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

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

        度厄罗汉脸色平静的回头,看向身后的少年僧人。

        “你败给了谁?”

        唇红齿白的少年僧人重复问道。

        度厄罗汉脸色不变,双手合十:

        “寇阳州。”

        他没有试图“争辩”,也没过多的解释,因为不需要。

        武夫虽然粗鄙,但同境界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体系能碾压、打败武夫,二品罗汉打不赢二品武夫是很正常的。

        广贤菩萨微微颔首。

        “其他两位菩萨情况如何?”

        度厄目光眺望远处的僧众,没看见琉璃和伽罗树。

        “出去办事了。”广贤淡淡道。

        度厄点头,略作犹豫,还是问道:

        “佛陀呢?”

        广贤沉吟了一秒,突然露出笑容,道:

        “祂在我们脚下。。”

        黑暗中,少年的笑容带着一丝莫名的诡异和森然。

        度厄罗汉清晰的感觉到内心里泛起凉意,他连忙低声念诵佛号,压住心里的情绪。

        随后便听广贤说道:

        “佛陀有令,禁止宣传大乘佛法,自今日起,你不得在四处讲经传教。”

        不管此战谁胜谁负,一旦局面稳定下来,他迟早会清算,把大乘佛法的火苗彻底掐灭...........魏渊的话,再次浮现于度厄罗汉脑海。

        他深深的看着广贤菩萨,再回头扫视佛门僧众,收回目光,低声道:

        “明白了!”

        广贤接着说道:

        “本座和琉璃菩萨、伽罗树菩萨商议过了,入秋后,举办佛法大会,召集西域所有信徒,来阿兰陀朝圣!”

        说完,不等度厄罗汉回应,化作金光消散。

        度厄罗汉寂然而立,片刻后,原地盘坐下来,与远处的僧众一同诵经超度。

        夜色里,他沟壑纵横的脸庞无喜无悲。

        仔细观察,会发现度厄罗汉是背对阿兰陀,面朝东方。

        ...........

        京城,灵宝观。

        刚结束双修的洛玉衡姿态慵懒的坐在小池边,白嫩玲珑的脚丫子泡在水中,轻轻打着水花。

        羽衣松垮的披在身上,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抹腻白和沟壑。

        两丈外的水面,许七安闭着眼睛,凝立不动,脚下的水面,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

        突然,涟漪毫无规律的改变荡漾的方向,从往外变成了往内,一圈圈从脚下扩散的涟漪,变成朝脚下汇聚。

        这个过程维持十几秒后,涟漪刹那平息,水面像是突然被凝固,不起半分波澜。

        洛玉衡半眯美眸,语气慵懒的像刚刚睡醒的贵妇,浑然没了清冷仙子的气场,红唇微动,道:

        “能把气机操纵到这个程度,实属不易,对战力有不少加成。”

        许七安睁开眼,半高兴半叹息:

        “这属于技巧范畴,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技巧能左右胜负。”

        但硬实力差距过大的话,技巧毫无意义。

        一力降十会。

        这些天的苦修没有白费,他对气机的运用达到了一个巅峰造极的层次,形象的比喻,就是像五品化劲的武夫一样,只不过化劲是完美掌控肉身。

        他是完美掌控气运,即使气机外放,他也能随心所欲的掌控。

        “国师,陆地神仙如何晋升大圆满境界?”许七安问道。

        洛玉衡沉吟片刻,嗓音磁性,道:

        “两方面的精进,分别是‘地风水火’的操纵愈发得心应手,调动的元素之力愈发强大;人宗的‘气、心、御’三剑术增强。

        “天尊应该是陆地神仙中期,也没比我多什么手段,但就是比我厉害。就是因为他能调动的元素之力比我强。”

        许七安点点头:

        “看来武夫体系确实很特殊。”

        武夫的一品和一品巅峰,完全是两个境界。

        一品武夫和半步武神,是不同的档次。在见识到神殊的完全体后,许七安就有这个领悟了。

        洛玉衡轻轻舒展腰肢,把玲珑曲线撑到极致,午后的阳光里,带着昏昏欲睡的倦懒:

        “从西域回来后,你就有点消沉,超品究竟有多强大?”

        许七安默然片刻,低声道:

        “不可预测的强大。

        “在面对佛陀时,我的一切手段都毫无意义,我最深刻的感受是,唯有极致的暴力,才能压倒超品。”

        洛玉衡蹙眉:

        “极致的暴力,半步武神那种?”

        “不!”许七安摇头:

        “半步武神最多有资格和超品争锋。我到现在,仍不能估算超品的极限在哪里。”

        有资格争锋,不代表有资格成为死敌。

        这时,洛玉衡皱了皱眉,把松垮的羽衣拉紧,遮挡住半露的香肩和胸前的雪腻。

        随手撤去布置在院外的结界。

        一名年轻道士疾步而来,在拱形院门外停下,道:

        “许银锣,司天监出事了!”

        ...........

        深海里,光线暗淡,暗流碰撞、涌动声是唯一的主旋律。

        “这几天心神不宁,九州大陆似乎有事发生了。”

        庞大的怪物在海底‘漂浮’,像一艘静谧迅捷的潜艇。

        怪物头顶六根长角中的某一根,微微发光,传出监正淡泊的声音:

        “不出意外的话,半步武神重现于世,佛陀也该彻底苏醒了。”

        荒淡淡道:

        “半步武神........不是说武夫体系从未出过武神吗?”

        他对半步武神的存在比较迷茫,虽然从许平峰等各方面渠道,恶补了历史,但‘荒’从未与南疆妖族打过交道,对神殊不太了解。

        监正笑道:

        “半步武神是佛陀的一个尝试,破除封印的尝试,晋升武神的尝试。”

        哗啦啦的潮涌中,巨大的怪物漂了许久,荒缓缓传音道:

        “听起来,这里面似乎有不少内幕。”

        监正有问必答:

        “儒圣当年其实尝试过灭杀佛陀,毁了他的八大法相,就剩一个大日如来,却发现怎么都无法毁灭,于是将祂封印。佛陀为了挣脱封印,借助修罗王的身体塑造出一个半步武神。

        “祂本意是想尝试走武夫路线,给自己留条后手,可祂失败了。这其实是必然的.........”

        “天命师可以看透未来,但看不见过去,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荒诧异道。

        “刻刀告诉我的。”监正声音里带着笑意:

        “只是那家伙无法开口说话,无法主动与人交流。”

        “被封印了?”荒一语道破。

        那根封印着监正的长角,发出淡淡白光,监正的声音随着白光的涨落传出:

        “刻刀诞生灵智后,随着儒圣刻书立传,凝聚才气和浩然正气。可是渐渐的,它的思想愈发成熟之后,有了自己的主意,它开始尝试教儒圣写书,教他遣词造句,儒圣嫌它烦,就把它封印了。”

        ........荒沉默片刻,评价道:

        “很有志向!”

        听着监正的讲述,荒能想象到那副画面,儒圣握着刻刀写字,但刻刀有了自己的想法,说:不不不,这段话写的有问题,我来教你........

        “所以你替它解开封印了?”

        “不,我无法解开儒圣的封印,只是能利用秘法绕过封印与它交谈罢了。”监正道。

        “嗯,炼器是术士的绝活。”荒把话题拉回正轨,道:

        “为什么说佛陀的失败是必然,你似乎说过,远古时代没有武神晋升的条件,但现在有了。”

        监正轻笑道:

        “你似乎对武神很重视,嗯,因为佛陀自身原因,换成另外两位,神殊就不会因为情感浓烈,与万妖国主产生纠葛,也不会因为情情爱爱,与佛门决裂。

        “七情六欲过胜,并非好事啊。”

        荒哼了一声,监正的回答没头没脑,而且也没正面回答它“武神”的信息。

        “半步武神顶多与我现在的水准相当,相比超品,还差的远。”荒言语中透着对神殊的不屑。

        “你巅峰时有多强?”监正顺势问道。

        荒说道:

        “超品的力量不是你能揣度的,巫神也好,佛陀也罢,或者蛊神,一旦他们准备吞噬大奉,那么中原无人能与之抗衡。这就是为什么我当时选择退让,不想和许七安纠缠的原因。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现在还不是我苏醒的时机,与一品武夫较劲,没有意义。”

        提及巫神和佛陀,祂语气里透着凝重,没有任何轻视。

        “我与你说过,当年‘龙’和‘爪’在深海决战,汪洋沸腾,掀起的海啸淹没九州大陆三千里,后来的神魔混战,更是把九州打的分崩离析。

        “这些可不是一品修士能做到的。”

        超品有多可怕,一言以蔽之——毁天灭地!

        “所以,你要带我去哪?”监正问道。

        “你不是天命师吗,还需要问我?”荒嗤笑道。

        “这不是被你封印着嘛。”监正叹息一声:

        “没了老夫,司天监群龙无首,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好歹是老夫毕生的心血。”

        荒嗤笑道:

        “司天监想必早就换监正了,你还是认命吧。”

        监正不屑的呵一声:

        “我那几个弟子虽然不争气,但尊师重道的基本原则不差。换监正?老夫还没死呢,谁敢!”

        荒淡淡道:

        “你既然是守门人,应该知晓巫神的底细的吧。”

        ..........

        司天监。

        宽阔的八卦台,放眼望去,乌泱泱的全是白衣术士。

        白衣术士们泾渭分明的分成五个阵营,他们的首领分别是二师兄孙玄机、三师兄杨千幻、四师兄宋卿、五师姐钟璃,还有小师妹褚采薇。

        值得一提,褚采薇身后只有六位白衣术士,最小的六岁,最大的十二岁,脸色稚嫩。

        每个人腰上都挂着一只储物的鹿皮腰包,里面存放着来自褚采薇师姐的拳拳爱意——糕点和零食。

        这些人是褚采薇新收的弟子,准确的说,是代师收徒,他们是吃党的第一批骨干,褚采薇的首批马仔。

        五官普通,气质普通,身高普通的孙玄机看一眼袁护法。

        袁护法迈步而出,神威凛凛的环顾众术士,沉声道:

        “监正老师不在,我们理当替他管好司天监,莫要再胡闹了,都回去。”

        宋卿闻言,淡淡道:

        “你不想角逐监正之位,可以自愿放弃,带着你的人离开便是。”

        袁护法扭头看一眼孙玄机,语气一变,斗志昂扬:

        “自古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监正之位非我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