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国

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国

        她这句话刚问出口,自己就得到答案了,一个名字在脑海里浮现——许七安!

        放眼九州,与巫神教有仇的,且成长到连巫神都压不住的人物,只有那位新晋的一品武夫。

        东方婉蓉是亲眼见过许七安打上门来的。

        “可我上次见到他上门讨债,被大巫师给挡了回去。”东方婉蓉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大巫师尚且能挡回去,何况巫神已经进一步挣脱封印,能涉及到现在的力量远不是初步挣脱封印时能比。

        有巫神和大巫师坐镇靖山城,就算许七安是一品武夫,也不该让大巫师如此忌惮。

        “而且,前阵子我听乌达宝塔长老说,那武夫已经出海了。”又有人说道。

        这就排除了敌人是许七安的可能。

        也是,一位一品武夫罢了,于他们而言确实高高在上,但对巫神和大巫师来说,未必就有多强。。

        如果敌人是许七安,不该是这般动静。

        “会不会是.......佛陀?”

        一名巫师提出大胆的猜测。

        他刚说完,就看见周围戴着兜帽的脑袋拧了过来,一双双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同门们的表情大抵是“别胡说八道”、“好有道理”、“乌鸦嘴”、“疯了吧”等等。

        “可如果不是佛陀,谁又能让巫神、大巫师如此忌惮。”东方婉蓉轻声道。

        数月前,大奉超凡强者和佛门战于阿兰陀的事,早就传回巫神教。

        据说佛陀比巫神更早一步挣脱封印了。

        巫师体系的修士们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似乎,佛陀比巫神要强一些。

        一时间无人说话,周遭的巫师们脸色都不太好。

        隔了一会儿,有巫师低声自语:

        “大巫师召集我等齐聚靖山城,是为了帮巫神抵抗佛陀?”

        这样的话,必然死伤惨重。

        众巫师念头纷呈,或惊或怕时,盘坐在祭台之上,巫神雕塑边的大巫师萨伦阿古,忽然站了起来。

        他身边的雨师纳兰天禄,两名灵慧师伊尔布和乌达宝塔,随之站起,与大巫师并肩而立,巫神教四位超凡同时望向南方,也就是众巫师身后。

        “很热闹啊。”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在黑夜中回荡。

        东方婉蓉和东方婉清姐妹俩脸色一变,这声音无比熟悉,她们不止一次听见。

        众巫师霍然回首,看见银色的圆月之下,一位身披靛青长袍的年轻人,踏空而来。

        许七安!

        真的是他........东方婉蓉表情略有呆滞,万万没想到,让大巫师如此忌惮,如此兴师动众的人,居然真的是许七安?

        她再看向妹妹,发现妹妹的表情与自己差不多,都是震惊中带着茫然。

        许七安?!数千名巫师齐刷刷扭头,望向身后天空,看见了那名高高在上的年轻人。

        如今的九州,谁不认识这个传奇般的武夫?

        可是,居然会是他,让巫神和大巫师如此忌惮,不惜召集所有巫师齐聚靖山城的敌人,居然是许七安。

        他配吗?

        一个一品武夫,能把我们巫神教逼到这个程度?

        巫师们并不接受这个事实,一边左顾右盼,寻找可能存在的其他敌人,一边竖起耳朵默默聆听,看大巫师和传奇武夫会说些什么。

        “萨伦阿古,从当初我杀贞德开始,你便处处针对我,昨日我与佛陀战于雷州边境,你们巫神教仍在推波助澜。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的清算!”

        许七安的声音清朗平静,响在每一位巫师的耳畔。

        数千名巫师听的一清二楚,他们首先确认了一件事,许七安真的是来报复的,因为大巫师以前屡屡得罪于他。

        但接下来的话,巫师们就听不懂了。

        他说什么啊,与佛陀战于雷州边界?许七安与佛陀战于雷州边界?他不是一品武夫吗,什么时候一品能和超品战斗了……巫师们脑海里疑问翻涌而起。

        虽然一品强者在普通修士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超品才是人们眼中的神。

        有点见识和经验的人都知道,这里面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轰隆”

        夜空乌云密布,遮住圆月。

        只见大巫师站在祭台边缘,张开双臂,沟通了此方天地之力。

        一道道水缸粗的雷柱降临,劈向空中的武夫,整片天地都在排斥他,抗拒他,要将他诛杀、降服。

        巫师们在这股天威之下瑟瑟发抖,但心里多了几分底气和信心。

        这就是他们的大巫师。

        天地间瞬间呈现出炽白之色,雷柱扭曲狂舞。

        面对声势浩大的天罚,许七安抬起手,轻轻一抓,霎时间,天地重归黑暗,乌云散去。

        而许七安掌心,多了一团外表电弧跳动,内核炽白的雷球。

        “萨伦阿古,现在的你,差了点!”

        他掌心一握,掐灭雷球,接着,腰背紧绷,右臂后拉,他的皮肤亮起繁复深奥,让人头晕眼花的纹路。

        他拳头周遭的空间迅速扭曲起来,像是承受不住重压即将破碎。

        许七安隔空一拳捶出,拳劲发出刺耳的音爆。

        武夫的攻击朴实无华。

        但底下的巫师亲眼看见,大巫师身前的空间,如镜子般破碎,虚空中传来轰隆隆的闷响。

        众所周知,一品大巫师可借天地之力御敌,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同级别的高手除非炼化此方天地,否则很难伤到大巫师。

        萨伦阿古用这一招对付过监正,对付过巅峰状态的魏渊,从未失手。

        “噗........”

        但这一次,巫师体系一品境的能力仿佛失效了,萨伦阿古喷吐血雾,身躯弓起,双腿贴地滑退。

        殷红的鲜血黏稠的挂在厚密的胡子上。

        大巫师的脸色迅速颓废下去,眼球布满血丝,宛如油尽灯枯的老者。

        萨伦阿古盘腿而坐,周身腾起阵阵血光,快速拔除侵入体内的气机,修复伤势。

        他没有试图以咒杀术反击,因为这注定无法伤到半步武神。

        哗然声四起。

        底下的巫师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但又没人敢相信这一幕。

        一拳,只一拳就重创了一品巫师。

        这是一品武夫能做到的事?

        借着,他们想到了许七安方才的那番话——我与佛陀战于雷州边界。

        他们突然明白了,明白大巫师为何如此忌惮,眼前这个武夫,修为强大到了超乎他们想象的境界。

        这才短短数月啊........

        像这样的传奇人物,既然选择为敌,当初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抹杀,不然迟早反噬,不,现在已经反噬了.........

        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

        各种各样的念头在巫师们心里涌起。

        东方姐妹骇然对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恐惧和震撼,同时,东方婉蓉看见身边的巫神,正因恐惧微微发抖。

        许七安一拳重伤大巫师后,没有立刻出手,高声道:

        “巫神!

        “信不信老子一拳杀光你的徒子徒孙!”

        话音落下,那尊头戴荆棘王冠的雕塑,嗡的一震,一股石油般浓稠的黑雾喷涌而出,于高空霍然展开,形成一张遮蔽圆月的幕布。

        幕布之后睁开一双注视着整个世界的冷漠眼睛。

        许七安没有尝试杀底下的数千名巫师,因为知道这注定无法做到,在他踏入靖山城地界时,此方天地就与巫神融为一体。

        想在巫神的注视下杀人,难度极大。

        刚才重伤萨伦阿古的那一拳能奏效,想来是巫神在评估他的战力。

        “巫神在上!”

        数千名巫师俯身拜倒。

        他们心里再次涌起强烈的安全感,不再畏惧半步武神的威压。

        “改换我来试探你了!”

        粗鄙的武夫对超品存在毫无敬畏,繁复深奥的纹路再次爬满全身,皮肤化作血红,毛孔喷薄血雾,顷刻间,他仿佛成了力量的象征。

        他周遭方圆十丈的空间剧烈扭曲,像是无法承受他的力量。

        笼罩着天空,黏稠如石油的幕布中,钻出九道身影,他们面容模糊,每一尊都充斥着可怕的伟力,磅礴的气机铺天盖地。

        九位一品武夫。

        这是过去无尽岁月里,巫神杀死过的、针对过的一品武夫。

        此时通过五品“祝祭”的能力召唤了出来。

        理论上来说,巫神还可以召唤初代监正和儒圣,这两位也与祂有着极深的渊源,只不过初代监正的存在已经被当代监正从根本上抹去。

        而召唤儒圣的话,儒圣可能会对“召唤师”重拳出击。

        许七安伸出右臂,掌心朝着九尊一品武夫的英魂,用力一握。

        嘭嘭嘭.......

        九尊一品武夫相继炸开,还原成纯粹的黑雾,返回遮天蔽日的幕布中。

        巫师召唤出的武夫英灵,只具备原主的力量和防御,以及超凡境之下的能力。

        并没有不死之躯的坚韧,以及合道境的意。

        而单纯只是比拼力量的话,吞噬了神魔灵蕴的许七安,能打十个一品武夫。

        要知道即使在半步武神境界里,许七安也是佼佼者,至少神殊的力量就不及他。

        下一刻,许七安胸口传来“当”的巨响,犹如金石碰撞。

        他胸腔凹陷了进去。

        巫神借助九大英灵的“陨落”,以咒杀术攻击他。

        能把半步武神的身躯打的生生变形,这股力量足以重创任何一品。

        不愧是超品,随便一个法术,便可让武夫之外的一品短暂丧失战力..........许七安对巫神的力量有了初步的判断。

        与当初解救神殊时的佛陀相差不大,但不及此时此刻,已经化作整片西域的佛陀。

        啪!

        他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笼罩天空的黏稠幕布剧烈抖动起来,沸腾起来,像是遭遇了重创。

        玉碎!

        他又把巫神施加在他身上的伤势百分百返还了。

        巫神没有继续施展咒杀术,因为会再次被“玉碎”返还,然后祂再施展咒杀术,如此循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这没有任何意义。

        黏稠如石油的幕布缓缓下沉,笼罩了祭台周边的数千名巫师们。

        大巫师站了起来,缓缓道:

        “许七安,阻挡不了大劫。巫神挣脱封印之日,便是大劫来临之时。

        “你可以转修巫师体系,这样就能庇护身边的人,与巫神联手才能对抗其他四位超品。”

        许七安淡淡道:

        “滚吧!

        “炎康靖三国我接管了,这是你们巫神教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幕布缓缓收缩,回到了头戴荆棘王冠的雕塑体内。

        数千名巫师,包括萨伦阿古、纳兰天禄,还有两名灵慧师,统统融入了巫神体内。

        这是巫神对他们的庇佑,让他们免于遭受半步武神的清算。

        但三国境内,包括就在咫尺的靖山城,不是只有巫师,更多的是普通人,普通武夫。

        这些人巫神无法庇佑。

        巫神教等于拱手让出了偌大的东北,这就是许七安说的,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当然,对于巫神来说,气运已经凝练,储存在了玉玺中。地盘短时间内并不重要了。

        等祂破关,便可容纳气运,吞噬三国疆土。

        “没了巫神教,炎康靖三国就能纳入大奉版图,有了这数百万的人口,大奉的气运必然水涨船高,眼下来说,这是好事。先通知怀庆,让她用最短时间接手三国。”

        人口就代表着气运。

        炎康靖三国的气运已经没了,所以它们唯一的结局就是归于大奉,从此三国不复存在。

        冥冥之中自有天数。

        这时,许七安看见下方还有一道人影没有离开。

        她容貌秀丽,身段婀娜,也是个熟人。

        圣子的老相好,东方婉清。

        因为是武夫的缘故,她没有被巫神带走,此刻正茫然不知所措。

        “带回京城送给李灵素,就当是伴手礼了,圣子你要保重你的腰子啊。”

        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传书道:

        【三:诸位,我在靖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