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再起在线阅读 - 第1288章父子

第1288章父子

        舆论吹起来,分封蕃国,已经成了既定现实。

        说实在的,这场分封盛宴,某种程度来说,对于官场也是一种清理。

        前面也说了,在短短的十年中,李嘉从南到北,就统一了整个中国。

        灭亡的国家,有南汉,周楚,漳泉,吴越,南唐,后楚,赵宋,北汉,足足八个政治实体。

        地方官无论,而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中枢官吏,八个国家,加在一起,中枢朝官是最多的。

        如,到了现在,如果加上一些闲散官吏的话,大唐的中枢朝官,已经超过了四千人。

        地方上,则是达到了数倍,约莫一万五千余人,官吏总数,约莫两万。

        这对于三千万人口的大唐来说,地方官员反而不足够,中央官吏则显得累赘。

        虽然用不到这些人,但也不可能尽数的辞官,用点俸禄养着,也算是不错了。

        这与盛唐时期相差无几。

        而历史上,北宋初年,官吏就达到了三万人,到了后期,则是五十万人。

        宋真宗一次裁汰亢吏,就达到了十九万余人。

        所以,北宋的冗官,是极其严重的,到了不得不改,改无可改的境界。

        那么多的官吏,自然而然压迫极甚。

        初唐时,整个天下的官吏,合计起来也不过七千人。

        所以,面对这样的重包袱,缓缓地卸下,李嘉已经等不及了,他想要快速的进行。

        这时,如果把这些官吏们安置在蕃国,即使每国两百人,也足以安置四百人。

        中枢就能卸下重大的包袱。

        不去?那么重用你,你竟然不领情,那么就辞官吧!

        不过目前不急,至少等明年两人成婚再说。

        中秋后不久,燕国长公主李薇儿,就与鲁国公潘崇彻之子,十六岁的周文订婚。

        成婚倒是不急,两人的年纪还比较小,还得长成一些。

        这件喜事,彻底地冲淡了分封建国的热潮,洛阳百姓们又开始追逐这样的喜事。

        由于潘崇彻的地位,所以公主府并没有另行建造,而是在鲁国公府后,打通一条街,再建公主府,相当于就隔了一扇门墙,近的很。

        李薇儿别看在皇宫中威风地紧,但出了皇宫,却有些胆怯。

        看着金碧辉煌的公主府,她颇有些不是滋味,空荡荡的。

        在皇宫之中,那些侄女们,大大小小,跟着她一起疯,一起玩。

        上有太妃疼爱,下有皇帝兜底,可以说是让她毫无忌惮。

        而一出皇城,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离了群的大雁,孤独的很。

        再是宽敞,也弥补不了她心中的空缺。

        “走,回宫——”

        李薇儿看了好一会儿,愣了愣神,这才说道。

        “殿下,这才走了两步,再多看看吧,听闻陛下从内库中,拨下万贯,还请了工匠,材料什么的也是从少府出,在偌大的京城,也是少有的。”

        “我现在不想住这,过些时日再说吧!”

        李薇儿摇摇头,有些落寞道。

        随即,甩了甩马鞭,然后骑上马,潇洒地离去。

        而道路百姓侧目以视。

        巡捕们感受到了挑衅,迫不及待地追逐起来,反而吃了不少的灰。

        “哈哈哈——”李薇儿则响起了一阵脆铃般的笑声。

        “长公主走了吗?”

        鲁国。公府,潘崇彻低着头钓鱼,随口问道。

        已经六十余岁的潘崇彻,平定后蜀,湖南后,已经功成身退,多年的战争生涯,让他疾病缠身。

        如今,就挂着五军都督府职位,也不怎么管事了,威望够了,权力够了,自然潇洒无所追求。

        “走了……”潘文低着头,面色平淡地说道。

        “看来公主府还是不被满意,你再城外,把咱们的一处庄子,改成马场,长公主喜欢骑马,那就让她有一处地界,自然就欢喜了。”

        潘崇彻轻声道。

        “儿子明白!”潘文点点头,随即眼眸中有些落寞。

        “让你娶长公主,有些委屈你了!”潘崇彻摇摇头,说道:“知晓你想要参加科举,但,咱们这样的勋爵之家,陛下,那些朝臣,怎么允许你参加呢?免不了罢黜的命。”

        潘文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儿子知道了,只是,读了十年书,进士及第而不得,属实,属实……”

        一时间,他竟然骂不出脏话来。

        “艹蛋的玩意!”

        潘崇彻扭头,帮他骂了出来,他粗糙的脸上,也是一脸愤怒道:“咱潘家,祖坟冒青烟,好不容易要出个进士,就这么毁了,他娘的真是滚蛋玩意。”

        虽然属于被阉割,但潘崇彻年少从军,染了一股子军气,粗犷的很。

        当然,对于文人他是钦佩的很,所以让养子自幼学文。

        “不过,你能尚长公主,也确实不错!”

        骂骂咧咧了几句,潘崇彻这才又坐下,恢复了悠闲模样:“长公主脾气对我胃口,风风火火,麻利的很,虽然有点骄横,但无伤大雅,就适合咱们潘家。”

        潘文听着这番话,颇有些无语。

        作为读书人,他自然喜欢文静贤淑的女子,长公主也未免太活泼了。

        “你这小子,尚了长公主,对于潘家来说,可是福荫不浅!”

        见儿子一副无所谓地模样,潘崇彻忍不住放下鱼竿,认真道:

        “据我说知,长公主在宫廷中,人缘颇好,就算是陛下,也是爱护有加,更遑论太妃了。”

        “对于你的前途,你的子女,咱们潘家,有些莫大的好处!!!”

        “日后,哪怕是新帝什么的,岂能不给长公主的面子?”

        听到这,潘文恍然大悟。

        “况且,你也莫被长公主骗了,行为有些无礼,但她内心细腻,所以宫廷内外,才都喜欢她,能让大部分人喜欢,也是一种本事啊!”

        潘崇彻不由得感慨道:“我这是废了好大的本事,才与你的得来的,你要善待长公主。”

        潘文闻言,不由得点点头,眼眸有些黯淡:“父亲要不是为了我,也不会那么快退下来……”

        “别他娘提这个!”潘崇彻无奈道:“老子退下来也是应该的,借坡下驴罢了,年岁那么大了,早就应该享福了,借机能为你尚个公主,保佑三代人,已经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