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没资格死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没资格死

        “完了,全完了!”

        “一切都结束了!”

        “药王谷从此沦落,甚至不复存在……”所有人都陷入悲痛,陷入绝望。

        作为药王谷弟子,他们在这里生活十几二十年,乃至数十年,这就是他们的家。

        到外面的世界,根本就不适应现都市生活。

        平常,他们对待那些外界来的求药者,高高在上,认为对方都是有钱的狗大户,各种宰,各种不屑。

        动辄打骂,无人敢还手。

        可从今天起,从这一刻开始,药王谷的盛况不复存在,武林中人不会再尊重他们。

        那些世俗中人,想必也不会再来药王谷求药了。

        云熙瘫软在地上,内心一片冰冷。

        大殿炸毁,一切随之结束。

        师父灰飞烟灭,长老魂飞魄散,林青天也不复存在,药王谷只剩下弟子和不完整的传承,将何去何从?

        依附于别的势力?

        就此解散?

        她是药王谷大师姐,幸存者当中排行最高,也许不是年龄最大的,但她承载着药王谷从这一刻起,往后余生的全部希望。

        “大师姐……”“我们怎么办?”

        “谷主他们会不会……”没有人聊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药王谷众多弟子想不到,白灵也没想到。

        她还以为林青天有足够把握。

        现在想想,也是装大发了?

        不可一世的林青天就此陨落,呵呵……莫装逼,小心遭雷劈啊!白灵暗暗自嘲。

        曾经她以为昆仑弟子高不可攀,对除了三大圣地以外的人,其实内心深处多少有点不屑。

        看不起别人。

        直到遇见林青,这几天被消磨锐气之后,她才直到天高地厚。

        可,那个把她当婢女呼来喝去,随便欺负的家伙,强则强矣,却依旧人力有时尽,泯灭在历史长河中。

        随着时光流逝,逐渐被人淡忘。

        “唉!可惜,可惜了啊!”

        白灵摇头,苦涩的情绪溢于言表。

        咳咳……沉重艰难的咳嗽声,从废墟传来,一道身影,自尘埃中走出。

        “药王谷的谷主,上官梁琼……他没死?”

        白灵很快认出那位的身份,是一个咳着血的糟老头子,光头,满身尘垢,衣衫褴褛,但他至少还活着。

        不对!他怎么长高了一截儿?

        疑惑中,定睛望去,待尘埃落定,白灵这才看清楚,对方双脚不着地。

        是被人拎起来的。

        而后方,拎着上官梁琼的,赫然是……林青!林青脸色不太好看,看样子在这场爆炸中受伤不轻,可他还能拎着一个人走出来,足以证明他还有战斗力。

        要不要现在过去,揍他一顿?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

        白灵不想杀林青,可她这些日子的委屈怎么办?

        唯有揍林青一顿才能消气。

        平常打不过。

        现在,是绝佳机会。

        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想动手,尽管来!”

        仿佛看穿她的想法,林青倏然开口,眉宇中间,虽沾染淡淡的尘垢,但他那一抹凌厉气质,毫不掩饰。

        或者说,所谓狼狈,根本无法掩盖他的冲天气势。

        依然势如虎狼。

        “我可没这个想法,再者说,你每天把我当婢女呼来喝去,你见过哪家婢女敢对主人不敬的?”

        白灵半开玩笑,道。

        咳!咳!被林青拎出来的上官梁琼,随着前者松手,他一屁股坐地上,疯狂咳嗽,吐着血。

        艰难的抬头,神色黯淡无光。

        声音有些沙哑和惊恐的问道:“为,为什么?

        为什么救我……”“救?”

        没有人知道大殿中发生了什么,他们所看到的只有爆炸和废墟,以及最后走出来的这两位。

        难道是林青天,救了上官梁琼?

        听这口气,好像是。

        “因为你现在……还不配死!”

        林青很冷漠。

        呵呵!哈哈哈……上官梁琼惨笑,沙哑的声音,凄惨的语调,诉说着他的悲凉。

        死,都不配了啊。

        堂堂药王谷谷主,居然沦落带这般田地,那个叱咤风云,有信心带领药王谷走上新巅峰的谷主,当真已经不复存在。

        迟暮之年,摇摇欲坠,上官梁琼终于明白什么叫凄凉。

        “到底怎么回事?

        是你救了师父?”

        云熙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目不转睛盯着林青。

        这,到底是怎样的男人。

        他实力强大,他翻手为云,他杀人不眨眼……可他,偏偏又放过师父。

        为什么!“云熙,我错了,师父错了!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与他为敌,就是妄图谋夺他珍贵的炼丹手札。

        殊不知拥有那种级别手札的武者,是何等强悍,竟因此给药王谷带来灭门之灾。

        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药王谷众位弟子和长老,更对不起药王谷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我有罪!!!”

        “不!那对我来说,只是垃圾,随手写的!”

        林青淡然摇头。

        噗!噗!噗!上官梁琼连吐三大口血,脸色惨白,几欲昏厥。

        若非本身有强悍实力根底为支撑,他或许已经昏迷,甚至咽气了。

        “师父,到底怎么啦?”

        “我也不知道什么,两仪杀阵自毁,一切灰飞烟灭,可他仿佛拥有惊天动地的力量,不仅在爆炸中活下来,还保住我一条老命。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他也许根本不会受伤!云熙,你记住,从今往后,绝不可招惹林青天,绝对不能报仇,这都是我的错,都是师父的错!”

        上官梁琼又哭又笑。

        他真的搞不明白。

        死了,一了百了,为何要救下他?

        为何说他不配死?

        “曾经,你为了得到某些珍贵药材,不惜派人追杀一个世俗修法者,导致他重伤不治而亡。

        以后,会有人来找你报仇的!”

        林青给出一个冷冰冰的解释。

        哗!上官梁琼颓然,耷拉着眼皮,终于明白了。

        林青天不杀他,只是为了,给对方一个亲手复仇的机会。

        “师父,您怎么……”云熙不敢相信,在此之前师父已经做过杀人越货的勾当,因为在她心中,师父的形象是伟大的,高贵的,高尚的。

        可她分明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那些就是事实。

        她的师父,不是好人。

        “对不起,对不起……”上官梁琼拼命道歉,并对林青天央求道:“老夫自知此生罪孽深重,愿以这条老命洗刷罪孽,还望林青天你高抬贵手,饶过药王谷众弟子一次,他们是无辜的!”

        “林青天,我师父已经成这样了,你放过他好不好?

        我给你磕头了!”

        云熙伤心的跪下。

        “傻徒儿,快起来,从今往后你就是药王谷的信任谷主,这枚象征谷主身份的扳指,戴好。

        还有千年灵芝和那雪参,都拿出来,给林青天,一定要保证药王谷传承不灭,一定要……”“师父……”“乖徒儿,为师对不起你们,只有用这条老命,赎罪了!”

        哼!上官梁琼想自杀,但林青抬手,一指点出,直爆丹田。

        上官梁琼瞬间成为废人。

        唰唰唰……一根根银针射出,落在重要穴位,帮上官梁琼疗伤,让他不再吐血,不再濒临死亡。

        “本尊不同意,你还想自杀?

        !”

        唉……上官梁琼彻底绝望了。

        是啊,在这个人面前,他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谢谢,谢谢你,林青天,谢谢你救了我师父!”

        “他不配死在本尊手里,时机成熟,会有人亲自来取他狗命。

        现在,你可以好好尽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