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死疫】第二期实验

第二十七章:【死疫】第二期实验

        站在牢笼里,看着远方正在接近的海岛。

        哈瑞知道,那里便是自己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居住地。

        转身看了看自己身旁,其他被关押的亚尔军人,哈瑞有种无法言语的耻辱感。

        他们有的重伤垂死,有的则是被喂食了麻药有气无力,还有的则半死不活的躺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尽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丧家之犬模样,就跟被人打断了脊梁骨一样。

        咬了咬牙,他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等人,从意气风发变成现在这鬼样子。

        但是他也明白,有些话当着附近玛顿公国的军队说出来,只会变成惹人发笑的笑话,于是只能在心底默默的记着账。

        暗中发誓,终有一天一定百倍偿还!

        当船队靠近了海岛某个范围后,伴随着领航船只的旗令指挥,船只便全都停了下来。

        纷纷从船腰的位置伸出一块长长的木板。

        而船只上面的玛顿公国士兵,则在丢给每名俘虏一块大型浮木,防止其淹死在海中后,便毫不留情的将其给推上船腰处的木板,拿着武器一个一个的逼着他们跳进大海。

        这是防止他们聚集起来抢夺船只,不给他们任何逃跑的机会。

        现在这个方向和距离,都是经由老水手估算的最佳距离。

        哪怕不懂水性,只要抱紧浮木借由海浪的推力,也能毫不困难地抵达摩比斯岛,所以他们也不担心对方上不了岸,导致自己交不了任务。

        而身为敌军最高统帅的哈瑞,在某人的非指名暗箱操作下,便是第一个跳水的带队先锋。

        在那万众瞩目之中,站在领航船只船腰处的木板上,感受着四周所有人的目光,他感觉着实有些想骂娘,但是良好的教养以及四周指着自己的武器,还是让他把话给强行忍了回去。

        只是在心里默默的问候对方祖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个道理,也许从没有听过,但是人在面对窘境的时候,往往能够自行领悟出其中真意!

        站在木板上,哈瑞看了看木板下的海面,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宽大的鱼鳍。

        经过了数天的社会毒打,出身自上流社会的哈瑞,决定暂且忘记仇恨,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于是,一脸严肃的向那些正在逼自己跳海的玛顿公国士兵问道:“你们应该确定下面没有什么利齿鲨、海魔兽之类的东西吧?”

        看着眼前听了自己的问题,正面面相觑,显然也不清楚答案的士兵们,他又神色严肃的说道:“不要误会,我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我是担心那些伤员,毕竟真要有那些东西,他们绝对上不了岛,到时候你们的任务可就失败了!”

        一名小兵听完,犹豫了会儿,也觉得哈瑞所说之话有些道理,便快步跑到船舱会议室。

        想来是去通报了。

        哈瑞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中依旧微喜。

        ‘渣渣,就你们这点智商也配和我斗?’

        不久后,那名小兵又跑了出来,冲其余士兵喊道:“将军说了,在这个季节,这片区域的魔兽和肉食性鱼类并不多,所以它们哪怕吃饱也吃不了多少人,这些俘虏直接丢下去就行,死了当他活该便是。”

        而那些士兵在听完他的话后,当即用长棍把满脸震惊的哈瑞推了下去。

        由于麻药的原因,哈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行为,连试图躲避都做不到,身体慢得跟患了风湿的老太太一样。

        看着那即将与自己接触的海面,他怒视着上方的士兵们,张了张嘴:‘你嘛的,给我记住……’

        话还未曾说出口,海水便灌满了他的嘴。

        ------

        王都。

        奥尔蕯迦坐在椅上,正悠闲地翘着腿。

        身前有一片淡蓝色的光圈漂浮在那里,而光圈之中正显示着,哈瑞被海浪推到摩比斯岛沙滩上的场景。

        这是法术【远光镜】,作用是投射出某个地区的景象,距离受使用者实力影响,算是种不错的侦查系法术。

        “死疫的第一期试验已经结束,接下来便是第二期试验了,瘟疫既然可以在细胞层面改变生物的生命状态,那么能否对其身体结构与基因状态进行调整?上一世的记忆中,好像有种叫丧尸的东西还挺有意思……”

        虽然对于科技知识,奥尔蕯迦并没有专研多少,对于细胞的知识更是不怎么了解,但是魔法之中也有不少相似的学识。

        透过【死疫之源】的能力,无形无质的瘟疫作为他的媒介,让他对于很多微观上的东西,反而有着一种独特的视觉,能够更加清楚地观察到感染者的状态,并且借助瘟疫能够一定程度的对其施加影响。

        对于别人而言应该是很严谨复杂的东西,在他的眼中由于角度的不同,呈现的是另一种姿态,让他有种感觉,仿佛能够伸出手随意触摸更改一样,很奇妙。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身对于各种能力的运用还极其粗浅,【死疫之源】绝不仅仅只是投放瘟疫那么简单,它应该有着更加广阔的运用,而【魔力特性-腐蚀.痛苦】、【元素天赋-血炎】之类的能力也是一个道理。进化系统将它们进化出来,并不是直接给了他一个完全体,而是在他原有的基础上添加了几条分支,使他拥有更多的选择,能够将它们培养到哪个程度还是得看他自己。

        他现在就在试图摸索出自己的路线,毕竟同一条路也会有很多种走法,只有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在他的双眼之中,当哈瑞接触到岛屿土壤的那一刻,他的本身便成为了瘟疫的携带原体。

        那是他给予第一名登岛之人的奖励,瘟疫将会由他为中心散发,并且他会拥有一定程度的抗性,相当于一个可移动式的毒气罐。

        没有拧紧的那种。

        在他的观察中,瘟疫的种子已经在他体内生根发芽,虽然缓慢却不可抑制,当他彻底成熟的时候,呼出的每一口空气,都将成为毒气,流下的每一滴血都将作为瘟疫载体,乃至于他自己本身便是瘟疫的温床。

        自从奥尔蕯迦降临到这个世界,直接或间接死于他手的生灵已经不可计数,世界对他的压制力也随之而每日剧增,连空气在他面前也仿佛凝固,每走一步路挥一挥手都如同身处泥泞一样,有种不可言说的阻碍力。

        而在随手帮助杰姆.沃兹击溃亚尔公国的军队后,那股压制力也一样有着反应,哪怕做决定的是杰姆.沃兹,但是债依旧得算在他的头上,毕竟力量的拥有者是他本身。

        他能够感觉得到世界对他的容忍力,已经在逐渐接近上限水平,再进一步就有可能应发其他反映,比如到处有人找他麻烦、天打雷劈、天掉流星……

        对于恶魔这种外来户口,世界的忍耐力一向就很低,像奥尔蕯迦这种不安分的更是重点目标!

        可以说如果不是【武装符文-猩红】以及【伪装-静默】两个天赋能力发挥了作用,现在应该已经有不少勇者,在世界意志的影响下要找上门来了,绝不可能让奥尔蕯迦像现在这样稳稳当当的缩着。

        他们这些深入内部的蛀虫,在各个世界一直都是统一的待遇,登场后就被各方围殴。

        就如这个世界先前登场过的恶魔们,每一个进入世界前都会先挨一顿毒打,实力被压制绝大部分,然后就是各路勇者纷纷登场找茬。

        要么一路砍下去把所有的扑街仔砍光,成功征服世界,要么便英勇就义,走得不怎么安详,又或者从哪儿来回来去,反正没什么时间给他们发展势力恢复实力。

        相对于他们,有更多选择的奥尔蕯迦,选择了低调发展,而且他对于人类的灵魂并不像其余恶魔那般渴求,对他而言反正都是丢给进化系统转化为营养。

        口味是否独特,灵魂是否可口,并不重要。

        并不像其余恶魔那样还要挑一挑纯洁灵魂、罪恶灵魂之类的玩意,那些东西在他心里都是一个归类,区别只是转化后的进化点多寡而已,并无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在无底深渊里大规模收割灵魂,毕竟那里人才遍地走,大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但那个的难度相对于穿越异位面搞事,难度上属实要高得多,没有【恶魔领主】阶位的实力标准,太过高调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别人按死。

        而且异位面入侵,根据他的传承记忆,还关乎着无底深渊意志的宠爱,只有摧毁的世界足够多,才有资格步入深渊领主的实力殿堂,也只有向无底深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才会被倾斜更多的资源。

        每一名无底深渊里的【领主】,实力层次最基本的标准都是【位面毁灭者】!

        他们一个眼神就能腐蚀弱者的心智与灵魂,徒手间就能摘星握月,倾覆陆地蒸干大海如同玩耍,能够硬碰硬的面对组建着星海舰队的高等星际文明,能够拖拽着一片生活着亿万生灵的位面沉入无底深渊。

        而一名恶魔想要从【幼年恶魔】进阶到【恶魔领主】,所需要的资源,所需要的机遇,简直多到无法想象,唯一的机会便是通过跨位面的不断杀戮,不断毁灭,获取无底深渊意志的宠爱,也只有那样才能把几近于无的概率提升至亿兆分之一,亿亿分之一。

        对于拥有进化系统的奥尔蕯迦而言,他虽然也有其他路能走,但是眼下这条道路,无疑是条被人证明能够走通的近路,所以他也没有理由放弃异位面入侵这种行径。

        与之相反,手段更加多样化的他,在这条路上拥有着其他深渊生物所无法比拟的优势,能够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