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回京

第九十章 回京

        西域与雷州边界。

        许七安和神殊的身影,突兀的出现,两人站在边界线外,看着暗红色的血肉物质缩回西域,融入大地。

        至此,佛陀的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两人已经完全拔除大日轮回的力量,恢复了原样,但都是一丝不挂的模样。

        “大乘佛法教已经成立,佛陀竟然还有气运吞噬西域?”

        许七安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两套袍子,丢了一套给神殊。

        免得一不小心,就和神殊拜了把子,到时候九尾狐得喊他许叔叔。

        “与巫神教有关。”神殊简单的解释了一句,披上袍子,沉吟道:

        “我有修行佛法,可以进去一试。”

        粗鄙了不是........许七安心里吐槽一声,摇头道:

        “能利用傀儡探路,就不要以身犯险。”

        他想了想,还是没舍得使用地书碎片里藏着的蛟龙“墨玉”,以空间法术抓来一只野兔,捏死后植入尸蛊子蛊。。

        之所以选择尸蛊,而不是心蛊控制,是因为心蛊只能分享一些模糊的感官,比如视觉。

        而子蛊是更深一层次的操纵,傀儡就如同分身。

        这能让许七安更好的感应到佛陀此时的状态。

        兔子蹦蹦跳跳的进了西域,没走几步,地面突然裂开一张嘴,眼见兔子就要被吞,它一个灵活的腾跃,高高跃起,避开了身下的大嘴。

        但下一刻,腾空的兔子主动一头扎进了地面裂开的大嘴里。

        这........许七安露出了凝重之色。

        神殊侧目看来,等待他的分析。

        “我没有察觉到任何限制、操纵,只是简单的腾跃。”许七安说。

        但现实是,刚刚腾跃而起的兔子,突然自己撞进了那张嘴里。

        隔了一会儿,两位半步武神同时恍然,许七安低声道:

        “佛陀修改了规则。

        “祂把腾跃的规则改成了下坠,嗯,应该是这样。”

        能让半步武神察觉不到任何限制和操纵,自己羊入虎口,唯一的解释就是规则上的改变。

        天地规则就是如此。

        所以许七安察觉不到任何异常。

        “这不是佛陀能做到的。”神殊评价道。

        儒圣也能强行修改规则,但那是体系的特殊,而且事后会遭遇反噬。

        “因为在西域,佛陀已经不是超品,而是天地本身!”许七安叹了口气。

        监正说的没错,超品的真正目的是取代天道,成为九州世界的意志化身。

        如果说之前他心里还有些疑虑,那么现在,彻底相信了监正的话。

        神殊想了想,朝前迈出一步,磅礴可怕的力量奔涌而出,引来天地异动,元素紊乱。

        但这些紊乱的元素在靠近西域时,统统被更强大的力量平复,神殊撑起的武夫领域,被挡在了西域之外。

        这进一步说明,西域和九州世界出现了“割裂”,处在同一空间,却不属于一个世界了。

        “这就是大劫的秘密,神殊想吞噬九州,演化出全新的天地?”神殊望向了许七安。

        “不是演化,是取代!”许七安沉声道。

        神殊望着前方广袤的西域疆土,沉默许久,缓缓道:

        “原来如此。”

        他像是解开了一桩困惑许久的疑问。

        “大师有什么看法。”许七安趁机试探。

        “苍生之劫。”神殊评价道。

        他等了一会儿,见神殊没继续说下去,就问道:

        “大师,我已是半步武神,发现体内多了许多奇怪的纹路,犹如神魔灵蕴。”

        神殊道:

        “它们拥有不灭的特性,是半步武神敢于和超品叫板的资本。

        “我研究过它们,唯一的成果是,它们是残缺的。”

        许七安皱着眉头:

        “残缺的?”

        他没感觉到残缺。

        神殊想了想,分析道:

        “更准确的说法是,就像只刻画出一个雏形的阵法,细节方面还有待完善。

        “每一个“阵纹”都是独立的,但彼此间缺乏联系。它们拥有不灭的特性,可是,它们并不是一个整体。

        “也许只有晋升为武神,才能让这座阵法真正成型。”

        每一个细胞都拥有不灭的特性,但却是独立的.........许七安心里一动:

        “这就是你当初会被佛陀分尸封印的原因?”

        无数个细胞代表无数个阵纹,但因为彼此独立,所以可以分离。

        神殊点了点头。

        许七安积极讨论:

        “那你知道如何晋升武神吗。”

        “知道!”

        神殊的回答让许七安一阵意外,他说道:

        “把身上的“阵法”完善,多半就是武神了。”

        这不是废话嘛,我也知道啊,我问的是具体的方法.........许七安没好气道:

        “如何完善阵法?”

        神殊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刚才佛陀喊你守门人,”

        许七安解释道:

        “我这次出海遇到了监正,他告诉我,守门人只能诞生于武夫体系。”

        神殊审视着他:

        “监正扶持你的目的,是把你培养成守门人。”

        许七安点头。

        神殊说道:

        “我也是半步武神,可监正却没有扶持我,而是选择了你。

        “我们可以从监正过去的谋划里,推测出事情的真相。你要想清楚两个问题,一,他为什么要扶持你。二,他在你身上留了什么。”

        留了一手?许七安下意识的审视起神殊。

        后者皱了皱眉。

        “我明白了。”许七安说道。

        答案不言而喻,是气运!

        他会成为监正的棋子,是因为他是许平峰儿子,而许平峰窃取了大奉的国运。

        目前为止,监正虽然给了他许多帮助,但那都是在助他升级,提升实力,而这一切,依旧是围绕着气运展开。

        神殊盖棺定论:

        “你只要守好气运就够了,守住气运,再去摸索如何晋升武神。”

        这时,清光一闪,孙玄机带着一众超凡抵达。

        见许七安和神殊没有鲁莽的开启大战,杨恭金莲等人松了口气。

        神殊淡淡道:

        “神殊暂时不会再蚕食雷州,我会留下来镇守边境,你们自便。”

        许七安让孙玄机给神殊留了几块传送玉符,几张儒家言出法随的纸页,这是应付佛陀几大法相的法术的,而后说道:

        “佛陀一旦卷土重来,便立刻联络我。”

        佛陀蚕食雷州需要时间,而他从京城赶来雷州,只需要极短的时间。

        所以并不怕佛陀趁着他回京城,趁机吞并雷州。

        他接着对众人说道:

        “先回京城,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九尾狐和阿苏罗望了一眼西域,心有不甘,但既然神殊和许七安都没有深入西域的想法,他们也只能放弃了。

        许七安扬起手腕上的大眼珠子,带着一众超凡离去。

        ........

        此时的貂蝉还在赶来的路上.......

        不,此时的飞燕女侠还在天海之间等待许银锣。

        ..........

        天边渐露鱼白。

        京城,御书房里。

        一宿未睡的王贞文已露疲惫,眼袋浮肿,眼球遍布血丝。

        怀庆心里焦虑感爆棚,柔声道:

        “王爱卿先下去歇息吧。”

        王贞文摇了摇头,说道:

        “辗转难眠,不如不睡。

        “此刻未有消息传来,便是最好的消息。”

        雷州要是守不住,那么事态就会进入最恶劣的阶段,到那时,才是真正的大难临头。

        怀庆没有再劝,握着地书碎片,沉凝不语。

        魏渊和赵守相对冷静,前者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了。

        后者是养气功夫了得,就算心里焦虑感爆棚,表面也不露分毫。

        赵守想了想,道:

        “雷州如果没了,陛下首先要稳定朝局和人心,然后速召许银锣回来,商议如何猎杀伽罗树,助他晋升半步武神。

        “只要许宁宴晋升半步武神,一切困难就能迎刃而解。”

        怀庆看向魏渊。

        魏渊摇头,叹息道:

        “谈何容易,佛门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如果给了,那要小心的反而是我们。”

        王贞文赞同老政敌的看法,“现阶段,与其考虑助许宁宴晋升半步武神,不如去试探一下巫神教的态度,与他们结盟。巫神破除封印,还需两三月。”

        虽然巫神教帮了佛陀一把,但只要两者是竞争关系,那就可以尝试结盟。

        赵守冷笑道:

        “巫神教摆明了要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

        王贞文针锋相对:

        “只要让巫神教相信我们没有和佛门两败俱伤的实力,巫神教自然会改变态度。”

        “何其卑微!”赵守摇了摇头,“而且,这就相当于把弱点交给巫神教,任由他宰割,又是一场和谈。”

        他指的“和谈”是监正被封印后,云州叛军发起的那场割地和谈。

        不难想象,巫神教肯定也会提出相应的要求,兵不血刃的吞并大奉疆土,而且会比云州叛军更过分。

        魏渊评价道:

        “饮鸩止渴!”

        黄绸大案后的怀庆摆摆手:

        “局势未定,谈论这些尚早。”

        她只能靠这样的说辞来平息争论,但也知道,如果雷州真的被佛陀吞并,类似的争吵还会爆发,而且到时候就是满朝文武聚在金銮殿争论不休了。

        主张投降,或者投靠巫神教恐怕是主流吧。

        殉国需要情怀,不能指望每一位官员都有这样的觉悟。

        而且,到时候恐怕市井之间就会流传出“女子称帝祸国殃民”的谣言了........想到这里,怀庆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虽然凭借自身手腕,以及魏渊许七安等人的相助,她稳住了皇位,但底层官员和市井之间,乃至儒林学子里,都存在非议。

        国泰民安时,这些非议只是不痛不痒的抱怨。

        一旦国家动荡,“女子称帝”四个字就会被放大,成为甩锅的目标。

        她好不容易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饱受天灾和战乱的百姓得以休养生息,谁想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个节骨眼,她才会想起自己是个女子,才会想到需要一个依靠。

        而身为一国之君,能被她视为依靠,想要依靠的男人,就只有许七安。

        目前,这个依靠还在海外飘到失联。

        不过,正因为迟迟联络不到,怀庆才对他依旧抱有期待。

        没准他会晋升半步武神归来呢,那个男人从未让她失望过。

        突然,怀庆心有所感,抬眸看去。

        魏渊赵守比她更早一步。

        空旷的御书房里,毫无征兆的出现一大群人。

        为首的男人面容俊朗,穿着靛青色的长袍,一如往昔,正是阔别数月的许七安。

        他身后是洛玉衡、阿苏罗、九尾狐、金莲道长等超凡强者。

        魏渊、王贞文、赵守和怀庆,同时站了起来。

        他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在雷州的超凡强者?

        怀庆似乎想到了什么,继而听见自己砰砰狂跳的心声,她努力维持着表情的平静,但带着一丝颤抖的声调却出现了她:

        “佛陀退了?”

        闻言,王贞文魏渊和赵守,一起盯着许七安。

        许七安“嗯”了一声。

        怀庆抿了抿嘴,带着一丝期待,一丝小心翼翼,试探道:

        “你晋升半步武神了?”

        她大气不敢喘的模样,带着期待和小心的姿态,让她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就像问父亲有没有带回自己心爱布偶的女孩。

        王贞文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袖袍微微抖动。

        魏渊看起来比较平静,但他看一个人,从未有如此专注。

        赵守忍不住屏住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