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

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

        那个由暗红色血肉组成的人形,双膝微弯,在地面“轰隆”的剧震里,射向为首的阿苏罗。

        阿苏罗脑后火环“嘭”的爆开,焰光照亮黑暗,他腰背肌肉一炸,推动右臂带动拳头,直击佛陀的化身。

        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他察觉到这具化身的力量并不强,只是佛陀如海般浩瀚身躯中的一部分。

        打不过佛陀,打一具化身总没问题。

        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阿苏罗看见“佛陀化身”的身后浮现一尊斗天斗地,象征着力量和杀伐的法相。

        金刚法相!

        李妙真眉毛一挑,伸出右手,掌心朝着佛陀化身,轻轻一抹。

        像是抹去了什么东西。

        十二双手臂层层叠叠,十二双拳头暴雨般打下。

        二十四声打击化作一个声音:

        “当!”

        阿苏罗蕴含着杀贼之力的拳头,应声炸裂,骨块血肉齐飞。

        但他凭借心里的仇恨(佛陀的福缘削弱),打出了超额伤害,把佛陀化身打的踉跄后退。。

        杀贼果位的绚丽光晕笼罩在佛陀化身的胸口,侵蚀着对方的生机。

        可能是因为福缘被削弱的缘故,杀贼之力竟再次取得喜人成绩,让佛陀化身胸口的血肉物质溶解,腐蚀出一个狰狞的伤口。

        这时,佛陀化身的左侧,一道金灿灿的法相凝聚,掌心拖着白玉净瓶,面目慈和。

        净瓶中溢出星星点点的金光,佛陀化身沐浴其中,溶解的血肉瞬间恢复,化解了杀贼之力。

        噔噔噔........阿苏罗身为团队里的近战主力,义无反顾的扑向佛陀化身,过程中,金刚神功退去,漆黑的物质爬满体表。

        激活了修罗血脉。

        战力再上一层。

        可他扑了个空,佛陀化身凭空消失在眼前,没有征兆的消失。

        能做到来无影去无风的,只有行者法相,传送术都做不到这般无声无息。

        下一刻,佛陀化身出现在度厄罗汉身后。

        血肉物质组成的人形胸口,霍然裂开一道遍布獠牙的嘴巴,从胸到腹,狰狞可怖。

        接着,它坍塌成一块幕布,朝着度厄罗汉覆盖而去。

        佛陀的目标异常明确,那就是吞噬度厄,夺回佛门失去的气运。

        糟糕........

        李妙真和金莲道长同时探出手,一边削弱佛陀福缘,一边召唤出四大法身中的“土相”,驱使着它拦截佛陀化身。

        佛陀化身的左侧,此时第三道法相,是双手合十,垂首盘坐,面容仁慈的大慈大悲法相。

        它甫一出现,天空便有佛光普照,梵音禅唱。

        李妙真和金莲道长心里不可避免的泛起慈悲之念,再无法出手,风相旋即溃散成蒙蒙尘雾。

        当是时,斜地里射来一把紫金锤,‘当’的撞在度厄罗汉身上,把他撞飞了出去。

        佛陀化身形成的幕布罩住紫金锤,将它吞噬。

        度厄罗汉侥幸逃离虎口。

        呼........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度厄若是被佛陀吞噬,辛苦谋划,耗资无数扶持起来的大乘佛教就没有意义了。

        而得到这股庞大气运的佛陀,会更加可怕。

        太危险了,我们拦不住佛陀,甚至斗不过祂的一具化身,必须撤离了,可是,可是那么多无辜百姓的性命,不能纵容祂继续吞噬啊.........李妙真轻轻吐出一口气,突然发现这口气息竟无比绵长。

        吐了半天也没吐完。

        她立刻察觉出不对劲,同时,眼前的景物褪去了色彩,变成纯粹的黑白。

        这是......无色琉璃法相.......佛陀什么法相都会........李妙真的思维难以遏制的变的缓慢,她的脸上,一点点的浮现出慌张和恐惧的表情。

        橘猫道长、孙玄机等人的脸上,也浮现类似的表情。

        绝望的情绪在众人心里发酵、蔓延。

        佛陀化身缓缓转身,望向陷入无色领域里的度厄罗汉,它胸口再次裂开一道蔓延到腹部的豁口,长满獠牙,涎液如雨。

        下一刻,它的身影在度厄罗汉身后显化,再次化身幕布,罩向度厄罗汉。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把幕布按了下去,“轰”一声,地面剧震。

        伴随着这声地动,无色琉璃领域轰然崩溃。

        世界恢复了色彩,李妙真等人恢复了行动力。

        众人侧目看去,从天而降的救兵是一位年轻的和尚,脸部轮廓硬朗,穿着青色纳衣,光头上烙着六个排列整齐的香疤。

        佛陀的化身在他手中剧烈挣扎,但无法撼动对方分毫,就像一个成年人把一个小孩按在了地上。

        “神殊大师?”

        李妙真试探道。

        阿苏罗表情有些复杂。

        神殊点点头,“嗯”了一声,抬脚一踏,那道由血肉物质凝成的化身,嘭一声炸成齑粉。

        .........

        “半步武神名不虚传。”

        远处夜空中,萨伦阿古俯瞰着这一幕,发出喟叹。

        在巫神教超凡强者不远处,则是蛊族的首领们,淳嫣的注意力没在横空出世的半步武神身上,而是那铺天盖地,吞噬一切的暗红色血肉浪潮。

        “婆婆,佛陀在做什么?”

        淳嫣耳垂上的两条细蛇发出嘶鸣,附和着主人。

        天蛊婆婆皱眉片刻,微微摇头。

        她并不知道大劫的真相。

        萨伦阿古笑道:

        “祂想占领雷州,炼出山河印。”

        其他首领摆出聆听姿态。

        “争夺地盘,凝练山河印,便等于将该区域掌控于手中,每少一州之地,大奉的气运就会流失一部分,直到亡国。

        “而这时候,佛陀便可以吞噬溃散在九州中的中原气运,吞噬山河印。”

        进而取代中原大地,就像取代西域。

        本质上,这和出兵攻打大奉,灭掉中原王朝的方式一样,只是做法不同。

        佛陀不需要军队,祂自身便是千军万马。

        淳嫣敏锐的问道:“这么做的目的呢。”

        萨伦阿古没有回答,转而俯瞰下方,继续观战。

        毒蛊部首领跋纪沉声道:

        “还记得天蛊部先知的预言吗,蛊神复苏之日,九州将化作蛊的世界。

        “是不是意味着,蛊神若是挣脱封印,也会像佛陀这般?”

        闻言,众首领脸色凝重起来。

        .........

        “神殊!”

        汪洋般的血肉物质,裂开一个又一个嘴巴,发出同一个声音。

        紧接着,每一个嘴巴都吐出一颗拳头大的光团,如同缩小的太阳。

        这些微缩的太阳绽放出洗涤一切的佛光,让天地元素进入沉眠,让一切不属于佛的力量快速衰弱。

        橘猫道长等人被佛光一照,身躯腾起阵阵青烟,一身道行快速削弱。

        只有恒远度厄和阿苏罗完好无损。

        “退!”

        金莲喝道。

        这是大日轮回法相。

        没有任何犹豫,众人果断暴退。

        另一边,浅青色纳衣的神殊,在佛光中巍然不动,他直视着刺目的佛光,伸出右手,骤然一握。

        嘭嘭嘭........一颗颗微缩的太阳炸开,溃散成纯粹的能量光晕。

        大日轮回法相还未成型便被破解,但佛陀并不在意,暗红色的血肉物质继续推进,祂还未到极限,可以覆盖更多的区域。

        直到“饱腹”,而后将占领的区域炼成山河印,从大奉疆土里剥离出来。

        神殊扫了一眼如海潮般蔓延而来的血肉物质,略作沉吟,主动踏了进去。

        血肉物质自动分开,像是迎接他的到来,神殊一步步前行,身后,血肉物质重新蔓延,覆盖了他的退路。

        血肉物质宛如黏稠的糖浆,汹涌着要吞没神殊。

        但它们在靠近神殊一丈处,便被磅礴强大的气机弹开,一丈之内,无物可进。

        正如武夫隔绝天地,不与外界交感,自成循环。

        暗红色的血肉物质宛如暴风雨下得海面,掀起巨大的浪潮,这道浪潮凝成一道高达数十丈的身影,拈花而坐,与神殊默然相望。

        ..........

        怀庆不停的召唤许七安,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反而收到了李妙真的回复:

        【二:我们在前线作战,你在后方拖后腿,真有你的。】

        怀庆竟无言以对,虽然知道李妙真有迁怒的嫌疑,修为到了这个层次,传书带来的轻微心悸不会造成干扰。

        但谁让人家确实在前线作战呢,皇帝也不敢得罪正在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军。

        【一:是朕思虑不周,情况怎么样。】

        怀庆能屈能伸。

        【四:神殊大师来了,局面暂时稳定,正与佛陀交手。】

        他们随后讨论了佛陀进攻雷州背后的图谋,讨论出这多半也会是巫神脱困后蚕食中原的手段。

        【九:单凭一个佛陀,已是如此凶险,巫神若是脱困,中原腹背受敌,如何是好?】

        李灵素捏了捏眉心,在南疆回复:

        【七:道长,别说了,只是徒增焦虑。】

        这次,前天宗雏凤罕见的没有抨击师哥,因为他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