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第六百六十八章 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他说得不错!吴妈,只是个奴才!”

        冷漠的声音,骤然从后方传来。

        一道肥硕的身躯缓缓走来,走路姿势尚且有些不太雅观,还需要有人搀扶。

        但他的冷漠,却如冰霜,携怨毒,令人发指。

        “雨山?”

        陈大同和李云兰同时回头,看清来人面孔,脸色顿时有些古怪。

        若是论起辈分,他们和雨山一样。

        但真正在各自家族的地位来讲,陈大同比雨山还是稍逊一筹。

        雨山一瘸一拐的过来,从声音可听出他来者不善。

        然而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

        陈大同不禁怀疑:雨山究竟是来道歉,还是来找茬的?

        他无从得知。

        雨箐和林敬业也不禁脸色有些变化。

        盯着后来的雨山,林敬业扯了扯嘴角,说道:“二舅哥,人生而平等,你告诉我什么是奴才,什么是贵贱!难道如你们雨家一般,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才是高贵上等人,如我等出生在平民家族的,便是低贱?”

        咳!咳!

        雨山尴尬的轻咳两声,连忙话锋一转。

        讪讪笑道:“妹夫此言差矣,所谓高低贵贱,也要因人而异。如你父凭子贵,自然是高高在上的上流人士。那些低贱卑微者,清扫垃圾涮马桶的,岂能与你相提并论?”

        先天的出生条件,让他看不起寻常人,总是高高在上。

        但今天雨山也是怀着目的而来,并非和林敬业闹别扭,也不是彰显自己的威严。

        甚至还得努力让林敬业高兴,让雨箐高兴起来。

        只是没曾想,习惯性的一句话,把自己给噎着了,他恨不得给自己抽两个大嘴巴子。

        嘴贱!

        “雨箐妹子,妹夫,抱歉,我失言了!”雨山讪讪一笑,道。

        “不!你没有失言,我夫妇二人本就低人一等,像你们这种豪门望族,我们高攀不起,还是请回吧!”雨箐微微摇头,一摆手,便是送客之意。

        “我夫人有些累了,诸位,请回吧!”

        林敬业一边搀着雨箐,一边深处另一只手,顺势关门。

        等等!

        雨山脸色骤变。

        如果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今天大老远跑过来这脸面丢了不说,回去也没法交代。

        这后果,他可承担不起。

        “雨箐妹子,妹夫,今天我是带着诚意前来道歉的,咱们有话好好说。我是认真的!”

        雨山微微躬身,唇角狠狠一抽。

        无论如何,现在都只能进不能退,退一步都是万丈深渊啊。

        “还有我们,也是来道歉的。”见雨山都再一次放低姿态,陈大同再没有别的心思,他决定跟着雨山的脚步走,只要雨箐能原谅雨山,自己这边应该没问题。

        同时,他扯了扯妻子李云兰的衣袖,示意她不可妄言。

        “对对对,我们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向雨倩倩道歉,也向那个奴才吴妈道歉!”

        李云兰顺势说道。

        “奴才”二字脱口而出,雨箐和林敬业的脸色,再一次变幻。

        陈大同眼神狠狠一颤,恨不得把这娘们生撕了。

        败家娘们!

        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办法,不让你说话,你他娘的一张口就坏事,真他吗丧门星!

        啪!

        陈大同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把李云兰打得脑袋懵圈,一脸迷茫,眼睛里含着泪水。

        不等她开口,陈大同已经率先堵着她的嘴。

        并向林敬业、雨箐夫妇赔笑道:“二位,拙荆失言,在下已经教训她,还望二位恕罪!”

        哼哧!

        李云兰都快哭了。

        一口咬在陈大同手上,待他松开。

        李云兰哭喊道:“我说错了吗?我们做错什么了?儿子被人害死了,我们还要给别人道歉?我们还得向一个奴才道歉?凭什么!”

        “你闭嘴!”

        “我偏不!我儿子白死了?我们凭什么道歉?还有,我就喊了一句奴才吗?道歉没事,但我就是这么说,吴妈就是个奴才,她就是个贱奴才。即便我们奉家族之命前来道歉,那是迫不得已,她一个贱奴才承受得起吗?我呸!”

        “贱女人,我打死你个贱人!”陈大同七窍生烟。

        抡起巴掌,再一次对准李云兰的脸。

        “你打,你打啊?我告诉你陈大同,你自己没本事,就会打自己的老婆,有种你给儿子报仇啊!有种你当陈家的第一继承人啊!你什么都做不到,就会用自己老婆出气,今天你要是敢再打我一下,我不过了!离婚!”

        “你们要离婚去民政大厅排队去,别在我家门口闹腾!”雨箐有些不耐烦,道。

        “好你个雨箐,你真当我不知道你们当年怎么回事?不就是你和这个男人私奔,不服从家里的婚姻安排嘛!未婚先孕,生了个野种出来,现在你家野种杀了我儿子,你还在这耀武扬威,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指不定啊,那小子到现在还视野中。也可能啊,这男的根本不是孩子父亲,指不定是哪个野男人和你生……”

        啪!

        李云兰牙尖嘴利,雨箐干脆就不和她啰嗦,一巴掌打过去。

        这一巴掌,是替她丈夫,还有儿子打的。

        这么多年过来了。

        她可以容忍别人说自己贱,但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说自己的男人,更不能侮辱儿子。

        “滚,都滚!你们给我滚!”

        “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了?我告诉你雨箐,你打我一巴掌,我以后十倍还给你,现在我就是要说,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李云兰捂着脸,叫嚣道:“儿子都没了,我怕什么?这废物男人不要我也就罢了,陈家不管我也没关系,但我要替儿子报仇,我打不过林青那野种,我还不能报复一下你这贱人?哈哈哈……”

        “姓陈的,带着你这疯婆娘,滚!”

        林敬业自诩读书人,抬了抬手,想打人,却感觉自己被谁拦住了。

        转念一想,他终究没有动手。

        “不!他们不能走!”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雨箐和林敬业不由得双双转过头。

        这才发现儿子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

        “爸,妈,你们先回去,这里的事交给我,别弄脏了你们二老的手!”林青悠悠开口。

        眼睛里那一抹火焰,在燃烧。

        “好啊!原来是你这野……”

        “种”字还未出口,啪的一巴掌已经落在李云兰脸上。

        霎时,脸蛋变形,腥血迸溅。

        一颗颗破碎的牙齿,从口腔脱落。

        陈大同气急败坏,再怎么不是,这么是他老婆,二十多年的结发妻。

        怒火中烧,抬手指着领情就骂:“小野……”

        啪!

        第三个字还没喊出来,就被一巴掌生生打了回去。

        哐啷!一声,白瓷坛子落地,四分五裂,一撮白灰洒落出来。

        “我儿,我的儿……”李云兰差点疯掉。

        林青冷冷一笑,讥讽道:“你儿子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诚然,这骨灰坛上贴着陈涵的照片,但坛子里装的可不是骨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