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门

第七十二章 门

        戴上颅骨后,九尾天狐沉下心来,闭上眼睛摒弃杂念,放空大脑,专心的感应颅骨内残留的灵蕴。

        不多时,通过同族之间的灵蕴相互感应,她就清晰的感觉到两个交叠的颅骨之间,产生了轻微的共鸣。

        青丘狐的灵蕴下沉,而她的灵蕴上浮,两者产生交汇。

        两股灵蕴交汇的刹那,吞噬就开始了。

        “吼!”

        青丘狐颅骨内的灵蕴下沉,于九尾狐识海内凝出一道白影,它先是模糊不清、变幻不定。

        俄顷,身躯凝实,化成一只体长数丈的白狐,身后九条尾巴扬起,如同开屏的孔雀。

        它是如此的优雅高贵,宛如天地孕育的精灵,充满圣洁。

        它是如此的妖冶魅惑,仿佛情欲的化身,看见它的生灵不管男女,都将臣服在祂的魅力之下。

        青丘狐,远古神魔之一。

        传说中青丘狐是远古时代的尤物,祂的魅力能征服一切,不管是神魔、人族,亦或者神魔后裔,都垂涎祂的美貌。。

        是最有影响力的神魔之一。

        九尾狐念头一动,自身灵蕴于识海内具现化为一只优雅高贵的九尾白狐。

        她体型相对较小,外观和青丘狐也有极大区别,但同样洁白无瑕,同样拥有无与伦比的魅力。

        两只白狐隔空对峙,龇牙咧嘴,身后的九条尾巴霍然展开,像是旌旗一般烈烈招展。

        她们不顾一切的扑向对方,厮杀起来。

        九尾天狐这一脉,同族之间可以相互掠夺灵蕴,补完自身,银发妖姬想吞噬青丘狐遗留的灵蕴,后者同样也会依照本能,吞噬同源的灵蕴。

        换而言之,如果九尾狐不能战胜祖宗留下来的力量,那她很可能被反吞噬。

        银发妖姬保持着放空大脑的状态,摒弃杂念,包括恐惧、喜悦、紧张等等,让自己只留下吞食的本能。

        于是,她变的不再优雅,龇牙咧嘴的像一只真正的野兽,发了疯般的吞食青丘狐,咬断它的尾巴,撕咬它的“血肉”,一口口把它吃掉。

        这个过程中,万妖国主的“身躯”也被青丘狐吞食。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融合。

        识海之外,许七安默默退后了几步,昂头看着眼前巨大的白狐,它身高有两丈,体长超过六丈,并且还在不断变大。

        狐狸精现出本体了。

        此时的她,一点也不优雅美丽,双目一片赤红,长长的脸颊皮肉皱成一团,呲出尖锐的犬牙。

        它匍匐着身子,做扑击状,仿佛随时都会发动攻击。

        好可惜,九州没有手机,不然我把她现在的样子拍下来,那就是女神原形毕露的黑历史,传出去要社死那种.........许七安一边观察,一边惋惜。

        如果九尾天狐不是青丘狐的对手,他就立刻出手打断融合。

        目前看来,融合效果还算不错。

        狂暴而复杂的力量从九尾狐体内喷涌而出,之所以说复杂,是因为这股力量中糅合了磅礴的气血之力;诱惑心神的魅惑之力;能让人灵魂崩溃的靡靡之音。

        晋升一品,当然不只是天赋神通增强,她的肉身之力也在迅速暴涨,达到匹配一品的水准。

        不过在一品武夫许七安看来,这股力量固然棘手且强大,但不足以与他匹敌。

        蛮力方面,武夫向来是睥睨天下的存在。

        时间飞逝,一个月匆匆而过。

        这里没有日月更替,但许七安地书碎片里有携带水漏,在这时代,能随身携带计时工具的,都是土豪!

        每过一天,许七安就在地上刻一个“正”字。

        识海内,青丘狐的身影重重倒下,它已残缺不全,发出只有万妖国主能听见的哀鸣,像是在求饶。

        她前肢狠狠压上去,目光冷漠的俯瞰青丘狐,张开獠牙,底下了头。

        许七安看见万妖国主身后垂落的九条尾巴,忽然齐齐扬起,每一根尾巴里都传来不同女子的笑声,有甜腻的、软濡的、清脆的、冷冰冰的、娇媚的.......

        交织成女子嬉笑时的莺莺燕燕。

        最后,这些声音通通消失,体长已经超过十丈的九尾狐,在白光晃荡中,重新化作人形。

        银发妖姬睁开美眸,第一时间看见的是不远处含笑而立的许七安。

        “恭喜国主,晋升一品!”

        许七安拱手祝贺。

        银发妖姬露出了发自真心的,不含杂质的纯美笑容,一瞬间国色天香,风华绝代。

        但旋即,她发现许七安的目光并不在自己脸庞,而是在身躯和胸脯位置逗留。

        她立刻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状态——赤条条不着片缕。

        裙子和兽皮裹胸早就在现出原形时撑裂。

        羞怒的情绪一闪而逝,银发妖姬一边用狐尾挡在小腹,一边双臂环胸,让雪腻的柔软挤压变形,娇羞道:

        “讨厌,不许这样看着奴家。”

        含羞带怯娇嗔薄怒的同时,九尾狐天赋神通之一,魅惑法术发动。

        她晋升一品后,魅惑法术相比之前,突飞猛进,有种世上雄性都该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自信。

        正好许宁宴是个色胚,且是一品武夫,是最好的实验对象。

        如果连他都无法抵抗自己的魅力,那么一品境以下,包括部分体系的一品,都不能无视她的魅惑。

        许七安一脸平静的点头:

        “反正也看够了。”

        很理智的收回目光,果然不再偷看九尾狐活色生香的玉体。

        银发妖姬娇羞的神色陡然僵住,愣愣道:

        “我,我不美吗?”

        许七安看她一眼:

        “说实话,你的原形对我来说诱惑更大,我的心蛊已经迫不及待了。”

        人形是魅惑。

        原形是“魅惑+心蛊的冲动”,哪个更有诱惑力,一目了然。

        万妖国主若无其事的取出一套衣裙穿上,脸色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道:

        “走吧,时间不多了。”

        你这是在向我诠释什么叫“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吗........许七安面无表情的点头:

        “走吧!”

        手掌按住九尾狐香肩,左手手腕那枚玻璃珠闪烁了一下,两人便消失在原地。

        ..........

        神魔岛核心地带。

        人面羊身,头长六根弯曲独角的怪物,在经历三天的“漫长跋涉”后,前方终于出现了一道光。

        那道光是如此的耀眼、纯粹,却相当的柔和,直视着它,不会觉得刺眼。

        荒酷似人脸的面庞,微微呆滞,怔怔的凝视着那道光,半晌后,祂露出极为人性化的表情——狂喜、激动!

        黄金般的瞳孔里倒映着光,世间仿佛只剩下这道光。

        这道光静静绽放在死寂的荒原,它的核心是一座门,高达百丈的光门。

        值得一提的是,这道光门屹立在累累尸骸之上,神魔的尸骨铺了一层又一层,有的保存尚好,有的则被时光消磨成骨块、灰尘。

        光门的神圣和堆积如山的尸骨,形成鲜明的对比,营造出强烈的视觉冲击。

        奇怪的是,即使神魔尸骨堆积如山,光门附近却没有任何灵蕴残留。

        神魔岛的中央,是唯一没有灵蕴的地方。

        “听见了吗,它在召唤我!”

        荒痴痴的望着光门:

        “时隔无尽岁月,它又一次召唤我了。”

        监正嗤笑一声。

        祂停下了脚步,明明激动狂喜,迫不及待,可祂偏偏停下了脚步,露出一种不敢靠近,生怕是镜花岁月的患得患失。

        好一会儿后,荒叹息一声:

        “可惜的是,它无法再推开了。

        “远古时代,第一次大劫,神魔可以推开它。无尽岁月后的现在,神魔失去了推开它的资格。”

        监正笑道:

        “是啊,你们没有把握住第一次机会,如今已经不是神魔的时代。”

        荒并不生气,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但我觉得,守门人能推开这扇门。

        “原本我想吞噬你,夺走你的灵蕴,夺走守门人的身份。这样我就能重返此地,推开这扇门,做完神魔们没有做到的事。

        “但我低估了你的顽强,大奉不灭,你便不死。

        “不过现在也一样,你是瓮中之鳖,我无法篡夺守门人的身份,但可以利用你推开这扇门。”

        祂头顶的独角微微发光,传出监正的声音:

        “守门人是守门的,不是推门的,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无妨!”荒并不失望,语气愉悦的说道:

        “守门人和门必然存在联系,我只要借助你掌控它,就等于赢了一半,大不了等我重返巅峰后,前往九州与超品争夺气运。”

        相比起其他超品强者,掌控这扇门的他,拥有着佛陀祂们无法比拟的优势。

        说罢,祂继续缓慢的前进,能见到那道光门,是因为祂体型庞大,看的极远。

        实际上,那道光门距离祂还非常遥远。

        .........

        许七安抓起一捧土,朝着前方用力投掷。

        黑土飞过一段距离,进入那片区域后,突然“停”了下来,变成慢慢往下落。

        许七安专注的凝视着黑土,片刻后,说道:

        “时间流逝慢了大概十倍,里面一天,相当于外面十天。”

        九尾狐“嗯”一声,身后的尾巴无意识的抚动,悦耳柔媚的嗓音说道:

        “外界已经过去一个月,荒在里面等于只过了三天。还有七天的期限,希望能赶上。”

        监正说的十天,指的是走完那片空间需要的时间,参照的是“缓慢”空间里的时间流速。

        不再废话,两人同时进入该区域内。

        紧紧是迈出一步,他们就用了一刻钟的时间。

        许七安看着身侧的九尾天狐,说道:

        “好奇怪,我觉得时间流速是正常的,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这里的时间流逝不正常。”

        这句话,他足足用了一盏茶时间才说完。

        银发妖姬眼眸“缓缓”往上看,做出思考状,回复道:

        “可能是因为,念头是世上唯一不受时间影响的东西,所以你的念头是正常的。”

        这句话说完,他们彻底进入了该区域内。

        许七安缓慢得抬起左手,激发了左手的手串,玻璃珠“缓慢”亮起,十息之后,他们出现在远方。

        在这里,任何飞行法术都会被限制,能与时间并驾齐驱的,只有空间。

        但就算是空间转移法术,遭到了此地灵蕴的压制,各方面都慢了十倍,包括距离和施法时间。

        可比起靠自己四条蹄子走路的荒,他们这样的速度,已经是牛车和火箭的差距。

        虽然在速度上占尽优势,但许七安和九尾狐没有麻痹大意,因为监正给出的十天期限,指的是正常状态下。

        是荒没有特殊手段的情况下。

        谁都不能肯定,一位活了无尽岁月的神魔,会没有点特殊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