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万佛之主许银锣

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万佛之主许银锣

        见许七安沉吟不语,珍珠意念传输解释:

        “传说,远古时期,这片天地只有一块大陆。后来神魔时代结束后,天崩地裂,九州大陆被打的支离破碎,形成了无数的岛屿。

        “那座归墟里浮出的岛,应该是九州大陆的一部分。”

        许七安点点头,一边看向‘怒浪’岛主,一边说:

        “问问他有什么具体的看法。”

        珍珠把许七安的话“翻译”给怒浪岛主听,后者闻言,露出严肃神色,道:

        “我怀疑部分神魔没有殒落,而是被困在了岛上。

        “祂们看起来如此真实,如此强大,溢散出的力量便会让人发狂,但一道可怕的屏障封住了岛,隔绝内外。

        “我和墨玉在接近屏障的过程中,他和龙卫们沾染了神魔可怕的气息,出现了异变。”

        至于为什么神魔的气息会赋予墨玉以及龙人卫灵蕴,怒浪岛主自己也不清楚,那座岛本身就是个谜,尚需探索和研究。

        九尾狐嗤笑道:

        “谁能把神魔困在一座岛?纵使那是一块大陆。”

        她不相信怒浪岛主的话,更愿意相信许七安,后者曾在蛊神的记忆里看到神魔陨落的画面。。

        不过,这座凭空出现的岛本身就代表着‘不可思议’,因此九尾狐没有直接反驳。

        “情况如何,亲自去看看便是。”

        许七安侧头,看着魁梧高大,外表狰狞的青鳞龙人,道:

        “你负责带路。”

        珍珠把话翻译给怒浪岛主听,青鳞龙人看向了九尾天狐。

        虽然阿尔苏岛已经诞生文明,建立起城邦,但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依旧影响着广大的神魔后裔。

        在场能半强迫他涉险的,只有九州大陆来的妖国国主。

        至于为什么是半强迫,怒浪岛主亦是心有不甘,想重返“神魔岛”一探究竟。

        相比上一次见面,这只九尾狐的实力似乎又有了极强的精进,恐怕距离人族划分出的一品境很接近了。

        有她在的话,探索“神魔岛”会更有把握。

        但怒浪岛主依旧没有立刻点头。

        察觉到他的沉思和犹豫,银发妖姬笑吟吟的反问:

        “有什么问题?”

        怒浪岛主轻轻吐出一口气,道:

        “神魔岛的存在,在我回来之前就已经泄露,这么久过去,南海归墟恐怕聚集了许多超凡境的神魔后裔。”

        那位“朋友”把消息卖给了他,可是不会只卖他一个龙。

        这意味着,竞争压力会很大。

        虽说特别强大的神魔后裔早已凋敝,但海外广袤无边,是九州大陆的无数倍,真要把所有超凡境的神魔后裔聚集起来,依旧是个很惊人的数量。

        哪怕只聚集起一部分,也是一股极强的力量。

        怒浪岛主觉得,必须言明利害,省得九尾天狐太过招摇,惹来神魔后裔群起攻之。

        珍珠翻译给许七安听,后者大喜过望脱口而出:

        “还有这种好事?!”

        ?怒浪岛主听不懂人族语言,但见这个人族雄性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明媚起来,似乎极为高兴。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

        西域。

        一个叫做‘北昌’的城邦,它位于阿兰陀圣山以北,因为贫穷和荒芜,使得这座城邦有些破败和萧条。

        城主是这里唯一的贵族,阿兰陀钦点,只因为他年轻时不远千里,前往阿兰陀朝圣。

        北昌的城墙以石块和黄土为主,与城外的大漠几乎融为一体,带着一缕远古气息的孤寂和苍凉。

        竺赖是北昌城中的乞丐,今年十七岁,他披着破烂的袍子,拄着一根木棍,蹒跚的走在北昌的街边,祈求着有人发发善心,给他这个四天没吃东西的人一点食物。

        北昌贫瘠,生活在这里的百姓缺衣少食,哪里有饭食施舍乞丐?

        “你看了告示栏的告示了吗?听说阿兰陀圣山入秋后要举办佛法大会,召集西域信徒前去朝圣。”

        “唉,路途遥远,怎么过去?不说土匪强盗,光是寒冷和饥饿就能杀死你。”

        “此时去的话,倒是不用担心寒冷,但返程时可是入秋了.......”

        街边行人的对话,吸引了竺赖的注意。

        阿兰陀要举办佛法大会,召集信徒朝圣?

        竺赖精神一振,就像炎炎夏日里浇下一桶凉水,他当即拖着疲倦的身子,前往城门口的告示栏。

        他乞讨生涯里,曾经听过关于城主大人的传闻。

        据说城主大人年轻时,是游手好闲的混混,有一天突然福至心灵,觉得自己是为佛法而生,于是千里迢迢赶往阿兰陀,前去朝圣。

        他在圣山中沐浴佛光,得佛门赏识,成了佛门弟子。

        从此平步青云,坐到了城主的位置。

        这个故事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一直在北昌口耳相传,可以说是信佛改变人生的模板。

        信佛朝圣,可以改变命运........竺赖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去告示栏一看究竟!

        半里路的距离,他像是走了半辈子,抵达告示栏时,已经气喘吁吁,头晕眼花。

        “告示栏上说什么?”

        他揪住告示栏边一位百姓。

        “臭乞丐,滚一边去。”

        那人勃然大怒,一脚把竺赖踹开。

        本就饥渴交困的竺赖重重摔在地上,只觉得意识开始离开身体,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找回对身体的掌控。

        “要喝水吗?”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竺赖睁开眼,看见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人站在自己身边,递来一袋水囊。

        中年人穿着厚厚的朴素袍子,皮肤黝黑,看起来只是城中寻常不过的百姓,可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温和,充满善意。

        竺赖抿了抿干涸开裂的嘴唇,迫不及待的接过水,咕噜噜的狂饮起来。

        他早就渴的不行了。

        一口气喝空水囊,竺赖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时候,他才涌起忐忑和警惕的情绪,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为什么要帮助自己这样一个邋遢的乞丐。

        “阿弥陀佛!”

        中年人双手合十,欣慰道:

        “刚才我差点以为你死了。”

        原来是佛门信徒........竺赖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奇怪。

        北昌在佛门的领地里,信佛者自然不少,但根据他的了解,城中的佛徒信奉的是苦海争渡,得证果位。

        度的是自己。

        很少热忱于善事。

        “谢谢!”

        但他还是表达了感谢,并谨慎的递回水囊。

        中年男人接过水囊,说道:

        “告示栏上说,阿兰陀要举办佛法大会,号召信徒前去朝圣。但那只是对权贵和家境殷实之人的号召。

        “像我们这样的人,根本走不到阿兰陀。”

        竺赖沉默了一下,又说了声“谢谢”。

        中年男人继续说道:

        “真正的佛,不在阿兰陀!”

        竺赖大吃一惊,惊慌的左顾右盼,他没想到中年人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幸好行人匆匆,无人关注这边。

        中年人说道:

        “我信仰的是大乘佛法,是真正的佛。小兄弟,你与我们大乘佛法有缘,可愿入我大乘佛教?”

        大乘佛教?!

        竺赖听说过这个邪教,据说宣扬什么众生皆可成佛,太具体的他就不知道了,总之是个妖言惑众的邪教。

        “你与我说这些作甚?我,我可是虔诚的佛门信徒,我要去阿兰陀朝圣。”

        竺赖大声说,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邪教。

        他边说边起身,试图离开这个言语古怪的中年人。

        中年人缓步跟在他身后,语气不疾不徐:

        “你走不到阿兰陀的,只会死在途中。”

        “不用你管。”

        竺赖只想远离他,远离妖言惑众的大乘佛法。

        北昌在打击大乘佛教徒,抓住就是死刑。

        他虽然是命贱的乞丐,可也不想死。

        “小兄弟,大乘佛法是真正的佛法,你若不信,我可以带你去聆听大乘佛法教义。”中年人压低声音,没有放弃传教的机会。

        或许我可以假装混入大乘佛法教派,然后向城主举报,换取前往阿兰陀的盘缠.........想到这里,竺赖猛的停下脚步,看着中年人:

        “那,那我就姑且听听。”

        中年男人欣慰道:

        “小兄弟,你一定会信仰大乘佛法的。”

        不,我就算是死,死在途中,从城头跳下去,我也不会信仰大乘佛法........竺赖心里冷哼。

        他沉默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后,两人穿街过巷,在一处僻静的小巷里停下来,中年男人有节奏的扣响某个院子的大门。

        俄顷,院门敞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为他们打开了门。

        两人进入院子,随着老妇人走向旁侧的房间,那里连通着地窖。

        推开地窖的门,微弱的光芒灌入其中,竺赖目光一扫,看见二十多个穿着破烂袍子的人盘坐在蒲团,他们双手合十,闭着眼,专注而虔诚的听着一位年轻僧人讲经。

        随着地窖的门打开,信徒们纷纷扭头回望,而正对着门的年轻僧人,也停了下来,朝这边看来。

        中年人往前走了两步,双手合十,道:

        “净思大师,我度了一位有缘人入大乘佛教。”

        说罢,他朝竺赖招招手,示意他上前。

        竺赖一边往前,一边审视着年轻僧人。

        他眉目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西域人。

        如果许七安在这里,就会认出这是当初西域使团进京时,跟随在度厄罗汉身边的净思小和尚。

        年纪不大,却修成了金刚神功。

        年纪轻轻的就成了邪教的头目,肯定很值钱.........竺赖心里暗想。

        这时,他听净思微笑道:

        “施主气色极差,腹内空空,不若先吃些斋食,再与诸同门聆听贫僧讲经。”

        竟然还有吃的?竺赖心说这可太好了,向城主揭发你们之前,先白吃你们一顿。

        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很快送来一叠白面馒头,一碗清水。

        竺赖吃的狼吞虎咽,很快就解决了温饱问题。

        净思微笑的看着这一切,转而望向中年人,道:

        “大乘佛法,度人度己,救苍生脱离苦海,助苍生得证果位,你做的很好。”

        中年人双手合十,道:

        “得幸聆听我佛真经。”

        众人双手合十,念诵:

        “阿弥陀佛!”

        净思接着说道:

        “今日有新成员加入,贫僧重新讲一遍大乘佛法的起源,望新来者知悉。

        “大乘佛法起始于中原大奉,是大奉银锣许七安开创,许银锣是三千世界中,万佛之主的转世,祂于大奉京城的佛门斗法中,度化度厄罗汉。

        “度厄罗汉明悟大乘佛法真义,顿悟成佛,成为大乘佛法教第二尊佛.........”

        罗汉怎么可能是佛?世上明明只有佛陀一位佛!竺赖悄然撇嘴。

        他满怀不屑的听着年轻僧人讲述大乘佛法,年轻僧人每说一句,他便在心里反驳一句,或不屑的冷笑。

        可当他听到众生平等时,竺赖沉默了。

        如果世上真的有众生平等的地方,那我一定誓死捍卫..........他心里嘀咕一句。

        从小便是乞丐的他,受尽白眼和欺凌,活的很痛苦。

        他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心态,开始认真听经,认真思考。

        “度人度己,挣脱苦海........如果阿兰陀,如果西域的佛门信徒都度人度己,那我还会是乞丐吗?我的命运是否会改变?”

        “如果刚才没有那位大叔帮忙,我现在还在为饥饿而苦恼.........这样的大乘佛法教,真的是邪教吗........”

        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

        不知不觉间,竺赖听到那位年轻僧人说道:

        “今日到此为止!”

        他才恍然回神,发现门缝里的阳光已经便成了金红色,黄昏了。

        哎呀,忘记乞讨了,今晚又得挨饿.........竺赖心里大急,懊恼不已。

        像他这样吃了这顿没下顿的乞丐,每时每刻都要为吃饭而努力,不然就要饿肚子。

        想到这里,他急忙忙的站起身,打算离开。

        小和尚说的挺有道理,先不揭发他.........竺赖正要走,却发现周围的大乘教信徒盘坐不动,没有一人起身离开。

        众人目光希冀的看着年轻僧人。

        接着,他看见净思小和尚从袖子里掏出一串铜钱,对着老妇人说:

        “给大家分一分!”

        老妇人接过铜钱,按照人头,均匀的分给众人。

        还,还有钱拿?!竺赖低着看着掌心里的五个铜板,在北昌城,这可以买五个馒头。

        省着点吃,够他解决三天温饱。

        这是什么教派?这世间真的存在给信徒发铜钱的教派?!

        竺赖的三观遭受到严重的冲击。

        净思和尚温和道:

        “佛不会让祂的信徒忍饥挨饿,度人度己,乃本教宗旨,大乘佛教言出必践。”

        竺赖握紧了手里的铜钱,感觉自己找到组织了。

        随后,他发现度他入教的那名中年人,分到的是十枚铜板。

        嗯?不是说众生平等吗?!

        竺赖看不懂了。

        中年男人笑道:

        “这是我应有的奖励,凡度一人,赏五铜钱,这是我教规矩。”

        我认识很多乞丐,很多很多,我,我要发财了........竺赖脑海里只剩这个念头。

        唯信仰大乘佛教徒,信仰万佛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