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吃肉

第二十章 吃肉

        许元霜可不忌惮许玲月,虽然娘一直告诫她不要去招惹这位二房长女,但许元霜觉得,即使招惹了又如何,大哥难道会为这点小事刻意责怪她?

        女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只要维持住一个底线,男人就懒得搭理。

        何况,她和这位堂妹又不是那些争风吃醋的妇人,能斗到什么程度?

        娘就是太小心了,生怕闹了矛盾,引起大哥不快。

        许玲月语气轻柔,道:

        “大哥成亲,邀请的宾客不是达官显贵,就是一方豪杰,请柬上字迹过于娟秀,如何拿的出手?大哥地位超然,不在乎这些,可做妹妹的难道也不懂事吗。”

        许元霜刚拿起笔,顿时僵在那里,脸色尴尬。

        啊这,突然就将军了.........许七安立刻看向生母,发现她一脸微笑,似乎根本不在乎女儿的窘境。

        她这是想让我来化解尴尬..........许七安倒也不至于在这点小事上抬杠,一边感慨家里女人多了,戏果然越来越好看,一边笑道:

        “玲月昨儿烫伤了手,不好握笔。至于慕姨,慕姨昨夜似乎颇为劳累,便不劳烦她了。”

        他朝慕南栀隐晦的眨眨眼。

        知道他暗指什么的慕南栀不动声色,保持着长辈的温婉笑容,桌底下,穿绣鞋的脚丫子死踹许七安。

        两人间的眉来眼去非常隐蔽,在家人面前,许七安一直以晚辈自居,见到花神,张口闭口一声“姨”。。

        除了不想看到慕南栀社死,他还有一些小心思,把花神摆在长辈的位置,大婚当日,她想闹都师出无名。

        而以花神傲娇爱面子的性格,很难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丢脸的事,多半会把恼火情绪压在心里,私底下找他算账。

        只要明面上和谐安定,许七安就不怕她私底下作妖,到时候挺枪就刺,花神就会双腿发软玉体酥。

        什么战力都没了。

        “元霜,你先替我写一遍,等二郎回来,让他抄一遍便是。”

        许元霜顺坡下驴,嫣然一笑。

        另一边,婶婶拉着小豆丁的手,推到姬白晴面前,笑容满面:

        “大嫂,这是我的幼女铃音。”

        姬白晴审视着圆脸憨憨的小豆丁,赞许道:

        “瞧着就玲珑聪慧,与玲月一样。小茹生的女儿都好,很好!”

        噗........许七安险些笑出声,心说这是一箭双雕啊,既暗戳戳的埋汰了玲月,替元霜报仇,又把婶婶哄开心了。

        许玲月面无表情,她很少露出这样的脸色。

        婶婶大喜,摸着小豆丁的脑瓜,笑容满面:

        “我家铃音打小就聪明。

        “快叫伯母。”

        还是大嫂会说话,大嫂是第一个夸赞铃音聪慧的。

        “伯母!”小豆丁大声叫道。

        然后侧头看向母亲,疑惑道:

        “伯母是什么呀?”

        她从来没有过伯母,不知道“伯母”的定位。

        婶婶本来想说,伯母就是大伯的妻子,但想到许平峰她就憎恶,改口道:

        “伯母是大哥的娘。”

        许铃音大吃一惊,张大嘴巴:

        “原来我有两个娘啊。”

        婶婶差点想捂脸,强行挽尊道:

        “铃音还小,她一直以为大郎是亲哥哥。”

        在许铃音眼里,她一直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从小到大都这样。有时候也会疑惑为什么大哥喊爹娘叫婶婶和二叔。

        不过她不会想那么多。

        大家各论各的。

        果然是个愚钝的孩子.........许元霜和许元槐心想。

        姬白晴面带微笑,不见异色,顺势说道:

        “该给她启蒙了,二郎公务繁忙,家里又没先生,不如就让元霜教她读书识字吧。”

        说完,她发现许家众人一脸古怪的盯着自己,这里面包括长子许七安。

        “有何不妥?”

        她蹙眉道。

        婶婶干笑一声,面露难色:

        “铃音吧,嗯,有些愚钝,还是算了吧。”

        婶婶是厚道人,不坑自家人。

        尽管嘴上说铃音打小就聪明,但心里知道,自家铃音也许可能大概比同龄孩子稍稍愚钝些。

        许元霜一边写请柬,一边说道:

        “婶婶,不碍事的。我虽然没有二郎的才华,但自幼读书,教铃音不在话下。”

        话都说到这里份上了,婶婶不好拒绝,只能答应。

        整个过程,许玲月一句话都没说,她可不会在大哥面前表现的那么“恶毒”。

        而且,但凡听说铃音难启蒙的人,都觉得自己能行,不管是太傅还是书院的先生,亦或者李妙真和楚元缜,都这么想。

        许玲月觉得就算自己不煽风点火,这个堂姐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果不其然。

        许元霜满意点头,接着问道:

        “听说铃音一直跟着这位姑娘在南疆学习蛊术?”

        这位嘴巴一直没听过的姑娘。

        婶婶就说:

        “都是大郎做的主,说铃音不爱读书,又没有习武天分,便只能送去学习蛊术。”

        姬白晴笑道:

        “天赋差些不要紧,勤能补拙嘛,大郎许是没时间教导她习武了,有空可以让元槐教教她,元槐好歹是五品高手,有这么一个天赋出众的兄长,莫要白白浪费。”

        她认为,大郎肯定没时间也没兴趣教一个孩子,二弟许平志同样如此。

        这时候,五品化劲的元槐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而且,五品境不管在哪里,都算得上高手,肯教一个孩子习武,能体现出他们对铃音的善意。

        丽娜耿直的说道:

        “他没资格教铃音。”

        这个直球打的生母一愣,脸色有些尴尬。

        许元霜蹙眉道:

        “元槐是五品,且离四品也不远了,如何没有资格了?”

        丽娜鼓着腮,哼哼唧唧道:

        “那我还是四品呢,我爹还是三品呢,有我们教铃音就行啦。他一个小小的五品凑什么热闹。”

        教许铃音读书她不管,但要教许铃音修行,丽娜是不同意的。

        这是没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

        “三品?!”

        许元霜愣住了,试探道:“你爹是三品,也在教导铃音蛊术?”

        她重新审视起丽娜,意识到这位一直吃东西的南疆姑娘,身份似乎不简单。

        许七安接茬道:

        “龙图首领也是铃音的师父。”

        许元霜看了母亲和弟弟一眼,发现他们神色又惊又奇,与自己如出一辙。

        这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啊,这位幺妹不是天资愚钝么,三品强者怎么会教导一个愚钝的弟子。

        姬白晴审视着憨憨的小豆丁,问道:

        “铃音蛊术学的怎样?”

        丽娜骄傲的昂起下巴:

        “铃音现在膂力堪比八品武夫,最多年底,就能打七品,天赋可好了。”

        婶婶大吃一惊,惊喜的看着小豆丁:

        “你都快赶上你爹啦。”

        许七安笑道:

        “铃音是力蛊部的天才嘛。”

        蛊神都对她有所图谋。

        现在是八品,年底七品,而大哥没有反驳.........许元霜脸色呆呆的看着还没桌子高的孩子,忽然有种自己白活了十九年的感觉。

        七岁的八品?!

        世上竟有七岁的八品?

        这就是许府上下口中的愚钝小孩?

        二房的这三个孩子天赋都如此可怕吗........姬白晴心里暗惊,她以为许玲月和许新年已经是人中龙凤,谁曾想,哥哥姐姐似乎连给幺儿提鞋都不配?

        我七岁还在打熬气血,还没入品..........许元槐像是受到了刺激,双拳紧握,恨不得立刻回院修行。

        母子三人意识到这个孩子,也许是大郎之外,许家天赋最好的人。

        “娘,我要出去玩了。”

        许铃音不喜欢待在这里听大人们说话。

        “去吧!”婶婶告诫道:“不许踩坏花圃。”

        “踩坏了会怎么样?”许铃音试探道。

        “就把你烤了吃掉。”许七安吓唬道。

        许铃音害怕的跑开了。

        丽娜也跟着跑了出去,顺带把桌上的糕点顺走。

        ...........

        婚期临近,婶婶有一堆的事儿忙,这是身为当家主母的义务,唯一的帮手许玲月消极怠工,婶婶就趁着这个机会,把大嫂留下来帮忙。

        姬白晴肯定愿意啊,毕竟成亲的是她长子。

        许七安拿着一堆写好的请柬,回了房间,他要查漏补缺,该请的朋友都要请,不能遗漏。

        首先是朝廷方面,只请魏党的几名骨干,比如御史张行英、刘洪等人。

        王党的话,前首辅王贞文肯定要请,但多半会派王思慕来参加婚宴,自身不会出席。

        打更人衙门要请的人就多了,九位金锣,以及相熟的同僚,如宋廷风朱广孝李玉春等。

        其中,春哥有强迫症,他方圆十几米内,不能出现钟璃。

        这些都需要他这个主人公安排好。

        长乐县当快手时认识的同僚也要请,苟富贵勿相忘,这是做人本分。

        云鹿书院的几位大儒、院长赵守肯定也得请,要注意的是,婚宴上无论如何都不能作诗,不会几位大儒会不顾场合的打起来,那就麻烦了。

        司天监的几位自然也要请,杨千幻得给他单独准备小桌,面朝墙壁,背对宾客。

        “钟璃我得时刻带在身边,不然婚礼上闹出血光之灾就不好了。请孙师兄的话,袁护法多半也要跟来,不行,它来的话,婚礼就进行不下去了。

        “宋卿如果要来的话,我得提前说明不要送礼物,我怕他抬着一具“克隆版洛玉衡”过来。”

        “天地会的成员都在京城,不会缺席。”

        然后是江湖上的朋友,能真正入他眼,且有那个交情的,只有武林盟的人。

        “南疆的人就不叫了,刚把鸾钰给睡了,她如果也来的话,那就完犊子。而且,我担心龙图会把整个部族的人都带过来吃酒席..........

        “唉,这都是些什么人呀!”

        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吱~”

        房门被推开,慕南栀冷着脸,手里握着一把蜜枣,边吃边冷笑:

        “呦,许银锣的请柬还没写完呐,要不要慕姨帮忙代笔。”

        “好啊好啊!”许七安笑道:

        “正好还欠一份,嗯,我还要请镇北王妃慕南栀来府上喝喜酒。”

        慕南栀“恶狠狠”道:

        “我要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揭露你这个好色之徒的恶行,说你玷污我,霸占我,臭不要脸。”

        许七安一脸无辜的表情:

        “慕姨,你怎么耍流氓啊。

        “你有点长辈的样儿行不行。”

        慕南栀大怒,张牙舞爪的扑过来要抓花他的脸。

        但被许七安双手反拧在背,按在桌上。

        闹着闹着,书桌就开始哐当哐当的摇晃起来。

        ............

        院子里,许铃音和丽娜坐在石桌边分享糕点。

        “师父,我想吃肉。”

        许铃音嘴里塞满糕点,撒娇说:“你帮我去找好不好。”

        丽娜也嘴里塞满糕点,看她一眼:

        “你是想趁我去找肉,一个人独吞这些糕点吧。”

        许铃音忌惮的看了一下丽娜,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被师父知道了,师父真厉害。

        丽娜嘟囔道:

        “我也想吃肉,可现在还没到午膳时间呢。如果在南疆就好了,为师就带你出去打猎。”

        师徒俩同时叹口气,这时,花圃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俄顷,钻出来一只可爱的狐狸幼崽。

        六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