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神魔因果在线阅读 - 第2261章

第2261章

        装潢华丽的房间正中央摆着一张由整玉雕刻成的玉床,周围的桌台之上摆着几盆修剪精美的花草,可以看出它们的主人对其很是呵护有加,而现在段浪正躺在那张寒玉床之上,一阵阵的寒气在围绕着玉床产生,那些寒气像是有灵性一般不断地顺着他身上的毛孔钻入,然后又带着身体里的杂质钻了出来。但奇怪的是,整个屋子里都难以感觉到寒冷,不仅如此,在这间遍布花草的房间里还能感觉得到阵阵暖意,仿佛正中央的寒玉床根本就没有将寒气发散在空气中,而是散发出阵阵暖流。

        此时段浪的脸上依稀还可以看到未擦净的血迹,但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初,而且在寒气的缭绕下还呈现出一种红润的颜色,琉璃骨架看到这种状况后便放下心来,这几日他为了只好段浪的身上的伤病可着实废了不小的功夫。

        因为段浪的这种状况十分罕见,他便查阅了自己收起的上万本典籍,其中仅有个别的几个案例跟段浪的情况类似,不过琉璃骨架凭借着他强大的修为,还是极力控制住了段浪的伤情,又通过查找一些药剂才逐步的将段浪的身体调理了过来。

        最初那琉璃骨架仅以为段浪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武器,才导致自己受到反噬,但当他检查了段浪的身体之后被吓了一跳。

        段浪的身体几乎可以说是几近“报废”,这种情况并不相当于没有性命,而是一种对生命力的过度消耗,比如说一个二十岁正当年的小伙,因为接触了某种秘籍而大致生命力大量消耗,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寿命大幅度缩减,而且这并不能算作是一种病,因为它根本无药可医,随意一些地方的人便将这种情况称之为“命”。

        但好在段浪的这种“命”只是暂时的,通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调理,段浪也渐渐痊愈,虽然体内还留有些不明物质,但已经对身体没有了大碍。

        不过最令琉璃骨架担心的是他胸口处的你一不明物,因为任凭他施展何种手段都无法探测出那一不明物的准确情况,而且好几次他都受到了明显的“反抗”,最后的那次“反抗”让琉璃骨架都尝到了苦头,所以他也放弃了再次尝试。

        ……

        原本一直安详躺在玉床之上的段浪突然坐了起来,而且看他那神情应该并未完全苏醒,一直守在一旁的琉璃骨架赶忙伸出一只手捂住了段浪的天灵盖,暗暗调动真元帮助他梳理他体内紊乱的气息。

        剧烈的大喘了几口气之后,段浪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什么地方?”段浪问道。

        “这间房叫做‘朝房’是我平时用来疗伤的。”琉璃骨架收回了自己的手,缓缓的走到了段浪的身前,然后将自己整个骷髅脸伸到了他的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说道:“嗯,并无大碍了。”

        “是你救了我吗?”段浪试探的问。

        “没错。”

        “为何?”

        “你还要当宝具的下一任主人啊。”那具琉璃骨架说完后便找了个合适的桌台倚靠了上去,一副很随意的样子。

        “真的?”

        段浪的表情并没有琉璃骨架想象中的那般惊喜,看他说话的神情仿佛还有点不愿意。

        “当然是真的,宝具的传承本就应在最强一类的人手中,而你虽然现在的修为并不高,但我相信你的天赋,未来你一定能凭借宝具之威名镇四海的。”琉璃骨架满是骄傲的说,当初的辉煌虽然过去了很久,但依旧是记忆深刻,虽然以后再无可能感受当初的那种荣耀,但将宝具传给一个有潜质的后辈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要这个宝具了。”段浪的情绪有些低落,他现在已经恢复了神智,所以先前所经历的一切他都记得,董遇之为了帮他,惨死在了五老峰的弟子手下,这种痛苦令他难以释怀,而且在他清醒之前所做的各式各样的梦里,绝大部分都跟董遇之有关,但所有的梦结局又都会以董遇之的惨死而告终。

        “你…你是在说胡话吗?”琉璃骨架十分的不解,“你可知道这世间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着有一个属于自己宝具吗?你还太年轻,有很多事情不懂,不要因为一时的私欲而断送大好的前程。”

        琉璃骨架说着说着便有些动怒,在他看来拒绝宝具根本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他越想越来气,此时恨不得直接将宝具硬传授给他。

        “谢谢你救我。”段浪朝着琉璃骨架微微屈身,“我并非鲁莽之人,我之所以拒绝宝具是因为想通了一些事。”

        “何事竟然比宝具都要重要?”琉璃骨架不解。

        “我那兄弟董遇之,自出生起就远离人烟,所到之处都受尽排挤,当初我跟她遇到正是因为他受人围剿。”段浪一回忆当年的往事便陷入了惆怅,“后来我俩一见如故,在一起生活里很久,又经历了一些磨难的和痛苦,慢慢的便产生了浓厚的友情,不怕你笑话,我随是仙族人但我的朋友仅仅有董遇之一个。”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尸吼是有姓名的。”琉璃骨架有些理解段浪的感受了,这种至亲之人的离去往往会带来思想上的巨大转变,“可就因为他的死,你就要放弃宝具了吗?”

        段浪试着用手撑着寒玉床,然后用腿部轻微的用力,但下本身的酸痛还是让他难以行动,“唉~你看我现在的这样,软弱又仅仅有董遇之一个。”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尸吼是有姓名的。”琉璃骨架有些理解段浪的感受了,这种至亲之人的离去往往会带来思想上的巨大转变,“可就因为他的死,你就要放弃宝具了吗?”

        段浪试着用手撑着寒玉床,然后用腿部轻微的用力,但下本身的酸痛还是让他难以行动,“唉~你看我现在的这样,软弱又无能,虽然凭借宝具我能够一步登天,但那可是用董遇之的命换来的啊,这种方式得来的力量我不会使用!”

        看着倔强的段浪,它不仅略感触动,“若是我跟你说你的朋友没有死哪?你会不会改变主意?”说完后琉璃骨架竟然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当时也将那尸吼救了下来。

        “你说什么?!董遇之没有死!快带我去见它!

        无能,虽然凭借宝具我能够一步登天,但那可是用董遇之的命换来的啊,这种方式得来的力量我不会使用!”

        看着倔强的段浪,它不仅略感触动,“若是我跟你说你的朋友没有死哪?你会不会改变主意?”说完后琉璃骨架竟然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当时也将那尸吼救了下来。

        “你说什么?!董遇之没有死!快带我去见它!”

        段浪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直接从寒玉床上站了起来,此时他的腿也好像恢复了直觉,站立时并没有过多摇晃。

        “好,既然你这么心急,我便带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