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扒马甲

第四十七章 扒马甲

        雍州的古尸是度情罗汉杀的?!

        李妙真、金莲道长诧异的扭头,看向身侧的许七安。

        他们对地宫古尸的了解最深刻,知道那位数千年前留下的古尸,在不久前“死于非命”。

        但万万没料到,古尸的“死”竟然还和度情罗汉有关。

        阿苏罗和赵守,以及孙玄机,对这件事了解不多,因此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默默旁听,想知道许七安提及此事的目的。

        囚室里,灯光如豆,带来昏黄的底色,度情罗汉盘腿而坐,沉默以对。

        “出家人不打诳语,所以沉默,是不是变相的承认?”许七安笑了笑:

        “当初在雍州的超凡强者里,除了你和两位金刚,再就是天宗的两尊阳神,以及我和国师。后两者如今都可以排除,那么杀死雍州古尸的,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到?”

        当时古尸处在被封印状态,三品金刚要想杀古尸,也不算难,但必定闹出一定的动静,可当初许七安返回地宫古墓,只看到被磨灭了灵智的古尸,没有过于激烈的打斗迹象。

        能做到这一点的,必然要有碾压级的实力,一位二品的罗汉,完美符合。

        李妙真蹙眉道:

        “可你当初不是说,是古墓的主人回来了吗?还有,度情为什么要杀古尸?”

        蓝莲的推理探案的兴趣爱好被勾起来了。

        众人齐齐望向许七安。。

        接下来就是万众瞩目的许银锣推理环节了.........许七安在心里开了个玩笑,吐出一口气,低声解释:

        “开始我确实是这个想法,所以才没有怀疑到佛门头上。可如果杀古尸的是那位墓主的话,以他的层次,他的修为,为什么不直接针对我?

        “反而抹去证据一般,把古尸灭口?”

        关于这一点,他当时的想法是,墓穴的主人顾虑许银锣身上的因果,没有贸然出手。

        这个想法当然也是合理的,再加上当时修为有限,最大的敌人是佛门和许平峰,所以许七安没有把古墓主人放在心上,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态躺平,而不是绞尽脑汁的去追索。

        “后来,去天宗带走妙真时,我从天尊口中得知,道尊的人宗分身很可能还活着。我当时就想,如果道尊的人宗分身没死,他会是谁呢?无尽岁月以来,祂又去了哪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阿苏罗皱了皱眉:

        “别卖关子。”

        许七安不理他,嘿道:“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道尊的人宗分身了。”

        金莲道长瞳光一凝,语气略有急促:

        “古墓的主人就是道尊的人宗分身!”

        这话一出,在场超凡同时吃了一惊。

        阿苏罗、孙玄机和赵守,只觉得吃到了一个大瓜,又获得一桩远古秘辛。

        而李妙真脑海里则闪过关于墓穴里的种种细节——许七安等人离开地宫后,有在天地会详细描述地宫情况。

        如今两相印证,竟出奇的吻合。

        金莲道长叹息道:

        “贫道早觉得奇怪,自古以来,渡劫失败者,绝无生还的道理。而那位人宗的前辈,非但活下来了,还褪去肉身,重获新生。

        “纵观古今,道门中,大概只有道尊才能如此惊才绝艳。”

        许七安补充道:

        “而且从时间上也吻合,还记得吗,楚元缜曾经翻过史书,他根据壁画人物的服饰,以及祭祀时的规模、器具等线索,推测出那是至少两千年,甚至更久前的年代。

        “而其中一幅壁画记载那位人宗前辈斩杀大蛇,被尊为国师,也可以推测那时所处的,应该是神魔后裔横行的年代。”

        孙玄机皱着眉头,用力咳嗽一声。

        袁护法默契的展开读心,代替他问道:

        “但这和佛门有什么关系?”

        许七安环顾众人,道:

        “你们中有的人可能不太清楚,那具古尸沉睡在地宫数千年,守护着承载气运的玉玺,等待主人回归,可它的主人一去就是数千年,未曾回来。

        “直到丽娜误入地宫,它才从沉睡中惊醒。

        “时至今日,气运对超品有多重要,不需要我重复,可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东西,地宫的主人却从未回来取?”

        阿苏罗沉吟道:

        “或许是时机未到,或许是出了某些意外........”

        许七安咧嘴道:

        “比如,被封印!”

        话说到这一步,在场的人都听懂了,一个个瞠目结舌,表情震骇。

        许七安话里话外只有一个意思——佛陀就是地宫主人,那位人宗道人。

        度情罗汉白眉耸动,苍老古拙的脸庞再难保持平静,眼神里带着几分茫然。几分了然。

        沉默了好一会儿,油灯静静燃烧。

        阿苏罗叹息般的吐出一口气,打破沉默,低声道:

        “道尊就是佛陀........你的依据是什么。”

        此事传出去,必定在九州掀起轩然大波。

        其他人没有说话,依旧在消化着这则消息,并努力寻找漏洞,试图推翻许七安的推测。

        这么大的事,必须做到百分百确认才行,一点点的“不确定”都不能有。

        始终没有说话的赵守,摇着头说道:

        “不对,如果是这样,当初祂不必让神殊收服万妖国,直接潜入中原,从古墓中取回气运便是。退一步说,就算那份气运不够,可终归是落袋为安更好,佛陀如果是地宫主人,有太多办法派人取回玉玺。”

        李妙真觉得赵守说的有理,蹙眉道:

        “可是,佛陀若不是地宫主人,祂又为何要派度情罗汉杀了古尸?”

        度情罗汉忍不住开口:

        “贫僧并没有承认!”

        这个女道士过于主观了,直接认定他就是杀死古尸的凶手..........

        许七安看向白眉罗汉,笑道:

        “你先别急,我慢慢说给你听。”

        他接着望向赵守,回答他的质疑: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时机未到。咱们如今可以判断出,超品有谋夺气运的目标。甚至就是为了气运而战,那么,佛陀藏着这个气运,目的可想而知了。”

        当成压箱底的手段之一.........众人微微点头,认可许七安的说法。

        “还有另一件事可以作为佐证,诸位可还记得,佛门是什么时候有意度我入空门的?”他问道。

        “佛门斗法!”李妙真想都没想。

        “但也在我入地宫得玉玺之后,打那以后,佛门就疯了一样想度我入空门,真的只是因为大乘佛法的缘故?”

        啊,这,表面是为了大乘佛法,实则是想夺回许宁宴体内的气运..........李妙真抿了抿嘴,悄悄看一眼许七安,有些敬佩。

        这个人,背地里竟然想了这么多,思考了这么多。

        她还以为风流好色的许银锣,每天只想着怎么变着花样睡花神和国师,嗯,还有临安。

        “只是这样,还不够证明佛陀就是道尊的人宗分身,我也是直到今晚,才有十足的把握。”许七安道。

        这时,金莲道长叹息道:

        “你是今夜听神殊说完他的事,才真正确定佛陀就是道尊的人宗分身吧。”

        许七安笑着颔首。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一愣。

        阿苏罗却瞳孔微缩,脱口而出:

        “一气化三清!?”

        他有修行此术。

        金莲道长点点头:

        “佛陀分离神殊的手法,与地宫主人制造古尸的手段如出一辙,而这些,是一气化三清法术的简单化用。”

        赵守一边摇头一边叹息:

        “厉害,厉害。以超品之境逆推修行体系,重新再创一条全新的路子,虽然相对比较简单,但道尊的之才,称一句旷古烁今也不为过。”

        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说,但这又如何,还是被我们儒圣给镇压了.........许七安腹诽一声。

        “咳咳咳!”

        孙玄机剧烈咳嗽,以此提醒因为听了太多隐秘,整个猴都傻了的袁护法。

        他也想积极的参与到头脑风暴里。

        后者深吸一口气,勉强读心:

        “我还有一点不明白,道尊的人宗分身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在孙玄机看来,道尊的这具分身完全是多此一举。

        道尊本身已经是超品,何苦费力不讨好的再创体系,抛去过往的身份?

        许七安和金莲道长对视一眼,前者笑道:

        “我是有猜测,但不能肯定,这是道门的事,让金莲道长来说吧。”

        这种装逼的机会,如果是杨千幻,肯定蹦蹦跳跳的举手说:

        让我来让我来........

        但金莲道长只是唏嘘的叹息,缓缓道:

        “蓝莲,还记得我们说过的,壁画里渡劫的那一幕吗。”

        “道长,你还是叫我妙真吧。”飞燕女侠抗议了一声,然后回答道:

        “那位人宗道人成为国师后,篡位登基,凝聚气运,试图凭借气运渡劫,但后来失败了。”

        金莲道长‘嗯’一声,说道:

        “如今再看,这个猜测是错的,他既然是道尊的人宗分身,那凝聚气运就不可能是为了渡劫。他篡位登基另有目的,但是,后来发现得气运者无法长生。

        “于是只好借助天劫杀死自己,褪去原躯,气运想必也是那时候分离出去的。”

        这.........李妙真愕然片刻,有些不太相信:

        “堂堂道尊,不知道大气运者不可长生的道理?”

        身为读书人的赵守说道:

        “你不能以今人的目光看古人,道尊生活的年代,人族才刚刚崛起,神魔后裔祸乱九州。那会儿,九州大陆部落、诸国林立,根本不可能像如今的中原王朝一样凝聚出磅礴的国运。

        “道尊相当于摸着石头过河,不知道这条天地法则也是正常的。”

        李妙真微微颔首,接受了他的说法,继而问道:

        “那他篡位登基,凝聚气运的目的呢?”

        说完,她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

        “与守门人有关?”

        道尊后期,一直在为守门人而谋划、努力,天地两大分身如此,人宗分身必然如此。

        “这不对啊。”阿苏罗皱眉,看着金莲道长:

        “守门人不是与香火神道,与术士体系有关吗?怎么又牵扯上人间帝王了。”

        道尊的地宗分身灭了香火神道,掠夺山河印,为的就是守门人。

        而术士体系传承于香火神道,监正又确定是守门人了。

        守门人与术士体系有关,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许七安摆摆手:

        “刚才不是说了吗,他这条路走错了。这也就能解释他为何远走西域,开创佛门。或许,祂这次才真正走对了路。”

        不过,道尊这种剥离气运的手段,我倒是可以学一学,这样就能摆脱短命的限制。

        许七安当即做最后的总结:

        “道尊的人宗分身当年篡位登基,却发现得气运者不可长生,于是借助天劫杀死自己,向死而生,成功褪去旧躯壳,远走西域创立佛门。祂原本想留着玉玺的气运作为压箱底手段,岂料被我捷足先登,于是以度化佛子的名义,多次派超凡强者抓我。

        “度情罗汉,我若没猜错,你前往中原,不全是为了抓我,杀古尸灭口也是目的之一吧。”

        度情罗汉脸色沉凝,无话可说,双手合十,低念一声:

        “阿弥陀佛。”

        “为什么要杀古尸灭口?”李妙真竖眉逼问。

        佛陀,或者三位菩萨之一,派度情罗汉灭口,肯定不单是为了替佛陀保密。

        这种事儿,外人知道也就知道了,又不会伤佛门一根头发。

        根本没必要杀尸灭口的必要。

        度情罗汉垂眸不语。

        许七安淡淡道:

        “不用问了,区区一个二品,还没资格知道这些事。”

        区区二品……金莲道长、阿苏罗默默看了他一眼。

        粗鄙的武夫。

        度情罗汉叹息一声:

        “早闻许银锣断案如神,贫僧领教了。”

        言下之意,等于默认了自己受佛门委托,杀古尸灭口一事。

        “杀古尸灭口必有缘由,不过事已成定局,但也不用多去思虑了。”赵守说道。

        都把人家的马甲给扒下来了……许七安道:

        “金莲道长,你知道地宫主人是如何剥离气运的吗。”

        …………

        PS:其实佛陀身份的这段剧情,在我原本的估算里,一个星期就应该写完的。但月初的年会,让我只能一天一更,导致整段剧情的张力因此拉不起来,就很难受。作为作者,这类活动我平时能推就推,尤其是本书进入收尾阶段,每一章都写的很累很困难。

        但这次年会确实推不掉,因为奖项太多,我必须出席领奖。而且,还要和男神握手拥抱,这个诱惑难以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