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请求

第十七章:请求

        许久后。

        不管自己怎么检查,也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的汉克,扭头看向面色煞白,仿佛大病一场似的赫托。

        不明白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汉克,很是不解的问道:

        “你刚刚怎么了?”

        要知道一名【骑士】就可以轻松对付十名壮汉,而一名【大骑士】可以轻松对付十名【骑士】。这种人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中流砥柱,战场中的百人敌,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看着汉克满脸的疑惑,赫托微微喘了口气,脸色闪过些许犹豫后,说道:“我从小就有一个特殊的天赋能力,能够察觉到周围生物能否对我造成威胁,而威胁越大我的心跳就越快。

        刚刚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的心脏立马跳得快要跑出来了似的,让我感觉到头昏脑胀,连气都喘不上来,差点就昏死过去,那种程度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想了想后,他又补充道:“我虽然不清楚他有多强,但是绝对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哪怕是我年幼的时候遭遇野狼也未曾有过那种程度的危机感,仿佛对方随手就能把我掐死,不管我如何反抗也不会有任何差别。”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已经变得极为气馁,完全没有了最开始那副坚毅的神色。

        听完后,汉克咬了咬牙问道:“你现在身体有没有异样的感觉?知道他对我们使用的是什么手段吗?”

        “异样的感觉到没有,不过他所用的不外乎是那群神秘者的手段,他们总是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上极为擅长,也正是因此才会被教会的人给日夜不休的追杀。”

        赫托和那些自称施法者的人接触过不少,在他心里那就是群性格古怪,一天到晚缩在阴暗角落的疯子,嘴里经常会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并时不时地会发一些神经。

        那帮人看谁都像看傻子,而别人也基本把他们当成傻子。

        汉克摸了摸下巴,陷入思考。

        虽然好像不只是自己两人,其他的人在遭受了那古怪的攻击后也没什么反应,但汉克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特别是在很清楚的记得奥尔蕯迦亲口说过‘希望你们能够多坚持几天’这种话时,更是觉得那阵灰黑色的雾气绝非什么善类。

        不过他想到教会对于那帮施法者的仇恨,还有这怎么看怎么像邪恶势力地方。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想办法拉一拉外援……

        -------

        没有管牢笼里的人在做什么,奥尔蕯迦在对他们释放完疾病后,就没有再过多的关注他们。只是透过【死疫之源】记录着他们的身体状况,不断的对瘟疫的强度与特性进行细微的调整,不能潜伏期太长,不能症状太明显,初始病痛不能太严重,他还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才行。

        而牢笼里的那帮小白鼠,就是实验那些平衡的载体,不管他们的身份如何,想法如何,都不怎么重要,反正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毕竟落在恶魔手里的人类,想要完好无损基本可以称得上痴人说梦。

        奥尔蕯迦虽然并不像其他恶魔那般痴迷于人类的灵魂,仅仅只是一视同仁的将他们视为平等的成长基石,但是恶魔的本性也决定了他不会放弃到手的利益。

        都递到了嘴边,怎么可能让你跑?

        在这个世界中,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奥尔蕯迦结合着记忆里的知识,还有自己的亲身查看,也算是体会到了为什么恶魔在无底深渊里到处是目标的情况下,还会对位面入侵如此的热衷。

        如果说无底深渊里的生物,个个都奇葩,也许会有不少冤枉的存在,但是无底深渊里的居民属实太过于淳朴,不是精神病患者就是疯子杀人狂,天天就想毁灭世界连自己都不准备放过的优秀杰出精英也有不少。想找这些家伙的麻烦确实有些难,这让大伙都没法快快乐乐的烧杀抢掠。

        而异位面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居民远不及无底深渊那么人才辈出,大都思想相对简单,体弱多病,跟豆芽菜一样,很多深渊里如同空气一般常见的因素,对他们也能够轻易地造成致命性的威胁,所以简直是上好的收割目标。

        自然而然地,这些地方就成了深渊生物们捏软柿子的目标。

        至于捏软柿子不成反被捏怎么办?

        这种事情在无底深渊里算事吗?

        对那里的大部分居民而言,活着就是为了打死别人或者被别人打死!

        在哀嚎之森的时候,奥尔蕯迦也不是没试过放森林大火,但是奈何深渊里的植物也或多或少的有两把刷子,根本无法形成火灾,但是在这个世界就不同了!

        行动起来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光靠普通的植物,完全无法阻止他的血炎扩张燃烧范围。

        甚至于连石头和普通的泥土,血炎也照样烧得动。

        如果不是忌惮世界意识直接把自己强行踢出去,奥尔蕯迦甚至有把握直接烧光整个玛顿公国。

        所以他选择换个温和一点的方式,起码动静没有这么大,不能一开始就全场瞩目八方来打。

        而经过了一番筛选,瘟疫与病毒就成为了他的预想目标!

        不管在什么世界之中,疾病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它却也拥有不小的破坏力,毁灭性,以及传播性,只要能够控制住疾病的蔓延与杀伤性,那么它就是最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一。

        最终经过一番思考后,奥尔蕯迦用进化系统,进化出了【死疫之源】这个特殊天赋,在他的想法里这就是日后负责收割韭菜的主要能力,而血炎目标和特征太过显眼,适合正面来硬的,法术则能够让他手段更加的多样化,什么情况都能搞出点事情出来。

        汉克等人就是他的第一批试验品,他需要透过他们的实际反应来记录瘟疫的实际效果,并对它们的特性与强度进行实时的更改,最终达成一个平衡点。

        不能发病太快,连传播的机会都没有,不能发病太晚,黄花菜都凉了也没反应,病症的初始强度也不能太高,最好初期依旧能够活泼乱跳最佳……

        而这些因素所需要的详细数据,奥尔蕯迦都得要慢慢的实验才能达到理想的结果,

        并且每个种族的身体情况也不同,同样的瘟疫也要经过对应性的调整才能发挥出作用,各种乱七八糟的情况都得要设定清楚才行。

        属实令奥尔蕯迦有一种自己在搞科研的感觉,让他都有些微微的蛋疼。

        也幸好他有【超频大脑】要不然绝对玩不转这些东西……

        搞研究,要么是有团队,要么就是通讯发达能够和其他人互相交流,光靠自己一个就想攀病毒科技树确实太难。

        也幸好他有进化系统,在很多事情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升起搞一搞研究的想法。

        走在庄园的水池边,奥尔蕯迦一边走路,一边借由武僧和格斗家两种职业的锻炼方式,细微的操纵身体的各处肌肉,锻炼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力,闲暇之余也在想道:‘接下来观察病毒的空档也不能浪费,要研究一下低阶法术的法术模型与能量基础运用,我对于能量的运用方式还是太粗糙了。’

        -----------

        又过了两个月。

        午夜时刻,月光暗淡,庄园之内。

        幽幽的烛光,照亮着房间内的事物。

        奥尔蕯迦摸了摸下巴,看着跪在身前的杰姆.沃兹,平静地问道:“你想要我出手帮助玛顿公国击败亚尔公国,赢得这场战争?”

        “是的,大人。”

        杰姆把头深深的低下,一脸恭敬的说道。

        点了点头,奥尔蕯迦又问道:“那么代价呢?你准备付出什么代价?”

        虽然他暂时不想亲自动手大肆杀戮,但是哪怕如此。

        帮助一群凡人赢下一场古代战争对他也照样毫无难度,有的是手段达成想要的效果,动动手指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杰姆没有犹豫,立马说出了早就设想好的条件:“如果我们赢下这场战争,那么我们将会把所有的俘虏流放到海边的某个遥远荒岛,那里将会成为了您的祭祀场,随您如何处理。”

        几个月的观察,他已经大致的摸清楚眼前恶魔的一些习性,残忍,狡诈,这两点和记载中一模一样,甚至还有些超过,但是脾气意外的还不错,哪怕有人在他面前做出什么冒失的举动也不见他发火,并且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很奇怪的自律,每天仿佛都规划好的一样。

        奥尔蕯迦喜欢杀戮也喜欢掠夺灵魂。

        这是杰姆无比确定的事情,但是对方为什么会在王都如此的安份,这令他有些猜想不出,原本他都已经做好王都会出现大骚乱的想法了,但是连他特意安排过来当成牺牲品的仆从,也未曾有谁发生过意外,这完全不符合恶魔的本性。

        ‘对方的行为,好像有某种限制……’他这么想到。

        对于杰姆的提议,奥尔蕯迦既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表示同意,只是平静的喝着茶,仿佛在思考什么。

        听着对方的喝茶声,杰姆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于是低着头开始了数灰尘。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当杰姆觉得自己的提议要被否决了时,奥尔蕯迦开口道:

        “你的请求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