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乐园在线阅读 - 1892 林三酒是一个不怕把事闹大的人

1892 林三酒是一个不怕把事闹大的人

        林三酒的主意,对于杀戮旅馆来说或许没有风险,对她自己和人偶师来说,风险可真是大了去了。

        ……尤其是人偶师。

        刚才灵光乍现时的激动褪去之后,她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越想越觉得自己天真了。靠这个办法,她怎么可能把人偶师救出来?搞不好还要把她也搭进去。

        可是杀戮旅馆早走得影子都看不见了,林三酒就算后悔也没用——她连联系对方的办法都没有——再说,不照这个办法做,她还有什么其他选择余地吗?她能把副本怎么样?

        行动已经开始了,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等了。

        此刻的林三酒蹲在床单底下,浑身都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她虽然内心煎熬,但外表却一动不动,好像是游湖副本几十米外大地上忽然冒出来了一只白蘑菇。

        如果在杀戮旅馆回来之前,游湖副本就对她生疑了、过来查看情况,可就糟了……杀戮旅馆怎么还不回来?

        在林三酒念叨到第六次“怎么还不回来”时,远方小镇上终于有了动静。

        她的视野多少还是被白床单阻挡去了一部分,她是先感觉到那一丝异动的。

        就像是同桌吃饭的人之中,忽然有一人站起了身;林三酒微微一凛时,随即意识到,不远处游戏厅里一直断断续续、破旧嘶哑的电子音乐,有好几秒都没听见了。

        大地隐隐地震了起来。并不像是有什么沉重巨物正在行走,反而像是大地本身受到了拨弄,一团深藏地心的蜂窝苏醒了,从人类无法触及的维度上嗡嗡地发颤。

        杀戮旅馆果然没说谎……林三酒稍稍挑开一线床单,望着远处,忽然明白了脚下大地的奇异颤动。

        这个次元空间就是由副本们的能量构造的,所以当不知道多少副本一起朝同一方向行动的时候,构建次元空间里的能量,就像是受到月球引力而波涌起来的一道道潮汐。

        此刻远方的“小镇”上,一块一块建筑接连消融跌落,仿佛是被浪潮冲走的碎裂冰山;一个又一个的人影从地面上站起来,人群渐渐扩大了,杂乱的交谈声就像被裹在水浪中的断树枝,一起涌进了林三酒的视野。

        她紧张得想咽一下口水,却发现嘴里干得变成了一张砂纸。

        就现在。

        当她看清最前方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人影时,林三酒蓦地跳起来,拽着床单,迅速接近、闪身融入了那一群副本里:有个老太太转头看了她一眼,卖气球的小丑被后面的人踩了鞋跟,那几个数虫子的小孩,正面色冷冷地听着旁人说话……除了装作没发现她的杀戮旅馆,哪个副本也没有对她多注意。

        林三酒浑身都浮起了一层热汗。

        她这辈子,哪里想到自己竟还能体会到这样的时刻?

        身边前后左右,三三两两尽是副本。视线和听力都被床单轻轻蒙着,反倒增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一部分感知:她一时好像正走在烟雾朦胧的冷山早晨里,一时好像要忍不住愉悦地笑起来,等她赶紧加快几步靠近另一个副本时,又恍恍惚惚闻见了一股恐惧的、雪白的气味。

        “我也不愿意劳师动众的,”杀戮旅馆正在前头大声解释道,“只不过我觉得很蹊跷……是谁把人类放进来的,放进来后要拿他怎么样,对我们的次元空间有什么影响……我觉得大家都必须知情。”

        “你做得对,这件事有点严重,”不知是谁从副本群中说道,“为什么人类能进来?”

        “等事后问问就知道了。我就好奇,那个新人为什么要一直偷偷抓着人类不放手?”一个含糊沉闷、好像嗓子眼里卷着一块厚毛巾的声音说道。“他能乖乖交出来吗?”

        ……没错,这就是林三酒的计划了。

        她拿游湖副本没有办法,杀戮旅馆单枪匹马也拿游湖副本没有办法,但是当这一个次元空间里的许多副本,都发觉了他手上暗藏了一个人类的时候,游湖副本或许就要抵不住压力了吧?

        游湖副本远离小镇后,将人偶师一直压在湖水下,甚至连人形都不曾再出现过了,显然是为了不引起人注意。

        既然他想要偷偷囚住人偶师,那么林三酒自然就要把他的意图捅破。

        “其实我看,他要藏着个人就藏着吧,对我们影响也不大……”有副本说道。

        林三酒心中一紧,赶忙朝说话人的方向扫了一眼。

        那个副本高高细细,以她的身高,竟只能看见对方的肚皮。别看那副本嘴上劝别人回去,他自己的肚皮却一步不落地跟在杀戮旅馆身后,一点掉头的意思也没有——听见他话的副本,也都像是听了耳旁风。

        来的副本很多,林三酒远远一扫,还看见了好几个熟人;5.85倒是没有出现,或许是因为她根本没来参加座谈会。

        “就在这儿了!”

        杀戮旅馆喊了一声,在即将进入游湖公园地域的时候,停下了脚。

        他此刻正站在当时拦下林三酒的位置,因此探腰一伸头,就能看见湖下的人影;反倒是林三酒隔了好几步远,除了肩膀之间断断续续的湖面,什么也看不见。

        “在哪儿呢?”几个副本远远沿着湖岸围成一圈,伸着脖子寻找人偶师。“啊,是不是那个……哦,不是,好像是个尸体。”

        “哦哦,我看见了,头发跟水草一样,对不对!”有个副本激动起来。

        杀戮旅馆回头摆了摆手,将众副本的目光和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之后,他指着湖水说:“那个人类就在这儿了,我们应该请游湖公园出来说明一下。”

        林三酒悄悄地往湖边走了过去。从她身边,副本们接连说道:“游湖公园呢?我前不久好像还看见他了。”

        “对呀,为什么抓住了人类不通知大家?”

        “对,把人交出来,”这一句话传入林三酒耳朵里时,她都快喘不上气了。“或许游湖公园在那个人类身上发现了点什么……我也要看看!”

        “麻烦让一让,”她从几个副本之中挤了过去,“我找杀戮旅馆有事……”

        副本接二连三地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等林三酒在杀戮旅馆身边不远站住脚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

        她刚才经过了一个熟面孔,但她没想起来是谁;好像只是从余光中一闪而过,再回头时,那人已经融入了人群。

        林三酒心下微微一犹豫时,却见又有人分开副本,几步走了上来——原来是卡车司机。他扫了林三酒一眼,这才发现她是谁,还惊奇地评价了一句:“你还有床单?”

        “他乡遇故知”那副穷酸模样,确实不像是有床单的样子。

        “嗯,我新长的……”林三酒含含糊糊地说,迅速往湖底瞥了一眼——才不过十分钟,人偶师就又往湖底沉了一截,好像是被绿湖给刻意按下去的。

        “他怎么闷头不肯作声?”卡车司机皱着眉毛,扫视着四周,显然对游湖公园很不满。“我们这么多人都来了,他连回答也不肯回答一句吗?”

        林三酒与杀戮旅馆对视了一眼。

        他们的计划目前一切顺利,但最关键的一步,是游湖公园必须现身。只要他一现身——

        “找我干什么?”

        林三酒的念头还没转完,就听身后副本人群中,响起了一个极难形容的声音——好像在涨大后囊泡一样的喉咙里,用泄露的丝丝气流形成的,与当时在游湖副本中听见的嗓音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