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深山老宅

第一百六十九章 深山老宅

        镇子后面那座山不算特别高耸,但是放在武安县附近,也算是一座大山了。

        而关于这座山,有不少的传闻。

        据称前朝某将军率领大军剿匪,官兵追着土匪进了山,没多久,那位将军就带着士兵落荒而逃,似乎是遇到什么恐怖之事,而那百十号土匪,再也没有出来过。

        抗战时期,鬼子占领武安县以后,打算在山里建炮楼,上百鬼子进山,最终丢盔卸甲,出来一部分,剩下的不知所踪,建炮楼的事也不了了之。

        再后来武安县借当地优势,发展旅游业,有开发商看上这片山,最终也没了动静。

        据说是动工的时候,挖出了不干净的东西。

        至于山里头究竟有什么,没有人能说的清楚,老一辈的人都说山里不干净,不祥。

        即使在白天进山,也有种阴森森的冷意,晚上就更没人敢去了。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人悄悄进山,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杨林进山,正是跟着常茹芳偷偷进去的。

        就在今天,常茹芳给家人留下一封信,说是要去很远的地方。

        然后又找到杨林,算是正式告别,也让他对自己死心。

        杨林当场就懵了。

        但他毕竟这些年都坚持下来,又怎么可能因为对方几句话,说放弃就放弃?

        嘴上说着无所谓,背后却悄悄跟着她。

        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诚心,终有一天她会答应自己。

        幽深的大山,寒意阵阵。

        常茹芳动作很快,一步步走向大山深处,眼眸中闪烁着决绝之意。

        翻山越岭,走了三个多小时。

        一座完全由石头和泥土堆砌而成的老宅子,出现在眼前。

        微弱的月光下,冷风习习,常茹芳孤零零的站在老宅门口,盯着因腐朽而发黑的木门,踌躇片刻,终是下定决心,推门而入。

        一刹那,阴风席卷,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撕扯着,拽着她进门。

        披肩的头发,也在这一瞬间疯长,在寒风中乱舞,如一只孤魂野鬼飘飘荡荡。

        一直延伸到宅院深处。

        她的身体僵直,脚步木讷,如行尸走肉。

        宅院深处,更是传来恐怖的叫声。

        令人头皮发麻。

        “茹芳!”

        倏地,木门外传来一声惊呼,常茹芳僵硬的身躯恢复正常,飘荡的长发瞬间消散。

        她蓦然回首,看到门外站着的,赫然是杨林。

        “茹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这是在做什么?快跟我回去。”

        阴冷的深山,令人惊悚。

        杨林为爱情穷追不舍,但他这时候,也难免有些害怕。

        常茹芳脸色为难。

        这时蹿出来两个男子,穿着黑衣的瘦高男子怪叫道:“小子,你什么人?胆敢坏家师的好事,该死!”

        “你们是什么人?!”

        面对突然出现的人,杨林不免有些怕,但他又看了看常茹芳,眼睛里浮现出决然。

        “我不许你们伤害她!”

        “嘿!我这暴脾气。”

        瘦高男子抖了抖肩膀,迈步靠近杨林。

        常茹芳疯狂摇头,阻止道:“不要,不要伤害他,他不是有意撞见的,不要……”

        “不是有意的?这深山老林里,他会莫名其妙来到这儿?”瘦高男子笑的很阴冷,一抬手,明晃晃的刀片在微弱的月光下,森然可怖,“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帮别人?先想想怎么给师父交代吧。”

        “杀了他,别耽误了时辰。”

        冰冷的声音从宅院深处传来,幽冷,孤寂。

        杨林一步不退,努力战胜恐惧,喝道:“天理昭彰,你们安敢杀人灭口,莫非死不怕受到法律制裁?!”

        “无知小儿,留点离去问阎王爷去吧。”

        唰!

        瘦高男子刀锋凛冽,如闪电般斩向杨林脖颈。

        “不要!”

        常茹芳扑过去,用力扑倒了杨林,堪堪避过这一刀:“你快走吧,他们真敢杀人的。而且,我们真的……不可能。”

        “既然来了,就不用走了!”

        瘦高男子挥刀,再次出手。

        哐啷!

        刀锋未落,瘦高男子的手臂被人死死钳制,动弹不得。

        刀,也被人夺去,丢在地上。

        “你确实不用走了。”

        说话间,一只脚抬起,瘦高男子下一刻已经横飞,落入宅院内。

        “林青?”

        常茹芳愣了,杨林也愣住了。

        是林青救了他们。

        但常茹芳短暂愣神之后,用力的摇头,道:“林青,带他走,你们快走。”

        “走不了!”

        冰冷的声音越来越近,黑色长袍飘飘,一个完全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赫然出现,如腾空而来,平稳落地。

        “鹤大师!”

        “求您放过他们吧,求您!”常茹芳哀求道。

        尽管林青打败了鹤大师的弟子,但鹤大师让人无法抗拒,林青远远不是鹤大师的对手。

        “师父,师弟他……快不行了。”

        和瘦高男子一起,身材微胖的那位,声音很沉重,略有些沙哑。

        “年轻人,你的确有几分本事,但你敢坏我好事,杀我弟子,这笔账不能不算。”

        咔咔嚓!

        鹤大师挥手,以他脚下为中心,瞬间凝聚冰晶,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远处一株两人合抱的老树,发出“咔咔”脆响,短短片刻冻成冰晶,而后碎裂成渣。

        冰晶在闪烁,凝聚空气中的水汽,形成一座拱桥。

        鹤大师抖动黑袍,整个人被冰晶拱桥托起,如神仙似的高高在上,俯瞰人间。

        冷漠的眼神似乎穿透黑色面纱,让人胆寒。

        无论其弟子,还是常茹芳和杨林,都在颤抖,与生俱来的恐怖笼罩身心,眼神充满畏惧。

        他居高临下看着林青:“这世界有很多你看不到的东西,你永远无法理解本座的存在,这是你穷毕生之力,也无法发到的高度。”

        “原本见你有些天赋,本座有意饶你不死,奈何你不知死活,杀本座弟子。”

        “那就……去地狱里忏悔吧。”

        常茹芳和杨林都吓得不轻,在鹤大师的压力下,站都站不起来。

        林青却仿佛没受到任何压迫。

        眼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戏谑:“这就是你草菅人命,祸害良家的借口和凭仗吗?”

        “本座如何,轮不到你来评判。你只需记住这世上有很多你惹不起的存在,下辈子记得低调做人。”

        鹤大师冷漠的说完,大挥其手,寒冰如刺如箭,铺天盖地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