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昊青衫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昊青衫

        “吹牛!”

        袁飞撇撇嘴,一脸的不相信。

        茫茫天地间,谁敢说与天比高?

        那是传说中的老天爷吧。

        说完他就后悔了。

        刚才还来到钱的,现在居然当着林青天的面说他吹牛,这不没事找抽嘛。

        偷偷看一眼,发现对方并未怪罪,他才松了一口气。

        “姥姥滴,飞哥这什么都好,就是嘴欠!”

        袁飞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再口无遮拦了。

        “不好了,林青天,你快跑!快离开昆仑山!”

        就在袁飞胡思乱想之时,一道急促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只见那白灵匆匆忙忙跑过来,直奔林青天。

        俏脸上带着慌乱,一阵手舞足蹈。

        喊道:“快,快跑!”

        她气喘吁吁的,很累,也很慌。

        “白灵姑娘,你这是怎么回事?

        林青天为什么要跑?”

        袁飞很诧异,林青天实力强悍,刚才还在那吹牛说天有多高他就有多强的,这会儿还需要跑?

        “来不及解释了!”

        白灵呼吸粗重,一把拽着林青,撒丫子就跑。

        “等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如一根桩子嵌在石头上,任凭白灵如何用力都难以撼动,后者一脸淡然,语气十分平静。

        可白灵无法保持平静。

        “跟我走,来不及解释,再不走就晚了!算我求你了行吗?”

        白灵很着急。

        但她不说清楚什么事,林青始终未动。

        这时,一位仙风道骨,丰神如玉的男子一跃三丈,飘飘然而来。

        背负一把青光长剑,凌厉冲天。

        青色长衫随风飘动,胸口纹着交叉的两道剑纹,随着黑白相间的长发飘飘荡荡,若隐若现。

        “是他追杀你?”

        袁飞问道。

        林青神色淡漠,静静地看着来人,这个人身上有杀气,但并非锁定白灵,而是针对他。

        没错。

        他可以肯定二人素未谋面,无论在世俗中,还是上次来昆仑山,都没见过。

        今天是第一次见。

        浓重的杀气,宛如有血海深仇。

        难道自己不小心杀了他的亲戚,或者杀了他包养的小老婆?

        一双凌厉眼眸凝视,如两把利剑锋芒毕露。

        粉红的唇瓣微微开合:“你就是林青天?”

        声音清脆,好像这不是个男人,而是女子,难不成家伙事儿被人给隔了,变性了?

        显然不是。

        他天生就是这个腔调。

        昆仑剑墟三长老,昊青衫。

        白灵的师父。

        从小到大白灵就是在他的庇护下成长,一步步到达今天,可以说昊青衫占据了九成以上功劳。

        对她,犹如亲生闺女。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是亲情。

        但白灵很慌。

        用力摇了摇头,鼓起勇气张开双臂,站在林青面前:“师父,不要!我求求你不要逼我。”

        “灵儿,为师曾经说过,你是自由的,但为师必须了解这个人!”

        昊青衫虽然年长,但他白掉的只有头发,面容依旧如年轻人那么姣好,如果不看发丝,不看别的,单纯把这张脸描绘出来,甚至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代绝色佳人。

        袁飞瞪大眼珠子。

        脑子里灵光一闪,激灵灵问道:“白灵,这怎么回事,他是你师父?

        我怎么感觉他看上你了?”

        “袁飞,不许胡说!”

        白灵气哼哼白他一眼,胡说什么呢。

        昊青衫为之一气。

        他待白灵如亲生闺女,袁飞的话却有悖伦理。

        “年轻人,切莫口无遮拦,否则罗金刀也未必能保得住你!”

        他深深看一眼袁飞背上的刀,威胁道。

        哼哼!袁飞哼哼着,他还真不好说什么。

        昊青衫也懒得搭理他,注意力回到林青身上:“林青天,是个男人就站出来,别躲在我徒弟身后!”

        “师父,你不能……否则,否则死给你看!”

        锵!白灵拔剑,加在自己脖子上。

        真的,只要轻轻一划,颈动脉破裂,很快就会鲜血流尽而亡。

        昊青衫深深蹙眉。

        脸上顿时多出几道皱纹:“灵儿,把剑放下!”

        “不放!”

        “你是知道的,为师决定的事无可更改,况且你以为在为师面前,你有能力自杀?

        打不掉削你一只手,回头再给你接上!”

        昊青衫很认真的说道。

        白灵娇躯狠狠一晃。

        是的。

        她知道,在师父面前,她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师父一道剑气就能斩断她手臂。

        然后,再想办法给她接上。

        “师父,我和林青天真的没什么,他也没有欺负我,你别冲动好不好?

        你答应我,我就把剑放下!”

        “如果我不答应呢?”

        “反正我在你面前,自刎的机会都没有。

        但这悬崖数百丈,弟子很想试试从这里跳下去,会是什么感觉!”

        白灵指了指身后不远处,那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上,寒风猎猎。

        别说跳了。

        就是靠近悬崖边三米,就会感觉到死神在召唤。

        往下看一眼,都会头晕目眩。

        即使没有恐高症的人,站在这里,也很难受得了。

        搞不好就会被风吹下去。

        “你威胁为师?

        二十年养育之恩,还比不上一个相识不到半年的小子,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师父,真没有,真的没有……”白灵很着急。

        她真的不希望师父和林青天打起来,无论谁胜谁负,谁生谁死,都不是她想看到的。

        只要师父不动手,林青天是不会动手的。

        而她劝师父收手的办法,少之又少。

        威胁,是从小到大一贯使用的,但从来没有用自己的命威胁师父。

        以前那种,说白了就是撒娇。

        小时候嘛……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威胁自己的师父,而且明知道师父是为她好的情况下。

        一丝热泪,忍不住落下。

        可她又不想后退。

        “师父,求您了!”

        “林青天,你是个男人就堂堂正正站出来,让老夫看看你究竟有几分能耐,有什么魅力能把我徒弟迷得神魂颠倒,为了你不惜和我这个师父恩断义绝,反目成仇!”

        “师父,我没有,我没有和你恩断义绝,没有反目成仇!”

        “哼!就凭你现在这么威胁为师,还不算反目成仇?

        你这丫头,是要气死师父才好啊!”

        “我,我……”“林青天,你告诉师父,其实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们……”白灵很无辜的看着林青,一脸央求。

        她现在说什么,师父都不信了。

        昊青衫就是要和林青比划比划,这让白灵倍感为难。

        林青微微一笑。

        那一抹笑容,让白灵如沐春风般温暖,心情稍微舒缓下来,看样子,他还是不错的。

        起码顾及这些日子的感情。

        起码,愿意开口帮忙。

        “白灵很乖,是个好婢女,办事尽心尽力。”

        林青唇齿微微掀动,眸光一闪,似乎是思量了几秒钟,又道:“没错,就这些,业务很熟练!”

        “林青天!你……”白灵要疯了。

        我是让你解决麻烦,我是求你帮忙,不是让你添乱的。

        当婢女这件事能说吗?

        这可是我师父,昆仑剑墟三长老昊青衫,一把剑行走江湖,至今无有败绩的高人。

        成名于数十年前。

        你这是要打架啊。

        “师父,你别听他胡说,他乱说的,故意气你,我……”白灵慌忙解释,昊青衫已经怒发冲冠。

        “好你个林青天,居然拿我徒弟当婢女,老夫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别人求着想娶我徒弟,老夫都不答应,你居然欺负我徒弟,很好……你有种先从老夫的尸体上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