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青楼学符,红衣道痴

第五百八十四章 青楼学符,红衣道痴

        “你这个字,源自何处?”

        神符师颜瑟望着沙盘上的象形人字出神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问道。

        “源自这块字板。”

        陈勾没有故弄玄虚,直接拿出仓颉字板说道。

        对颜瑟扬了扬,让他看到了字板上的几个字。

        这位将夜第一神符师登时眼睛发光,面色潮红,像是看到了一名衣衫**的绝色美女,欲语还休,欲拒还迎……

        “给我……”

        颜瑟目不准转瞬地盯着字板,口干舌燥。

        唰!

        光芒一闪,字板直接从陈勾手中消失,被他收入了储物空间。

        颜瑟登时暴怒,双眼圆睁,像是一头要吃人的老狮子一样朝陈勾瞪去。

        陈勾戴着似笑非笑的青铜面具,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不慌不忙地淡淡道:“你教我神符之道,等我有所成就,便将字板借给你看。”

        颜瑟闻言,看了看陈勾的人,又看了看他写的字,脸上眉头渐渐皱起,摇头叹息。

        “神符之道,最重天赋与心性,观字可观人。你的字比划看似内敛,实则飞扬跋扈,连沙盘都差点容不下,可见你内心亦孤戾桀骜,这种心性想要在必须耐得住寂寞的符道上有所成就,难!难!难!”

        “虽然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

        陈勾看向天空,落日西斜,他优哉游哉地说道:“能不能教会我,那是大师你的问题,如果大师不行,我还可以去找大河国书圣。”

        “我呸,就他也配和我相提并论?”

        颜瑟满脸鄙夷之色,哼道:“年轻人,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陈勾笑了笑,回道:“老人家,你又知不知道我是谁?”

        “老夫天下第一神符师颜瑟!”

        “老子史上第一神雷师雷瑟!”

        颜瑟气极,自他成名以来,还没遭受过这样的“侮辱”,瞪着眼一字一顿地说道:“老夫神符师,姓颜名瑟!”

        陈勾瞥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叫颜瑟,你吓唬谁呢?”

        “……”

        颜瑟终究拿陈勾没有办法,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一辈子学不会,我就一直干等着?”

        陈勾沉吟少许,回道:“以一年为期吧,如果一年之内我学不会,字板借你看十天。”

        他不可能一直呆在这个时间,一年已经不短。

        而且,一年时间如果都入不了门,那就只能说他真的不是这块料,也就只好放弃了。

        “一言为定!”

        颜瑟第一时间抓起陈勾的手对掌拍了一下,生怕他反悔。

        对他而言,教陈勾一年不算什么,能教会最好,就当收了半个弟子。

        真要是教不会,那也就只好当作是对牛弹了一年琴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吧,我做什么你做什么。”

        颜瑟将双手背在身后,连沙盘和木架上的花生糖葫芦都不要了,一边说一边朝前走去。

        陈勾点头道:“好的,现在去哪?”

        “红袖招。”

        “你带我逛青楼?”

        “胡说!这叫体味人生百态!世间一切符文归根结底,都源自生活与自然,你不深入其中,又怎知其中三味?”

        颜瑟身形瘦高,颌下留着几根稀疏长须,倒三角眼里目光闪烁,那股子猥琐淫亵的味道简直脏到了极点,偏偏脸上还正气凛然。

        陈勾恍然大悟,意味深长道:“原来如此,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颜瑟了。”

        这位大神符师的贪花好色,陈勾是知道的,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住在青楼,夜夜笙歌。

        陈勾也喜欢美女,但对于青楼女子,却并不感冒。

        徐晚娘自然例外,不能同一而论。

        于是,陈勾便每天叫一个卖艺不卖身的小姐姐,一起研究颜瑟传他的符道。

        符道入门,在于观察。

        在神符师眼中,世间任何事物的任何线条与轨迹,都能衍化成符文。

        只不过,绝大多数符文都只是一个形号,并不具备法则威能,或者说法则之力微乎其微,不具有研究掌握的价值。

        只有极少数符文,能与法则大道发生感应,从而在激活后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所以,陈勾符道修行的第一课,就是观察周围环境中可能存在的天然符文。

        虽然很枯燥,陈勾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始终耐着性子坚持。

        与此同时,长安城中更加暗流汹涌。

        雨夜,宁缺跟着朝小树前去赴约,当夜必有一场血战!

        只不过,已经拥有白日神僵血脉的宁缺,心中没有任何忐忑,除了自信还是自信。

        甚至,体内不凡血脉让他对于鲜血与战斗,产生了一种发自本能的兴奋和激动。

        而西陵神殿之中,应夏侯之请,前来帮他解决麻烦的西陵神殿强者也几乎同时到达大唐都城。

        便在朝小树和宁缺雨夜血战时,红袖招主楼楼顶的屋檐上,一名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子忽然而至。

        身上红衣斗篷,如血般在雨夜中轻摆,腰间系着一根普通的黑色细带,让短而微蓬的红裙没有翻起,却遮不住青裸的双腿,那双腿光滑,带着令人眼眩的诱惑意味,小腿上的红色长靴就像是锦鲤的尾。

        她没有打伞,身上却没有一丝湿意,所有雨水沾染到她身上后,都被一股无形之力自动弹开。

        在她居高临下的视线中,对面一座副楼的某个房间内,一名几乎仅以轻纱遮掩住关键部位的花魁,正在陈勾的要求下做出各种姿势。

        或观音zuo莲,或乳雁回林,或双手扶墙……

        而陈勾,则在几米外认真地观察每一个姿势的形态线条。

        毫无疑问,他是在遵循颜瑟的指示,观察并探索符文。

        这几天,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女”字符,当真博大精深,变化万千……

        透过没有关的窗户,一身红衣的女子将屋内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斗篷下,只能看到小半张侧脸,清丽如水,平静如远山,从神态上看仿佛已经历了无数世事沧桑。

        但微微翘起的唇角,在流露嘲弄及些许烦郁之意外,也展现着她的真实年龄。

        “这就是你们口中那个能弹指镇压草原大祭司的高人?”红裙女子没有回头,仿佛在自言自语。

        “正是,属下等已经观察他五天了,错不了的。”

        红裙女子身后,突然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影从黑暗中出现。

        红裙女子用比寒雨更冷的声音低吟道:“本以为会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到头来只是个欺世盗名的好色之徒。”

        然后……

        只见她神情冷漠地抬起右臂,食指隔空点出,纤细指头一道极淡的气息缓慢喷吐而出。

        风雨飘摇的冷夜虚空中灵气随之无声波动,空中仿佛多出无数道牛毛一般的剑气,向前飞射时逐渐凝结到一起。

        最终化作一口三尺雨剑,以一道笔直的线条,从窗口穿入,掠过花魁耳旁上,带起的波动将其一缕秀发切断,而后者却毫无察觉。

        明明锋利无比,但却偏偏无声无息,而且透明的雨剑继续向前,直刺还在领悟“女”字符的陈勾!

        嘭!

        在雨剑即将临身的刹那,陈勾左手中指忽然往外一拂,指甲盖一寸不差地刚好敲击在射来的雨剑上。

        便只见剑气崩溃,扩散为一朵雨花般在指尖荡漾开来,轻描淡写得仿佛只是随意掸了下灰尘。

        这一幕,不但红裙女子看得一清二楚,她身后的两个黑衣人也看到了全部过程。一时间露在外面的双眸中,骇然之色无法言喻。

        一指敲碎一道剑气,听起来不算什么,但要看是谁射出的剑气!

        而红裙女子是谁?

        天下三痴中的道痴叶红鱼!

        天赋之高罕有能与之相提并论者,虽然年纪不大,修为却接近知命巅峰,就连夏侯也不是其对手!

        所以,西陵神殿才会派她出手,来除掉陈勾这个对神殿在大唐的计划产生不利影响的神秘人。

        论及实力,叶红鱼远非草原大祭司这样的初级知命可以相提并论。

        可谁又能想到,她的剑气,竟会被人弹指敲碎?

        “道痴?”

        陈勾将目光从花魁身上收回,长身而起来到窗台边,负手而立地与叶红鱼对视,而后用对方听得到的声音道:“西陵神殿竟然派你来杀我?”

        叶红鱼身上的气质和特征太鲜明了,即使第一次见面,也能陈勾第一眼便猜出其身份。

        除了她之外,这个世界还有哪个女子,能将一身红群穿得如此惊艳?

        “如何?”叶红鱼斗篷下传出毫无波动的清音。

        陈勾将手伸出窗台,答非所问:“这雨,很滑,很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