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随便逛逛

第二十章:随便逛逛

        十多分钟后,一辆由四匹纯色白马来拉行,顶端挂着数面旗帜的奢华马车停在了门口。

        奥尔蕯迦在女管家还有两名美貌女仆的陪同下走了上去。

        马车内不单单装饰得很豪华,空间也很宽,哪怕坐五六个人也没有问题。

        只不过除了奥尔蕯迦坐得很随意以外,另外的三人表现得都有些拘谨,只是毕恭毕敬的跪坐在奥尔蕯迦身旁。

        对此他也并没有在意,平静地对马夫道:“没有任何的目标,随便逛逛就行。”

        透过马车的窗帘,看着路边依稀可见的血水,奥尔蕯迦难得的没有思考什么事情,既没有思考什么法术,也没有思考什么下一步计划。

        只是平静地欣赏着周边,那有些类似于上一世西方中世纪城市风格的景色。

        作为一个在魔法世界之中历史延绵千年的国家,玛顿公国的王都相较于地球上的古代城市,无疑要雄伟很多,不仅仅光是城墙都有近乎二十五米高,道路也铺设得很整齐还有专人进行清扫,与地球西方中世纪那种屎尿遍地的肮脏情况完全不同。

        文化与文明,都相对于地球古代有着极大的优势,但是在科技这一块却由于超凡力量与各种复杂势力的压制,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发展,经历了七八千年的时光,现在恐怕也就勉强达到了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程度。

        不过既然苗头已经冒出来了,奥尔蕯迦便已经预见到,日后科技兴盛压制超凡势力的结果了。

        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体系,限于能量浓度的原因终究比较弱,还没有办法对凡人形成绝对性的压制,一旦营养被凡人们所汲取,他们便再也无法夺回历史的走向,只能成为洪流的一点沙石。

        奥尔蕯迦自己,对于科技到并不存在什么成见,也不存在什么推崇,但是在他看来科技路线在初始阶段,借由人数的优势集思广益起来确实比魔法之流要好走一点。

        因为超凡路线相较于群体的力量,更看重的是个人资质,天生的天赋!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一道魔法公式在不同的人手里也许就有完全不同的效果,导致没有办法大肆的扩张,而科技路线则与之完全不同,一道数学公式的含义并不会因为某个人资质的原因而改变,顶多也就是智力有区别,领悟有所不同。

        在这一点上,单论普及性,科技就要好一点。

        连无底深渊也不乏走科技路线的存在,比如说他传承记忆里的核动力炉恶魔,以及机械血肉畸变体之类的玩意,大伙提着枪biu!biu!biu!也实属正常!

        不过科技侧有一个问题就是穿越异世界后,容易因为世界基础规则不同,产生数据混乱或者运算公式不成立的现象,运气好的就只是暂时不能使用,运气不好的就当场在世界排斥力下灰飞烟灭。

        比如说一道物理公式在a世界,原本只有1的出力,但是在b世界却有15的出力,这对于精细化的科技产物而言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开着宇宙飞船去进行异世界征途,虽然是不错的想法,但是也容易动挪就坠机,死在自己家门口。

        只有极少数站在科技文明最顶端的势力,才能够拥有无视异位面规则的实力,随意的更改世界基础规则扩张殖民地,把多元宇宙当成自己的牧场。

        奥尔蕯迦虽然借助系统的能力,也有走科技侧的底气,但是他的兴趣不在那里。

        毕竟他只需要管好自己,独善其身就行了,走擅长发展群体路线,铸就文明的科技侧没有什么意义,一想到自己得在无底深渊那种规则混乱的地方攀科技树,他就觉得有些造孽。

        那帮和蔼可亲的同胞,可不会给他慢慢发育的机会,与之相比,还是走超凡路线,用肌肉和魔法打死所有挡路的比较现实。

        -------

        马车行驶于王都的各个街道,时不时的就有平民投来好奇的目光。

        完全没有遇到什么不开眼的人士,相反大伙都很礼貌客气的避让着奥尔蕯迦的座驾,给足了马车顶上那几面王族旗帜的面子。

        让有些无聊的奥尔蕯迦只能微微的眯起眼睛,用手抵着脸颊,百无聊赖的透过窗帘观察着窗外人群那众生百态。

        ‘蛋疼,想找人打架……’他有些无奈的想到。

        注意到奥尔蕯迦满脸无聊,女管家想了想后恭敬的轻声问道:“大人,你要不要去泽尼特会馆或者斗兽园去逛逛?王都的贵族最喜欢的就是这两处地方。”

        泽尼特会馆是王都环境最好的chang馆,那里的服务人员大多都是些出身不错,但是家道中落的女人,不管是容貌还是修养都比普通流莺高了不止一点,平常只会接待贵族与富商,而斗兽园则是和罗马斗兽场一个意思,最原始也最野蛮的游戏方式之一,用死囚和奴隶的性命来取乐,倒也算是王都最盛行的娱乐方式。

        平民和贵族就经常以斗兽场的比赛来进行赌局,不少人直接输得倾家荡产。

        奥尔蕯迦想了想后说道:“去斗兽园吧,泽尼特会馆那种地方我没什么兴趣,有需要的话还不如用你们比较合适。”

        恶魔这个种族虽然不在乎什么忠贞这种的问题,但是来自于上一世身为人类时的记忆,又让他对于这些事有那么点精神洁癖和异样的占有欲,所以他对于公车私有化这个项目不怎么感兴趣,有想法的话身边的女管家和女仆难不成是摆设?

        能被杰姆.沃兹给专门安排过来,质量再怎么说也是顶尖水准,难不成会比那些高级流莺差?

        听了奥尔蕯迦的话,女管家脸色一红,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身为贵族管家的她虽然身份比平民高许多,但也完全没有反抗自己主人的能力,因为她的一切权力都是来源于奥尔蕯迦,而她也对此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身为一个女人,还是漂亮女人,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她很清楚。

        在被挑选出来经受管家训练的时候,她曾不只一次的向神祈求,期待遇到一个好主人。

        而奥尔蕯迦不管是气质容貌,还是能够让王储都要刻意讨好的身份,都可以说是那种最好的目标!

        甚至远在她当初的期待值之上,使她时常不由的感谢神灵眷顾,所以她也没有理由抗拒什么……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如果奥尔蕯迦知道了她的所想,一定会说她的神灵,要么是瞎掉了,要么是挂掉了,连他这种恶魔都能混进来充数,总之是没得救了!

        --------

        不久之后。

        马车停在了一道由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巨型拱门面前。

        数名穿着侍从服装的年轻男性,一看马车的派头以及上面挂着的熟悉旗帜,立马身体一抖!

        带着比对自己爹妈还亲的恭维笑容,毕恭毕敬的搬来一个红木的小台阶放在马车身侧,给来者垫脚。

        车门被打开,奥尔蕯迦居高临下的打量了他们两眼,才走下小台阶。

        女管家等人则紧随其后,恭敬的站在他身旁,让谁是主导者一看便知。

        一个穿着得体,身材有些小胖的中年男性,脸上带着笑容快步走了过来,刚刚想打个招呼。

        但是在看清奥尔蕯迦俊美邪异的长相,神色当即就是一愣!

        猩红的发色,红眼金瞳的双目,哪怕是见多识广的他,也从未见过这般外貌特征。

        但是很快他的脸上就又挂起了笑容,对着奥尔蕯迦说道:“大人,我是这里的主管之一叫做马南.奥特斯,您看起来很面生啊,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吗?”

        轻轻抽动了一下鼻子,闻到了喜欢的味道。

        奥尔蕯迦偏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对,有什么好玩的推荐吗?”

        看见奥尔蕯迦有点兴趣,对方很热情的说道:“我就说怎么没有见过您,毕竟您实在太醒目了,只要见过了就不应该忘记才是,不过您今天可真是来对时候了,马上就有一场岐亚魔狮与大骑士的决斗,将要在不久后开始,这两个可都是我们商会花了大价钱才搞来的上好货色,每一个都有百人敌以上的实力,绝对是今年的重头戏之一!”

        点了点头,奥尔蕯迦很随意地说道:“哦?那倒不错,给我安排一个位置,要最好的那种。”

        “好的,保证给您安排最好的位置,但是价格嘛,由于这场是重头戏,会比平常稍微的贵一点,需要700枚金币……”

        “没关系。”

        奥尔蕯迦无所谓的挥挥手,示意女管家付钱。

        ------

        看着奥尔蕯迦被斗兽园侍从引进去的身影,马南.奥特斯那由于又做成了一笔生意,而绽放出笑容的脸上,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下。

        ‘混血种?又或者是其他的东西?’

        ‘希望不要影响计划……’

        他从没有听说过哪个类人种族长着一头红发,并且拥有那样特殊的眼睛,简直如同传说之中的龙眼一样,光是被注视就有种难言的异样感,让他完全不想和对方接触。

        但是那辆马车上悬挂的王旗,以及他本人的那种气质与姿态,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贵气,使马南.奥特斯根本不敢引起对方的怀疑,只能以往常对待普通客人一般的方式,将他给招待进去。

        走在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通道里,奥尔蕯迦嘴里哼着玛顿公国流传的某个恐怖童谣,心情很是不错。

        ‘真是浓郁的罪恶气息,仿佛让我回到了深渊一般,好亲切的感觉~’

        在他的双眼之中,这个地方有着两种外观。

        一种就是肉眼所见的金碧辉煌,奢华之中又带着极高的文化底蕴,显然经过了历史的沉淀,另一种则是每一寸土地都在流露出罪恶,如同用无数鲜血粉刷过一样,不可计数的怨念在这里经久不散,甚至死死地依附在上面。

        连很多邪教的祭祀场也不曾具备这种特征,只有长年累月的积累才能达到如此程度。

        其中的罪恶与残忍,甚至让奥尔蕯迦回想起了,自己那些身处无底深渊的淳朴同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