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人生不走老路在线阅读 - 【5】赚钱从抓鱼开始,地笼出来吧!!

【5】赚钱从抓鱼开始,地笼出来吧!!

        “妈,我还继续读书,我还不想离开你们,而且就算以后我出去了,我也会很快就赚到钱来买房子,然后接你和我爸出去享福....。”

        听到刘明朗的话,老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今天闯祸了嘴巴就甜了,平时一张脸板得跟大老板似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欠了你几百万没还呢,哼。”

        “嘻嘻嘻.....妈,以前是我不懂事,你不要介意嘛,呵呵呵....。”

        笑嘻嘻的讨好自家老妈后,刘明朗便看向自家院子里堆放着的一堆破网,转动着脑子说道;“妈,借我十块钱可以不,我过几日就还你。”

        “明朗,你这一会装神弄鬼的,一会又要这么多钱,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是不是有人勒索你了啊?”这时候的十块钱还很大,所以一听到刘明朗要这么多钱,老妈和一旁的刘大汉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知道自己再不解释清楚,等下这两位肯定就要自己出去打探,自己有没有被欺负的消息了。

        所以刘明朗连忙走到院子面前,指着地上的那些破网解释对他们解释道;“我从书上看到一种能捕鱼的笼子,就是拿很多的胶筐弄成正方形,然后用网编织起来做陷阱笼子,我们这弄不到那种胶筐,所以用铁线代替一下或许也可以。

        而且这东西能捕抓到很多螃蟹和海虾,所以我想买点铁线回来试试,而且咱家这些破网也没啥用了,试试也无所谓....。”

        听到刘明朗的话,刘大汉先是想了一下,随后也点了点头道;“这东西是不是叫地笼啊,我好像也听别人说过这东西,只是这东西我们这现在还没有啊,所以你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啊?”

        也不知道是经济发展的不到位,还是这个偏僻的地方传播的没那么快。

        此时刘明朗他们家生活的这个沿海地区,并没有使用地笼捕鱼的习惯,甚至连地笼是什么模样,他们也都还不知道。

        渔村里像刘明朗家这样的渔民,他们的主要收获还是来自粘网,手抛网,外加晚上海点灯补鱿鱼,以及赶海或水坑覆水抓鱼这样来维持生活。

        而所谓的赶海,就是每天退潮时去海边捡海螺,蛤蜊,生蚝,螃蟹这些比较廉价的海鲜,以及捡那些被海浪打上来还没有彻底臭掉的死鱼。

        刘明朗也知道这时候的地笼还没什么人知道,所以为了让自家老爸老妈舍得投资,所以他连忙又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去年过年的时候,老亏他家那个去海岛跟船打鱼的大儿子不是回来了吗,我就是从他那看到的...。”

        “要不,就给明朗试试吧,要是他能在家里赚到钱的话,咱家这独苗就不用送出去了!!”听完刘明朗的话后,老妈便拉了拉刘大汉的衣角,走到一旁去小声的对他说道。

        “别人家都是六七个孩子,我们家只有他这一个,说实话我也不想送他出去,要不那....就让他试试吧。”

        一脸复杂的同意了自己老婆的意见后,刘大汉边转身看向刘明朗,一脸认真的对他说道;“明朗啊,爸妈这次就答应你了,不过你这次要是没弄好的话,你就得答应爸妈好好的回去读书行不?”

        “大汉,我爱死你,你最好了,还有妈,我也超级爱你的,快快快快快...拿钱来!!”笑着对大汉和老妈撒了撒娇后,刘明朗立马就伸出手来,乐呵呵的对老妈开始讨要钱了。

        闻言,老妈立马就转身准备回屋去拿钱了。

        不过刘大汉这时却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刘明朗的手心上,然后还拦住了自家老婆说道;“别给他钱,我下午去买祭品的时候,我顺带给他带回来就是,省得人家老板把他当小孩子给骗了...。”

        “不给钱就不给钱,你打我干嘛啊,妈,刘大汉肯定是想乘着买东西这借口,偷偷的给自己买烟抽...。”手心挨了一下后,刘明朗立马就气呼呼的抽回手,指着大汉对老妈告状道。

        以前家里的这宝贝,都不怎么爱搭理自己,今天突然开始时不时的说爱自己,还罕见的对自己撒起了娇。

        所以老妈此时对刘明朗的溺爱,那简直就是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都给端下来给他玩了。

        为此打了刘明朗的刘大汉惨了,直接就被自家老婆给揪着耳朵,警告和臭骂;“好你个刘大汉,竟然还想着去偷买烟,我让你抽烟,我让你打我儿子,耳朵我给你拉下来了我...。”

        “小兔崽子,两科成绩加起来才考八十分的事情我还没揍你呢,你现在还好意思来毁谤我,你给我等着,这顿揍你挨定了!!”潮汕男人对妻子比较忠诚,也没有打老婆的习惯,所以被老婆打骂的刘大汉,只能气呼呼的靠骂刘明朗来出气。

        眼不看为净。

        嫌弃的送了刘大汉一个白眼后,刘明朗就一脸得意的朝屋里走去了。

        随后在里面转悠了一圈后,就拎着剪刀,扛着一圈铁线,捏着鼻子跑出来了,边跑,还边对准备进屋煮饭的刘大汉抱怨道;“刘大汉,你的咸鱼没晒干之前,能不能不要拿进屋里去啊,你不知道咸鱼的味道很大啊?”

        “家里有咸鱼味,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还有你小子拿剪刀干嘛啊,你不会又想装神弄鬼得来搞事吧?”看到刘明朗跑出来,刘大汉没说什么,但是刘明朗手上的剪刀,却把他吓了一大跳。

        听到大汉的话,刘明朗举了举手中的剪刀,摆了摆手道;“大汉通知,咱能不一惊一乍的吗,我拿剪刀除了去收拾那些破网,我还能去干嘛啊?

        对了,家里的铁线我先用了,我先做个样品给你看看,省得你认为我是在浪费你的钱了....。”

        “你那剪刀是剪不断铁线的,柜子下面有剪铁线的夹子,你去拿那夹子来剪铁线,你可别把我这新买的剪刀给弄坏了,我这是拿来杀鱼的...。”虽然不知道样品是啥玩意,但是看到刘明朗拿着剪刀和铁线,刘大汉还是忍不住开口让他换工具,生怕自己说晚了自己的新剪刀就要报废了。

        听到刘大汉的话,刘明朗先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剪刀和铁线,随后在发现它们的确不是很搭配后,便连忙将剪刀和铁线放在门開上,然后就又捏着鼻子,冲进屋里去找夹子去了。

        冲进屋里之后,刘明朗刚开始还是有点不大习惯屋里的味道。

        只是在翻箱倒柜的时候需要用双手,所以他不得不松开鼻子去强行忍受和习惯这味道,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忍着忍着,他竟然就这样习惯了这味道了。

        “刚开始这味道的确受不了,可这闻习惯了感觉还真不赖嘛,呵呵呵...阔别了三十九年的味道,能再次闻到,这感觉真好。”

        微笑着用鼻子吸了吸屋里的味道后,刘明朗便笑着拿着夹子走出屋,然后在刘大汉一脸嫌弃的眼神中,拿起剪刀铁线朝院子走去,随后就蹲在那开始按照尺寸,咔嚓咔嚓的做起了地笼来了。

        渔村做饭很简单,大锅里放米煮,上面放个架子蒸盘咸鱼或南瓜红薯什么的,煮好之后再煮个青菜汤基本就可以了。

        因为煮饭很闲,所以在弄好火之后,大汉便忍不住好奇,走到院子这边来,看着在咔咔劳作的刘明朗问道;“明朗,海水的腐蚀性很强,你这铁线用不了几天吧...。”

        “这地笼本来是得用塑料赖做的,可是咱这地方没那玩意买啊,而且就算有,咱也买不起,据说一条要大好几十的呢,所以就先用铁线做,赚点本钱回来先了....。”

        笑着回了自家老爸几句后,刘明朗又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四周问道;“咦,刘大汉,你家媳妇哪里去了啊,叫你家媳妇来给我编织一下这个渔网,我玩不来这东西,呵呵呵...。”

        “什么叫我媳妇啊,那还是你妈呢,她去买猪头肉去了,下午你别走,等下我带你去你撒过尿的坟拜拜,省得你这装神弄鬼得让你妈不放心。”

        听到自家儿子这没大没小的说话态度,大汉气得只想揍他,但最后想想这是亲生的,还是家里的独苗后,他就放弃了。

        想想别人家都有六七个孩子,自家就只有这么一个玩意,打坏了以后就没得玩了后,每每想到这里刘大汉就是一阵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