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功德

第三十一章 功德

        血丹入口后,气机稍一炼化,便立刻化作热流涌入腹中。

        怀庆体验到了许七安当初的痛苦,她感觉自己吞的不是血丹,而是一大口岩浆,灼热的高温先是在喉咙里炸开,“熔解”她的咽喉,破坏她的声带,让她失去语言功能。

        紧接着,顺着食管往下烧灼,进入胃袋。

        而在这个过程中,这股血丹之力已经有少量融入血液里,正随着血管,涌向四肢百骸,从内部撕裂肉身。

        这种痛苦是凌迟的千倍百倍,炼神境以下的人,会在这样的痛苦里瞬间死去。

        怀庆的意识飞快纷乱,变的迷糊,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

        以血丹晋升超凡,需要忍受极其可怕的痛苦,足以轻易杀死任何一位四品,以取巧之法晋升超凡,这是必要付出的代价。

        这些,许七安已经提前告知怀庆。

        她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她没料到痛苦是如此的恐怖和可怕。

        难以承受,根本难以承受........怀庆的元神迅速湮灭,像是融入水中的雪花,分崩离析。。

        她仅存的意识里只剩下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对痛苦的恐惧,宛如行走在冰雪中的孩子,渴望着前方出现灯火。

        “抱元归一,忍耐住!”

        她意识浑噩之中,听见耳边传来低沉温和的声音。

        冰雪中的小女孩看见了她渴望的灯火。

        怀庆意识猛的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从龙榻滚了下来,浑身是血的倒在许七安怀里。

        她的理智没有保留多久,被一波波海潮般的痛苦淹没。

        “忍耐住,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元神崩溃。”许七安沉声道。

        “你,你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怀庆气若游丝,意思浑噩,断断续续道。

        她现在不能照镜子,否则一定被自己丑陋的模样吓一跳。

        怀庆的脸颊血肉开裂,一股股鲜血沁出,像是被排除体外的杂质。

        她的身躯同样如此。

        “对于当初的我来说,熬不过去,就是满门抄斩。”许七安轻声道:“我别无选择,怀庆,你也没有选择了。熬不过去,你便只有死。”

        怀庆没再说话,竭力对抗元神的崩溃。

        这时,一条金龙从她体内浮现,像蟒蛇一般盘绕,把她溃散的元神“盘”住,阻止其消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七安默默护在她身边,撑起结界,把怀庆的惨叫声和血丹的气息笼罩,没有丝毫外泄。

        直到金兽里的檀香不再升起,怀庆的情况才渐渐安稳。

        她的躯壳已经褪去凡胎,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旺盛的生命力,生生不息,可断肢重生,可移山填海。

        当世九州,第一位超凡女武者诞生了。

        金龙消散,许七安也撤回了结界,握住怀庆鲜血淋漓的手,渡入气机。

        “我成功了?”

        怀庆睁开眸子,两道锐利的气机刺穿殿顶,这是因为她还难以完美的驾驭这股力量。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许七安连连拱手,面带微笑。

        怀庆幽幽吐出一口气,盘坐起身,招手摄来一块干净的汗巾,仔细擦拭如花似玉的脸蛋。

        待勉强收拾干净后,她柔声道:

        “多谢。”

        “咱们之间说什么“谢”字。”许七安笑着摆手,心说你可是我大姨子啊。

        怀庆轻声道:

        “既然不用说“谢”,那许银锣私底下也不用总是把“陛下”挂在嘴边。”

        虽然她也总是把“许银锣”挂在嘴边,但心情好的时候,没有外人的时候,还是会叫宁宴的。

        她是想让我叫她闺名,还是怀庆?许七安说:

        “好的陛下!”

        “........”怀庆不爱理他了,淡淡道:

        “李妙真什么时候晋升三品?”

        许七安回答:

        “就在今晚,她会在观星楼的八卦台凝聚功德之光,一举突破三品。”

        怀庆点了点头,又问道:

        “有几成把握?”

        “按照金莲道长的意思,妙真行走江湖三年,所凝聚的功德之力极其庞大,但随之而来的因果反噬,也会极大。”许七安说道:

        “今夜是否要去旁观?”

        怀庆点头。

        事情聊完,怀庆也已经成功晋升,许七安看了一眼天色,就有些想离开了。

        已经和宋廷风还有朱广孝约好,午后勾栏听曲,结束后还得插花弄玉,黄昏前得结束,因为夜里要教导临安。

        对了,早晨来时,他还抽时间喂饱了浮香。

        光阴似箭啊,时间总是不够用........许七安由衷感慨,说道:

        “陛下,我先告辞了。”

        怀庆抿了抿嘴,略有些失望,但还是点头回应,又有些不甘心,不咸不淡道:

        “许银锣婚后的日子过的甚是逍遥。”

        “时间总是不够用,临安那丫头喜欢缠人,恨不得天天和我腻在一起。”

        许七安刚说完,就见怀庆脸色一沉,没什么感情的说道:

        “不送!”

        他当即化作一团溶化的阴影,消失在寝宫里。

        ..........

        夜。

        清冷的孤月高悬,夜幕镶嵌着几颗零落的星子,白日里热闹的京城已经陷入沉睡,远处偶尔传来夜鸟的啼叫。

        观星楼的八卦台,汇聚着一群吃瓜群众。

        孙玄机以及跟在他身边的袁护法;背对众人负手而立的杨千幻;额头一缕白发的青衫剑客楚元缜;穿回白色绣梅花宫装的怀庆;苦大仇深的恒远;不怕他心通的阿苏罗;不肖弟子苗有方;衣带渐宽很后悔,恨许恨的人憔悴的李灵素.........

        当然还有本次事件核心人物:李妙真和金莲道长。

        许七安坐在案边,看向修罗王幼子:

        “等妙真晋升成功,我们便攻打阿兰陀。”

        阿苏罗深吸一口气,“好!我等着一天很久了,从归位来,就一直在等。从替你拔除封魔钉时,就等着你说这句话。”

        佛门与修罗族有“灭族”之恨,与他有杀父之仇。

        没有人比他更想踏平阿兰陀。

        阿苏罗为大奉征战云州超凡,可不是为国为民,中原百姓和大奉朝廷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是在下注!

        赌许七安能崛起,赌大奉能赢,然后反攻西域佛门。

        他赌对了。

        苗有方打了个哈欠,问道:

        “为何要选在夜里晋升?”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李灵素沉声道:“夜里好啊,夜里很好。”

        总算能休息一晚上了。

        金莲道长解释道:

        “昼夜并无区别,只是对贫道来说,夜里会更有精神一些。”

        夜里更有精神?道长你是不是上猫上的太多了,作息规律已经完全“猫化”了?许七安看一眼金莲道长,深表怀疑。

        察觉到许七安的注视,金莲道长咳嗽一声,望向李灵素,转移话题和注意力,诧异道:

        “你已经修到铜皮铁骨了?”

        你都被逼的把武道修至六品境了?众人内心一阵怜悯。

        李灵素没搭理众人,只是辛酸的别过头去。

        苗有方惊喜道:

        “李兄,没准你能成为武道双修的四品强者,超凡之下的佼佼者。”

        混蛋,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李灵素内心毫无喜悦,咬牙切齿道:

        “这还要感谢许宁宴的敦促。”

        当初他组建寨子,拉拢流民时,就已经是八品境,七品炼神境修的是元神,对天宗圣子来说基本没有难度。随后就一直卡在炼神境,难以突破到六品。

        “不用谢,当兄弟嘛,应该的。”许七安一脸诚恳。

        “..........”李灵素又别过头去。

        这时,阿苏罗望向袁护法,啧啧道:

        “你还活着啊,查出是谁发布的悬赏令了吗,我觉得是皇帝。”

        怀庆面不改色,淡淡道:

        “朕倒觉得是你!”

        李灵素摇头:

        “我觉得不是陛下,也不是阿苏罗,是许宁宴的妹妹。那丫头表面看起来娇弱可人,其实心黑的很。而且当晚,最丢脸的就是她了。”

        许七安立刻反驳:

        “你怎么不说是你?剑州时,你比她可要丢脸多了。”

        被人揭了伤疤,李灵素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

        “狗贼,我忍你很久了。”

        杨千幻立刻附和:

        “狗贼!杨某也忍你很久了。”

        苗有方赶紧站出来和稀泥:

        “好了好了,别吵了,是我发布的悬赏令总可以了吧,是我悬赏一万七千两悬赏袁护法。”

        众人看他一眼:

        “你不配!”

        苗有方:“.........”

        李妙真适时睁眼,挽救了苗有方的尴尬,“道长,我准备好了。”

        她已将各方面状态调整到巅峰。

        金莲道长微微颔首:

        “我会替你把关,但能帮的毕竟有限,能否成功,靠你自己。”

        李妙真接着又看一眼许七安,这家伙白日里替怀庆护法了。

        许白嫖求生欲很强,低声道:

        “我会看着你,放心。”

        怀庆心里哼了一声。

        李妙真闭上眼,运转地宗凝聚功德的心法。

        是人便有业障和功德,地宗的心法,只是将一个人的功德之力凝聚起来,具现化,实用化。

        李妙真下山游历三年,行侠仗义,她到底凝聚了多少功德?

        没人知道。

        即使是金莲道长,也很难做出准确的预估。

        半刻钟后,八卦台的众人看见漆黑的远方,飘来一片散碎的,宛如盛大萤火虫群的金光。

        纯粹、温和、神圣,宛如世间最美好的力量。

        “好美.........”

        怀庆低声说了一句。

        李妙真头顶升起一道宛如真实的,距离实质只差一步的身影。

        这是她的阴神。

        阴神与肉身一样,盘腿而坐,闭着眼睛。

        漫天飞舞的“萤火虫”飘来,覆盖在李妙真体表,覆盖在她发丝间,笼罩全身,然后慢慢融入体内。

        顷刻间,李妙真的阴神便被神圣浩大的功德之力笼罩。

        “想不到,她短短三年,凝聚了贫道三十年才能积攒的功德。”

        金莲道长摇头感慨:

        “寻常人做好事,讲究量力而行,甚至要看心情。因此即使是好人,行善的次数也有限。蓝莲行侠仗义不计回报,急公好义刻不容缓,这份心意之纯,世所罕见。”

        蓝莲花,啊啊~许七安脑海里又一次回荡起熟悉的旋律,心里疯狂吐槽:

        不,道长,求你别再喊她蓝莲了。

        一炷香后,天边涌来的功德之力越来越少,直至不再飘来。

        此时,李妙真的阴神已经凝成实质,散发神圣的金光。

        阳神已成。

        “这是功德之力塑阳神?”阿苏罗看出了点门道。

        “不错!”金莲道长颔首:

        “由功德之力塑造的金身,才能将地宗的功德法术发挥到极致。”

        他旋即露出忧色:

        “妙真的功德之力,踏入三品绰绰有余,但相应的因果反噬,也不容小觑。”

        可谓“功德”,造福一方是为功德。

        通常来说,助人、行善也能凝聚功德,但这并不代表助人和行善就一定是功德。

        举个例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被官府追捕,奄奄一息的倒在路边,一位路过的行人将他救走。

        那位好心人精心照顾,救活江洋大盗,后者死里逃生后,扭头就乱杀一通,造成无辜之人殒命。

        江洋大盗原本该死,却因为行人的善意之举,逃过一劫。那位行人是做了好事,他同样会凝聚救人功德,但所沾染的因果是这点功德十倍百倍,甚至更多。

        同样的例子,如果行人救的只是一个小偷小摸得窃贼,因为窃贼造成的业障极小,功德与业障抵消之后,还有富余,那么行人就凝聚了功德。

        所以说,地宗会有因果反噬的危机,但只要小心翼翼的积攒功德,不救恶人,让功德永远保持在“盈利”状态,就能杜绝入魔的危险。

        金莲道长当年是蛊惑了帝王修道,造成数十年来政务荒废,百姓生活困苦,这份因果之力,直接化作黑莲养分,让金莲道长没有补救的机会。

        李妙真虽然行侠仗义多年,救了无数人,但她同样也有错帮错救之人,这些业障,不修功德时,不会有问题。

        一旦修了地宗的功德,业障就会反噬。

        在地宗的说发里,这便是“因果反噬”。

        苗有方指着李妙真的眉心,惊道:

        “变,变黑了。”

        飞燕女侠眉心处,浮现一块漆黑如墨的色斑,并迅速扩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