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重要

第二十四章:重要

        正在指挥着自己手下士兵作战的哈瑞,只觉得自己双眼一花,一阵莫名的眩晕感就涌上大脑。

        好像有某种难以抵御的声音在鼓动自己去进行杀戮,把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杀光。

        但是多年的刻苦训练,还是让他在短时间内清醒了过来。

        刚刚要举起手的利剑刺穿身前的近卫,便挣脱了那股力量的束缚,重新的掌握了身体。

        还没等他搞清楚具体情况,身后便有利器破空的声音袭来。

        哈瑞的心头一惊,毫不顾形象的从战马上扑倒。

        躲过了刚刚的致命一击!

        在地上连着打了几个滚后,他翻身站起。

        这才有时间回头!

        然后一眼便认出,刚刚攻击自己的人正是亚尔公国的另一名将领。

        此刻对方的眼神已经与往常的坚毅不可同日而语,完全就是充斥着疯狂,让人怀疑他根本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而在察觉到自己的那一击失利后,那名将领便没有再管哈瑞,而是大叫一声,挥剑向着身旁的另一名同伴砍去,一剑便破开对方的臂甲,将对方的手臂彻底斩断!

        而对方也毫不示弱,没有任何迟疑的反身一剑向着他的头颅就劈去……

        像这样的景象,哈瑞向着四周望去,发现绝不仅仅只是个例。

        整个亚尔王国的十余万军队,现在除了数百名实力达到大骑士的强者以外,所有人已经尽皆陷入疯狂,再无一点理智可言,不顾一切的杀戮着刚刚还如朋如友的同僚们。

        看着眼前的残酷景象,哈瑞不禁陷入了失神,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他从未想过会有如此景象发生!

        -------

        在配合那些还保留有理智的人,试图制止自己手下的军队却未果后,他回想起那一道红光的起源地,把头看向了上方的城墙处!

        在那里,杰姆.沃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等人,仿佛在端详着一群疯狂的野兽。

        一条思绪瞬间被他给理清楚,大吼道:

        “杰姆.沃兹!你们玛顿公国居然还藏有如此强力的魔法物品!!”

        看着下方恨不得用牙齿咬死自己的哈瑞,杰姆.沃兹听了他的话微微愣了一下。

        神色不动的淡定掏了掏耳朵,然后才懒洋洋地接茬答道:“这件魔法物品被我国珍藏了700余年的时间,一直被精心保养,要不是你们亚尔公国这次太过于过分,我们也不想将它给使用出来,毕竟太浪费了。”

        听到对方承认了自己的猜想,哈瑞没有怀疑对方在胡说。

        因为根据他的了解,实力达到如此程度的魔法师根本没有谁存活至今,只有一点大威力地魔法道具被保留了下来。

        而这种程度威力的魔法道具,哪怕在数百年前世界魔力潮还处于鼎盛阶段的时候,那些顶级施法者也只有花费绝大的代价才能制作出来!

        经过了多年的消耗,早就没有几件留存。

        传世数量极其的稀少!

        并且由于世界的魔力含量在下降,每年光是保养它们所需要的花费就能让大贵族都头皮发麻,也只有掌握着公国的各个王族势力,能够有那份能力长年累月的将它们供养。

        不过哪怕是如此保养。

        这些强力的魔法道具,不管原本是不是一次性道具。

        在这个魔力陷入低潮的时代,也都会变成一次性道具!

        用一件少一件。

        所以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人想动用它们,上一次的使用记录还是数十年前。

        哈瑞完全就没有想到,玛顿公国的王族居然藏得这么深,能够把一件如此强力的魔法物品死死捏在手里数百年,从不显露任何地风声。

        看了眼身旁还在厮杀的士兵们,哈瑞的脸色在一阵变换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向杰姆.沃兹说道:

        “停止你的那件魔法物品,我们亚尔公国愿意投降……”

        城墙上的杰姆听了后,摇了摇头道:“哈瑞,这个东西一旦发挥了效果,就不再是我能管束的了,只有等时间结束,他们才会停下。”

        然后,他便没有再理会城墙下脸色万分难看的对方。

        而是向身旁还没从自己等人,突然之间就赢了的错愕之中清醒过来的属下们吩咐道:“等他们停下来后,应该也是非死即伤,记得全部俘虏起来,那种重伤的记得重点照顾,他们还有用处不能死在这里!”

        “是!”

        几名原本不久前,都还以为自己要为国捐躯了的将领,当即欣喜地领命道。

        看着杰姆.沃兹离去的身影,一名年纪最大的将领神色之间的自豪再也不能抑制,激动的对另外几人道:“我就说公国延续这么些年,必然就有什么压箱底的杀手锏,你们还不信!”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原本还以为是隐藏着什么绝世强者,不曾想王室居然有着如此珍宝!”

        “其实我认为……”

        看着身旁的同僚们在那里疯狂的吹逼,唯一知道实情地杜克男爵只觉得有些尬。

        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能任由他们越吹越狠,什么王都隐藏着的古老巨龙,海岸里埋着超级战舰……

        属实很魔幻!

        他这名玛顿公国的贵族听了,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

        第二天,清晨。

        前线大捷的情报已经传来。

        王都的大街小巷里正一片喧嚣之中,无数的人正在疯狂庆贺。

        连抠门的商贾权贵们,也将各种美食与美酒堆放在街头任由别人拿取,就如同最盛大的节日一样。

        哪怕在前几天对此根本毫不关心的人,也都是一副巨特么高兴地模样。

        毕竟不管输赢如何,能蹭吃蹭喝倒也不错!

        “大人,你不出去逛一逛吗?”

        “据说贵族们准备在王宫的外面开一个巨型庆典,一定会万分的热闹。”

        给奥尔蕯迦递上一杯咖啡之后,女管家对正坐在椅子上看一本神话传说的他说道。

        “没什么兴趣,他们所喜欢的娱乐和我所喜欢的可不一样。”

        轻摇了摇头,奥尔蕯迦拒绝了她的提议。

        在他眼中,那些事情还没有看看书来的有用。

        听到他的话,女管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轻笑着道:“您依然是这么一副神神秘秘,漠不关心的样子。”

        对她的话,奥尔蕯迦只是不置可否道:“神秘?或许吧,虽然我从来都不想遮掩什么。”

        女管家突然把身体靠向奥尔蕯迦,用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使他原本正看着书籍的目光面向着自己,轻声道:“其实我很想更加的了解您……”

        “了解?”

        看着对方的目光,奥尔蕯迦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了解?”

        听出奥尔蕯迦没有任何反感的意思,她心脏的跳动微微变快了一点。

        犹豫了会后,脸色微红,把脑袋慢慢的向着奥尔蕯迦的脸靠去。

        人都是外貌动物,男人对于美女会心动,相对的女人也会对帅哥感到心动,而奥尔蕯迦的人类形态,从外貌上来看,虽然有一些不同于常人的特征,但是不得不说几近于完美。

        看着近在咫尺的对方,感受着自己嘴唇上的触感,奥尔蕯迦脸上依旧一片平静,歪了歪脑袋思索了一会儿后,提示道:“特琳娜,我觉得你以后可能会后悔现在的举动。”

        没有在乎奥尔蕯迦的说辞,女管家特琳娜美丽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大人,这是您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还以为您根本没有记住它。”

        “我的记性很好,这点事我不可能会忘记,我仅仅是觉得管家这个称呼比较简单而已。”

        想了想后,发现奥尔蕯迦还真是这个性的特琳娜无奈道:“你还真是随意,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轻轻地把脑袋靠在奥尔蕯迦的胸膛,倾听着那强劲的心跳声,她微微地吸了口奥尔蕯迦身上的气味。

        那是一种淡淡的花香味,让她很是喜欢。

        感受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特琳娜的体温,奥尔蕯迦答道:“不重要的人,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我都不会在乎。”

        特琳娜轻笑道:“您还真是自私……”

        翻了个身,把特琳娜压在身下,看着她的容颜,奥尔蕯迦把头低了下去。

        面对奥尔蕯迦主动的动作,特琳娜却微微把脑袋偏开,娇笑着道:“我还以为您对这些事情没有兴趣,毕竟您对于美丽的异性好像从来都不会多注视一眼,没想到您居然也会有主动的时候。”

        奥尔蕯迦实话实说道:“兴趣自然多少都会有一些,仅仅是不怎么强烈罢了,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然后便把脑袋又埋了下去,这一次特琳娜没有再躲开。

        当奥尔蕯迦松开自己的嘴后,特琳娜眨了眨眼睛,又再度问道:“那您现在为什么又会主动呢?”

        他毫不害臊的答道:“突然之间来了兴趣,想试一试。”

        于是又把脑袋埋了下去,这次他想做更多的事……

        ----------

        许久之后,躺在床上看着已经起身的奥尔蕯迦,特琳娜慵懒的抱住对方,又问了一个问题:“既然您说过,不重要的人不管对您有什么看法,您都无所谓,那么我现在对于您而言,算不算重要的人?”

        扭过头,看着她的双眼,奥尔蕯迦少见的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神色略微有些别扭地说道:“以后或许算吧……”

        听到这句话,特琳娜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奥尔蕯迦脸上会显露出别扭的神色。

        看着脸上强忍着笑意的对方,奥尔蕯迦也是微微的觉得有些尴尬,就在他要起身离去时,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着特琳娜轻声说道:“我其实不是人类,而是一名恶魔。”

        说完便没有理会愣住了的对方,走出了房门。

        站在屋外的庭院之中,看着天空之上的太阳,奥尔蕯迦的脸上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心头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