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入岛

第六十七章 入岛

        眼前的这一幕让神魔后裔们瞠目结舌,久久无言,龙鲸玄马和烈焰鸟可是海外顶尖强者,站在巅峰的那一小撮人。

        可是这么强大的三位神魔后裔,却被甲板上那位妖媚动人的雌性轻而易举的撕碎,坚固的肉身防御、傲人的气血膂力,不及对方三根尾巴。

        持续的沉默里,怒浪岛主眉骨微跳,他知道九尾狐要高自身一个境界,是人族划分的品级中的二品。

        可没想到万妖国的国主,实力会这么强。

        玄马这样堪比三品的神魔后裔,在她面前真的只是臭鱼烂虾,而龙鲸也只是强大一些的鱼虾罢了。

        那我呢?

        想到这里,怒浪神色复杂起来,当他看见疑似二品的许七安后,就更复杂了。

        “海外还有这种层次的强者?是新晋升的神魔后裔?”

        “显然不是,以她的层次,没晋升之前不可能寂寂无名。”

        百余名散落各处的神魔后裔,在惊骇的情绪中迅速交流,他们猜出了九尾天狐的境界。

        毕竟能如此轻易斩杀玄马龙鲸的存在,与它们肯定不在同一个境界。

        旁观神魔后裔们念头纷呈之际,银发妖姬的狐尾像蚂蟥吸血时一样,“吨吨吨”的把玄马和烈焰鸟尸块上的精血一股股的吸收吞噬。。

        海面上,天空中,玄马和烈焰鸟的元神愤怒咆哮,它们的肉块疯狂蠕动,试图重组,但随着活性的降低,精华的流逝,只能无奈的变成“死肉”。

        肉身彻底死去。

        龙鲸的尸体碎块始终没有浮上来,不过染红海面的血水,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淡化,直至恢复成清澈碧波。

        此时,九条狐狸尾巴彻底变成红尾巴,色泽猩红。

        “她是九尾天狐,青丘狐的后裔,据说这一脉在九州大陆建了一个万妖国,是极少数的,没有被道尊赶出九州的神魔后裔。”

        “难怪,难怪杀玄马和龙鲸如屠狗。”

        终于有人认出九尾狐了。

        万妖国主出海数次,虽说没有主动掀起风浪,没有闹事,但关于她的传闻,海外还是有一些的,只是传的不多罢了。

        九尾狐“呼”出一口气,一脸满足,笑吟吟道:

        “它们的精血我帮你储存起来,回头炼成血丹给你,嗯,如果你等不及的话,可以吸我的尾巴。”

        她暧昧的眨巴一下眸子。

        超凡境的精血想要炼成血丹,需要一点时间,刚才她下手太重,为了不让精血流失,选择将它们存储在狐尾里。

        “尾巴?”

        许七安一脸嫌弃,瞄了她红艳艳的小嘴,笑道:

        “能不能换个地方。”

        一人一狐旁若无人的闲聊,完全不把四周的神魔后裔放在眼里。

        九尾狐“大吃一惊”,伸手捂住挺翘的臀儿,花容失色:

        “你在想什么?这里不行!”

        我想什么了?许七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旋即明白又被狐狸精调戏了,心里一阵不爽。

        从来没有哪个女子敢屡次三番的戏谑调侃他。

        都是他掌握主动,一边申公豹一边豆腐乳。

        这时,船只已经航行到神魔鬼边缘,距离海岸线不足十丈,怒浪岛主脸色微变的提醒:

        “别靠近,会被岛内的气息沾染的。”

        许七安脚底板微微发力,船只“听话”的停下来,他边审视着笼罩岛屿的薄雾,边问道:

        “墨玉是怎么感染的。”

        怒浪岛主低声道:

        “它触碰到了迷雾。”

        许七安沉吟片刻,望向九尾狐,道:

        “我来吧。”

        他是一品武夫,精气神三者合一,这样的特性让他变相的拥有“万法不侵”的能力,外界的力量很难强行融入他的身体。

        银发妖姬没有逞强,微微点头。

        许七安跨前两步,走出了甲板,他的举动让远处的神魔后裔愣了愣。

        它们看的出九州大陆来的万妖国主打算进岛,但没料到率先向神魔岛靠拢的是一个疑似人族的雄性。

        海外的神魔后裔,很多都没见到真正的人族。

        是用来试探危险的炮灰?

        众神魔念头闪烁间,许七安一步步踏着虚空,来到海岸线边缘,距离薄雾形成的屏障,已是咫尺。

        他伸出手指,尝试着触及薄雾。

        嗡!

        在手指接触到薄雾的刹那,缓缓浮动的薄雾,局面抖动起来,紧接着,一缕缕雾气宛如跗骨之蛆,开始朝着许七安涌起,先是手指“画”上诡异的、残缺的纹路,接着是手掌........

        伴随着薄雾的入侵,许七安脑海“轰”的一震,一下子多了许多“记忆”,这记忆仿佛烙印在基因深处,是从出生时便携带的本能。

        比如运用双脚走路,运用双手拿物品,只不过此时凭空多出的记忆,是如何操纵风雨雷电等天地元素。

        天赋神通........这些薄雾真的能强行赋予一个生命不属于他的神通.........许七安察觉到精神在逐步崩溃,基因被强行修改。

        换成是九尾狐,纵使能强行把“薄雾”的馈赠逼出体外,也得吃大苦头。

        但许七安不会,他是一品武夫,是又臭又硬的石头。

        “看,这就是触碰屏障的后果。”

        “只有那位大人能抵抗住薄雾的侵蚀,一旦被那股气息沾染,会发疯的,这个家伙要完蛋了。”

        几个很早之前就来到归墟的神魔后裔,向后来者分享自己的经验。

        “没事吧!”

        船头,九尾天狐目光望着许七安的双手,眉尖微皱。

        “无妨!”

        许七安嘿了一声,双掌合并,猛的刺入薄雾中,就像一把刀,刺入了坚硬的屏障。

        许七安的双掌刺破薄雾凝成的屏障,双臂往外扩张,一点点的把它撕开。

        没有任何响动,但这一刻,整座岛的薄雾都抖动起来,受了强烈冲击。

        薄雾疯狂的朝着异物汇聚,妄图同化他,侵蚀他,但那些攀附上一品武夫双掌的纹路,往往还未来得及成型,便被更强大的力量蒸发、驱散。

        “啊啊啊........”

        许七安浑身肌肉膨胀,毛孔里喷出血雾。

        血祭!

        薄雾屏障再次被撑开,那道豁口里,岛内的景象不再朦胧,清晰的映入甲板三位神魔后裔的眼里。

        笼罩住整座岛的薄雾,已经不是抖动而已,它们彻底沸腾,像是被搅浑的浊流。

        见豁口已经被撕开,银发妖姬对身后的鲛人女王、怒浪岛主说道:

        “你们不必跟来,在外面等着。”

        两名神魔后裔对神魔岛有着极强的“欲望”,来自本能的欲望,但理智告诉他们,进了岛,多半死路一条。

        等他们点头,银发妖姬翩然跃起,钻入豁口。

        许七安侧了侧身子,也钻了进去。

        薄雾如水般涌动,把被撕开的豁口填平。

        远处的神魔后裔们木然而立,表情像是凝固了。

        过了半晌,本体是蚌的超凡神魔后裔,低声喃喃:

        “那人是,什么来头........”

        甲板上,怒浪岛主怔怔的扭头,看向鲛人女王,用一种震惊中夹杂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

        “你,你早知道他的修为?”

        如今回想起鲛人女王一路上的讨好,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过于迟钝了。

        如此强大的存在,我竟然错过了讨好他的机会,一直没怎么交谈。

        ..........

        神魔岛,某处寂静的荒野。

        身躯庞大的宛如山岳的荒,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慢的迈出半步。

        “我......讨厌.......这里........这是........时间的........灵蕴.........”

        低沉浑厚的声音,“缓慢”的说着。

        这片区域的时间流速极为古怪,比现实世界慢十几倍。

        闯入其中的生物,每行动一步,要花费的时间是外面的十几倍。

        “时间......是什.......么人物?”

        同样缓慢的声音问道,来自监正。

        “如果.......远古时代........的神魔中.......谁最难缠........无法杀死........那就是........时间。

        “祂的灵蕴.......是将一切........都变的无........比缓慢........”

        荒为了回答监正,花了整整一刻钟。

        在现实世界里,这句话十息之内就能说完。

        “我真.......受不了.......你说话的.......速度.......”

        监正叹息道:

        “而且.......你还让我........想到了.......我的弟子........”

        这时,人面羊头微微抬起,以极慢的速度抬头看一眼:

        “有........什么.......人.......进来.......了........”

        监正好奇道:

        “海,外,还,有,高,手?”

        荒没有回应,祂改变了前进路线,慢慢的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返回。

        祂耗费了很久很久,终于离开这片“缓慢”地带,回到时间流速正常的世界。

        “少装蒜了!”

        荒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凶光,冷笑道:

        “当今九州,能靠蛮力撕裂屏障的,除了许七安,就只有那个南疆的半步武神。

        “我猜是许七安,半步武神不会离开南疆,他得牵制佛门。”

        这时,他看见一只由薄雾凝成的蝴蝶,扇动翅膀,轻盈的落在某根长角上,正是封印着监正的那只。

        荒轻轻呼气,把蝴蝶吹散,化作薄雾消失。

        “我知道身为守门人的你,在这里会有特殊手段,但别在我面前耍。”

        荒冷哼一声,“许七安来到正好,他在海外无法使用众生之力,我可杀他,吞噬他的精血,增强我的体魄。”

        至于重返巅峰,需要的是神魔的灵蕴,而是武夫的气血。

        ..........

        许七安站在“沙滩”上,眼前所见,尽是黑色的荒芜大地,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一片死寂。

        抬头望天,则是徐徐涌动的薄雾。

        九尾狐伸出白皙的小手,沉默几秒,道:

        “这里没有任何天地元素,包括土灵!”

        她刚才尝试着召唤阴阳五行地风水火,但都失败了。

        那我们脚下踩着的不是土?许七安皱眉,环顾四周,道:

        “没看见‘荒’的脚印........”

        依照当初所见,海底那只怪物,体型庞大的宛如山岳,这样体积的怪物正常行动,绝对会留下痕迹。

        除非祂御风而行。

        “暂时别动,我让傀儡先做探索。”

        他稳健的给出建议,同时挥舞袖子,甩出黑色蛟龙。

        “嗷呜.......”

        黑色蛟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向天空。

        然后........它突然一段段的裂开,啪嗒啪嗒的摔在许七安和九尾狐眼前。

        这算什么,现场展示什么叫“我裂开了”?许七安心里嘀咕,脸色凝重道:

        “空中有古怪!”

        黑蛟是超凡境,天赋神通里还有“防御”这一项,但上天后立刻四分五裂,那看不见的危险,拥有可怕的锋芒。

        这时,九尾狐‘嘶’了一声,白嫩修长的玉指沁出一粒血珠。

        “在我前面,不足三尺.......”

        她还没说完,许七安一拳打了过去,半空中传来琴弦断裂般的声音。

        九尾狐伸出手指再探,发现那可怕的锋芒已经消失。

        “琴弦?蛛丝?”

        她谨慎的给出猜测。

        许七安没有回答,把恢复原样的黑蛟收回袖中,默不作声的朝前走去。

        这一次,他负责开路,沿途遇到无数次无形之物的切割,走出十几丈,衣袍已经被割的破烂褴褛。

        一品武夫的强悍体魄遍布着一道道白痕。

        九尾狐跟在粗鄙武夫身后,颇有闲情逸致的取笑道:

        “哎呦,转过身让本国主瞧瞧,让夜姬沉迷的那根东西是个什么样儿。”

        “我怕一转身,把你给扫飞出去。”许七安没好气的说道。

        越往前走,温度越高,空气越干燥,当许七安看见前方出现一片熔浆时,他已经很久没有被无形的锋利之物切割。

        九尾天狐与他并肩而立,目光所及,大地消失,岩浆宛如海洋,时不时喷吐出灼热的火舌。

        “嗤!”

        九尾狐摊开掌心,一道夸张的火舌喷吐而出,吓了她自己一跳。

        “此地全是火灵之力,我只是施了个小法术,便是此等规模。”

        她震惊不已。

        许七安摸着下巴,沉吟道:

        “我有一个想法!”

        九尾天狐心里也有了猜测,但还是侧头听他说话。

        许七安道:

        “我们在岛外有看见远古神魔的身影,可进来之后却不见了,那会不会是神魔残留的灵蕴凝聚而成的幻象?

        “此地是远古神魔的战场之一,充斥着祂们死后遗留的力量。我们刚才遇到的,是那位六臂巨人的灵蕴,而现在看见的则属于另一位神魔。

        “只是没想明白,外头的灵蕴为何是残缺混乱的,而岛内的却泾渭分明?”

        银发妖姬解释道:

        “越强的灵蕴,排他性也越强,泾渭分明是必然的。至于外头的那些,大概是灵蕴溢散的力量相互融合形成,这也能解释为何沾染上的神魔后裔,所得到的灵蕴残缺混乱。”

        “合理!”许七安点头表示认同,叹息道:

        “此处是“荒”的天堂,神魔岛现世不久,荒就来了,祂想借助此地重返巅峰,我愈发肯定了之前的猜测。

        “祂甚至可能在南海带着监正游玩了许久,边玩边等神魔岛现世。”

        后一句话属于苦中作乐的玩笑话。

        说完,许七安没有御风,而是试探性得踏入岩浆。

        “嘶........”

        他先倒抽一口凉气,感受到了恐怖的高温,带着强烈的疼痛。

        接着,喜出望外道:

        “岩浆具有极好的淬体效果,它能让皮肉更加坚韧,泡久了,耐火性会更强。你来吗?”

        九尾狐撇撇嘴:

        “你自己泡吧!”

        许七安‘哦’一声,一边在岩浆中跋涉,一边借机淬炼体魄。

        突然,他抬起手,气机凝成巨手,抓向空中的九尾狐。

        后者似乎早有防备,毫无征兆的拔高身形,恰好避开巨手的抓摄。

        她低头俯瞰,嘴角挑起:

        “姑奶奶纵横捭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刚才一开口,我就知道打什么主意。”

        想看她的身子,呸,做梦!

        “没意思!”许七安嘀咕一句,继续走着。

        眼见就要淌过这片区域,许七安一愣,道:

        “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