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

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

        “这就是儒圣为什么要封印超品的原因,也是我们与超品最大的矛盾来源。”

        监正罕见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非常非常的严肃,许七安从未见过这么正经的监正。

        就像他从未见过不装逼的杨千幻。

        “你们觉得,天道是无情好,还是有情?”

        许七安和九尾天狐对视一眼,各自沉默了几秒,前者说道: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道无情,对众生来说,才是最大的公平。”

        银发妖姬点头:

        “我也这么认为。”

        你应该说:俺也一样!许七安心里默默嘀咕。。

        监正说道:

        “但神魔也好,超品也罢,都是有思想的生灵。”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许七安和九尾狐明白了。

        倘若超品取代天道,那么天道便拥有了意识和私欲。

        这也能理解,如果取代天道是像道尊天宗分身那样融入规则,失去意识,那超品就不会苦心经营,费尽心思的想要成为天道。

        “此方世界的生灵,生生世世,都将被超品,不,天道奴役!”

        九尾天狐脸色很不好看。

        没有感情的规则才是好的规则。天道如果有了自我意识,有了思想和私欲,这是件非常可怕的。

        虽然世上从没有绝对的自由,但现在至少还能喊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果天道有了意识,生灵便成了傀儡玩物........许七安心情沉重,道:

        “不只是奴役那么简单。

        “各族文明的进程也将就此终结,天地的演化也会终止,或者进入一个极端的方向。”

        如果把目光放在更宏观的角度,人族的文明不可能再野蛮生长,后世子孙生生世世活在天道的阴影之下。

        监正笑道:

        “儒圣也觉得这样不好,                未来怎么样,该由子孙后代来决定。天道无情,                便是最大的情,                它不需要有私欲和意识。所以儒圣封印了所有超品,                为九州生灵争取了一千两百多年的喘息之机。

        “为守门人的出现,赢得了时间。”

        说完,                他看向许七安,道:

        “你这趟出海是为了寻求晋升半步武神的机缘吧。”

        许七安“嗯”了一声。

        他没能干掉伽罗树,掠夺对方的神力精华,                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出海寻找神魔后裔。

        总不能把寇师傅和阿苏罗给吞了吧。

        监正点了点头,“其实原本在我的盘算里,夺回神殊头颅顺带吞噬伽罗树,是最好的结果。可惜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在他的谋划里,                我早该晋升半步武神了?不对啊,那样的话,我根本不会出海,                也就不存在今日的截胡,                不截胡,我就无法获得成为守门人的资格........

        老银币是在忽悠我,还是他原本另有谋划?是我的出现改变了他原先的计划.........

        许七安一时摸不准监正是恶意嘲讽,                还是真的其他算盘。

        我讨厌老银币........他一脸躺平的姿态,                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

        对付老银币最好的办法就是白嫖。

        监正将目光望向东北方向,                道:

        “往那个方向航行三日,你会到达一片远古战场,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嗯,                宋卿那个孽徒有捣鼓出采集精血的阵盘吧。”

        他虽然这么问,但语气和表情都充满笃定,似乎对自己的孽徒很有信心。

        许七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心里一动,想起了鲛人女王珍珠给的情报。

        “鲛人岛的女王告诉我,                东北方有一处远古战场,生活着一个恐怖的怪物。”

        鲛人女王当时指的方向是东南方,按照此时的位置,那处古战场是在东北方,                恰好是监正说的方向。

        不难推测,                两处地方应该是同一处。

        监正道:

        “那个怪物是远古时代超品级的神魔,                战死后残留的灵蕴和意志融合,                成了无魂无魄的怪物。相比起伽罗树,它更适合你。

        “因为那位神魔的灵蕴,是‘力’的象征。单论气力,十个荒也不是祂的对手。”

        许七安眼睛一亮。

        对武夫来说,气力的诱惑甚至要强于绝色美人。

        把一个增强双倍气力的机会和一个大美人放在武夫面前,武夫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九尾狐,忽然蹙着问道:

        “超品如何依靠气运取代天道?”

        “集九州气运于一身,那祂便是九州,便是天道。”监正的回答言简意赅。

        九尾狐斟酌道:

        “所以,不管是巫神还是佛陀,都想传教中原,凝聚信仰。只要让九州生灵都信仰佛门或巫神教,祂们就能取代天道?”

        监正叹息道:

        “理论上可以,但现实里行不通。现实只会比你想的更加残酷。

        “大奉雄踞中原,凝聚了庞大的气运,可这不代表中原人族气运尽归大奉。小到江湖帮派,大到武林盟这样的庞然大物,只要形成一定的规模,都是人族气运的一部分。

        “另外,江湖、庙堂人杰辈出,他们本身便象征着一定的气运。

        “大奉只是凝聚了最多的人族气运罢了。

        “同样的道理,即使九州生灵信奉佛陀、巫神,祂们也不可能占尽九州气运,谈何取代天道?”

        九尾狐隐约把握到了什么,但又不太敢确认,试探道:

        “那该如何?”

        监正看向了许七安,道:

        “你在大墓中曾经得到过一块玉玺,里面存储着气运。”

        许七安点头。

        监正说道:

        “但那个王朝早就已经湮灭在历史中。”

        “这能说明什么?”九尾狐不理解。

        许七安斟酌道:

        “气运由百姓,或者说生灵凝聚而成,但它不会随着生灵的湮灭而消失,只要以特殊的手段保存下来,就可以视作是一股力量.........”

        说到这里,他脸色陡然变了。

        九尾狐睁大了眸子。

        ...........

        西域。

        阿兰陀山峰凝聚着九大法相,宛如从九天之上降临人间的神祇,迎接着信徒的膜拜。

        但在无人可见的背光面,睁开一双没有睫毛,没有情感的巨大双眼。

        那双巨大的眼眶中,眼珠子‘咕噜’转动了一下,两颗眼珠子一起朝着右侧斜去,宛如打量身后的信徒们。

        这时,阿兰陀的山腰处,外层岩石裂开,露出了暗红色的肉质,以及两排森然的大白牙。

        每一颗牙齿都有成年人体型那么大。

        嘴巴的两边缓缓往上翘起,像是在咧嘴。

        很快,它又合了回去,被外层的岩石覆盖,重新变成山体。

        梵音还在继续,没有人注意到圣山活过来了。

        山脚的平原上,一位年纪不大,穿着贵族服饰的小姑娘,被强烈的尿意“憋醒”,从虔诚祈祷的状态中挣脱。

        她感觉自己就像睡了一觉,浑浑噩噩,不知道身在何处。

        “娘,我要........”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盘坐在身边的父母、族兄以及仆人们都不见了,她的身边空空荡荡,寂静的让人恐惧。

        小姑娘惊恐的站了起来,环顾四周,高呼着父母和兄长的名字。

        声音在昏暗的天地间回荡,没有人回应她,远处那些信徒依旧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势盘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寒毛直竖。

        她恐惧的流下泪水,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盯着脚下的地面,一动不敢动。

        她发现薄薄的泥土下面拱起了两团东西,她愣了愣,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试图去拨开泥土。

        在她手指触及拱起的那两团东西前,泥土霍然分开,是一双遍布血丝没有睫毛的眼睛。

        眼睛默默盯了她片刻,‘咕噜’转动了一下眼珠子。

        小姑娘的脸庞肉眼可见的扭曲,面皮抽搐起来,她缓缓长大嘴巴,就要爆发出高分贝的尖叫,但是突然,她脚下的地面裂开,将她吞了进去。

        广贤菩萨睁开双眼,从高空俯瞰,平原上的信徒正在迅速减少。

        这些信仰着佛门,代表着佛门气运的信徒,终于与他们信奉的佛陀融为一体。

        “身融大道,方得永生。”

        广贤菩萨满脸慈悲,双手合十:“愿众生得证果位,九州处处皆佛国。”

        身边,琉璃菩萨低下头,凝视着脚下的地面,目光穿透了土石,望见了山体内部,看见了一尊尊盘腿而坐的信徒,他们融入佛陀体内,如登极乐。

        琉璃收回目光,望向下方平原,佛陀的意志在不断延伸,平原变成了祂,河流变成了祂..........

        ..........

        “吃掉九州所有气运,到时候就算九州生灵绝迹也无所谓。因为气运不会散去,就像玉玺里存储着的气运一样。”

        许七安死死盯着监正,试图从他那里得到不同答案,期待他推翻自己的猜测。

        失望的是,监正缓缓点头:

        “这就是大劫!

        “只是争夺信仰,传教九州,算什么大劫?

        “当然,信徒越多,占据的疆域越辽阔,对超品的增幅越大。开国之初,如果让巫神教得逞,就没有佛陀和蛊神什么事了。

        “而三百年前,儒家不灭佛的话,现在佛陀恐怕已经身化天地,取天道而代之。”

        许七安心里仿佛笼罩起一片阴影。

        取代天道已经是无法容忍的事,谁想事态比他想象的还要残酷、糟糕。

        九尾狐低声道:

        “最多年末,蛊神和巫神就能挣脱封印........”

        焦虑感和危机感瞬间爆棚了。

        许七安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忽见监正的身影正缓缓消散。

        监正看着他,露出一抹笑意:

        “知道儒圣刻刀为何亲近你,选择了你?”

        他没能把话说完,身影如梦幻泡影,消散一空。

        ...........

        阿兰陀三十里外,平康城。

        作为靠近圣山阿兰陀的城邦,此地繁花似锦,人口稠密。

        城中以经营酒肆客栈为经济来源,是前往阿兰陀朝圣的信徒,必选的落脚点。

        人口流动量庞大的同时,也带来了贸易上的发达。

        城头,一名值守的士卒眺望着远方,贫瘠的土地连绵向视野尽头。

        突然,他看见远处的地面,像波浪一般鼓动了一下,像是活了过来。

        他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用力揉了揉眼,再次远眺,这回什么动静都没有。

        突然,地面又动了一下,这一次,距离城墙很近,因此看的无比清楚。

        “喂喂,地下有东西。”

        他下意识的按住长矛,转头对身边的同僚说。

        同僚闻言,朝远方一阵眺望,什么都没看到,抱怨道:

        “鬼影都没见一个,别一惊一乍的。”

        那士卒不信邪,目视前方,全神贯注的审视着,过了好久,他无奈的放弃,转头对身边的同僚说:

        “奇怪,我明明........”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侧空空荡荡,同僚不见了。

        不但如此,平康城的城头,所有值守的士卒都消失了。

        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士卒茫然的左顾右盼,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当他奔到城墙的另一边,查看城内的情况时,他才真正感受到恐惧。

        整座城都空了。

        这时,身前几尺外的女墙裂开一只眼睛,一只没有眼睫毛、不掺杂感情的眼睛。

        紧接着,所有的女墙都裂开一只眼睛,成排成排,它们的眼珠子同时转动,看向了那名士卒。

        ..........

        京城。

        穿着顺滑丝绸里衣的怀庆,霍然惊醒。

        薄如蝉翼的绸衣紧贴着曲线玲珑的丰满娇躯,因为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衫。

        她掀开薄被,挂在屏风上的袍子自行飞起,披在她肩上。

        怀庆赤着雪白的玉足,踩着光亮可鉴得地板,大步奔向寝宫外室,呼喊道:

        “来人!”

        外头伺候着的宫女,低着头,小碎步而来,躬身道:

        “陛下,奴婢在。”

        “立刻派人去请赵学士和魏公,一刻钟后,朕要见到他们。”怀庆语速极快的说完,环顾自身,补充道:

        “先替朕更衣。”

        ..........

        以阿兰陀为原点,血肉物质快速蔓延,大地活了过来,河流活了过来,远处的城邦也活了过来

        琉璃绝美的脸庞如同雕塑,缺乏情感变化,声音柔美但没有起伏:

        “如果能将西域信徒尽数召集而来,不出三日,佛陀便能炼化西域。”

        “佛陀既是西域,何来炼化之说。”

        伽罗树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佛陀正在与西域同化,佛门在西域经营数千年,遍地都是信仰,气运早已融入佛门。

        因此佛陀成为西域的步伐不受任何阻碍,自然而然。

        广贤菩萨笑道:

        “待佛陀大功告成,便可东去,吞噬中原气数。而此时,蛊神和巫神尚在封印之中。”

        两位菩萨闻言,微微一笑。

        广贤望向伽罗树,道:

        “许七安远赴海外,注定徒劳无功,三品以上的神魔后裔早被那位远古神魔屠戮殆尽。

        “他很可能会孤注一掷,打你的注意。我等可设局杀他。”

        伽罗树脸色严肃,语气平淡:

        “他未必敢来西域。”

        说完,他听身侧的琉璃菩萨皱眉道:

        “度厄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