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威胁感

第二十三章:威胁感

        站在城墙之上,遥望着远处正在快速接近的亚尔军队。

        杰姆.沃兹轻轻摆了下手,示意身后的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伴随着一阵尘土的飞扬,上万名骑着战马的骑士最先抵达了磨骨斯堡前,紧随其后的是大量金属战车以及形成军阵队形步步压进的步兵。

        不同于地球上,冷兵器战争时期还有临时征召的农奴炮灰这一概念,这个世界之中的军队由于超凡之力的原因,要更加的职业化精锐化!

        哪怕这个世界的能量反应在奥尔蕯迦眼里微弱不堪,但是对于常人而言已经足以将他们的文明引入另一条路线,双方的眼界与需求打从一开始就没在一条水平线上。

        在这个世界之中,各种入伍补偿层出不穷,只要成功入伍就自动获得各种优待。

        相对的是每一个士兵都要勤于进行骑士体系的锻炼,把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增强自己上,从而做到不管是力量还是耐力都远非常人可比,个个都能空手轻松应对十余名普通成年人,数十斤的盔甲穿在身上也能够自由行动,

        与这帮职业战斗机器比起来,普通人组成的军队简直毫无意义可言,身体素质上的巨大差距就决定了,普通人的数量哪怕多上数十倍,也经不起这些人的一波冲锋。

        完全就是猫和老鼠的差距!

        放在地球上或许可以用人均兰博来形容他们。

        在这一情况下,一条规矩自然而然的就成型了。

        【不到山穷水尽就轮不到普通人上战场。】

        ‘普通人负责种地经商生孩子,替专门的战斗群体供养养分即可,上战场纯粹是找死!’

        这一条观念,经过了数千年的沉淀早已深入民心!

        -----

        摆好阵列后,亚尔公国的军队之中,一名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骑着一匹壮硕的战马向前迈了几步,独自走到阵前。

        遥望着城墙上的杰姆.沃兹大笑道:“投降吧,亲爱的杰姆王储,要是伤到了你总归不好!”

        而他身后的士兵,也适时地发出哄堂大笑。

        显然是要让杰姆.沃兹丢脸。

        看着那些肆无忌惮取笑着自己的士兵,杰姆.沃兹的脸部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咬牙道:

        “哈瑞,希望你过会儿还能笑的那么开心。”

        对方毫不客气的嘲讽道:“那是自然,我当然会笑得和现在一样开心,难不成你还能靠着这点人手打赢我不成?能以少胜多的人不是没有,但你要真有那本事,我还能打到这里?”

        说完,他摇了摇头,又很语重心长的说道:“杰姆,我得承认,你确实有些本事,但是你父亲太蠢了,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把玛顿公国的家底败了大半,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们亚尔公国也不会想着来入侵。”

        “投降吧,只要把协议签了,我们即刻退军。你们大势已去,多余的牺牲毫无意义,现在投降至少还能保留些许体面。”

        如果可以的话,他确实不怎么想打,毕竟一开始动手就必然会死人,他们虽然占据绝对的优势,但对面也不是摆设,赢了也要付出巨大代价,所以能够靠嘴解决问题是最好的选择。

        同样是胜利,死伤惨重的回去,哪里有整整齐齐的回去好?

        这些部队可都是精锐,他并不想将他们折损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听了对方的说辞,杰姆.沃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屑的问道:“投降?把我挂上耻辱柱,成就你的名声吗?”

        作为一名骑士,也作为一名王子。

        身为一个国家的脸面!

        他要是主动投降,他的属下,他的国民,会怎样看待他?

        光是想一想,杰姆.沃兹就感到无法忍受。

        整个王室上千年的荣誉,都得砸在他手上!

        想到这里,杰姆.沃兹还拆穿道:“而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当初蛊惑我父王的人,就有两个是亚尔公国派来的。”

        “那又如何,你们不也是会派人来我国,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哈瑞对于他的指责,没有否认什么,只是很不屑地笑了笑后,才漫不经心的摆摆手道:“区别只是你们没成功,而我们成功了而已,要怪只能怪你父王太自大了太愚蠢了!”

        对此,杰姆.沃兹也没有反驳什么,不管是他们也会向其他国家派遣人手捣乱这一点,又或者说他的父王太自大太愚蠢这一点。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问题,他属实想抽自己老爹几巴掌,大好局势硬是被他搞成家道中落昨日黄花。

        杰姆.沃兹整理了一下自己胸膛的国徽,神色肃穆的说道:“哈瑞,多说下去也没有用,你我都知道今天就是玛顿公国与亚尔公国胜负的关键,我们都不可能束手待毙,所以接下来就让我们来分个胜负吧!”

        话毕,他又在心里补了句:‘虽然我会作弊……’

        不知道到对方话里有话,居然想玩阴的!

        哈瑞直接大笑了两声,很是豪迈的应道:

        “也好,我就正面击溃你的军队,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腰间配带的长剑,抽出剑鞘,发号施令道:“攻城车先行,步兵配合压近,骑兵准备破门!”

        当即,身后的军队都就动了起来,全部向着磨骨斯堡靠拢!

        而成墙上的杰姆.沃兹看到如此情形,神色不动轻抬了一下手对身后的将领道:“让手下的弓箭手和火炮队听好指挥,等他们距离堡垒100步时再动手。”

        “明白。”

        当对方接令离开之后,杰姆.沃兹从衣兜内拿出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摸了摸上面光滑的表面,对身后仅剩的杜克男爵问道:“你觉得这个东西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做为这里除了杰姆.沃兹以外,唯一知道奥尔蕯迦存在的人,杜克很清楚那颗华丽宝石便是杰姆.沃兹与奥尔蕯迦交易来的底牌,虽然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问自己,想了想后还是如实答道:“臣下,无法估计,在我眼中这就只是颗红宝石……”

        杰姆笑道:

        “是的,红宝石,在肉眼看来这也就是颗红宝石。

        但是当我得到它,将它握在掌心的那一刻,我就自动的明悟了它的作用。

        那是一种很其妙的感觉,仿佛脑子里多出了点东西却又说不清,能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视觉,看到这颗宝石发挥出作用后会产生的效果……”

        微微偏开头,躲过一支射来的流矢,杰姆.沃兹接着道:“透过这颗宝石,我能够隐约的感受到那只恶魔的力量,那确实不是凡人所能应对的东西。

        你知道吗,虽然他现在表现得很平和,甚至于基本不离开居所,仿佛和历史之上记载的那些恶魔都不一样,不会替王国带来危险,但是我依旧无法让自己忽视他所蕴含的威胁。

        因为他的眼神从第一天开始就从未有过变化,依然是那么的冷漠与残忍,在他的目光之中我们的地位从来都只是尘埃,既没有在乎过我们的想法,也没有对我们进行过什么特意的约束。除了偶尔下达一些无关痛痒的命令,并在我们身上留下一点惩戒性的法术以外再无别的措施,完全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如同我们随时背叛也无所谓一样。

        我不明白他到底是在谋划什么,但是我明白他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危险,他很渴望着杀戮与灵魂,但是却一直没有大动作,这就如同饿狼进入了羊圈却没有开吃一样不合理,他无疑在忌惮着什么东西,要不然没有狼会与羊和平共处的道理……”

        杜克低下头颅沉声道:“殿下,我觉得这个世界之上恐怕只有教会的人,能够给我们答案。”

        轻轻摇了摇头,杰姆.沃兹缓缓叹了口气。

        “没错,对于恶魔最为了解的他们,确实最有可能给予我们答案,但是相较于那吃人的恶魔,教会这只巨兽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他们一直在试图再度让神权凌驾于王权,一旦找到了机会,玛顿公国的局势立马就会变得不妙……”

        站的高度不同,思考的东西就不一样,在杜克男爵眼中相对简单的关系,对他而言也是各种错综复杂,每走一步都得思考清楚才行。

        走上城墙的边缘,看着下方那些前仆后继试图冲上城墙的敌军,他甚至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对方双眼之中的兴奋与狂热,那是对于自己即将胜利而感到的欣喜。

        或许他们已经想好自己要如何的劫掠一番,要如何的光彩回国了也说不定。

        杰姆.沃兹摇了摇头,轻声道:“希望你们多活下来几个,要不然祭品的数量空缺可不好补……”

        随即一把将手中的宝石捏碎。

        一阵猩红色的光辉闪耀在了磨骨斯堡的上空。

        双方正在激烈厮杀的将士,全都略带疑惑的看了眼天空,对于此时的景象有些不解。

        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伴随着杰姆.沃兹在心中划分出目标区域,所有的亚尔军队只要实力未达到【大骑士】的等级,双目全都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无法掩盖的野性。

        杀戮随即又开始了。

        只不过这次,他们的目标已经从玛顿公国的军队,变成了周围的所有人!

        再也不分所为的敌我,只要是还活着的都是他们的敌人,战斗在这一刻彻底的陷入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