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纯梦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4章 生了个好儿子

第004章 生了个好儿子

        “哎,舅妈你这是干嘛?”王青假装很不理解,“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咱们可是说好了,利息照算,不会赖你一分钱。”

        父亲则很配合道:“对啊弟妹,你拉着我干嘛?我拿钱去。”

        舅妈有苦说不出,只是陪笑道:“别啊,别,我们亲戚之间,哪能算利息,传出去不给人笑话?”

        父母没有说话,全都看向了儿子。

        王青嗯了一声,“舅妈这么说也有道理,只是您也知道,我爷爷前阵子进医院花了很多钱,然后没救得了,办丧事又是一大笔开销,如果你非要今天晚上要这一千块,我只能跟你说,真没有,当然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像刚才聊的那样,该算的利息照算,四五百我家里还是拿的出的,就算不吃不喝全给你,就当把账结清了。”

        “我理解!我理解你们家情况不好!”舅妈连声喊道:“不用今晚还,不用。”

        这件事到这里其实已经结束了,王青很完美的解决了父母的困境,只是他知道舅妈现在说这些话不是心甘情愿,说不定内心还带着委屈。

        舅妈什么心情和王青没有太大关系,但是他从小到大舅舅都对自己很好,王青可不想舅妈回家拿舅舅撒气。

        于是,王青道:“舅妈,谢谢你。”

        舅妈心里很不舒服,“没事,谁让你嘴皮子利索,我说不过你呢。”说着,她用略带讽刺的语气对着王青父母道:“大姐姐夫,你们生了个好儿子啊!”

        好这个字还被她咬的特别重。

        可想而知她心中的怨气有多少了

        王青父母苦笑,刚才那些话确实儿子有点胡搅蛮缠,但他们实在没办法啊,俗话说人穷志短,现在他们总算体会到了。

        “谢谢舅妈夸奖。”王青仿佛听不出讽刺,然后很真心实意看过去道:“舅妈,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不舒服。”

        “我哪敢啊。”舅妈阴阳怪气道。

        王青不以为然,活了七十五年,他什么人什么事没碰见过?早已经练就了一副好城府,最起码不会喜怒形于色,“不过有些话我还是不得不说。”

        还有话说?

        王青父母不解地看过去。

        舅妈也很不爽,“要说赶紧说,我还要回家哄小燕睡觉。”她知道今晚这个债是要不到了,只能这样说。

        “你应该记得我爸妈借钱给你的时候是八八年,对吧?”王青问道。

        舅妈道:“嗯,怎么?还要跟我算利息?行,我认栽了!”

        “不是。”王青用真诚的眼神看过去,“八八年到今年五年多近六年时间,我爸妈从来没有主动问你要过债,因为他们知道你和舅舅要养小燕不容易,可是,今年我爷爷发生这种事,实在没办法了才开口跟你要钱,我想问一句,今天我爸妈有困难,你咄咄逼人,如果有一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觉得我爸妈还敢帮助你吗?”

        闻言,舅妈一怔,然后有点羞愧,是啊,有了今天这一遭,要是以后她家里有什么事情,王青爸妈还可能出手相助?不落井下石就已经蛮好了!

        父母也微微颔首,觉得儿子说的在理。

        王青继续道:“另一方面,八八年的一千块多值钱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个时候很多人家一年也不过挣千儿八百块,我爸妈等于拿出全年的积蓄来帮你们,这份情义有多重,你应该感觉的出来,不说八八年,就说去年吧,肉价才一块钱一斤,今年已经涨到三块多近四块,不出意外,年底估计得逼近五块,你觉得我爸妈借给你的一千块在你们手里放了五六年,贬值了多少?他们有过怨言吗?”

        舅妈苦笑不跌,第一次觉得她自己今天的行为做的有点过了,确实,只要是个人仔细盘算一下就能知道,88年的一千块放到今年,最起码能买三四千块的东西!

        最后,王青用很诚恳的语气道:“我说这么多不是想让舅妈你承我家多少情,而是想说,再好的朋友再好的邻居,真遇到事的时候,他们都不可能像我妈和我舅舅姐弟关系那么鼎力相助,是的,今年我爸妈向你借了一千块,也许几个月后还会贬值不少,毕竟现在在通货膨胀,但是,只要我家一家三口人还在,未来你们家里有任何困难,我爸妈有能力,肯定都会第一时间上门帮忙,这才是亲情呐!”

        舅妈被说的久久不语。

        父母也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王青作为小辈说这么多其实已经有点过了,但今天这种场合,他不得不站出来这么说,否则的话亲戚关系只会更差。

        因为在他的记忆力,上辈子这件事发生后,一方面舅妈没要到钱对王青家深恶痛绝,另一方面,因为舅妈要钱的事让王青高考失利,他父母也恨得牙痒痒。

        于是,亲姐弟两家从此形同陌路不再来往,要不是王青外公外婆还活着,兴许都断了亲戚关系了。

        当然了,这些王青并不在乎,主要他回忆到自己六十岁的时候母亲去世,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和舅舅家和好,耿耿于怀,他是个孝顺的人,不想这辈子母亲还因为这事闷闷不乐。

        所以,他站出来了。

        所以,他尽可能的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想让这件事恶化的没那么严重。

        现在就看舅妈的态度了!

        王青看了过去。

        小半晌后,舅妈长长“唉”了一声,然后对着王青父母鞠了一躬,“大姐姐夫,今天是我不好。”

        母亲一看,赶紧上前扶住舅妈的胳膊,“别,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应该怪我不好,瞒着你跟冲平借钱。”冲平是王青舅舅的名字,全名叫做程冲平。

        舅妈没了刚才的要死要活的泼辣劲,拉着母亲的手,连连摇头道:“不怪你,不怪你,都是我平时作的,要不是你们觉得我刁蛮,也不会背着我跟冲平借钱,以前我钻钱眼里去了,幸亏今天小青及时提醒,是啊,外人再好,真遇到事哪有大姐和姐夫来的好?况且,这钱借给你们又不会长腿跑了,其他人可能赖账,大姐和姐夫你俩这么实诚的人肯定不会啊,说到底还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看着母亲和舅妈“其乐融融”的样子,王青心里很高兴,他知道舅妈有些表情是装出来的,说的话恐怕也半真半假,但不论如何,至少上辈子的亲戚关系破裂的悲剧没有重演,母亲也不用因为此事一直闷闷不乐,王青真的打心眼里高兴。

        一旁站着的父亲也不停颔首,觉得儿子今晚这件事上处理的手段比很多成年人都完美。

        这时,也不知道母亲和舅妈聊到了什么。

        舅妈突然感慨似得冒出来一句,“大姐姐夫,你们生了个好儿子啊!”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她还用讽刺的语气说这句话,而现在,确实发自肺腑的这么认为,不得不说变化不可谓不大!

        王青微笑着没说话。

        父亲和母亲也老怀欣慰的看过来,是啊,他们觉得自己确确实实生了个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