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耳熟的疾风盗

第十六章:耳熟的疾风盗

        不妙的感觉。

        情况很不对……

        漆黑的地下室之中,只有零星的烛火照亮着周围。

        四面围满了金属制成的栏杆,仿佛一个巨型的铁笼。

        汉克.马南作为大名鼎鼎的神偷,看着四周的一切,心中不断的涌现出浓烈至极的危机感。

        虽然作为一个监狱,这里卫生很干净,配有厕所和食物,墙上也没有挂着任何的刑具,甚至于地上连一丝血迹也未曾有,但是汉克.马南还是情愿回到之前那个又臭又脏的破烂地方,也不想在这里呆一秒钟。

        根据他多年的阅历,现在的异常完全就代表要命的事情正在接近。

        而笼子里关押着的数十个人中,除了他以外也还有几名人员也发觉到了不妙,面色极其的难看。

        其中一名长得极为壮硕,脸上有数道疤痕,一看就身经百战,战斗经验万分丰富的中年男性,走到汉克.马南的身前一脸严肃地悄声说道:“我认识你,流窜于数个王国之间的怪盗,汉克.马南,作案数量上千起,直到偷窃玛顿公国王妃珠宝时失手才被抓。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赫托.亚萨尔,猎狼佣兵团的第二大队队长,拥有【大骑士】的实力。

        相信你已经察觉到了这里的不同寻常,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合作一下,要不然恐怕谁也逃不出去。”

        说完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听到对方拥有【大骑士】的实力,汉克眼神一凝,想了想后也伸出了手掌与他握了握手,确认了两者的合作关系。

        握完手后,赫托的面色一松,微微用手指了指周围的人:

        “我觉得情况很不简单,我们很可能卷入了某种邪教仪式,我之前在押送我们的人之中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虽然他经过了一些伪装,但是很久以前和他打过照面的我还是认出了他的身份,被教会通缉的【邪术师.萨尔特】,据说性格极其扭曲,有上千人死于他的手中。

        而这座笼子里的人,我观察了一下,每一个都称得上训练有素,至少能够空手杀死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而这正好是属于邪教祭祀仪式里最好的祭祀品……”

        听了对方的话,汉克脸色也是也越发的难看起来,因为他虽然不认识什么邪术师.萨尔特,但是光被挂上邪术师这个名头就足以说明对方绝非善类,在神秘的施法者群体中,邪术师绝对是其中名声最差的类型,各个都是满手鲜血,称他们刽子手都是在褒奖他们。

        而根据他在之前的牢房里窃听到的消息。

        下令转移他的人是玛顿公国的王子,这就代表那个邪术师有极大的概率和这个国家的最高层是一伙,这对于汉克等人绝对是个噩耗。

        这种情况下,成为邪教祭祀仪式上的祭品,绝不是什么无聊的妄言,概率极其的高。

        对于上层权贵的下限,汉克在这些年的神偷生涯里,亲眼目睹了无数!

        那些为了所谓的长生不老,连同类都能下锅的上层权贵,会举办血祭这种事情完全称不上什么稀奇。

        可以说如果不是祭品名单里很可能就有自己,汉克对于这种事连打听一下的想法都懒得升起。

        看着汉克难看的脸色,赫托问道:“这个牢笼的金属栏杆是使用撒亚铁来制造的,并且每一根都有成人两根指头并拢那么粗,哪怕调来十头野象也未必能把它们拉弯,我们根本不可能在空手的情况下将它破坏,你能否想办法打开它的锁?”

        在对方失望的眼神中,汉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办法,我先前就仔细的观察过了。这种锁是由世代服侍于玛顿公国王室的锁匠家族所专门制造,内部起码由上百个部件组成,常规的锁具和它们没有任何可比性,哪怕有专业的工具我也没自信能百分百的将它打开,更何况现在这种空手的状态。”

        于是两人就都陷入了沉默。

        --------------

        而其他的人,也大都开始了组建各自的小团队,一时间数十人的牢笼里出现了二十多个小团体。

        矛盾也自然开始了产生,争吵与互相挑衅不断发生。

        如果不是突然间被转移进这种一看就不同寻常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或多或少的有一种不安感,以他们这帮人的性格早就开始了动手,死伤几个也实属正常。

        咯吱吱……

        正在他们互相争吵得面红耳赤,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的时候,牢笼前方走廊的漆黑尽头,突然传出一阵铁门被打开时,铁门边缘在地面被摩擦的声音。

        所有的囚犯瞬间就都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的眼神交流一阵后,纷纷把目光看向了走廊。

        伴随着没有任何遮掩的脚步声,一名身材修长,相貌完美,穿着主体为黑色但是布满鎏金花纹地华贵服饰的红发青年,便进入了他们所有人的视线。

        不管从外貌,穿着,还是更虚无缥缈的气质,汉克都从未见到过谁能和眼前之人媲美,对方的身上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存在感,站在那里后四周的一切都自动沦为了陪衬,所有人的视线自动被他所吸引,仿佛世界的中心就是他一样。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对方走进来了以后,汉克就感觉到空气的温度仿佛一下子就降了不少,连原本刚刚还飞在半空的苍蝇蚊虫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跟躲起来了一般。

        目光微微偏向身旁,他发现赫托的目光惊恐至极,就跟遇到鬼了似的,脸上的伤疤扭曲得跟毛毛虫一样,光头上也不知何时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水,正在缓缓的滑落在地上。

        虽然不明白对方发生了什么,但汉克本能的明白危险来了,也不敢多做什么动作,默默地低下头颅,把身形隐藏在身前的囚犯身后。

        歪着头看了看被关着的众多囚犯,奥尔蕯迦没有理会他们或警惕或敌意的眼神,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评价道:

        “质量还不错,看来萨尔特事办得很用心。”

        事实上他也知道其中出力最多的一定是杰姆这个王储,但是他倒对此不怎么在意,只要能够完成他给予的任务,他们两人搞出什么幺蛾子他都无所谓,反正根据这个世界的魔力浓度以及文明发展进程,除了一些还不知道有没有的老东西以外,他不需要在乎所有威胁。

        如果不是大肆杀戮会让世界产生过激反应,严重缩短他在这个世界的停留时间,他根本不可能用现在这种温和的方式当什么幕后隐藏boss,早就跳到前台去为所欲为了。

        但是碍于目标还未完成,短时间内他还不怎么想搞出什么大新闻,引来一大群乱七八糟的勇者组队专程跑来打魔王。

        起码在他完成既定目标前是那样的。

        察觉到奥尔蕯迦那如同打量案板上待宰家禽的目光,一名穿着一身囚服,相貌普通,身材矮壮,右眼的位置上残留着野兽抓痕的男性,站出来神色认真的对奥尔蕯迦说道:

        “放过我,我知道玛顿王国275年前,利尔亚亲王造反时给自己预留的宝藏藏在哪里!”

        这些天里大略的看了看《玛顿王国简史》、《大陆历史详记》、《大陆各民族神话》之类的书籍,吸收这个世界各种情报的奥尔蕯迦,虽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但依旧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人类所珍爱的金银财宝,在无底深渊没有任何价值,还不如几具尸体来得实在。

        所以他摇了摇头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很平静的说道:“利尔亚亲王?我对他所谓的宝藏毫无兴趣,那些东西毫无意义。”

        中年男子听了后,也没有恼怒,只是认真地看着奥尔蕯迦的眼神,想了想后低声道:“疾风盗的团长是我亲生哥哥,在他麾下有上百名身经百战的马贼,如果阁下能够把我放了,不单单只是利尔亚亲王的宝藏,我们还能免费的帮你做一件事,不管是杀人也好,还是抢劫也罢,都能够做到。”

        “疾风盗?有点耳熟的名字……”

        奥尔蕯迦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到。

        看着奥尔蕯迦有些迟疑的神色,对方神色一振以为他动心了,又补充着道:“我们疾风盗是玛顿公国边境最大的马贼团,除了正规军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

        “喔,这样啊。”奥尔蕯迦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不过对我而言还是没什么意义,毕竟你们可是这个王国最符合我标准的人了,在这个价值面前,其他的都没什么用处。”

        说完他就没有再管对方难看的脸色,把目光看向其他的人。

        轻轻的吸了口气,奥尔蕯迦俊美的脸庞显露出略微有些陶醉的笑容道:“熟悉的罪恶气息,让我有点怀念深渊了,虽然有几个的味道不是那么的纯正,但是以人类的观念来看,你们这些人大部分到都是不折不扣的恶徒,能在我的手中发挥作用应该也是你们的荣幸。”

        语毕,众人惊恐的目光之中,奥尔蕯迦的身体自动蔓延出一阵淡淡地灰黑色雾气,化作数量不一的线条,不顾他们的挣扎融入于每一个人的体内。

        做完事情后,奥尔蕯迦没有理会正惊慌失措检查身体的众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希望你们能够多坚持几天,再见了各位。”

        然后便毫不拖沓的转身离去。

        当快要走出铁门的时候,奥尔蕯迦突然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对【疾风盗】,这一种边境强盗团体有映象。

        十多天前,自己去边境森林放火的时候,顺路遇到了他们,所以顺手把他们给渡化了来着……

        阿门!真是我魔慈悲!

        以后得找个秃驴给自己发个度化众生证才行,要不然无证上岗总归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