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监正的著作

第三十四章 监正的著作

        商议结束后,众人打算离开。

        李妙真狐疑道:

        “你们不会再来了吧。”

        “不会不会.......”众人连连摆手:

        “我们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先前只是关心你的处境罢了。”

        李妙真左看右看,还是不太信任天地会成员的节操,道:

        “你们先走,我最后一个。”

        许七安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妙真,我替你监督,我带他们一起走。”

        你最不可信好吗...........李妙真淡淡道:

        “劳烦许银锣了。”

        许七安身躯膨胀开来,化作一张遮蔽众人的“阴影幕布”,裹挟着橘猫阿苏罗等人,消失在房内。

        李妙真没走,坐在桌边喝了一盏茶,见始终没有人返回,这才安心的离开。

        大概在她走了半刻钟后,桌底的黑暗里,一大团“阴影”膨胀,原班人马返回了。

        袁护法目瞪口呆。。

        许七安搓搓手:

        “快说快说,妙真入魔时内心想的是什么?”

        “是啊是啊,我挺想知道飞燕女侠入魔后心里会想些什么。”苗有方附和。

        大佬们又一次默默的注视袁护法,给予无声的压力。

        果然........袁护法叹了口气,然后伸手又摸出一只香囊,在众人僵硬的目光里打开。

        一缕青烟升起,化作苏苏的模样。

        苏苏瞪着屋内的人,嘴里发出李妙真的咆哮:

        “给老娘滚!”

        操纵阴魂,道门很常见的手段,其实李妙真给袁护法的锦囊是两个。

        溜了溜了.........天地会成员一哄而散。

        ............

        许府。

        许七安回到属于他和临安的房间,屋子四角点着高脚灯笼,书桌上放着一碗凉透了鸡汤。

        临安盖着薄被,侧身蜷缩,呼吸绵长的沉浸在梦乡。

        她脸蛋圆润,软软绵绵的,掐起来手感很好。长长的睫毛浓密微卷,闭上了这双妩媚风情的桃花眼后,她看起来端庄许多了。

        许七安没有立刻上床,走到书桌边坐下,端起鸡汤刚要抿一口,忽然愣了愣,他从鸡汤里嗅到了几味补肾壮阳的药材。

        是因为近来开垦新田过于频繁,担心我肾虚?

        看不起谁呢........许七安“咕噜噜”的喝光鸡汤。

        男人对这方面的食物总是来者不拒,哪怕它们对一品武夫来说毫无用处。

        喝完鸡汤,他铺开宣纸,把佛门超凡强者的特点原原本本的写出来,然后吹干墨迹,折叠好。

        接着推开窗门,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夜幕,俄顷,一只野鸟振翅着落在窗沿上。

        许七安递上折叠好的宣纸,野鸟叼在嘴里,扑棱棱的振翅而去。

        野鸟的目的地是浩气楼。

        他打算征询一下魏渊的意见,虽然大青衣现在是“弱鸡”,但谋略、眼光和智商还在,给出足够多的信息后,就能进行推演。

        然后给出具备参考价值的建议。

        目光野鸟消失在夜幕里,许七安坐回书桌边沉思起来。

        “首先,神殊的头颅一定要救出来,这直接关乎到大劫来临时我方的抗压能力。没有半步武神坐镇,中原就是韭菜,随便西域和巫神教割。

        “其次,大劫之前,我必须把修为提升到半步武神。单凭一个神殊,要应付超品还是有些勉强。所以,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吃掉伽罗树。但这样很可能引来佛门的疯狂反扑。”

        之前在他的预判中,佛门未必愿意为了神殊的头颅和大奉超凡死战,这样只会让巫神教渔翁得利。

        所以很可能会做一定的妥协。

        但如果大奉的超凡目标是伽罗树,那多半就不死不休了。

        “如果这次没能斩杀伽罗树,那我就要另想办法了,有两条路可以走,一:培养一只力蛊类的超凡境蛊兽。二:出海寻找相同领域的神魔后裔。”

        “最后,解开佛陀和神殊的关系,彻底搞清楚这位超品背后到底隐藏什么秘密。

        “佛门屡屡欺我,逼人太甚,是时候讨债了。”

        他和西域的矛盾极深,可以说,许七安踏入超凡后,遇到的所有危机都是佛门参与。

        此仇必报。

        至于失败,他从未想过,因为失败就意味着他死在阿兰陀了。

        换而言之,不抢回神殊的头颅,他就和佛门玉石俱焚,让佛陀变成光杆司令。

        这是一位一品武夫的自信。

        ...........

        第二天,蒙蒙亮,他睁开眼,把临安搭在他肚皮上的长腿挪开,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扑棱棱........”

        一只野鸟落在窗沿,嘴里咬着折叠成豆腐块的宣纸。

        许七安接过宣纸,展开阅读:

        “到了这个层次,计谋的意义已经不大,统筹和布局方面你们做的很好。但是否有曾想过,你可以用体系之间配合来针对佛门和巫神教。

        “对手同样可以如此,若是巫神教和佛门互换一位二品,只是微小的调整,却有可能左右京城的战局,甚至是阿兰陀的战局。

        “萨伦阿古不会亲赴西域冒险,三品作用有限,是谁会去,我想你心里有数了。而佛门三品、二品几乎尽数凋零,只有一位二品的度厄罗汉。

        “没记错的话,他极为推崇大乘佛法,想做大乘法佛的奠基人,此人可以利相诱。

        “巫神教对大奉恨之入骨,在利益不大的情况下,绝不会和大奉合作,所以不必想着与阿伦阿古结盟。

        “你且安心西去,京城有我。”

        呼,虽然魏公现在是弱鸡,但他的承诺总是莫名的让人心安........许七安吐出一口气。

        简单的洗漱之后,他一个阴影跳跃到了夜姬的房间。

        狐狸精坐在梳妆镜前,梳理着乌黑靓丽的头发,察觉到气机屏障封锁了房间,她嫣然道:

        “临安殿下不会有意见吗?”

        许七安撇嘴:“那我走?”

        “奴家只是随口说说嘛。”

        夜姬哪里肯放他走,连忙摇着小腰过来,把圆滚挺翘的臀儿送到他大腿上,顺势揽着许七安的脖颈,边看水漏边说道:

        “只有半个时辰哦。”

        说话的同时,很懂得勾人的扭着翘臀,让情郎感受她的丰满。

        大不了一秒六刀嘛,时间不变的前提下,加快平A也是一样的........许七安搂着夜姬倒向大床。

        半个时辰后,早操结束,用过早膳的许七安前往司天监。

        到七楼炼丹室寻找宋卿,意外的是,把炼丹室当家的宋卿并不在这里。

        “宋师兄呢?”

        许七安问丹室里的术士。

        “不知道,宋师兄今天没来,奇怪,他平时都是住在炼丹室的。”

        那名白衣术士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你们没有去找吗?”许七安觉得奇怪,一个人突然反常的消失,难道不是一件值得警惕的事?

        “找人多浪费时间,影响做炼金实验。”那名术士如此回答。

        ........许七安朝他拱了拱手,一个阴影跳跃来到伙房,看见了干饭人褚采薇。

        褚采薇一脸茫然:

        “啊?我不知道啊,宋师兄可能出去买早点了吧。”

        他可不会为了一口吃的,花一两刻钟跑外边去.........许七安心里吐槽,他接着去见了孙玄机,这才从孙师兄,不,袁护法口中得知宋卿在藏书阁。

        藏书阁位于八楼,汇集了地理、风水、医学、药材、冶炼、材料学等等著作。

        它成立于六百年前,从初代监正开始,一代代司天监的术士凭借自身才学,“建造”了这间藏书阁。

        许七安在藏书阁的最里头找到了宋卿,宋师兄盘坐在地,身边堆满了书籍。

        “宋师兄,有件事想请教你.........”

        许七安话没说完,便听宋卿低着头,边翻阅书籍,边说道:

        “如何提炼一品武夫的生命精华?”

        “你知道了?”许七安吃了一惊,没想到老宋效率这么快。

        “孙师兄昨晚就告诉我了,真是一项让人热血沸腾,又头皮发麻的艰难任务。”炼金狂人头发凌乱,黑眼圈深重,露出了痴汉般的笑容。

        一晚没睡啊!许七安追问道:“有结果了吗。”

        宋卿摇头。

        “这里面的难点在哪?”许七安不懂就问。

        “炼制血丹的阵法,只能抽取普通人的生命精华,相对容易。但一品高手的生命精华,凝练到了极致,想要抽取出生命精华,太难了。

        “这就像去除铁矿的杂质容易,去除精铁的杂质却很难。我们需要从阵纹、材料等方面入手.........”

        宋卿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反正许七安是一点都没听进去。

        宋卿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指挥道:

        “你来的正好,替我把所有炼金、生命和阵法有关的内容找出来,我争取尽量想出办法。”

        许七安毫不废话,推开窗户,过了一阵,黑压压的鸟群飞了进来,它们和许七安共享视野,找出一本又一本相关领域的书籍,很快宋卿面前的书就摆的比人还高。

        “你别光看着啊。”宋卿抬起头,一脸不满的说:

        “许公子也是炼金术领域的奇才,不比我差,合你我二人之力,绝对能想出炼化一品武夫生命精华的方法。”

        说着,他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好像许七安真的是炼金术领域的大拿。

        我只是个水货,元素周期表都背不全..........于是他假装自己是大佬,专心的翻看书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七安突然说道:

        “这里有监正的著作吗?”

        “没有!”宋卿摇头。

        “为什么不看看监正的书呢。”

        宋卿闻言,嗤之以鼻:

        “老东西非说我向往得生物炼金术是邪路,我偏不服气,就是要在炼金术领域里击败他。所以我不看他的书。”

        你不看我看........许七安虚情假意的一阵夸赞,然后问道:

        “监正的著作在哪边?”

        “往右拐,直走到底,上面全是监正老师的著作。”宋卿说。

        许七安依言,走向书架前,目光扫过,猛的一凝,他看见一本书,书名写着:

        《晋升半步武神之法》

        许七安扭头,默默的看一眼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一心想要超越监正的宋卿。

        你在瞎折腾什么劲?

        世上有比白嫖更爽的事吗?

        同时,许七安心里莫名的涌起一阵寒意。

        监正连晋升半步武神的方法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