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出海

第五十四章 出海

        “怎么啦!”

        临安刚入睡不久,被他的动静吵醒,不满的翻了个身,扭一扭水蛇腰,语气娇憨中透着慵懒。

        她软绵绵的贴过来,抱住许七安健硕的腰身。

        “我出去一趟,你先睡。”

        许七安把两条雪白藕臂拿开。

        “去哪里!”

        临安一下子清醒了,坐起身,桃花眸子凶巴巴的瞪着他。

        她的胴体洁白细腻,宛如无暇美玉,胸脯处残留大片大片的吻痕。

        风情万种的水蛇腰也被种了几颗草莓。

        “刚才做噩梦了,我怀疑儒圣封印出了状况,得去看看。”

        许七安捏了捏她颇有肉感的脸颊。

        成亲之后,临安平日里不会管束他,但夜里必须陪她睡,交公粮。。

        不给许七安夜不归宿的机会。

        一听是正事,她便没有再问,只是皱了皱眉。

        简单安抚临安几句后,许七安起身下床,迅速披上袍子,穿戴整齐,然后坍塌成一团阴影,消失在房内。

        ..........

        夜色沉沉,一轮圆月挂在天穹,洒下洁白的月辉,星子寥落。

        靖山城外,海面掀起银色的波浪,海风送来‘哗啦啦’的浪声。

        古老而巨大的宫殿内,萨伦阿古睁开眼睛,沉默了片刻,迈出一步,直接来到祭台,来到头顶荆棘王冠的雕塑边。

        祭台的另一头,儒圣雕塑边,站着一位青衣年轻人。

        “果然,巫神进一步挣脱封印了。”

        年轻人盯着儒圣雕塑上,裂开到小腹位置的裂缝。

        “想来蛊神也差不多了吧。”他又说道。

        萨伦阿古笑道:

        “你深夜来此,是因为气运预警了?”

        语气里没有幸灾乐祸,只有淡然。

        随着巫神进一步复苏,巫神教底气越来越雄厚。

        看什么都是淡然的。

        许七安并不回答他,目光从儒圣雕塑挪开,望向巫神。

        巫神安静的立于夜色中,没有因为一品武夫的到来有任何反应。

        “真是目中无人啊。”

        许七安感慨一声。

        萨伦阿古缓缓道:

        “你没时间了,最迟年底,巫神便会破开封印,重临世间。蛊神亦然,而佛陀会在祂们之前。

        “许七安,大奉没有超品坐镇,中原凝聚了人族最精华的气运,终将被超品们瓜分,你挡不住的。纵使你成为半步武神,与神殊联手,又如何挡住三位超品?

        “何况还有海外虎视眈眈的‘荒’,守门人还在它手中。”

        许七安沉默不语。

        隔了一会儿,他自嘲道:

        “我还以为你会尝试拉拢我。”

        萨伦阿古微微摇头:

        “我不会拉拢必死之人,你凝聚了大奉一半的国运,是超品们争夺的‘食物’,也许,你会先大奉一步灭亡。”

        他语气平静,就像在阐述事实。

        一阵风吹来,凝聚成纳兰天禄的模样,这位雨师怜悯的看着许七安:

        “你大概会是史上最短寿的一品武夫。”

        两位灵慧师的‘身影’出现在远处,或讥笑或嘲讽的望着许七安。

        许七安扫过萨伦阿古、纳兰天禄以及两名灵慧师,接着看向巫神雕塑。

        “呸!”

        他大逆不道的吐了一口唾沫,大步离开。

        “有胆子就来,老子在中原等你们!”

        许七安腾空而起,在刺耳的音爆声里,刺向天空。

        ..........

        南疆。

        极渊里,夜空中传来“轰隆隆”的巨响,许七安像一架超音速战斗机,凶悍的从高空扎入极渊。

        他携带着可以撞塌一座山的动能,掀起庞大的气流,冲入极渊后,在距离儒圣雕塑不足三丈时,违背力学原理的停顿下来。

        所有的惯性、动能,在刹那间收束,气流平息。

        许七安落地的瞬间,立刻审视儒圣雕塑,发现裂缝不出意外的扩散到了儒圣的腹部。

        “情况不妙,极渊里的雕塑破损情况,与靖山城的那尊差不多,这是不是说明巫神和蛊神的实力相差不大.........”

        他苦中作乐的分析出一些超品的蛛丝马迹。

        “最多到年底,超品就要破除封印了。”

        许七安凝视着儒圣雕塑,许久没有说话。

        中原没有超品坐镇,疑似守门人的监正又被封印着,不知道有什么谋划,且联络不上。

        到了这一步,他什么人都指望不上了,没有大佬的腿可以让他抱,因为不知不觉间,他已是中原最强的大佬。

        可即使他晋升速度已经很快,想对抗超品,依旧是螳臂当车。

        唉.......巨大的叹息声回荡在极渊中,许七安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

        皇宫里,御书房。

        夜幕漆黑,外头火把的光芒缓缓移动,值守的禁军从御书房外走过。

        李灵素打了个哈欠,望向对面大椅上的许七安,低声道:

        “深更半夜,把我们召集过来有什么事。”

        他的左边是飞燕女侠、蓝莲道长、天宗前圣女李妙真;他的右边是头发花白,穿黑色道袍的地宗道首金莲。

        然后依次是高大魁梧,丑帅丑帅的阿苏罗;额前一缕白发,背负法器长剑的楚元缜;穿浆洗发白纳衣,脸色苦大仇深的恒远。

        第一次进御书房,好奇的左顾右盼的丽娜。

        自许七安大婚后,天地会成员第一次聚齐。

        其他人没有说话,注视着许七安,等待他开口解释。

        “我去过靖山城和南疆极渊了。”许七安叹息一声:

        “儒圣雕塑的裂痕又扩大了,最迟年底,超品就会重临世间。”

        天地会成员面面相觑,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脸色凝重。

        最迟年底,大劫降临.......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不,应该说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坏消息.........李灵素脸色微变。

        “而你对于如何晋升武神,毫无头绪。”

        坐在大案后的怀庆低声道。

        她的话,加重了天地会成员的焦虑,让众人不由的皱起眉头。

        “而就算晋升半步武神,也不可能挡住三位超品。”

        金莲道长叹息一声。

        “还有海外的‘荒’,它想吞噬监正,就必须灭掉大奉。”

        阿苏罗提醒道。

        然后就没人说话了,彻底把天聊死。

        这是一个死局,比当初监正被封印,云州叛军势如破竹的情况更加无解。

        至少那时的破局之法有洛玉衡,有阿苏罗,有许七安的众生之力等等。

        可是现在,涉及超品层次的战斗,超凡只是有入场券,根本左右不了大局。

        如何是好?

        即使聪慧如怀庆,才智超群如楚元缜........反正除了丽娜,天地会成员的智商都不差,可就是想不出破局之法。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计谋都是歪门邪道。

        许七安打破沉寂,道:

        “路要一步一步走,我现在的目标是晋升半步武神,明日便出海,最多三个月,三个月后,不管有没有晋升半步武神,我都会回来。”

        宋卿已经参透监正留下的阵法,并刻制成阵盘交给许七安。

        只要他能寻到何时的“吞噬”对象,便可祭出阵盘,辅助他炼化对方的生命精华。

        许七安接着说:

        “我们至今不知何为大劫,但知道敌人是谁就够了。超品由我和神殊去扛,你们不用管。

        “但佛门的超凡,巫神教的超凡,需要你们去扛。

        “楚兄,希望我归来之时,你已经踏出自己的道,晋升超凡。阿苏罗,你距离一品只差一线,如何突破,选择走哪条路,你自己斟酌。

        “金莲道长,你已重返巅峰,是二品大圆满,渡劫可有希望?还有恒远大师,你的杀贼果位不要浪费,不知如何炼化、使用的话,可以向阿苏罗请教。

        “诸位,时间有限,尽快提升自己吧。

        “三个月后,如果我还不能晋升半步武神,我希望大家能离开九州,出海避难。

        “至于圣子,天宗封山,隔绝红尘,你是天宗圣子,应该还回得去,带着身边的红颜知己上山避难去。”

        话说到这份上,连李灵素都没了插科打诨得兴致,沉默着点头。

        许七安起身,朝众人拱手:

        “三个月后见!”

        天地会成员默然起身,低声道:

        “保重!”

        ...........

        次日。

        十万大山,万妖女皇的寝宫里。

        身段曼妙,背影无限美好的银发妖姬坐在梳妆镜前,姿态妩媚的描眉,咯咯笑道:

        “海外地图?哪有这种东西,我们妖族可没有画地图的习惯。”

        九条毛茸茸的狐尾拖曳在地,像是漂亮的白裙子。

        身后几丈外的许七安皱了皱眉,心说你玩我呢,之前借助浮香联系的时候,明明说好的。

        九尾天狐转过身来,修长的玉腿并在一起,严丝合缝,媚笑道:

        “本国主亲自陪你出海!

        “许银锣旅途寂寞了,本国主还能侍寝,助你排解苦闷。”

        她笑容仿佛能勾人,妖冶魅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