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人生不走老路在线阅读 - 【26】有钱一起赚,带发小和老舅出海

【26】有钱一起赚,带发小和老舅出海

        “我没喝醉,我真的没喝醉,我就是脑袋有点晕而已。

        没事没事我今天开心,我开心啊,我刘大汉也有女儿了,我开心就喝多了一点,呵呵呵...。”

        将喝醉酒了就傻呵呵的刘大汉扶回房间后,刘明朗便对自己老舅喊道;“老舅,我老妈跟你说了等会你跟我出海的事情了没有??”

        “说了啊,就是因为你老妈跟我说了今晚上要出海,所以我今晚上这才一滴酒都没沾的啊,怎么了,你现在就要出发了吗?”在帮忙收拾残羹的老舅,听到刘明朗的话后,以为他现在就要出海了,便连忙一边脱下帮厨的衣服来,一边笑着朝刘明朗走了过来。

        听到老舅的话,刘明朗先是抬头在自家墙上的时钟看了看时间,随后便点了点头道;“嗯,等会我们带点吃的和衣服就出发了,早点出发也好早点回来休息...。”

        “等会记得将厨房里的猪耳朵带上,还有顺便带点白酒上去,等会我们弄完渔网了,可以喝点驱寒,呵呵呵...。”馋了一个晚上的老舅,一听到刘明朗要带宵夜出门,连忙一脸笑嘻嘻的交代起要他帮忙带酒来了。

        “好,等会我偷偷给你带一瓶,你现在先送舅妈和外公外婆表弟表妹他们回家吧,天色晚了不好看路....。”

        笑着回了老舅的话,并让他先送家里人回去后,刘明朗这又转身去对赖在自家不走的小龙问道;“怎么还不回去啊,今晚上又打算赖我家里过夜啊?”

        “明天星期天不用去上学,反正回家去也没什么事情干,还不如留在你家混吃混喝的呢,至少你家这几天的饭菜比我家的好,呵呵呵....等会我也跟你一起出海吧。”小龙以前就喜欢赖在刘明朗家过夜,所以对于自己今晚上要赖这里过夜的事情,小龙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无赖得简直就是理直气壮。

        听到小龙的话,刘明朗在偷偷的摸了一包大前门丢给他后,便笑着转身说道;“随便你,爱来就来,不过等下干活累着了,你可别说我剥削劳力啊....。”

        回完小龙的话后,刘明朗便代替刘大汉家主的地位,先是将借来的碗筷和桌椅给送了回去,然后又将打包好的菜和香烟挨个送给那些帮忙的大厨,妇女,亲戚,村干部们,完了还笑着将他们送出了门。

        搞定好一切之后,刘明朗这才坐回客厅跟小龙一起,一边昏昏欲睡的泡茶喝,一边静静的等待回去的老舅回来,然后好一起出发去干活。

        噹噹噹......噹噹噹.........刘明朗和小龙他们没等多久,第一杯茶水都还没来得及喝完,老舅的脚踏车铃铛声就在刘明朗的家外面响起来了。

        听到老舅的单车响声后,刘明朗先是进屋跟大汉拿了船钥匙,随后便推出自己的脚踏车来,并带上两个大水桶和宵夜,然后又叫了一下老妈出来关门,之后她就带着小龙跟老舅一起出发了。

        出发后,小龙看着两辆脚踏车上的四个大桶,一脸鄙视的对刘明朗说道;“明朗,你们带这么多水桶干嘛啊,你该不会认为你的鱼获,等会能把它们都给装满吧,哈哈哈...。”

        “我今天早上的鱼获,两个大桶,一个大盆,加上船上的水槽都装满了,具体抓了多少我忘记了,我只记得我好像卖了一百来块来着....。”面对小龙笑声中的鄙视,刘明朗一边继续慢悠悠的踩着脚踏车前行,一边头也不回的笑道。

        听到刘明朗这话,别说是后座上的小龙了,就连另一辆脚踏车的老舅都不镇定了;“卖了一百来块,真的假的啊,你们早上到底抓了多少鱼啊?

        家里今天办酒席吃掉的那些鱼虾和杂鱼就够多了,你们还能卖到这么多钱,话说明朗你和你爸两个,今天这是去了回海龙宫了啊?”

        “运气好的话,等会你们可能会看到早上那般的鱼获,运气不好的话,估计也会比一般的渔民赚的钱要多,因为小爷我抓鱼有秘密神器,嘿嘿嘿...。”神秘的回答了老舅几句后,刘明朗就继续踩自己的脚踏车缓缓的前进,不再跟他们闲聊了。

        其实也不敢再闲聊了,因为晚上虫子好多,一张嘴就能吃进去好几个。

        踩了一段路程的脚踏车,来到渔港码头后,刘明朗和老舅便将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然后两人再按照刘大汉的办法,将两辆脚踏车给埋到沙里去了。

        埋完脚踏车之后,刘明朗就带着老舅,小龙两人拎着四个大桶和宵夜上船了。

        上船后,小龙立马就土八路一样,一边在船上上下打量着,一边一脸羡慕的道;“有钱人家的船就是不一样,我家的破木船还需要人力划动,你这都是直接开始烧油的了,哎,跟你家这船一比,我家那破船都该砍了当柴火了....。”

        突突突突......嘟嘟嘟....突突突....。

        将船启动好之后,刘明朗便一边打开船灯来开始出发,一边坐在驾驶座上,笑着对小龙回道;“你就别在那瞎叫唤了啊,都是渔村的娃,你吃咸鱼长大的,我tm也是吃咸鱼长大,我怎么就高人一等了啊?

        再说了,你说我是有钱人,你看我吃山珍海味了吗,我还不是跟你一样餐餐咸鱼蔬菜汤的啊,难不成我们自己做出来的咸鱼,还能有贵贱之分不成??”

        “当然有贵贱之分了,你家的咸鱼是红鱼做的,我家的咸鱼不是带鱼就是杂鱼,这能一样吗?”笑着吐槽了刘明朗后,小龙就跟老舅一起,在船板上摊上袋子铺上外套,直接躺下开始睡觉,不理刘明朗了。

        像大汉这样的熟手,晚上开船去放地笼的地方都需要两个多小时,自己这样的生手,加上现在的天色又比那天的晚了不少,所以刘明朗给自己预定的时间是三个小时抵达。

        也正是因为自己预计的时间很长,所以刘明朗没有去阻止老舅和小龙两人睡觉,而是丢给了他们一人一根绳子,让他们绑住自己,以此来确保他们不会在睡迷糊后打滚滚到船外面去了,然后就随便他们爱怎么睡就怎样睡去了。

        突突突.....突突突.......船一直在不断的前行,老舅和小龙一直在那呼呼大睡,而刘明朗则是一边猛灌茶水不让自己犯困,一边硬撑着眼皮继续开船前行。

        可能是刘明朗高估了自己吧,等他将船开到放地笼的地方时,天色已经渐渐发亮,已经来到了第二天早上四点多了,也就是说这一趟刘明朗开了将近五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