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万妖国主显神威

第六十六章 万妖国主显神威

        怒浪岛主怂的有理,那位堪称童年阴影的存在,在海外确实是无敌的象征。

        他愿意领路,带着九尾天狐和人族强者前去神魔岛,抱的是“试一试”也无妨的心理,不是非探索不可。

        银发妖姬笑吟吟道:

        “你可以走!”

        反正归墟就在前方,已经不需要向导。

        那我走?怒浪岛主意动了,随后发现鲛人女王虽然小脸发白,像是受了惊吓的柔弱模样,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见他望来,珍珠细声道:

        “去看看也无妨,大不了不接近便是。”

        魁梧高大的龙人犹豫片刻,低声道:

        “我,我也去看看.......”

        他还是不甘心,想去神魔岛再看看。

        怒浪相信九尾天狐和人族强者不是无脑狂妄之辈,每一位超凡强者都不是蠢鱼,之所以不肯退走,大概是要去见识一下所谓的“神魔岛”。

        “不能让荒重返巅峰,不然大奉将来面对的局面会更加糟糕,糟糕到让人绝望。”

        九尾天狐捋了捋垂下的额发,娇艳无暇的脸上,罕见的没了烟视媚行,只有严肃。

        “先进岛!”

        许七安言简意赅的回复。。

        他当然知道不能任由“荒”重返巅峰,可问题是,光凭他现在的战力,即使加上九尾狐,也不可能是荒的对手。

        鲛人女王、怒浪岛主只能锦上添花,无法成为制衡荒的战力。

        九尾狐点点头,接着传音道:

        “你别忘了,监正也在。”

        她看出许七安的凝重,以及些许悲观。

        我知道监正在,但你不能把一切赌在监正身上,你甚至不知道他在谋划什么..........许七安吐出一口气,把话咽了回去。

        因为他也觉得,不妨相信监正。

        当然,这不代表他把注都压在监正身上,老家伙要是无所不能,就不会被封印在荒的长角里,许七安是觉得,有监正在的话,不妨冒险登岛。

        试一试无妨。

        还没晋升半步武神,反而要先和荒对上,真倒霉.........许七安心说我特么不是气运之子吗?是假的吧!

        “玄马生性奸诈、卑劣,最擅长见风使舵。它会臣服于那位存在,我并不奇怪。龙鲸天生怪力,勇猛好斗,性情凶残,虽然与我是一个境界,但比我还要强大几分。

        “至于烈焰鸟,他不该臣服于那位啊,天空如此广阔,他大可远走高飞,不必臣服于强者,除非那位许诺了他们相应的好处。”

        怒浪岛主尽心尽责的分析情况,但发现不管是鲛人女王、九尾天狐还是人族雄性,都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他没再说话,也转为沉默。

        船只继续朝南挺进,没有因此加快速度,过了半个时辰,前方出现了海岸线,连绵向视线尽头的海岸线。

        如果仅凭肉眼所见,这毫无疑问是一块大陆。

        怒浪岛主沉声道:

        “这就是从归墟里浮出的神魔岛,它把归墟给堵住了,海水无法再涌入归墟。”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岛了吧.........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句,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望向神魔岛。

        这块大陆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中,在这宛如时间的迷雾深处,走出一尊身高百丈的六臂巨人。

        巨人青黑色的皮肤上遍布着诡异的纹路,肌肉膨胀,线条却无比流畅,给人一种战力无双的直观感受。

        祂的脸庞无比狰狞,嘴角长出两颗微微弯曲的獠牙,赤红的双眼外凸。

        在海岸边漫步片刻后,祂转身返回大陆深处,消失在许七安视野里。

        整个过程中,祂无比安静,对于岛外的情况也毫不在意,仿佛没有看见。

        还真有神魔啊,但看起来状况不对........暂时分不清神魔是虚幻还是真实,只有登岛后才能一探究竟........许七安一边感慨,一边收回目光,转而审视起在神魔岛外对峙的双方。

        一只体长近十丈,身高三丈的马形怪物,静静的立在水面。

        它通体漆黑,外形与马相差不大,但头顶长着一根独角,臀后是一条长长的蛇尾,修长的脖颈处没有鬃毛,取而代之的是鱼一样的鳃。

        它的眼睛是黄金色的竖瞳,宛如蛇类般锐利冰冷,正紧盯着对面的一众超凡强者。

        玄马!

        在玄马的左侧,许七安隐约看见浮出海面的巨大背脊,如同隆起的土丘,却长满了黑色的鳞片。

        龙鲸!

        玄马和龙鲸周围的海水呈现淡淡的血红,不知是被什么生物的鲜血染红。

        想来便是神龟大长老口中,被荒杀死,或被三位马仔联手灭杀的超凡境神魔后裔。

        两尊超凡生物对面,零零散散总共百余位神魔后裔,实力有高有低,许七安眯着眼扫过去,发现超凡境的神魔后裔也就六个。

        当然,水底下有多少,他无法感应到。

        “玄马,你竟效忠那个狂徒,甘愿做祂的爪牙!忘记自己祖辈是怎么死的吗?”

        一位超凡境的神魔后裔,隔着远远的距离呵斥。

        能成为超凡境的神魔后裔,血脉一般都很纯正,再往上推一两辈,基本都是二品,极少数甚至是一品。

        换而言之,当今海外的超凡境神魔后裔,基本都和荒有杀父杀爷之仇。

        通体漆黑的玄马,打了个响鼻,昂起修长的脖颈,睥睨一众神魔后裔,语气倨傲:

        “开天辟地以来,强者为尊乃不变法则,你们若能打败我,也可让我认主。若不能,便速速退去。主人不杀你们,是因为尔等上不得台面。

        “可若继续徘徊于归墟之外,待主人回归后,我就求主人将尔等屠戮殆尽,精血由我三者瓜分。”

        它言语间没有半点羞愧,反而洋洋得意,睥睨着一众神魔后裔,仿佛双方已经不在一个档次。

        玄马边说着,边打着响鼻,狞笑道:

        “乘黄的味道真不错。”

        乘黄是不久前被他们吞食的超凡境神魔后裔。

        闻言,远处的神魔后裔们,脸色微变,纷纷后退了一段距离。

        龙鲸的头颅浮出水面,双眸猩红,瓮声瓮气道:

        “一群臭鱼烂虾,统统滚蛋,不然一个都别想活。”

        一头虎身鸟头,背生羽翼的神魔后裔,沉声道:

        “我们只是想静观后续,看看神魔岛是什么情况,并不是要登岸。龙鲸、玄马,大家相识一场,何必做的这么绝。”

        “相识一场,你也配?”

        玄马嗤笑道:

        “别说以前我看不上你们,如今跟了主人,就你们这群臭鱼烂虾,也配和我攀交情。你们根本不知道主人是什么来历。

        “别说海外,就连九州大陆,也没几个是祂对手。”

        那虎身鸟头的神魔嘀咕道:

        “还不是被道尊赶出九州,有本事重返九州啊。”

        能来这里的神魔后裔都“家学渊源”,从祖辈那里听说过神魔后裔大规模迁徙海外的原因。

        “大胆!”

        玄马怒斥一声,鼻孔中喷出两股罡风,瞬息间掠过百余丈,将那只虎身鸟头的神魔后裔击的四分五裂,血水染红海面,尸快沉浮。

        玄马傲立于海面,徐徐甩动蛇尾,“你们无非是想靠近神魔岛,尝试或许与血脉之力相匹配的灵蕴。但我劝你们别痴心妄想,主人没说你们可以靠近之前,谁都别想接近神魔岛。”

        除了几个超凡境的神魔后裔,其他神魔后裔齐刷刷的后退,又惊又怒,玄马竟如此不留情面。

        “这个卑鄙无耻的烂虾,仗着那位的撑腰,如此嚣张。”

        “可恶,那几位大人怎么不出手?”

        “哪敢出手啊,不提打不打的过龙鲸玄马和烈焰鸟,他们敢出手,回头那位从岛内出来,直接血屠海外,你我都要遭殃。”

        “这几位不走,也不敢接近,恐怕是在等那位存在出来,宣誓效忠吧。”

        “这是唯一的办法。”

        玄马优雅的迈动四蹄,很满意众神魔后裔的态度。

        主人要求它们守住神魔岛,既是任务也是考验,它们把差事办好了,主人自然会有奖赏。

        这些臭鱼烂虾根本不知道主人是什么身份,神魔气息遇祂如避蛇蝎,只凭这些,倒也不能说明什么,但主人有明确告诉它们三位:

        尔等在我麾下效命,待我重返巅峰,可助尔等吸收灵蕴,增强血脉之力。

        玄马仅是想一想,便发自内心的战栗。

        这时,天空传来尖锐的啼叫,一只火红的,双翼燃烧着烈焰的巨鸟从云层中掠下,向下方的龙鲸和玄马示警。

        海面上的神魔后裔们纷纷抬头,望向天空,接着,它们根据烈焰鸟的警示,转而看向斜后方。

        那里,一条不算太大的船朝着神魔岛破浪而来。

        “哼!又来一批送死的。”

        玄马鼻子里喷出气息,海面当即出现两个涟漪。

        待双方距离拉近,玄马目力极强,扫了一眼甲板上的几人,率先认出鲛人女王和怒浪岛主。

        “是阿尔苏群岛的怒浪岛主。”

        “这可是大人物啊.......”

        神魔后裔们窃窃私语。

        大人物........玄马心里冷笑一声,如果是以前的话,它见到阿尔苏群岛的怒浪,确实要礼让三分,但现在嘛.......

        玄马先抬头看一眼烈焰鸟,后者意会,保持着高距离盘旋,示威但不攻击。

        “怒浪,你来晚了。”

        它声音在海面上响起:

        “神魔岛已经被我主人占据,靠近此岛百丈之内,杀无赦!”

        玄马的姿态一如既往的倨傲。

        船只继续航行着,并没有因为玄马的警告停下来。

        怒浪看一眼九尾狐和许七安,见两人没有反应,便也保持沉默。

        船只保持着匀速行驶,掠过了周围的神魔后裔,继续朝着神魔岛驶去。

        嗯?怒浪疯了吗.........众神魔后裔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怒浪,它的主人是当年那位吞噬强大后裔,掀起腥风血雨的无敌者,你们阿尔苏群岛六大部族的强者遭遇过的那位。”

        不远处,一位超凡境的神魔后裔提醒道。

        它的本体是一只巨大的银蚌,蚌壳打开,蚌肉化成分不清性别的人形。

        我知道,但并不由我做主.........怒浪面无表情的点头:

        “知道!”

        知道还不停船,还敢惹事?找死是吗!

        这下,连那几位超凡境的神魔后裔也看不懂了。

        就交谈的这点时间,船只已经顺利“超过”神魔后裔们,进入了“百丈之内”的雷区。

        玄马怒极而笑:

        “你是在阿尔苏群岛作威作福惯了,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今日斩你,阿尔苏群岛该换主人了。”

        话音落下,玄马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冲向船只,他原本所立的位置,海浪“后知后觉”的掀起。

        “吼!”

        玄马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额头的尖角黑光滚滚,一头撞向甲板上的四位超凡。

        与此同时,天空中响起清越尖锐的啼叫,盘旋戒备的烈焰鸟俯冲而下,宛如一道红彤彤的陨星。

        它的凶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闪烁着对超凡精血的渴求。

        龙鲸的速度没有前两者快,但庞大的身躯进攻时掀起的海浪,造成的动静,远比玄马和烈焰鸟要夸张。

        超凡的气血汹涌爆发,让在场每一位神魔后裔都感到心悸,这还不是直面龙鲸的情况下。

        不好,快退,免得遭受波及........众神魔后裔各自做出应对。

        就在这个时候,甲板上穿着兽皮裹胸,披着裘衣当做裙子的银发妖姬,抬起如雪的赤足,一脚踏出甲板外。

        “呼.......”

        身后九条狐尾如同怒放的孔雀尾羽,下一刻,一根根狐尾宛如张杨的触须,朝着前方、天空和海洋掠去。

        那道黑色的闪电骤然停顿,玄马在距离船只三丈处停下来,非它自愿,而是三条狐尾将它吊了起来。

        空中的陨星撞中了白影,触须般的狐尾将它紧紧缠缚,任凭它如何挣扎、扇动翅膀,都无法挣脱,就像一只挂在天空的风筝。

        最后三条尾巴探入海底,层层叠叠翻涌,倾轧而来得海浪,瞬间坍塌。

        海面旋即沸腾起来,巨量的海水翻涌,传来龙鲸愤怒的咆哮。

        双方似在角力。

        “三只臭鱼烂虾,敢在本国主面前耀武扬威。”

        九尾天狐冷笑一声,小蛮腰一拧,狐尾一振,噗噗噗........玄马率先四分五裂,接着是天空中的烈焰鸟,先是双翼被扯断,接着狐尾收紧,身躯被硬生生绞成两段。

        这还没完,海底又一次传来龙鲸凄厉的嘶吼,翻涌不息的海面平静下来。

        一股股殷红的血水“咕咕”冒出,海底彻底没了动静。

        而这个时候,神魔后裔们才刚刚准备避退,免得遭受不及。

        但现在不用了,海面有风,有云,却无一丝动静,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