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掌门在线阅读 - 第645章 芒刺在背

第645章 芒刺在背

        嗖!

        许光昌到了,却愣在李少阳面前,古怪地看着李少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诸葛流云也忽然一跃而至,冷漠的目光一扫,沉声道:“好了,到此为止了。李少阳,你如何把宗寒的下品道器卷走的,把它还给宗寒。”

        “深蓝法锚毁了。”李少阳嘴角一抽,应声道。

        “什么?李少阳,你太过放肆了。你以为有点实力,就可以忤逆本座吗。”

        一口下品道器毁了,谁相信,诸葛流云也不信,只当是李少阳嚣张狂妄连他的命令都敢反驳,气得三尸暴跳,怒吼:“陈光荣何在?给本座将李少阳镇压,送到炼狱洞去。”

        李少阳眼皮一跳,心中顿时大怒。诸葛流云果然下了狠心了,竟然让陈光荣将他镇压,还送往炼狱洞那种地方,分明有意让陈光荣暗中将他给灭了。

        李少阳很快又冷静下来,暗自分析,他在迎风坡一连串的动作,已经不可逆转的为他竖立起了强大的威望。弟子们都不是傻子,寿宴上突然出现圣灵少雄榜,摆明了是玄机子、华长生设下的毒计,专门要来落仙门脸皮的。

        仅凭陈阳子、萧逸、白君、云洛洛四个人,要替仙门撑起脸皮是不可能的。何况萧、白二人已经迅速败退。陈阳子虽然连续胜了,但并无任何出彩之处。

        云洛洛突然大大扬威,但她毕竟是女的,是不可能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为此她即便取得少雄榜第一,生色也是比男子弱上一些的。何况,以云洛洛显露出来的手段,并非是那种独占鳌头的气势,想取得第一恐怕没几个人相信。

        倒是李少阳,连连战胜,粗暴蛮横,摔残杜一,踩死云帆,捏死宗弋杰,无论哪一件都给人感觉他强大无匹的印象。再加上与宗寒的对垒,不仅没死,似乎还占了点上风。

        这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奇才之首,正道十大宗内,再难找出一人跟李少阳比肩。

        圣灵少雄榜再比下去,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战胜李少阳。第一的位置必然落在李少阳头上。这是每一个仙门弟子都认为理所当然的。

        诸葛流云在这个时候选择暗害掉李少阳,可能性不是太大,万一给宗门内的弟子知道了。即便弟子们不敢说什么,心里也会产生一种不寒而栗的战栗。

        宗主暗害弟子,这像什么话?

        所以,李少阳认为,诸葛流云这个时候宣布禁闭他,恐怕不是真要谋害他性命,更多的是要打压他。所谓忤逆,不过是一个借口,但这个借口偏偏还得诸葛流云抓到。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李少阳真没说谎,真不是忤逆。宗寒的深蓝法锚真的毁了。

        出现这样的状况,李少阳自己都想不到。主要是因为体内血脉中的五行纯阳血髓蕴含的五行变化融入周身,深蓝法锚要毁灭他便刺激了五行奥义。

        五行奥义一拥而上,渗透入深蓝法锚,也巧了,深蓝法锚中就含有了一种极深厚的水奥义材质洳水云母,这种材质哪堪五行奥义扎入其中大肆破坏?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洳水云母就废了,相应的深蓝法锚就如堤坝中腐烂似的,一角崩溃,全盘崩溃,连器魂都很冤枉地死掉了。

        拿不出深蓝法锚,李少阳“忤逆”的罪名算是被彻底地落实了,这个禁闭是跑不了了。

        “不就是禁闭嘛,老子怕啥?”

        知道事情不可逆,李少阳反倒是放开了。

        他不急,白菲菲却是急了,从高台上掠下,道:“掌教大师兄,李少阳他肯定不是有心忤逆,您何不听他解释解释,说不定是宗寒的深蓝法锚不牢固,真的毁了呢。”

        白菲菲这话,可是含着一口怨气说的,不仅为李少阳开脱,更要恶心一下宗寒。

        此时宗寒羞怒难堪,连诸葛流云都下来了,他是休想再杀得了李少阳了。何况,连深蓝法锚都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说要杀李少阳,他现在忽然有点信心不足了。

        但是,白菲菲突然这么恶心他,还是让他愤怒难当,吼道:“白菲菲,你说什么话?”

        “不是吗?”白菲菲也不饶人,扭过头,怒气冲冲地说:“宗寒,你脸厚如城墙,堂堂通仙秘境的前辈,对付一个晚辈使劲手段不说,竟连道器都施展出来,你算什么?结果道器被人给毁了,不是你的道器不牢靠是什么?你的道器要是牢靠的话,李少阳现在已经死了。”

        宗寒顿时语滞,跟吃屎了似的,气得满脸通红,嘴角抽搐着,屁话都不敢说。

        要说什么?说他的道器牢靠吗?

        既然道器牢靠为何他堂堂通仙秘境高手,道器都用了,却连一个未到通仙秘境的弟子都杀不死,甚至被夺器毁器?

        说道器不牢靠吗?

        算了吧,堂堂通仙秘境被人夺了道器,还被毁坏了道器,还说自己的道器不牢靠,那得多么多么多么的可笑?让人笑上三百年,都不觉得过瘾。

        “够了,白菲菲。”诸葛流云沉下脸来,冷声道:“李少阳三番五次忤逆,这回若不禁锢他,他却是要翻天了。”

        白菲菲玉脸一变,心中顿时发冷,一种无力感涌上心来,看着诸葛流云眼里的阴冷,她知道,她已是无力回天了。

        “李少阳,你目无尊长,忤逆掌教,还不快跟我走,到炼狱洞中接受禁闭责罚?”

        陈光荣心中无比舒爽,总算等到这个时候了。李少阳自以为修为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现在好了,把他镇压下去,接下来就全部是陈阳子的了。

        却不知,高台上始终没下来的李天辰,眼神掠过众人,一丝嘲讽般的冷笑浮现。

        “仙妃,你看那诸葛流云是否想对李少阳下狠手了呢?”

        “不至于,就算要下狠手,也会找个正当一点的理由。倒是那个陈光荣愚蠢之极,常伴诸葛流云左右,还不知道诸葛流云性情?诸葛流云既然想打压李少阳,又怎会容陈阳子成长。依我看,诸葛流云野心开始冒头了。”

        陈光荣借机显威,李少阳却根本不理会他,冲白菲菲点了下头,转身就走。

        不就是禁闭嘛,吓唬谁啊?

        李少阳走了,迎风坡上却是无论如何也恢复不到之前的气氛了。有李少阳这么一尊大神压在众人心头上,让人大感不是滋味。

        李少阳被禁闭,意味着缺席少雄榜。

        没有了李少阳的存在,那些本有强者之心的奇才弟子,即便取得少雄榜第一,也会觉得名不副实,内心因此不安。

        倒是没有强者之心的人,只道李少阳被禁闭了,又死了个宗弋杰,这下可好。不仅没有李少阳的阻拦,更多出了一个名额,少雄榜征战要比想象中的顺利啊,这就是名传四海的机会啊。

        迎风坡上,很快就恢复了斗法的进程。

        落阳峰下,李少阳徐徐地往下走去。陈光荣跟在背后,眼里闪烁着阴沉地冷光。

        陈光荣在考虑,要不要趁机杀死李少阳呢?

        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在这里把李少阳杀了有谁能知道?等过些时候,随便说李少阳自己在炼狱洞中触动禁制死掉了,不就人不知鬼不觉了?

        转念一想。陈光荣心中多少有些不安。李少阳身上那一闪而逝的五色光华太诡异了,瞬间就卷走了宗寒的深蓝法锚,到现在他还摸不透五色光华什么来头。感觉像五行,但又似乎缺了点什么,出现的时间太过短暂了,他根本无从判断。

        虽然说他自觉古虚境修为,强大于宗寒。即便宗寒凭借深蓝法锚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想像那样轻易下掉深蓝法锚,几乎不太可能。

        如果李少阳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的话,一时杀不了李少阳,他可就得倒霉了。

        毕竟,他是奉命将李少阳送进炼狱洞的,而不是奉命杀死李少阳。李少阳若在炼狱洞中死去,他管不着,也没他什么事。但是若是陈光荣袭杀李少阳,一击不成,闹出来的话,那可真就闹大发了,诸葛流云也是要惩罚他的。

        思来想去,陈光荣还是觉得不值得这样冒险。而且不差这一会儿,只待李少阳进入炼狱洞,李少阳再有手段,不也得死在炼狱洞中吗?

        炼狱洞内的禁制,可是当初祖师爷设下的,最早的时候连通仙秘境的长老犯错,都是要往那儿禁闭的。想想连通仙大佬都能禁闭得住,震慑得住,李少阳哪里可能翻天?

        陈光荣越想越兴奋,越想就越觉得时机来了,越想就越觉得这就是诸葛流云有意如此设计的。

        什么叫芒刺在背?

        李少阳这会儿就觉得芒刺在背,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陈光荣的眼神一直盯着他,阴冷得像是一条毒蛇。

        他不得不防备陈光荣。

        诸葛流云不会这样牺牲掌教威严去干掉他,禁闭一段时间就得乖乖放了他。但陈光荣可不一样,这老厮阴险歹毒,一门心思想除掉他,让陈阳子出头。对这老厮来说,这就是一个暗算的机会。

        忽然,他觉得身后的陈光荣一下子兴奋了。他忙提起了警惕,随时准备抗衡陈光荣的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