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人生不走老路在线阅读 - 【3】一个神婆不敢,招待的客人

【3】一个神婆不敢,招待的客人

        生活在七八十年代的潮汕人,对鬼神论这类的话题,还是很是忌讳的。

        这时候的人被水淹死了,人们普遍会说水下面有水鬼,死者是因为被水鬼拉住了然后上不来,所以才上不来被淹死的,他们是绝对不会知道死者是脚抽筋了,然后没力气上岸而溺水身亡的。

        还有这时候的人如果被车撞死了,一些老人也会说这一路段以前是乱葬岗不干净,死者是被这里的东西给诱惑住了,最后才出现了意外怎样的。

        没错,不是在开玩笑,八十年代的潮汕对鬼神论的迷信,真的是夸张得有点过分,甚至到了后世的2020年都没能彻底得扫除这样的思想。

        在1979这个年代的潮汕,被水淹死的迷信的人会说是有水鬼,摔死的迷信的人会说有鬼拦路,病死的迷信的人会说鬼缠身,就那些得了精神病的患者,这些,迷信的人也能给你整出个鬼上身来。

        而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此时的刘明朗,很不幸的被同班的同学们给误以为是鬼上身了。

        外加这也弄得他直到现在,都要被自己老妈给拉着离开学校了,他也都是愣是找不到机会来去跟眼前这群跟他阔别了将近四十年的小伙伴们,说上一句话一句问候,以及来上那么一句好久不见。

        被老妈拉回家后,刘明朗还没来得及查看自己这阔别了将近三十九年的家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就又被自家那匆匆忙忙不知道是从码头还是市场赶回来的老爸刘大汉,给一把拎上他的那辆凤凰牌的老坦克去了【脚踏车】。

        被拎上脚踏车后,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刘明朗,连忙看着眼前这已经开始踩单车,带着他出发了的刘大汉问道;“爸,你这是要带瓦去哪里啊??”

        “你不是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吗,爸带你去神婆那看看,不怕,神婆很厉害的,保证看了就让你好起来了....就像你小时候一样!!”有点担心自己儿子会半路跳车,所以前面的刘大汉连忙一边放慢了自行车的速度,一边小心翼翼的对他解释道。

        知道七八十年代的人都很迷信,自己现在要是不去看神婆的话,家里的爸爸妈妈,甚至那些村里的亲戚们,是很难安心下来的。

        所以想通了缘由后,刘明朗便点了点头,笑着对前面的刘大汉道;“爸,瓦就是在人家坟前撒了尿让人家不开心了而已,回头瓦买点祭品去拜拜,估计就没事了。

        所以,你等下去看神婆的时候,可别太迷信给瓦像以前一样,买一大堆符咒,八卦吊坠,玉观音,平安符,回来哈.......瓦九岁那年喝符水差点死掉的事情,你可别忘记了哈!!”

        “额,瓦咋把这事给忘记了啊,那.....那等下,瓦就给你求个玉观音带带就好了,五块钱一个,贵就贵了点,好歹那玩意也是块玉当个吊饰也不错......。”听到刘明朗说起他九岁的事情来,前面的刘大汉顿时就打消了,让他喝符水和作法驱魔的事情了。

        听到刘大汉的话,刘明朗没再继续回答他,而是静静的坐在脚踏车的后座上,微笑着闭上了双眼,脑海里像录影带一样,倒放着自己小时候在这单车上度过的每一秒每一分,幸福的每一秒每一分。

        噹噹噹.....噹噹噹......自行车的铃铛,就跟悦耳的催眠曲一样,在不知不觉之中,让坐在后座上的刘明朗,情不自禁的将身体靠在刘大汉的后背上,然后缓缓的进入了他甜美的梦乡之中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明朗只感觉身下的车子停顿了一下,然后他的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了;“明朗,我们到神婆家了,你快醒醒,你想睡的话,我们赶紧看完了就可以回家睡了....。”

        “好困啊,让我再睡一会,反正公司.......。

        额,爸,我们到神婆家了啊,那我们快点进去吧。”被叫醒的刘明朗,差点随口就说出了自己以前对枕边人说话的习惯用语来了,不过好在他机灵直接就快速得转移了话题。

        虽然感觉自己这儿子好像哪里怪怪的,但是都到这里了的刘大汉也不想再去费那脑汁了,所以他干脆直接就一边带着刘明朗朝神婆家走进去,一边对着里面一个在扫地的老妇人喊道;“阿尼啊,帮瓦看看这娃咋滴啦,素不素鬼上身啦,这一整天都怪怪的,在学校都吓到老师和同学了....。”

        “你这孩子,应该是有十五岁了吧,孩子过来让奶奶看看。”听到大汉的话,老妇人立马放下扫把,坐在一块类似于神圣的坐垫上,并将刘明朗喊到了跟前。

        随后在刘明朗上前之后,神婆便看着他的面相,嘀哩咕噜的唠叨了起来;“眼神犀利代表他性格倔强,做事狠辣,嘴角时不时的上扬,代表他有上位者的狡诈气场,耳朵很大代表着他命很长,额头饱满代表他的福气很满,眼神光洁有轻微的亮点,代表着他有逢凶化吉的机智。

        可,大汉,你家这孩子最近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事情了啊?这沧桑的眼神,漂浮不定的命格,看不清楚的未来线,所以你这孩子瓦...看不了啊!!”

        “阿尼,你不是神婆吗,你不是王母娘娘的转世吗,你怎么看不了瓦家明朗啊?

        还有瓦家明朗最近就读书,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啊,如果非要说什么大事的话,就是他好像是在谁的坟前撒尿了,然后今天有点那个.....。

        那个……阿尼啊,你就帮帮忙嘛,拜托你啦。”听到神婆说看不了自己儿子了,刘大汉顿时就慌张起来了,他就差没跪下来求神婆了。

        当神婆的都是聪明人,看事情也比那些迷信的人,要看得通透很多。

        同时他们也知道什么人能忽悠,什么人不能忽悠,而刘明朗这样面相的人,很显然就是她能去忽悠的对象。

        不敢忽悠刘明朗,也不想砸自己的招牌,所以神婆也干脆,直接拿来一块玉观音递给大汉,然后就对他们父子两人微笑着送客道;“大汉,不用看了,你家明朗是大富大贵之人。

        他的福气可以替他抵挡一切不干净的东西,这块观音瓦送给你买个安心,你要是实在放不下这事的话,回头你就拿些祭品去拜拜那个被明朗撒过尿的坟,这样就没事了,走吧......。”

        “这不大好吧,要不瓦还是给钱吧?不要钱啊,那那瓦收下了,回头瓦给你送鱼吃哈,那我们先走了哈....。”能拿到免费的玉观音,刘大汉立马就激动得拉着刘明朗上了车,然后像是生怕这抠门的神婆下一刻会反悔来要钱一样,逃似得离开了。

        听到刘大汉的客气话,神婆连忙摆手送客道;“回去吧,回去吧,不用这么客气了,瓦最近海鱼吃多了不想吃了,哪天瓦想吃了,瓦会找你买的,走吧,不送了……。”

        “幸好你没让我喝符水,否则老子回头就砸了你的饭碗去,哼。”

        在心里对着神婆冷笑了几句后,刘明朗立马又换上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坐在车后座上,乖乖的被刘大汉给载着回家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单车,神婆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一脸后怕的拍着胸膛道;“凶残,智慧,狡诈,狠辣,俊俏,孤独,冷漠,这孩子才十五岁不到,怎么会有这样的......。

        他这是地狱的恶魔投胎吗.......不可说,不可说,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王母娘娘请原谅,王母娘娘请原谅...老爷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