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时间管理大师

第九十六章 时间管理大师

                        房间里有一股沁人的幽香,乍闻似花香,仔细品味,又觉得比花香更高级,闻久了,人会进入一个非常舒适的状态,恨不得美美睡上一觉,把一身疲惫清除。

        这是慕南栀独有的体香,其中蕴含着轻微的不死树灵蕴,能让生活在她身边的生灵清除疲惫和伤痛,延年益寿。

        许七安扫了一眼侧卧在床榻的女人,没有急着上床,绕到屏风后看了一眼,浴桶里盛满了水,水面漂浮白色菊花,红色玫瑰花瓣。

        显然是慕南栀睡前沐浴时,用过的洗澡水。

        通常是第二天才会

        他当即脱掉袍子、靴子,跨进浴桶中,桶里的水早就凉透,冰凉沁人反而更舒服,许七安往桶壁上一靠,仰望屋顶放空脑袋,什么都不去想。

        小半个时辰后,屏风外,锦塌上传来慕南栀恼怒的声音:

        “你洗完没有。”

        许七安目光依旧盯着梁木,哼哼道:

        “好啊,你既然早就醒了,怎么还不来伺候夫君沐浴,眼里还有没有家法。”

        “夫君?”慕南栀冷笑一声:

        “你八抬大轿娶回来的女人在隔壁院子睡得好好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在我这里,你只是个大逆不道的晚辈。”

        许七安立刻变了脸,跃出浴桶,贱兮兮的窜上床,笑道:

        “慕姨,晚辈侍寝来了。。”

        小跑过程中,水渍自动蒸干。

        “滚!”

        慕南栀拿他这副贱样没办法,毯子一卷,把自己团成鸡肉卷,后脑勺对着他。

        又闹脾气.........许七安看一眼薄薄的被子,威胁道:

        “信不信我拿牙签戳你。”

        慕南栀不理他。

        许七安就强行挤了进去,俄顷,被窝里传来挣扎反抗的动静,接着,丝绸睡裤睡衣丢了出来,然后是水嫩荷色的肚兜。

        伴随着慕南栀的闷哼声,一切动静停止,又过几秒,雕花大床开始发出“咯吱”声。

        床幔轻轻摇晃,薄被起起伏伏。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屋内的动静消失,重归平静,慕南栀趴在枕头上,双臂枕着下巴,眯着媚眼儿,脸蛋酡红如醉。

        许七安趴在她背上,亲吻着脖颈、香肩,以及细腻入绸缎的玉背。

        “啧,慕姨的身子真让人欲罢不能。”

        许七安调侃道。

        慕南栀懒得理会他,享受着风暴雨后的安宁。

        “等大劫结束,我们继续游历九州吧,去西域或东北。”许七安低声道。

        慕南栀睁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是轻轻“嗯”一声。

        隔了一会儿,她说:

        “我想家了。”

        她指的是那个小院子,曾经她有过一段普通妇人的日子,每天都要为了烧饭做菜洗衣裳发愁,闲下来了,就会想某个臭男人今天怎么还不来。

        如果他错过时间,就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不来就买砒霜倒进菜汤里喂给他吃。

        “等以后吧!”许七安嗅着她发丝间的清香,说:

        “但你得继续洗衣裳,做饭,养鸡,种花。”

        慕南栀忙说:

        “那要配两个丫鬟。”

        “好!”许七安点头。

        她想了想,补充道:

        “要丑的。”

        “好......”

        慕南栀这才心安,哼哼唧唧道:

        “我总不能一直戴着手串过日子嘛,可我要是摘了手串,你的婶婶啊,妹妹啊,小相好们啊,会自惭形秽的。”

        这话换成别的女子说,许七安会啐她一脸。

        但谁让她是花神呢。

        许七安从她背上翻下来,在被窝里摸索了片刻,从慕南栀腿间摸出软枕,看了看布满水渍的软枕,无奈的丢开。

        “咱们睡一个枕头。”

        他把慕南栀搂在怀里,一具细腻温软的娇躯不着片缕的与他紧贴。

        时间静静流逝,东边渐露鱼白,许七安轻轻掰开慕南栀搂在自己脖子上的藕臂。

        后者睫毛颤了颤,苏醒过来。

        “我还有要紧的事,要立刻出去一趟。”许七安低声道。

        花神知道近来是多事之秋,没有多问,没有挽留,缩回了手。

        许七安穿上衣物,抬了抬手,让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他消失在慕南栀的闺房,下一刻,他来到了夜姬的闺房。

        ..........

        卯时未到,天色暗沉。

        东方已露鱼白,午门外,百官齐聚。

        “内阁昨日下了令书,命雷楚两州布政使司把边境二十四个郡县的百往东迁徙,这是何故?”

        “可是西域诸国要与我大奉开战了?”

        “尚未得到任何消息,今日朝会想来是为此事吧。”

        “怎地又要开战了?朝廷还不容易平定云州之乱,这次不到一年,哪经得起这般折腾,若是陛下要妄动刀戈,我等一定要死谏劝阻。”

        大臣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议论。

        不远处的监察纪律的宦官只当没听见。

        等待朝会时,百官是不允许交谈的,连咳嗽和吐痰都会被记录下来,只不过这项制度慢慢的,就成了摆设,只要不是大声喧哗,不当众打架,宦官统一不记录。

        昨日,内阁下了一道大部分京官都看不懂的政令——雷楚两州边境二十四郡县百姓东迁!

        简直是胡闹!

        虽然雷楚两州地广人稀,因为贫瘠的关系,几乎没有大县,以及繁华的郡城。

        但二十四郡县加起来,人口依旧超过百万。

        且不说这些人如何安置,单是迁徙,就是一项浩大工程,劳民伤财。

        朝廷好不容易回了一口气,各行百废待兴,哪经得起这般折腾造作?

        最让一些官员痛心疾首的是,内阁居然同意了。

        可笑那魏渊无谋,赵守昏聩,王贞文尸位素餐!

        到底懂不懂治理天下,懂不懂处理政务?

        “杨大人说的对,我等必要死谏!”

        “岂可如此胡闹,死谏!”

        大臣们说的掷地有声。

        王党魏党的成员也看不懂两位头儿的操作,摇头叹息。

        钟鼓声里,卯时到,百官从午门的两个侧门进入,过了金水桥和广场,诸公进入金銮殿,其余臣子则分列丹陛两侧,或广场上。

        又过了几分钟,一身龙袍,妆容精致的女帝负手而来,登上御座,高坐龙椅。

        “陛下!”

        奏对开始后,户部都给事中充当开团手,出列作揖:

        “雷楚两州二十四郡县,人口繁多,东迁之事劳民伤财,不可为。请陛下收回成命。”

        紧接着,各部都给事中纷纷开口劝谏,要求怀庆收回成命。

        给事中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劝阻皇帝的不当行为。

        在给事中们看来,眼下女帝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想名垂青史或扬名立万,此时便是最好的机会。

        见状,魏渊骨干刘洪看了一眼前方巍然不动的大青衣,犹豫了一下,出列道:

        “陛下,几位大人言之有理。

        “大乘佛教徒不日便要抵达朝廷划给他们的聚居点,二十万余人,人吃马嚼,吃的都是朝廷的钱粮。

        “况且秋收在即,怎可在这个关键时刻把那二十四郡县百姓东迁?”

        怀庆静静听完,温和道:

        “前日,佛陀亲临雷州,欲吞并大奉!”

        简单的一句话,就如惊雷炸在殿内诸公耳中,惊的他们霍然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御座之上的女帝。

        佛陀亲临雷州,欲吞并大奉?!

        殿内诸公都是读书人,勋贵的修为也不算太强,但身居高位的他们,非常明白超品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无敌!

        因此听到佛陀欲吞并大奉,群臣心里陡然一惊,涌起窒息般的恐惧。

        但旋即感觉不对,如果佛陀要针对大奉,女帝还能这般稳坐龙椅不慌不忙?

        内阁会什么都不做,不调兵遣将,只是东迁边境百姓?

        没等诸公困惑太久,怀庆告诉了他们答案:

        “许银锣已晋升半步武神,前夜与佛陀战于雷州,将其击退。

        “不过,佛陀虽退,但随时卷土重来,超品与半步武神之战,动辄毁天灭地,故朕要东迁二十四郡县的百姓。”

        又是一道惊雷。

        诸公怔怔的望着怀庆,好半天,有人悄悄掏了掏耳朵。

        那位率先站出来劝谏怀庆的户部都给事中,困惑道:

        “陛下,臣,臣不明白。

        “什么,是半步武神?”

        武神这两个字听起来就觉得陌生,诸公费了好大劲才记起,武夫体系的巅峰叫武神。

        儒圣亲定的名称,只不过儒圣故去一千两百多年,世间从未出现过武神。

        魏渊转过身,环顾诸公,语气温和有力:

        “尔等只需知晓,半步武神能与超品争锋,能轻松斩杀一品武夫。”

        户部都给事中脑子“嗡嗡”作响。

        许银锣已经强大到此等地步了?!

        没记错的话,国师,不,洛道首渡劫时,与许银锣双双晋升一品,这才过去多久,他竟然已经成长为可以和超品争锋的人物........诸公震惊之余,心里莫名的安稳了许多。

        方才怀庆一番话带来的恐惧和惊慌消散不少。

        至少面对超品,大奉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刘洪沉声道:

        “佛陀为何对朝廷出手?”

        诸公纷纷皱眉,这也是他们所不解之事。

        自古以来,自儒圣之后一千两百多年,不管大奉和巫神教怎么打,巫神始终不闻不问,佛陀亦然。

        怎么会无缘无故出手吞并中原。

        对此,怀庆早有说辞,声音清亮:

        “刘爱卿以为,佛门为何突然与中原决裂,扶持中原?吞并中原是佛陀的意思,早在云州之乱中就已露端倪。

        “云州兵败,许银锣和国师晋升一品,佛陀自然要亲自出手。”

        诸公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两国交战不需要愿意你,吞并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刘洪刚才的提问,只是在奇怪向来避世不出的佛陀为何突然亲自下场。

        怀庆目光扫过殿内,问道:

        “可还有人存异?”

        各部都给事中沉默了,其余官员更没有了反驳的理由。

        怀庆微微颔首,接着说起第二件事:

        “昨夜,许银锣亲自去了一趟靖山城,逼迫巫神将三国所有巫师收入体内庇护。从此九州再无巫师,炎靖康三国将由我大奉接管。”

        第三道惊雷来了!

        如果佛陀的亲自下场,让诸公心头沉甸甸,那么此时,听见巫神教“覆灭”,三国版图尽归大奉,诸公的表情是狂喜和错愕的。

        天降的大幸事,几乎把这群读书人砸的晕厥过去。

        “陛,陛下,当真?!”

        开口的不是文官,而是誉王,这位鬓角微霜的亲王脸上涌起异样的潮红,嘴唇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双眼发直的盯着怀庆。

        最激动的当属皇室宗亲。

        怀庆颔首:

        “金銮殿上,朕岂有戏言。”

        开疆拓土,开疆拓土........誉王脑子里只剩这四个字。

        “陛下做了列祖列宗都没做到的事,功在千秋啊.........”

        一位亲王喜极而泣。

        “这也是许银锣之功。”边上的一位郡王连忙纠正。

        金銮殿骚动起来,诸公交头接耳,满脸兴奋。

        掌印太监握了握手里的鞭子,这一次,没有鸣鞭呵斥。

        望着情绪高涨,激动难耐的群臣,怀庆嘴角噙笑:

        “诸公觉得,该如何接管三国?”

        ..........

        文武百官情绪激荡,朝会陷入一片前所未有的火热之际,许七安开始了他时间管理第三步。

        闺房里,床上的夜姬立刻惊醒,睁开美眸,看清不速之客是许七安后,她不见意外,媚笑起来:

        “许郎!”

        许七安扫了一眼挂在屏风上的肚兜亵裤,嘿道:

        “你倒是会替我省事。”

        帷幔摇晃,休养生息了数月的锦塌又开始发出痛苦的呻吟。

        雨收云散后,夜姬汗津津的躺在许七安怀里,头枕他的胸膛,笑吟吟道:

        “许郎觉得娘娘如何?”

        许七安反问道:

        “你指哪方面?”

        夜姬眨巴美眸,“九尾天狐一族喜欢强者,尤其女子,对强大的男人没有抵抗力。许郎已是半步武神,想来娘娘对你早已垂涎已久。

        “许郎没有想过要把娘娘娶过门吗?而且,夜姬的七位妹妹,也会陪嫁过来的。”

        娶回家干嘛?闹的家宅不宁吗.........许七安心里吐槽。

        虽然那狐狸精腰细腿长屁股翘,脸蛋如花似玉,气质颠倒众生,是罕见的尤物,但狐狸精的性格实在让人头疼。

        她要是进了鱼塘,那慕南栀和洛玉衡都得联手,怀庆和临安都得尽释前嫌,李妙真负责打野,一起对抗狐狸精以及狐狸精麾下的八个狐狸精。

        哦不,七个狐狸精。

        香消玉殒了一位,至于白姬,她还是个孩子。

        许七安义正言辞道:

        “我与国主只是普通道友关系,有你就够了。”

        夜姬一脸遗憾:

        “可惜了,要不许郎你再考虑考虑?夜姬知道,那么多姐妹如果陪嫁过来,会让外人置喙许郎风流好色,对你名声不好。但是夜姬不会在意的。”

        许郎摇头:

        “不必再说。”

        夜姬乖巧的应一声,低头瞬间,露出满意的笑容。

        屋子里的茶香都赶得上玲月房间了........许七安吐槽了她一句,见天光已亮,沉声道:

        “我要出去办事,你好好休息。”

        ..........

        许府,内厅。

        许玲月穿着粉色衣裙,带着身边的大丫鬟,踩着细碎的莲步进了厅,左顾右盼一阵,看见母亲正在摆弄高脚架上的盆栽。

        母亲的结义姐姐慕姨也在旁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妹妹许铃音盯着门边用来观赏的红橘发呆。

        寄宿者丽娜蹲在另一株红橘边发呆。

        嫂子临安穿着高领窄袖衫,正与过来喝茶的伯母姬白晴说着话。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

        “娘,大哥呢?”

        见一屋子的女眷看过来(除了许铃音),许玲月忙解释道:

        “大哥让我帮忙做袍子,我新创了一种云纹,想问问他喜不喜欢,可一早起来去屋里找他,他却不在。”

        “他出去办事了。”临安和慕南栀异口同声。

        内厅静了一下,姬白晴忙笑道:

        “你大哥忙的很,许是天没亮就走了吧,临安殿下,我说的可对。”

        临安没什么表情的“嗯”一声。

        其他女眷神色如常,不知是接受了姬白晴的解释,还是假装接受。

        这时,大哥的妾室夜姬领着一个丫鬟,扭着腰肢进了内厅。

        许玲月扫她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挪开,突然,茶艺大师皱了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重新抬起头,审视了一遍夜姬,然后不动声色的扫一眼嫂子临安和慕姨,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

        她们都穿着高领衫。

        这种偏保守的衣服,通常是在外出时才穿,而且,虽说秋季来临,但余热还来,没到穿这种高领衫的时节。

        穿的这么严实,绝非为了御寒,反倒是要遮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许玲月多聪明的人啊,思绪一转,当即眸光一沉。

        这时,婶婶叹口气:

        “是不是又要打仗了,不然你大哥不会这么忙碌。”

        ........

        灵宝观。

        忙碌的大哥双手按在雪白香肩,轻轻揉捏:

        “国师,卑职出海数月,无时无刻不再思念着你。想来你也同样思念我的。”

        洛玉衡眯着眼,享受着按摩,淡淡道:

        “不想。”

        她衣衫不整,羽衣松垮的裹在身上,脸蛋红晕未退,显然她的身子没有她的嘴那么硬气。

        许七安把她拿捏的死死的。

        洛玉衡有女王情结,许七安就哄着她,喊她国师,自称卑职,她就get到爽点了。

        之后的甜言蜜语,就能收获奇效。

        如果许七安喊她闺名,今儿碰都不会给为他碰。

        “想好如何晋升武神了吗。”洛玉衡问道。

        “谈何容易。”许七安叹息道。

        “大劫来临时,你若不能晋升武神,我也不陪你殉国。天大地大,何处都可去。”洛玉衡清清冷冷的说。

        她这话听起来,就像过去重复无数次的“我不喜欢双修”。

        “您自便,国师的想法,下官岂能左右。”许七安从善如流。

        洛玉衡满意的“嗯”一声,想了想,语气平静的说道:

        “三个月内,我要晋升一品中级。”

        她脸蛋素白清冷,眉心一点红艳艳的朱砂,发髻微松,穿着羽衣道袍,这副模样似仙子似艳女,勾人的很。

        许七安领会到了她的暗示,沉声道:

        “下官一定竭尽全力,助国师突破。”

        圣子啊,我明白你的苦楚了,时间再怎么管理也是不够用的........许七安把她打横抱起,走向大床。

        他终于理解了圣子的难处。

        .......

        雷州,盘山县!

        经过漫长的跋涉,历经风霜,第一批大乘佛教徒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竺赖就在第一批抵达的大乘佛教队伍中。

        领队的是年轻的净思和尚。

        中原朝廷会给我们安排什么样的地方?

        这是一路来,每一位大乘佛教徒心里最担忧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