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

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

        【一:你这么快就去找巫神教清算了?巫神状况如何,你有没有受伤?】

        涉及到政治问题,怀庆反应比其他人都快,率先回复。

        另外,她对半步武神的强大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只觉得许七安的行为过于冲动,没有唤上其他超凡,乃至神殊帮忙,就贸然去找巫神教的麻烦。

        【七:反正半步武神皮糙肉厚死不了。】

        前天抵达南疆后,没有随夜姬返回京城,打算在妖族领地里小住几日的李灵素率先回答。

        他是万妖国的贵客,妖族好酒好肉的招待,还有美丽的狐女献上歌舞,圣子喝到兴头上,还会下场与狐女们载歌载舞。

        最重要的是,尽管玩的欢乐,他的腰子却不会有任何负担,因为身为贵客的他拥有足够的主动权。

        狐女们当然想侍寝啊,但李灵素严厉拒绝了。

        大家玩归玩,可别想着睡我。

        这要是在家里就不一样了,红颜知己的垂涎他美色,早动手动脚了。

        总而言之,在南疆既能醉生梦死,又不用扶墙而走,美哉。。

        【二:死了最好!】

        李妙真愤愤不平的诅咒了一句。

        她万里迢迢从海外归来,正打算明早寻许宁宴的晦气,结果他去了靖山城?

        妙真脾气挺大啊,嗯,回头也写份“友情信”给你.........许七安心说,他以指代笔,传书道:

        【我打下整个东北三国了,陛下,你近日便可派人接管巫神教地盘。】

        遥远的京城,寝宫里,怀庆猛的翻身坐起,怔怔的盯着玉石小镜的镜面。

        打下来了?!

        这就打下来了?

        自古以来,巫神教雄踞东北,历史比大奉更久远,超品坐镇,骑兵无双,与北境妖蛮一样,是大奉的心头之患。

        结果一夜之间,巫神教不复存在了?

        【一:怎么回事,不应该啊,巫神没有庇佑巫神教?】

        许七安便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公布在地书聊天群里。

        他没有去分析巫神庇佑巫师后会引发的局势变化,以及大奉在其中会取得什么好处,因为许七安相信,天地会成员里,除了丽娜,其他人智商都在基准线以上。

        不需要他解释。

        他只解释了一点,那就是关于巫神庇佑巫师,把他们收入体内的操作。

        【三:超品似乎都要容纳自身体系修士的手段,解救神殊头颅时,三位菩萨就曾融入到佛陀身躯里。】

        【九:巫神教是被你逼到弃车保帅了。】

        金莲道长跳出来点评了一句。

        【八:巫神的封印如何了?】

        阿苏罗传书询问。

        许七安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他出现在祭台上,出现在儒圣雕塑和巫神雕塑的中间。

        头戴荆棘王冠的雕塑,双眼缓缓升腾起黑雾,不掺杂感情的凝视着他。

        看什么看,你又干不掉我.........许七安没搭理巫神的注视,审视着儒圣雕塑。

        这位人族最短命,但贡献最大的超品雕塑,已经布满蛛网般的裂痕,仿佛风一吹就会崩散成粉末。

        【三:最多三个月,儒圣封印就会消散。】

        大劫来临的时日未变,年底!

        三个月.......天地会成员心里一沉,危机感和焦虑感再次翻涌而上。

        之前他们并不知道大劫的真相,心里尚存一丝侥幸,想着即使真的无力回天,以他们超凡境的能力,亦有退路。

        九州待不下去,就出海。

        天大地大,何处去不得?

        可如今知道,超品的目标是取代天道,成为九州世界的意志,那这就不同了。

        他们这些大奉的余孽,恐怕不管逃到哪里,都死路一条。

        天地再大,也没容身之处。

        【九:大劫度不过去,天下生灵都将灰飞烟灭。】

        【六:阿弥陀佛,众生皆苦。】

        而修功德的金莲道长、李妙真,以及慈悲为怀的恒远大师,想的则不是自身安危,而是苍生的存亡。

        金莲、恒远和妙真是最危险的,他们会做出以身应劫的操作........不,我不能给他们插旗,罪过罪过.........许七安连忙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散。

        其他成员里,像圣子,楚元缜,阿苏罗等,要么比较理智,要么缺乏为苍生献身的觉悟。

        【七:真到了大势不可回的地步,许宁宴肯定会死吧。】

        这时候,圣子在群里感慨了一声。

        一时间无人开口。

        啊,原来他们也在心里给我插旗了........许七安传书道:

        【我在巫神教遇到了一位故人,圣子,是你的红颜知己东方婉清。】

        【四:恭喜圣子。】

        楚元缜连忙站出来发声,缓解压抑的气氛。

        【二:恭喜师哥。】

        【八:恭喜!】

        【九:恭喜!】

        其他成员纷纷道贺。

        遥远的南疆,李灵素表情缓缓僵硬,堂内翩翩起舞的狐女瞬间不香了。

        让我休息一下吧,营养快跟不上了,可恶的许宁宴........李灵素心里嘀咕,传书问道:

        【蓉姐随着众巫师融入了巫神体内?】

        嘴上吐槽,但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女人的。

        【三:嗯!】

        许七安言简意赅的回复。

        结束群聊,许七安空间传送来到东方婉清身边。

        后者娇躯紧绷,如临大敌。

        “随我回京吧,李灵素在京城等你。”许七安看着她,淡淡道: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回东海郡。”

        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平静,甚至称得上冷漠,东方婉清反而松了口气。

        因为她意识到,在这位传奇人物面前,自己和一只爬虫没有区别,如果对方想杀自己,她不会活到现在,更不会与自己交谈。

        他是看在李郎的情分上没有为难我.........东方婉清躬身行礼:

        “多谢许银锣。”

        ..........

        皇宫,御书房。

        王贞文身穿绯色官服,头戴官帽,脸色凝重的登上台阶,走向御书房。

        他身侧,是一身藏青色华美长袍的魏渊,鬓角霜白,容貌清俊。

        昨日散会后,王贞文只在家中小憩了一个时辰,便投入了繁重的公务之中。

        但王贞文的精神依旧抖擞,到了他这个品级,家里储备着不少司天监的灵丹妙药,只要不是大限将至的那种病,基本不用担心身体状况。

        王贞文已经挺过一次生死关,司天监的术士说,大难不死,他至少十年内不必担心身体。

        深夜传召,必定又发生大事了........王贞文表情凝重,只求事情不算太糟糕。

        他看了眼身边的魏渊,发现对方的神色同样凝重。

        多事之秋,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心神紧绷。

        迈过御书房的门槛,王贞文目光一扫,看赵守已经在椅子上端坐。

        来的还挺早!

        也是,对于儒家来说,收到传召只要念一声:

        吾在御书房中。

        就能立刻抵达。

        王贞文和魏渊走到御座之下,朝烛光中的女帝作揖:

        “陛下!”

        当今朝堂中,最受女帝信任和依仗的三位权臣,正是魏渊、赵守和王贞文。

        朝中流传,赵守为代表的云鹿书院一派,是女帝特意扶持起来制衡王党和魏党的。

        因此,每逢大事,这三人必定齐聚。

        “两位爱卿请坐。”

        怀庆点了点头,吩咐宦官赐座。

        王贞文入座后,扫了一眼赵守,见他神色沉稳,眉头舒展,心里也松了口气。

        倒不是说这老狐狸心思浅,容易被人看穿内心,而是在遇到麻烦,且不涉及党争的情况下,赵守不会刻意藏着心事。

        就像佛陀进攻雷州,情况紧急,三人眉头皱了一整晚。

        这时,他看见怀庆露出一抹微笑,说道:

        “许银锣今夜去了一趟靖山城清算。”

        王贞文恍然,抚须笑道:

        “是该清算了,巫神教屡屡算计朝廷,算计许银锣,如今许银锣修为大成,正是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

        “萨伦阿古那老家伙,恐怕有罪受了。嗯,陛下是打算派兵攻打巫神教?”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逼迫巫神教议和更加稳妥,不费一兵一卒夺来地盘人口和物资。

        巫神教若是不愿意,再行兵戈。

        怀庆摇了摇头:

        “朕不是要攻打巫神教,今夜召集三位爱卿,是想与尔等商议接管炎康靖三国之事。”

        接管........王贞文霍然抬头,略有血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怀庆。

        “大劫来临之前,九州再无巫师。

        “东北再无巫神教。”

        怀庆语气平淡的说出让人瞠目结舌的消息。

        “九州再无巫师,九州再无巫师........”

        王贞文喃喃自语,这位宦海沉浮数十年的老人,露出了不符合他经历和地位的表情变化。

        自大奉建立以来,妖蛮和巫神教就仿佛中原的眼中钉肉中刺,隔个三五年就要来边关烧杀劫掠,生灵涂他。

        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眼里,平妖蛮伐巫神,是千秋万代的伟业。

        而这样的千秋伟业,在他这一代,成了。

        王贞文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侧头看向魏渊。

        魏渊没什么表情的坐着,缓缓扭头,望向了东北方向,很长时间没有动弹。

        四十年前,巫神教大军攻陷东北三州,,屠戮数百里,人烟绝迹,豫州知府全家满门死于铁骑之下,只留一位躲在腐烂枯井中数日的孩童。

        那就是魏渊。

        数十年来,他极少提及家恨,因为知道要灭巫神教,千难万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当年儒圣都没做到的事,谁又能做到?

        但现在,巫神教不复存在了,炎康靖三国也将灰飞烟灭。

        许七安做到了这件事。

        而他,是魏渊一手栽培的。

        因果循环。

        深吸一口气,魏渊收敛情绪,笑道:

        “陛下寻我三人来此,是为商讨如何接管三国?”

        怀庆颔首:

        “三国疆土广袤,可耕种可狩猎,物产丰富,接管三国后,大奉将彻底解决钱粮问题,大乘佛教徒的安排也可提上日程。

        “此事非一朝一夕能办成,但我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不过,诸多事宜可以推后,但收服三国之事,朕要即刻昭告天下,以此凝聚气运,增强大奉国力。”

        王贞文当即道:

        “此事不必劳烦许银锣了,派几名超凡率三州边军过去处理便可。”

        如今大奉的超凡强者数量众多,老王这句话说起来底气十足。

        怀庆点头:

        “细节还需商议。”

        ..........

        许七安把东方婉清丢到圣子的宅院里,给莺莺燕燕们留下一句话:

        受李灵素之托,帮他寻回心爱之人,往后你们与她便是姐妹,要和睦相处,莫要让我兄弟李灵素为难。

        许银锣的话,莺莺燕燕们岂敢反驳,都非常友善。

        还笑容满面的问他李灵素何在,迫不及待想要和李郎分享此时的喜悦之情。

        真和睦啊........许七安见状就很欣慰。

        心说圣子啊圣子,本银锣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回了许府,见临安操劳过度,沉沉入睡,便没打扰她,坐在书桌边,思忖起这三个月该干什么。

        这三个月的时间非常重要。

        “古人云,有备无患,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首先是西域,有我和神殊在,大劫之前佛陀应该不会吞食雷州了。祂来了也不怕,两名半步武神足以把超品挡回去。

        “不出所料,祂会等待巫神和蛊神挣脱封印。到时候多名超品吞噬中原,必然会联手干掉我和神殊,而祂会等待吞噬中原后,与其他超品争一争天道。

        “巫神教这边,大部分巫师已经融入巫神体内,等于把地盘拱手相让,希望怀庆能尽早收编三国,增添气运,气运越强,好处越大。

        “遗憾的是,我并不知道如何使用气运,监正这个不靠谱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联系上。

        “南疆的蛊族该迁到中原来了,等蛊神出世,他们统统都会化蛊。这些首领一旦化蛊,那就是现成的超凡蛊兽。

        “荒和蛊神是一样的,不能给他发展势力的机会,希望九尾狐能早点把神魔后裔的问题处理掉,消除隐患。”

        各方面都安排好后,许七安回归了最核心的问题:

        晋升武神!

        关于这一点,他的办法有两个,一:翻阅司天监典籍,看监正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二:召集所有超凡强者,集思广益,商讨如何晋升武神。

        没必要什么事都自己扛,要懂得合理利用人才。

        不管是大奉超凡,还是蛊族超凡,都是聪慧过人之辈,嗯,丽娜的父亲龙图不算。

        想通之后,他捏了捏眉心,没有上床,而是消失在书桌边。

        下一刻,他出现在慕南栀的闺房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