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亲戚们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亲戚们

        “快点快点,动作都快点,等那小子过来,给他点颜色瞧瞧。”

        “嘿嘿!表哥,咱怎么做不会出事吧?”

        “放心,出什么事有我罩着。”

        “大家都麻溜点,抓紧干活,最好能让他十天半月的下不来床。”

        黑不溜秋的夜晚,月色暗淡,忙忙碌碌的五六个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只能从对话中,听出一些端倪。

        他们似乎是没憋什么好屁。

        ……

        午夜时分,一道孤独的身影走出大山。

        杨林和常茹芳确定关系,俩人一起去县城了,林青自己赶回镇上老家。

        这么晚了,他不想老爸在家担心。

        黑乎乎的夜,却阻挡不了林青的视线,前方事物尽览无疑。

        靠近镇上的一条土路上,有着一根软塌塌的绳子横放,如一条软绵绵的过路蛇。

        绳子前方不到两米,有几根尖锐的突刺从泥土下方钻出来,是实木削成的锥子,还刻意用了落叶和浮土做掩饰。

        绳子两端,分别有人藏在路边的树后,紧紧拽着。

        除此之外,还有人埋伏在左右,脸上带着面罩,手里拎着棍棒,蓄势待发。

        他们压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林青发现。

        “沙沙”的脚步声,是林青刻意弄出来的,一步步前进,好像对前方的凶险一无所知。

        腾!

        就在林青靠近那根绳子半步以内,即将抬脚迈过去的一瞬间,绳子骤然拉紧悬起来。

        换成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被绊倒,然后一头扎进前方的陷阱。

        纵然是侥幸不毁容,也会被戳破皮肉。

        到那个时候,周围埋伏的人会一涌而来,棍棒招呼之下,后果很难想象。

        周围的空气,也在这一瞬间凝固。

        咚!咚!

        林青不紧不慢的抬脚,仿佛对危险毫不知情。

        但就在他抬脚的一瞬间,两声闷响从左右两侧路边的树后传来,却是死死拽着绳子两端的人,脑袋撞在了树上。

        “啊啊!疼死我了!”

        “不好,被发现了!”

        “动手!”

        暗中藏着的人察觉到行踪暴露,虽然很疑惑,短暂的疑惑,并没有让他们放弃行动。

        左右两侧,拎着棍棒的人们纷纷跑出来,冲向林青。

        有人拿着实心木棍,有人拿着棒球棍,还有人拿的是钢管。

        总之,他们是抱着将人打成伤残的决心过来的。

        “白痴!”

        此情此景,林青淡淡的撇撇嘴,一挥手,便有一人倒下。

        咔咔咔!

        短短片刻,被他撂倒六个,躺在地上哀嚎打滚。

        还有一个吓得尿裤子,落荒而逃。

        嘭!

        林青随意踢了下脚下的木棍,如一把飞箭射出,打在对方腿上。

        嘭!

        对方单膝跪地,膝盖都快磕碎了。

        “好玩吗?”

        说话间林青大步走去,抓住其中一人,狠狠地抽了俩耳光。

        他分明有机会摘掉对方的面罩,却没有碰。

        凌厉的眼神,在暗淡的夜色中,显得格外冰冷刺眼,宛如幽幽恶魔,令人毛骨悚然。

        “不要打我,不要打了。我是……”

        “管你丫的是谁。”

        林青打断对方的话,一甩手把人丢出去,稳稳落在对方事先设置好的陷阱上。

        惨嚎声,令人发指。

        “滚!”

        冷冷地撂下一个字,林青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夜中。

        他已经知道对方身份,只是没点破罢了。

        “表哥,怎么办?”

        “快去医院,快啊,我快死了!”

        七个人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走向前方路边的车子,那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可他们上车才发现,好像出了什么问题,竟不能启动。

        “我老家还有辆破面包,快去开车……”

        另一方面。

        林青回到家,发现家中灯火通明。

        “爸,还没睡啊?”

        进了屋,才发现老爸正在摘围裙,圆桌周围坐了一大票人。

        “臭小子,你去哪了?大半夜不回来。”林敬业笑骂着,脸上是浓浓的关怀和担心。

        “去办了点事。”林青笑了笑,也没解释太多,便和父亲一起坐在桌边。

        “小青啊,在外面闯荡这几个月,怎么样了?”大伯林敬远笑呵呵的看着他,脸上似乎带着一抹关心。

        “瞎折腾呢。”林青随意的应付道。

        如果不是那晚偶然听到的谈话,他或许真会以为大伯在关心自己,现在嘛……

        “林青他还年轻,有莽劲儿很正常,在外面多长长见识也不是坏事。”说话的是大伯的长子,林栋。

        哎呀!

        他大姑妈撇撇嘴,不咸不淡的说道:“小栋说得对,年轻人有莽劲儿正常,长长见识是好事儿。但这年头最重要的还是事业和家庭,不能在外面瞎折腾,以后每个着落。”

        说着,不置可否的摇头轻叹:“小青啊,别怪大姑说话难听,都是为你好呢。”

        林青的父亲兄弟姊妹六个,一个大伯,四个姑妈,老爸林敬业排行老六。

        不等别人说什么,他大姑又说道:“没事多学学人家小栋,年纪轻轻就自己开公司,一个月少说也得进账十万八万的,这才叫事业。”

        其他几个姑妈也纷纷插嘴。

        “我家那小子就不行喽,虽然是个老师,但公子太低了,我都想让他辞职,跟着小栋干了呢。”

        “你还别说,我也有这想法呢。”

        “还有小山,好像要荣升为镇上的副所长了吧?这孩子比你还小一个多月呢。”

        “大哥家俩儿子都出息了!”

        你一言我一语,无不透露着对林敬远一家的羡慕,话里话外都带着巴结的味道。

        反而林敬业和林青这对父子,被晾在一边。

        “小青他,也还不错吧。”林敬业笑道。

        自己的儿子,当然不能被人瞧不起,做父亲的自然要为他出头。

        林敬远一听这话,赶紧问道:“六弟,你到现在可都还没说,小青他到底做啥工作的?”

        “是啊,做什么的?”

        几个姑妈也纷纷侧目,似乎有些期待。

        林栋淡淡一笑,似乎想替林青解围:“姑妈,你们就别问了。大城市工作不好找的,你们这样问,让林青多难堪啊。”

        看似解围的说法,却不无讽刺味道。

        眼睛里,带着淡淡的揶揄。

        “小青,别太在意,姑妈她们就是心直口快,都是关心你。如果实在在外面混不下去,回家来,跟哥混,哥一个月给你开五千,八千也行。”林栋故作豪气,内心鄙夷的情绪却在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