的影响吗?

        可是那些记忆只是些许的残片罢了,应该还不足以影响到我才对,难道是因为这一世的灵魂诞生之前,便已经接触到了上一世的记忆,所以影响才有那么严重?”

        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情况,他感到有些不解。

        作为一名身体和灵魂双重层面上的恶魔。

        人类所拥有的同情心,亲情,友情,善恶观念,他通通没有,但是却古怪的对于爱情这种东西有些反应,使他想不通是因为什么原因。

        难道是因为自己属于变异恶魔的原因?

        又或者说是自己太年轻,上一世的人类记忆先入为主的影响了自己?

        想了想后,最终也没有得到答案的他,随手把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塞进嘴里吃了下去,重新完成了安装过程。

        转头又再次研究起了别的东西。

        他很清楚,人类的情感或许能够一定程度的影响他,但是他归根究底还是一名恶魔,无法使他过多的做出改变。

        ‘或许把这当成生活的调味品倒也不错?’

        他这样子想到。

        ------

        看着走时脸上喜笑颜开的萨菲等人。

        负责规划城区建设的大臣,有些小心翼翼的向杰姆.沃兹问道:“殿下,我们真的要任由他们在王都兴建教区吗?”

        对于杰姆.沃兹突然之间把他从家里叫过来,让他给教会的人规划土地建设教区。

        这个操作他属实没有看懂。

        要知道当初两百年前,王权神权又起纷争的时候,王室为了把教会的人驱逐出玛顿公国,可是不惜大动干戈。

        至此之后,这两百来年的时间之中,虽然偶尔也有教堂在玛顿王国内建起,但光凭那点教父修女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成不了什么大的气候。

        但是如果当一个全新的教区在王都成立的话,那可就不同了!

        这就如同树立起了一面旗帜一样,附近城市乃至于附近公国的散乱教会势力,就会像拥有了主心骨似的自动凝聚,到时候绝不利于王室的统治管理。

        缓缓点了点头,杰姆对身旁满脸担忧的大臣低声说道:“这是有必要的事情,个中的缘由虽然不好解释,但是教会在这个时候掺和进来绝对更加有利于我们,所以你也不必担忧什么,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看着杰姆.沃兹认真地眼神,大臣便知晓其中一定有很多隐情,神色一阵变化之后微微叹了口气:“明白了,臣一定会做好份内的事情,不替您的计划添麻烦。”

        “麻烦您了。”

        当白发苍苍的大臣离去后,杰姆.沃兹也是脸色有些复杂,玛顿公国身为一个成立了上千年的公国,内部自然也是有着各种错综复杂的隐患,各种腐朽的关系网络遍布各处,也就这种经过了时间的检验,绝对忠于王室的骨干,他才能偶尔透露一些内情。

        ‘自从父王去世已经半年了,把这些局势稳定之后,我也该筹备登基的事宜了……没有接手王国之前,谁又知晓这个国家已经快彻底腐朽,王室的分支、千年的贵族世家、商业遍及各国的商业家族……真是谁也不肯安分……’

        他很清楚烂肉一直长在身上,便会变成疾病的诱因,哪怕一时间治好也终究无法长久,只有割下来才能完全治好,但是割肉治病却是个技术活,一个处理不好便是导致伤势恶化的诱死之因。

        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不过真要是有机会的话,不缺少狠劲的他也不会介意冒着点风险……

        笃笃……

        就在这时门外的女仆轻轻敲击两下房门。

        “殿下,您之前吩咐过的夏尔大人,拿着信物来访。”

        “夏尔?哦,让他直接过来便是。”

        这个所谓的夏尔便是邪术师萨尔特的新身份。

        由杰姆.沃兹专门替他准备,近乎于没有任何的破绽。

        哪怕是教会的人,也绝对找不到这个身份有任何可疑之处。

        也算是用于感谢萨尔特之前的人情。

        如果不是当初他在奥尔蕯迦那里让了两个名额给他,使他保住了自己以及杜克男爵的性命,奥尔蕯迦在降临地当天就得抽干他们的血,把他们挫骨扬灰。

        那个被遗弃的监狱,他曾在第二天专门安排人过去清理,担心有人会发现那里的召唤仪式引来教会的人,但是他的属下却回报到,那里只剩下一个占地方圆数百米的大坑,所有的物质都被不知名的力量彻底燃烧殆尽,连土地都被烧成了结晶状,也就更别提尸体之类的东西了。

        对此他只能表示很庆幸萨尔特救他一命,而两者的关系也至此好了许多……

        ------

        不久之后,一名年龄大约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杰姆.沃兹坐在椅子上,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笑着说道:“欢迎你,萨尔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对方没客气什么,径直的坐了上去:“确实许久未见了,殿下。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我和您说过的,用了那个法术就必须静养几天,要不然骨骼和皮肤就会出问题。”

        当他坐好后,杰姆.沃兹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萨尔特现在的模样,神色有些好奇地惊叹道:“真是种很神奇的法术,居然连人类的模样都能够彻底改变,如果不是声音没有变化,我还真不敢认你!”

        萨尔特笑着说道:“这倒是我压箱底的能力了,是以前在一本古老的秘策上学习的法术,如果不是使用起来要求过高,并且没有什么合适的身份,教会根本无法追捕我。”

        他此时的模样已经再无当初影子,不只是五官上的变化,连身高也有了略微的增长。

        哪怕走到教会专门负责追捕悬赏人员的审判庭教士面前,恐怕也没有谁能够将他认出来。

        杰姆.沃兹从身前拿起两个酒杯倒满美酒,递了一杯给萨尔特后,自己也拿起一杯:

        “你的变化不仅仅只是外表,我能够感觉得出来你的性格以及行为方式都有了不少的变化,与最开始见面的时候完全就是不同的人,再也没有了当初那种阴毒的感觉,仿佛脱胎换骨了一样。”

        接过酒杯,迎着对方好奇的目光,萨尔特摇了摇头:“毕竟人总会改变的不是吗?往后还是叫我夏尔吧,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叮!”

        酒杯轻碰,两者相视一笑。

        “好吧,夏尔。”

        微微喝入一点红酒,品了品其中的味道。

        轻摇酒杯,看着里面流转的液体,杰姆耸了耸肩膀:“很感谢你喜欢这个名字,它还是我当初编的。不过如果不是那个家伙的影响,我觉得你这辈子恐怕都依旧会是那个邪术师萨尔特,永远也无法成为现在的‘夏尔’。”

        “确实,或许只有经历过恐惧,被摧毁自身的傲慢后,人类才能更好的认识到自己。

        当初的我虽然没有在你的面前表露出来,但是实际上性格可是很自傲的,根本看不起绝大部分人,一直把他们都当成可有可无的虫子,直到奥尔蕯迦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光是感知到他的一部分力量就陷入了恐惧,面对他的目光我连反抗的想法都无法提起,一直引以为傲的法术更是连用都不敢用,直到那时候我才明白,在更高等级的存在面前,自己其实也只是虫子罢了,微微一用力就捏死了……”

        本来只是想听点趣闻唠唠嗑的杰姆.沃兹耳朵一动,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当即问道:“……你能够感知到自己与奥尔蕯迦之间的实力差距吗?”

        诧异的看了眼杰姆.沃兹,夏尔想了想后,有点犹豫地说道:“我觉得你还是放弃用武力对付奥尔蕯迦比较好,在他刚刚降临的时候,虽然那个召唤仪式有些问题,但是我依旧不可避免的与他产生了些许联系,所以才能隐约的感受到他当时的力量,那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类所能够对付的范围,人类和他的差距就如同猛兽与蝼蚁,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