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恩断义绝

第六百三十二章 恩断义绝

        “表哥,如果真斗不过,就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了。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的下跪,是为了明天更好的崛起……不说了,我先缝伤口去了!”

        刚才陈涵不仅不帮忙,反而对自己一顿痛殴,陈道心里是很憋屈的。

        诡异的眼神扫了一下陈涵,戏谑一笑,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讽。

        说到半截,开始大声喊起来:“医生,医生!!!”

        陈涵目光阴狠,怨毒地看一眼陈道,骂道:“混蛋!老子是为了帮你,不想让你白白送死,你这畜生,居然敢这么说我,你……”

        说话间,陈涵跳起来,就要暴揍陈道。

        本来就不是一个级别,再加上陈道伤口二次裂开,根本无还手之力。

        嘭!

        可还不等陈涵跳过去动手,一声闷响传来,陈涵已经趴在地上,脸皮和大理石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两颗门牙,已然搬家,留下一扇染血的显赫大门,仿佛是要敞开大门迎清风。

        刚才他揍陈道,林青不阻止,是懒得亲自动手。

        但此刻陈涵不道歉,反而又要打陈道,如此我行我素,却是不能容他。

        “先道歉!”林青幽幽提醒道。

        “林青,你好狠,你……”

        陈涵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嘴里含着血,抬头看一眼,心中浮现浓浓忌惮之意。

        被林青坑了数以亿计的资金,回头还得把药材给他送过去,才能求得一瓶药进行解毒,这家伙的狠辣可见一斑。

        简直把人往死里逼。

        现在不道歉,他会不会……

        陈涵没敢再想下去,深吸一口气,疼得他龇牙咧嘴。

        旋即摇头轻叹。

        内心,充满无奈。

        “我……道歉!”陈涵终究跪在了雨箐面前:“箐姨,我刚才所说之话有些欠妥,可能给你带来不便,我道歉!”

        唉!

        雨箐摇头。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你走吧!”

        “多谢箐姨,告辞!”

        陈涵很聪明,他知道,既然林青非要他们给雨箐道歉,那么只要雨箐原谅,林青就不会再说什么。

        于是,听见雨箐的话,他慌忙跳起来,逃似的脱离此地。

        与此同时,医生护士赶到,把陈道放在担架上抬走。

        凌悦然也随之而去。

        雨箐看看恢复冷清的病房,看看孤零零躺在病床上的任萱,内心不免有些悲凉。

        “妈,把这个给任姨服下,她很快就没事了!”

        林青扶着雨箐走进病房,扫了一眼,大致了解任萱的情况,遂拿出一瓶生命源液,道。

        “这个?不一样啊!”

        雨箐见过林青的生命源液,在武安县时,她就见过了。

        这才会感到疑惑。

        “手机、汽车什么的都还更新换代,我这个药水,当然也有更新换代,这是第二代生命源液!”林青微微一笑,很耐心的解释开来。

        把第二代生命源液的配方、药理、效用等各方面,都解释清楚。

        雨箐很多听不懂,但她很高兴。

        “第一代生命源液,你可赚得不少,这第二代,你是怎么卖的?”

        “还没正式投入生产,初步打算,定价一万一瓶。”对于老妈想知道的,只要不是那些暂时不方面说的话,林青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并解释清楚。

        雨箐笑了笑,道:“按照你说的药效,倘若真能达到,即使一瓶一万也是物超所值!”

        作为一个生意人,雨箐可不会说什么成本太低,要价太高。

        她更在乎的是不是物有所值。

        倘若物有所值,你一毛钱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价十万也不为过。

        倘若不值,即使你一万块钱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一千,大家都会感觉太贵,没人买。

        一切的关键在于,你卖的东西,值不值你卖的这个价。

        林青点头。

        无论第一代生命源液,还是第二代产品,这不是物有所值,而是真正的物超所值。

        正因如此,生命源液在国内外市场都是开售瞬间就卖空。

        在黑市上,价格能炒到十倍多,还有价无市。

        “行,我现在就给你任姨服药!”雨箐到病床边,很耐心的给任萱喂下生命源液,果然那苍白的脸色,在短短片刻间,红润饱满。

        “雨箐,谢谢你!”

        任萱睁开眼,自己坐起来,冲雨箐笑了笑。

        “别说那些见外的话,我们是好姐妹!”雨箐很认真说道。

        对此,任萱没有辩解什么。

        她只是轻轻摇头,眼神中,颇有几分心疼和无奈。

        “怎么还哭了?”

        忽然发现泪水从任萱眼中流出来,雨箐拿出纸巾帮她擦拭。

        任萱抿了抿嘴,自己拿过纸巾。

        并扯了扯雨箐的袖子,压低声音,说道:“雨箐妹子,有件事我想……”

        “想说什么,说吧!”

        “我……”

        任萱欲言又止。

        雨箐看了看,房间里只有她们姐妹俩,和林青。

        便安慰道:“林青是我儿子,又不是外人……儿子,要不,你先去门口透透气?”

        “好的!”

        林青出门,并把门带上。

        雨箐又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我对不起你!”任萱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

        瞬间,已泣不成声。

        “你没有对不起我啊?如果你感觉悦然这件事,我说完全没必要,孩子们和谁在一起看他们自己选择,我从来没想过强求他们。你……”

        雨箐拍拍她后背,安慰道。

        “不,不是这个,我是说……”任萱说到一半,又停住了,“我是说……我如果说出真相,你能不能原谅我?”

        “你说吧!”雨箐微微点头。

        任萱一边抽泣,一边说:“之前,我看上你很有钱,所以想把闺女嫁给你儿子,我不希望悦然以后会吃亏,所以……”

        “我能理解,但这还是得看他们自己的爱,和选择!”雨箐解释道。

        “不,不是这个,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我说了,你一定不能怪我,一定要原谅我……”

        “你说吧!”

        “我……我……悦然其实不姓凌,她姓欧阳,她是欧阳彻的女儿!”任萱哭着说道:“当年我意外怀了她,迫不得已嫁给姓凌的,可她是欧阳彻的骨肉!”

        “没关系,我又不爱欧阳彻,我有我的家庭!”雨箐淡然摇头,对此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可是……我……我……当年你和林敬业在一起的事,是我告的密,是我告诉了欧阳彻!”任萱慌里慌张的说着,一把拽住雨箐的手,颤抖道:“原谅我,你一定要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年,我当年就是因为太爱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我一直以为他心里有我……”

        “好!我原谅你!”

        雨箐眼眶通红,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艰难道:“我原谅你,但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