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救命

第八十三章 救命

        许七安抽出镇国剑,气机绵绵灌入黄铜剑中,充盈的气机让镇国剑宛如烧红的烙铁,周围的海水迅速沸腾。

        他挥舞手臂,胡乱的斩出一道道黄澄澄的剑光,斩入海沟中。

        第一道剑光击撞在海沟边缘,扬起无数尘烟般的淤泥,震落一块块巨石。

        第二道第三道........十几道剑光消失在幽深漆黑的海沟里,过了几秒,整个海床震动起来,沉淀在此处无尽岁月的淤泥纷纷扬起。

        软泥层爆裂开来,清澈的海水瞬间化作浑浊的泥汤。

        海沟里传来沉雄的嘶吼,因为被海水扭曲的缘故,更显恐怖。

        沉睡在海沟里的远古怪物被激怒了。

        下一刻,五条触手从幽深的海沟里冲了出来,裹挟着数百万吨的暗流,狠狠拍向许七安。

        这时,同样粗壮的雪白狐尾从许七安后方刺来,针锋相对的与触手拍在一起,整片海域的水在此刻震荡起来。

        如果此地靠近海岸的话,对于临海的城镇来说,绝对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战斗掀起的海啸会摧枯拉朽的淹没一切。

        雪白狐尾缠上六条触手,双方就像交缠在一起的线条,绷的笔直。

        银发妖姬素白的脸庞瞬间涨红,额头青筋凸起,传音催促道:

        “我最多支撑一盏茶的时间。”

        许七安不再废话,猛的一个俯冲,如同发射的鱼雷,拖曳着沸腾的气泡,进入了海沟中。

        他在无光的黑暗中俯冲了许久,偶尔丢出一只贝壳引爆,照亮四周。

        这里看不见鱼类,海藻等水中植物也鲜少看见,许七安穿梭在六条巨柱般的触手之间,不多时,神念感应到了那位陨落于此的神魔本体。

        他一次性甩出数十枚贝壳,同时引爆。

        嘭嘭嘭........

        沉闷的爆炸声里,火元素膨胀成一团团火光,带来了漫长岁月里第一次的光照。

        照亮了那位远古神魔的残害。

        这是一只体型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怪物,外观酷似章鱼,它的身躯几乎填满了整个海沟,它的身躯残缺不全,遍布着啃咬的痕迹。

        它只剩一只灰白色的独眼镶嵌在布满鳞片的脑袋上,当火光照亮时,在这死寂的深海里,许七安和它的距离不超过百丈。

        灰白色的眼睛死寂的盯着许七安,就如同盯着空气里的一粒尘埃。

        这就是两者之间的体型差距。

        幸好我没有深海恐惧症.........许七安借着缓缓熄灭的火光,发觉这只怪物本该有十几条触手,但早已被撕裂掉了。

        没有元神波动,祂早就已经死了,是怎么度过这漫长岁月的.........初步探索后,许七安有些犯难。

        要想摆下阵盘炼化祂的精华,肯定要把敌人制服才行,而这个级别的敌人,杀死是唯一的选择。

        可人家已经死了,而且死了无尽岁月。

        怎么办?

        许七安默默望着“章鱼怪”的本体,他忽然明白了。

        祂在远古时代便已经死去,残留的是不屈的意志和无畏的战意,是执念让祂横跨无尽岁月长存至今。

        “当初死在那位敌人手里,这位远古神魔是不甘心的,不服气的,消除执念的办法很简单。”

        他要做的不是杀死祂,而是打败祂.........

        海沟之上,正与触手艰难角力的九尾狐收到许七安的传音:

        “国主,你先上去,不必再插手这场战斗了。”

        ..........

        伊尔布从未有过如此快速的飞行经历,山川大地在他眼里,模糊的一闪而过,等大巫师的法力耗尽,他发现自己已经穿过大奉疆土,来到了西域地界。

        “让我来送玉玺,这不是让我送死吗。”伊尔布谨慎的飞行在西域的天空,回想着自己走过的路,脑海里浮现一个疑问:

        “为什么跑腿的总是我。”

        从镇北王炼血丹开始,他一直充当着跑腿、打手的角色。

        另一位灵慧师乌达宝塔至今都没见过许七安,而他已经和许七安打过好几次交道。

        伊尔布非常谨慎,没有深入西域,在发现一具普通尸体后,他便操纵着尸体御风飞行,让尸体代替自己去阿兰陀。

        “我要是深入西域,肯定会被佛陀吞噬。

        “正好可以利用傀儡去探查一番,看看西域现在是什么样子。”

        以他灵慧师的品级,单独操纵一具尸体,大概能施展本体五成的力量。

        伊尔布疾速飞行一阵,最大的感受就是荒凉。

        没有人烟,荒凉死寂。

        路过的村庄、城镇都是空的。

        “真的全没了,数十万里西域,生灵绝迹,变天之争,还真是残酷.........大奉的那群蠢货,恐怕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们当世没有超品坐镇,无法知晓大劫的秘密。将来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佛陀如果取代天道,我们巫师体系,不,天下所有体系都会消亡,成为历史中的尘埃,真想不通大巫师为什么要把炎国的气运送给佛陀。”

        伊尔布的傀儡一边朝阿兰陀飞去,一边思考起来。

        “大乘佛教分走了佛陀的气运,让祂无法彻底成为西域。但以佛陀的法力,佛门的底蕴,肯定不会止步于此,必然有其他法子。但可能需要花费极大的时间,这对巫神来说是有好处的。

        “大巫师把炎国气运交给佛陀,佛陀如果顺势成为西域,下一步就是吞食中原.........”

        想到这里,伊尔布灵光一闪,跟着思路继续分析:

        “大奉的超凡必定拼死顽抗,面对佛陀的出手,南疆的那位半步武神恐怕做不到袖手旁观,再加上超凡强者,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样我巫神教便能坐收渔翁之利。

        “不对,就算是半步武神,光凭他的一己之力,根本挡不住超品。大巫师这是在玩火啊,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他凭什么认为大奉能挡住佛陀,许七安在海外,监正也被封印........”

        伊尔布一愣,他忽然明白了大巫师的真正用意。

        监正那老小子虽然阴沟里翻船,被许平峰伽罗树等人联手封印,但那是天命师啊,最擅长布局的天命师。

        监正算计着一切,对于大劫,他会算不到?

        他必然留下了相应的手段,不为人知的底牌。

        如此一来,佛陀就是他们的探路卒。

        “这才是真正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如果大奉仍然不敌佛陀,大不了将来和蛊神结盟对抗佛陀........”

        这时,伊尔布看见了巍峨的圣山出现在地平线尽头,阿兰陀到了。

        他当即停止思考,操纵傀儡,化作乌光掠向阿兰陀。

        还未靠近,前方白影一闪,五官精致立体,白衣赤足,青师如瀑的琉璃菩萨拦住去路。

        这位有着西域风情的绝色美人淡淡道:

        “巫神教的伊尔布,你来阿兰陀做什么。”

        行尸傀儡愣了愣,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是我。”

        琉璃菩萨艳若桃花,却冷若冰霜,声音毫无起伏:

        “你不是负责跑腿的吗。”

        虽然基本都是我外出办事,但不代表我是跑腿的,本座乃灵慧师........伊尔布内心破口大骂,外表孤傲冷傲,淡淡道:

        “大巫师嘱托我为佛陀送气运。”

        为了挽尊,凸显自己的地位,他没有用“派遣”和“命令”这样的词。

        琉璃菩萨挑了挑眉,隔了十几秒,道:

        “萨伦阿古想让我佛门冲锋陷阵,拼光中原的超凡力量?”

        这女人很聪明嘛........伊尔布冷冰冰道:

        “你们可以拒绝!”

        琉璃菩萨闭上美眸,侧耳倾听片刻,睁眼道:

        “东西呢!”

        “佛门果然自信。”伊尔布呵了一声,道:

        “玉玺在我本体处,你若想要,随我来便是。”

        琉璃菩萨摇头:

        “不必,带着玉玺往西来便是。”

        说完,她消失不见,返回了阿兰陀。

        伊尔布沉吟一下,切断了对傀儡的操纵。

        西域边界,披着巫师长袍的伊尔布睁开眼,“让我送过去?”

        他想了想,右手伸出长袍,朝远方做抓摄动作。

        一只骆驼被他抓了过来,七窍流血而死,接着,骆驼转化成了行尸傀儡。

        骆驼走上前来,从伊尔布手中叼起玉玺,四蹄一蹬,飞天而去。

        骆驼飞啊飞,终于来到荒无人烟的地带,突然,它看见下方的沙地里,睁开了一双眼睛。

        紧接着,沙地里裂开了一张巨大的嘴巴,土浪冲天而起,推动着嘴巴咬向骆驼,把它吞噬。

        土浪吞掉骆驼和炎国玉玺后,没有回落,而是受了刺激一般,继续扶摇直上,转眼间便化作一道百丈高的“巨浪”,朝着东边滚滚而去。

        佛陀得到了新的凭证,继续同化规则,取代规则,吞噬着沿途的一切。

        另一边,伊尔布弹身而起,一边瑟瑟颤抖,一边驾起乌光冲天而去。

        通过共享视野,他清晰直观的感受到了超品的可怕,那股令人战栗的气息,以及让人不自觉产生卑微的念头,尤其后者,是伊尔布从未体会过的。

        即使面对巫神,尽管战战兢兢,如临深渊,但伊尔布不会觉得自身卑微。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

        南疆。

        李灵素喝着十万大山特产的山茶,看一眼不远处聚在一起商议要事的几位大美人。

        除了许七安的妾室夜姬,还有三位容貌、气质和身段丝毫不逊色的狐族美人。

        穿着淡青色长裙,薄纱蒙面,气质矜持清冷的清姬,她让李灵素想到了清冷端庄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受过极好的教育。

        对谁都客客气气,对谁都不冷不热。

        穿着漆黑繁复长裙的美妇人叫幽姬,她既有四十岁女子的成熟风韵,又有二十岁女子的风华和美貌。

        一颦一笑之间,顾盼回眸之间,都已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如同久居深宅里的贵妇。

        她有着慈祥温婉的母性,也有着与其他狐族女子一样动人的魅惑。

        第三位少女叫灵姬,她的活泼开朗让李灵素想起了司天监的新任监正褚采薇。

        不同的是,那位监正活泼开朗中透着蠢萌,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而狐族少女灵姬,更多的是古灵精怪,狡黠可爱。

        一看就是喜欢捉弄人的小妖女。

        我的情缘又来了........李灵素心里想着,旋即摸了摸腰子,在心里补充了两个:大概!

        “国主和许郎出海已有数月,迟迟未归,而九州局势越发严峻。”

        夜姬皱着精致的眉梢,满脸担忧。

        “那位许银锣要是没法晋升半步武神,出海就是白走一趟,光凭神殊爹爹可挡不住超品。”

        灵姬双手托腮,睁大明亮的眸子,笑嘻嘻道:

        “夜姬姐姐是想情郎了吧,久旷之身,是不是寂寞难耐呀。什么时候把你的情郎借人家玩玩。”

        夜姬扫了一眼少女初具规模的稚嫩娇躯,不屑的嗤笑一声。

        她们九个姐妹的关系可不是全是相亲相爱,除了母性泛滥的幽姬赢得姐妹们的一致尊敬,软萌可爱,还无法化形的白姬赢得姐妹们的一致喜爱,其他姐妹之间,或多或少都有勾心斗角。

        幽姬屈指“啪”的弹在少女光洁额头,语气温柔的责怪道:

        “说正事呢,别胡闹。”

        灵姬捂着额头,噘起小嘴,哼哼唧唧道:

        “反正咱们迟早要嫁给许宁宴得,清姬姐姐说过,娘娘多半逃不出许银锣的魔爪。那娘娘要是跟了许银锣,咱们不也得陪嫁嘛。”

        清姬脸色微变:

        “胡说八道,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

        什么?她们也是许宁宴那厮内定的小妾吗,怎么可以这样,许宁宴这狗贼,老子从未见过如此好色之徒,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李灵素脸色缓缓僵住。

        这时,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心悸。

        掏出地书碎片查看传书。

        【二:师哥,大事不妙,快让神殊来雷州救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