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愚钝的幺儿

第十九章 愚钝的幺儿

        “银子是小事!”

        李灵素指头敲了敲桌案,嘿嘿一声:“许宁宴的大婚才是重头戏,你想啊,他的双修道侣是谁?”

        “国师。”杨千幻想都没想,回答道。

        许宁宴和洛玉衡成为双修道侣这件事,在大奉高层不是秘密,若非是道侣关系,云州叛乱时,国师早就带着人宗弟子离开京城了。

        毕竟人宗和司天监不同,司天监是朝廷的一部分,人宗和朝廷则是合作关系。

        谁会为合作伙伴抛头颅洒热血?

        国师当然也不愿意,她不是为了大奉,而是为了姓许的。

        关于这件事,外头的传言杨千幻不清楚,但知道司天监的术士们,经常感慨姓许的艳福不浅。还有身边这位结义兄弟,提及此事就痛心疾首。

        杨千幻不太明白,一个女人长的便是再漂亮,也是一具红粉骷髅,有何可爱慕的?

        这方面,痴迷于生命炼金术的宋卿和杨千幻看法一致。

        “洛玉衡乃人宗道首,一品的陆地神仙,她能忍受和其他女子共侍一夫?”李灵素笑道:

        “另外,除了洛玉衡,前镇北王妃、大奉第一美人慕南栀和姓许的也有一腿。还有啊,虽然我这个当师哥的不愿意承认,妙真和许宁宴之间,多半也互存好感。。

        “杨兄觉得,许宁宴大婚之日,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杨千幻闻言振奋不已,旋即摇头:

        “许宁宴今非昔比,他娶临安算什么,便是三妻四妾,国师恐怕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李灵素摇头:

        “不不不,你不了解洛玉衡,就我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国师也好,王妃也罢,都是心高气傲之人,绝不会委曲求全。再者,寻常大户人家的家宅里,尚有刀光剑影明争暗斗,何况是她们。”

        他端着茶杯‘呲溜’一声,挤眉弄眼道:

        “这不还有我们嘛,煽风点火的事,本圣子最熟练了,一定让许宁宴在大婚当日,如坐针毡,糗态百出。”

        婚礼多半是破坏不了,以许七安现在的身份地位,铁了心要娶临安,便是国师也阻拦不了。圣子也没打算破坏婚礼,他想要的是许宁宴出丑。

        杨千幻惊喜起来,用力击掌:

        “好主意!”

        哼,天天就知道出风头,报应来了吧.........杨千幻突然开始期盼成亲之日早些到来。

        ...........

        南疆。

        万妖女皇殿,夜姬穿着黑色繁复的纱裙,裙裾飞扬间,跨过高高门槛,来到青烟浮动,红烛高燃的奢华殿内。

        宛如软塌的御座上,绝代尤物玉腿交叠的侧卧着,高挑丰满的玉体处处透着诱惑,雪白皓腕支撑着螓首,正欣赏着狐女们的舞姿。

        八名披着轻纱的狐女,扭动着臀腰,跳着妖族火热大胆的舞蹈。

        边上还有几名狐女拍着腰鼓,弹奏琵琶等乐器。

        “娘娘。”

        夜姬躬身道。

        九尾天狐挥了挥手,淡淡道:

        “退下!”

        殿内的狐女行了一礼,退出大殿。

        九尾天狐凝视着夜姬,手里把玩着狐尾,语气柔媚低沉,不疾不徐:

        “本座让你查的事,可有进展?”

        夜姬回答:

        “已经见到蝎王的后人,奴婢从他们口中打探到,当年佛妖之战中,“大日如来法相”是从神殊大师的体内冒出的。

        “据蝎王后来回忆,当时的国主、以及各大妖王猝不及防,死伤无数,之后神殊虽力战佛门强者,杀敌无数,可再也难挽回颓势。”

        那位蝎王因距离稍远,只是受了重伤,后来带着部分族人逃入中原,从此隐姓埋名。

        不过大日如来法相造成的伤势,日复一日的消磨他的生机,一甲子后,那位超凡境的妖王便殒落了。

        九尾天狐喃喃自语:

        “大日如来法相,来自神殊体内,来自神殊体内..........”

        过了许久,她深吸一口气,道:

        “再过几日,便是许七安与大奉公主的大婚之日,你带上贺礼,代表万妖国前去祝贺,之后就留在他身边吧。”

        说完,银发妖姬笑吟吟道:

        “他现在是一品武夫了,气血旺盛,乃世间独一无二的极品鼎炉,你好生与他双修,早日晋升超凡,我也好九尾合一,晋升一品。

        “我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外,我要看到你修为有所精进。不然,我就把清姬和雪姬,还有其他尾巴送过去。总有一个能晋升超凡。”

        夜姬苦笑道:“是!”

        她其实不太想去凑热闹,男人后宅斗争越激烈,他就越喜欢在外面养金丝雀。

        所以,一门心思的挤进许府,未必是好事。

        九尾天狐叹了口气,道:

        “可惜上次出海,没有寻到同族,不然剥取它的灵蕴,一样能晋升一品。娘亲说过,海外应该还有九尾天狐存在,为何就是找不到?”

        九尾天狐的灵蕴是可以“传承”的,可以传承就意味着同族之间可以夺取。

        她和许七安说,寻找同族是为了繁衍后代,那只是随口忽悠他。

        那会儿大家不熟,没必要告诉他九尾天狐一族的秘密。

        .............

        许府。

        与住院相隔甚远的偏院,许元槐赤着上身,右手平举一口大枪,他保持这个姿势长达半个时辰,汗水沿着矫健匀称的肌肉流淌。

        院子的另一边,姬白晴很有闲情逸致的在花圃里种上了花。

        开春了,现在把花种下,再过几个月,院子便能开满姹紫嫣红的鲜花。

        许元霜端着一碗参汤过来,放在石桌边,道:

        “不要勉强自己,四品境是武夫的一道槛,卡在这一道难关里的天才数不胜数。”

        许元槐不理。

        许元霜摇摇头:

        “你别总是把自己和他比,他能走到今时今日的地位,不是全靠那半数国运,这两年里他经历的事,是你一辈子都比不了的。

        “人家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比你这个没吃过多大苦的人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许元槐放下枪,脸色冷峻,淡淡道:

        “我早就不和他较劲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我只是不想显得自己太差。”

        许元霜蹙眉道:

        “这是什么话!”

        许元槐的天赋极好,这是连父亲当初都称赞过的。

        许元槐微微摇头:

        “我前几日见到许玲月在御物,便问了一句她的修行,你猜她如何回答?”

        许元霜顺势问道:

        “如何?”

        许元槐闷声说:

        “她修道半年,便从一个没有根基的普通人,成为七品食气的修士。”

        许元霜微微长大小嘴,满脸惊讶。

        许元槐继续说道:

        “我仔细打探过二房几人的天赋,许新年是六品儒生,不过儒家体系讲究厚积薄发,想要修行,先要读书,读出一定火候,才能在儒家体系中勇猛精进。

        “许新年早早就是九品开窍境,很多年里寸步未进,但自通过乡试后,两年里,他从九品晋升为五品,可见天赋极强。

        “我比不上许七安,但不能落后这两人,我要在他们之前晋升四品。”

        这是同辈之间的竞争、比较。

        许元霜感慨道:

        “二房的这对兄妹,天资确实令人咋舌。许二叔明明天赋一般..........”

        当然,许二叔天赋差,不代表许家天赋差,他们的父亲许平峰,就是世所罕见的天才人物。

        姬白晴起身,拍了拍手心的泥,柔声道:

        “二房还有一个幺儿,听府上的下人说,是个没心眼的孩子,远不及哥哥姐姐聪慧。”

        许元霜想起了什么,附和道:

        “我也听说了,七岁了还没启蒙,三字经只会背两句,据说云鹿书院的先生,还有当朝太傅都束手无策。练武同样没天赋,成天就是瞎玩。”

        愚钝成这样,实在罕见。

        “后来听说因为筋骨强健,就随南疆的一个姑娘修行蛊术了。”许元霜说。

        姬白晴洗干净手,道:

        “个个天赋异禀才奇怪,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有聪慧的,就肯定有愚钝的。这孩子命好,便是愚钝些,有哥哥姐姐们照拂,将来注定大富大贵的。

        “听你们婶婶说,宁宴大婚前要把她接回来,你多在这方面费费工夫,教她读书识字,元槐也可以教她习武。”

        兄妹俩听懂了母亲话里的意思,这是让他们抓住这个契机,迅速融入许府。

        以许府今时今日的地位,兄妹俩毫无“用武之处”,唯一的契机就是二房这个愚钝的幺儿,文不成武不就,不管是教她读书识字,还是习武,都能博取二房的好感。

        如果有所成就,效果就更好了。

        许元霜笑了笑,“教一个孩子启蒙并不难,有机会的话,我倒想见见这位妹妹。”

        竟然能让云鹿书院的先生、当朝太傅都束手无策。

        她还真不信。

        许元槐则摇头:

        “习武需要毅力和天赋,既然没有天赋,便不用教了。我七岁时,已经开始打熬筋骨,锤炼气血,此中艰辛,非一个只知玩闹的稚童能承受。”

        许元霜接过母亲擦手的汗巾,小声道:

        “娘,大哥成亲在即,婶婶却不让你插手筹备,这是在告诉您,她才是许家的当家主母。”

        姬白晴笑道:

        “她哪有这份玲珑心思,你把她想的太复杂了。

        “要么是不愿我劳累,要么是没反应过来,或者啊,是玲月这丫头不愿我插手。”

        这丫头近来管事管的特别勤,替她娘守着管家的大权,是个滴水不漏的对手。

        正说着,一位婢女从院外过来,站在不远处,轻声道:

        “大夫人,铃音小姐儿回来了,夫人让奴婢过来请您过去喝茶。”

        母子三人对视一眼,这才刚说到这位幺儿呢。

        巧了!

        ..........

        宽敞的厅内,坐了不少的人,除了在衙门当值的二叔和二郎,一家人都在。

        许七安坐在桌边,把玩着厚厚的请柬。

        慕南栀端着一杯茶,气呼呼的喝着。

        花神写的字很漂亮,但不爱帮许七安写请帖。

        玲月同样写的一手好字,但很惭愧的说,昨天喝茶不小心烫了手,不能提笔。

        反正就是不愿意帮忙写。

        许铃音坐在大椅上,双脚悬空,抱着糕点心无旁骛的吃着,边上坐着半白不白的丽娜,也抱着糕点啃,但分出一部分心思,端详着踏入内厅的母子三人。

        “元霜来了!”

        许大郎眼睛一亮,朝清丽可人的亲妹妹招手:

        “来,过来帮大哥写请柬。”

        许元霜正要答应,忽觉两道杀意凌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许元霜不动声色,嫣然一笑:

        “好的大哥。”

        她扫了一眼许玲月和慕南栀,故作惊讶,道:

        “玲月和慕姨不会写字吗?”

        虽然有些疑惑,但能看出这两位似乎不爱帮大哥写请柬。

        ..........

        ps:睡了一觉,好歹肝出来了。因为打过瞌睡,精神状态还不错,大家不用为我担心。